Download...

丁牧能夠凝聚出殺意分身,說明他本身對殺意的感悟至少也是和殺意分身一個級別的,如果他願意,隨時可以修煉以殺證道,走上一條殺神的道路。


這也是他對付樹妖的最大依仗。

殺意分身配合殺意鐵劍能夠重創大樹妖,那他只要不斷用殺意擴大大樹妖體內的傷勢,或許就能將大樹妖直接殺死。

所以丁牧沒有任何停歇,拼盡全力激發殺意,灌注到殺意鐵劍之中,與大樹妖對抗。

此時的大樹妖身體抖動更加厲害,很明顯它對殺意也是極爲忌憚,但如今已經走了這一步,雙方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它又如何能後退?

所以丁牧和大樹妖就此僵持起來,誰先堅持不住,誰就輸了。

林詩慧在外面完全看不到丁牧的情況,只能從大樹妖和衆多入禪境樹妖的反應來判斷丁牧與大樹妖之間交手的情況。

方圓兩千米範圍內的入禪境樹妖已經徹底死亡,而且這個死亡的範圍還在不斷擴大,說明大樹妖正在不斷從入禪境樹妖體內掠取生機,對抗丁牧的進攻。

但她還是忍不住擔心,看着將丁牧困在裏面的牢籠,毅然從納空戒中取出一顆泣血丹服下,片刻之後,林詩慧的修爲提升到入禪境第八層!

雖然還沒有進入到仙尊境界,但是暴漲的修爲讓她對九天殺陣的控制更加純熟,開始對樹妖的牢籠發起狂猛的進攻,無數枝條紛紛掉落,然後又有新的枝條覆蓋上去。

哪怕林詩慧已經服用了泣血丹,拼盡了全力,卻依舊無法破開這樹妖牢籠,甚至都比不上這牢籠增加的速度。


短短十幾秒的功夫,這牢籠竟然已經成長到了五米高,從遠處看就好像一個巨大的蠶蛹。


此時的丁牧已經心無雜念,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殺意鐵劍上,希望能夠儘快將大樹妖殺死,否則一旦他體內靈氣耗盡,必然會被樹妖牢籠吞噬。

別看丁牧體內靈氣遠遠勝過仙尊大能,已經達到了仙帝大能的層次,但面對大樹妖以及無窮無盡的入禪境樹妖,丁牧這點靈氣還真不夠看。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丁牧再一次感受到了疲憊,這是他體內靈氣即將耗盡的徵兆,所以丁牧沒有任何猶豫,從納空戒中取出了泣血丹,一口吞服下去。

泣血丹帶來的修爲提升對丁牧來說完全可以忽略,但丁牧也只是需要泣血丹帶來的爆發效果,可以在一定程度強行凝聚靈氣,短時間內可以爆發出更強的戰力。

服用泣血丹之後,丁牧又吐出一口鮮血,鮮血化作道道紅線融入到殺意鐵劍之中,原本殺意鐵劍上若隱若現的紅芒似乎變得更加鮮豔了。

在泣血丹和血祭之術的雙重加成之下,丁牧爆發出來的戰力大漲,無數殺意衝進大樹妖的身體,肆意破壞大樹妖的生機。

大樹妖感受到丁牧在拼命了,竟然又長出來一根粗壯的枝條,這根粗壯的枝條有節奏地拍擊地面,然後一股磅礴到讓人感到恐怖的靈氣凝聚而來,頃刻之間進入大樹妖的身體,大樹妖本就極爲龐大的根部竟然再度擴大,已經蔓延到了視野之外!

林詩慧看到這一幕,心中着急,同樣吐出一口鮮血,化作道道紅線融入到九天殺陣的陣盤之中,頓時九天殺陣陣盤的氣息暴漲,對着那粗壯枝條發起攻擊。

她也能看出來這根粗壯的枝條給大樹妖帶來了極大的加成,只要能斬斷粗壯枝條,就能極大地減少丁牧所承受的壓力。

但這根粗壯的枝條極爲堅韌,任憑林詩慧如何攻擊,就是不斷,而且拍擊地面的節奏越來越快,磅礴的靈氣化作一道道漩渦爭先恐後地鑽進大樹妖的身體,大樹妖的身體再一次散發出蓬勃生機!

丁牧已經拼盡全力,但是卻發現大樹妖不僅沒有受傷的意思,反而越打越強,他爆發出來的殺意雖然還不斷破壞大樹妖體內的生機,但是大樹妖體內生機恢復得更快,按照這個架勢發展下去,就算他耗盡靈氣,也不可能傷到大樹妖。

想到這裏,丁牧馬上改變主意,轉而攻擊樹妖牢籠,打算趁着泣血丹和血祭之術的效果還在,先離開這裏,再想別的辦法。

但是就在丁牧轉變目標的時候,一條粗壯的枝條突然出現,以極快的速度將丁牧捆了起來!

丁牧用力掙扎,卻發現這枝條極爲堅韌,用蠻力根本不可能掙脫,急忙用殺意鐵劍去砍粗壯枝條,不料又一根粗壯枝條出現,捆住了丁牧的雙手,將丁牧從地面上拉了起來,懸在空中,這一下丁牧是徹底被捆住了,根本無法掙脫。

無奈之下,丁牧激發劍域,希望能用劍意斬斷這粗壯紙條,但是牢籠內的細一點的枝條卻擋住了劍意的攻擊,不管丁牧如何發力,劍意甚至都無法攻擊到這兩根粗壯枝條。

更讓丁牧感到驚駭的是,這兩根粗壯的枝條竟然開始吞噬他體內的靈氣和生機!

如果無法阻止粗壯枝條的吞噬,丁牧必然會和那些入禪境樹妖一樣,淪爲大樹妖的養分!

當下丁牧也顧不上對抗樹妖牢籠了,全力運轉混沌訣,嘗試從粗壯枝條上吞噬靈氣補充自身,然而受到他自身修爲境界的限制,他從粗壯枝條上吞噬靈氣的速度遠遠趕不上粗壯枝條吞噬他體內靈氣和生機的速度,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最多一分鐘,他就去徹底失去反抗的力氣!

外面的林詩慧對那粗壯枝條無可奈何,心中着急的同時又感受到了一陣突然的心悸,她的眼淚一下就掉了下來,因爲這一陣心悸已經明明白白地告訴她,丁牧遇到危險了,而且,致命!

她心裏擔心,但是卻無能爲力,因爲她真的已經拼盡全力了,卻依舊無法斬斷這粗壯枝條,這一刻她是真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沒用,平時受到丁牧的照顧也就算了,爲什麼在這種關鍵時刻,卻無法幫到丁牧哪怕一點?

一股異樣的心思在林詩慧心中出現,然後快速生根發芽,下一秒,林詩慧的雙眼變得通紅,體內的氣息波動快速變化,僅僅兩三秒的時間,一股濃郁的魔氣波動以林詩慧爲中心,爆發開來。

林詩慧,入魔了。 一直以來,林詩慧都受到了丁牧的照顧,一點不誇張地說,只要有丁牧在,她根本就不需要擔心任何問題。

她的修煉,她的陣法感悟,她要面對的敵人,都有丁牧幫她擺平,如果沒有遇到丁牧,她或許還只是地球上一個普通的都市麗人。

遇到丁牧改變了她的命運,但也讓她感受到了自己的無力。

說得好聽一些,她是得到了丁牧的照顧,說得難聽一點,她就是一個花瓶,只能擺着看,卻沒有任何用處。

她一直都想能夠在某些地方幫到丁牧,所以她努力修煉,努力研究陣法,希望能夠跟上丁牧的步伐,一直陪伴在丁牧身邊,但眼前的事實卻是殘酷了,哪怕她已經吞服了泣血丹,激發了血祭之術,卻依舊無法傷到大樹妖分毫,更不要說把丁牧救出來了。

也正是在這種絕望的情緒之下,她的心思發生了變化,開始變得偏執,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她都要幫到丁牧,哪怕只有一分一毫!

這是林詩慧入魔的誘因,而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她對血焰大陣的研究,太深入了,而她的修爲還遠遠不夠,不足以讓她對抗血焰大陣帶來的影響。

血焰大陣是魔道陣法,威力極強,林詩慧在陣法上的造詣極高,卻也無法在短時間內將血焰大陣改造成可以用靈氣激發的陣法,所以她這段時間幾乎是一直與魔氣爲伴,自然而然地就受到了魔氣的影響。

這種影響在平時或許看不出來,因爲林詩慧本就是一個理智的人,很少走極端,但是在如今這個情況之下,她已經失去了對自己的控制,魔氣趁虛而入,利用她本身的偏執,頃刻之間完成入魔!

魔氣,本身就對生命氣息有剋制的作用,在林詩慧體內的魔氣散發出來的瞬間,周圍那些枝條竟然開始下意識地躲閃,似乎不敢對林詩慧發起進攻。

林詩慧血紅色的雙眼盯着大樹妖,收起了九天殺陣陣盤,雙手連續打出法訣,兩隻魔焰傀儡出現,對着那粗壯枝條衝了上去。

雖然沒有佈置血焰大陣,但是憑藉對血焰大陣的感悟,以及體內剛剛生成的魔氣,林詩慧還是能夠召喚出魔焰傀儡。

火焰,對木屬性本身也具備剋制效果,兩隻魔焰傀儡的出現讓樹妖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粗壯枝條不敢再繼續拍擊地面,而是開始躲閃魔焰傀儡的攻擊。

林詩慧看到這一幕,發出一聲輕哼,雙手再動,一片火海出現,朝着大樹妖那邊蔓延過去。

大樹妖畏火,尋常的枝條根本不可能擋住火海的攻擊,更何況還有兩隻魔焰傀儡在對它發起進攻,所以它第一個想法就是逃跑,但丁牧還困在樹妖牢籠裏,如果這個時候逃跑,必然要將龐大的根部從地下拔起來,然後才能離開。

但沒有龐大根本給它提供靈氣,它又如何能將丁牧困住?

一旦讓丁牧脫困,它就要同時面對丁牧和林詩慧的攻擊,這根本不是它能對抗的,所以它陷入了糾結之中。

就這麼糾結的片刻,火海已經蔓延到了它的身邊,那堅固的牢籠在火海的焚燒之下,開始快速瓦解,任憑大樹妖再怎麼從入禪境樹妖體內汲取靈氣和生機,也無法阻止,因爲火焰對木屬性的剋制,是天然的,木屬性的靈氣越多,火焰的威力就越大。

正在苦苦支撐的丁牧突然感受到大樹妖的對抗開始變弱,心中一喜,加大了混沌訣的運轉,開始慢慢扳回局面。

這還只是開始,隨着火海不斷對大樹妖造成傷害,大樹妖的反抗越來越弱,丁牧甚至開始從大樹妖體內汲取靈氣和升級來補充自身的消耗。

大樹妖感受到這一切,自然不肯再和丁牧僵持,收回了粗壯枝條。

丁牧落到地上,殺意鐵劍對着牢籠狠狠劈下去,竟然非常輕鬆地破開一個缺口,他便急忙飛了出來。

直到丁牧飛出來,纔看到了外面的變化。

火海已經將大樹妖徹底淹沒,但是大樹妖畢竟極爲厲害,而且背後還有無數入禪境樹妖,縱然落入火海,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殺死的。

兩隻魔焰傀儡還在追着那粗壯的枝條,它們忠實地執行了林詩慧的命令。

再看林詩慧,魔氣翻涌,雙眼通紅,丁牧心裏突然一疼,林詩慧,竟然入魔了?!

他急忙衝到林詩慧身邊,“詩慧,你怎麼?”

林詩慧看到丁牧衝出來,眼中的紅芒稍減,臉上放鬆的表情,笑道:“丁牧,我終於能幫到你了。”

我終於能幫到你了。

這麼簡單的一句話,讓丁牧覺得眼睛裏進了沙子。

一直以來他都認爲自己和林詩慧在一起,是對林詩慧的照顧,在這段感情之中,他纔是付出者,而林詩慧不過就是一個收穫者而已。

但是今天,林詩慧用她的行動告訴丁牧,她林詩慧,在這段感情中,同樣付出甚多,從這一刻開始,丁牧和林詩慧的地位,已經變得對等起來。

丁牧心中感動,“謝謝你,詩慧。”

林詩慧聽到這一句話,笑得更開心了,但也就在這個時候,她身體一軟,從空中掉了下去,她吞服了泣血丹,激發了血祭之術,入魔之後又強行激發了血焰傀儡和火海,她之所以能以入禪境的修爲做到這一步,完全是憑藉了心中的一股執念。

一股想要幫到丁牧的執念,如今看到丁牧脫困,放鬆之下,虛弱襲來,她已經堅持不住了。

還好丁牧及時衝過去,攬住林詩慧的腰肢,“沒事了,你好好休息吧,剩下的,交給我!”

林詩慧感受到丁牧帶給她的安全感,很是順從地閉上了雙眼。

只要有丁牧在,她就不用擔心了。

隨着林詩慧以爲虛弱和放鬆沉沉睡去,兩隻魔焰傀儡快速消散,就連火海都開始減弱,大樹妖得到了片刻的喘息。

丁牧見狀,凝聚靈氣護罩將林詩慧保護起來,再一次衝向了大樹妖,他要趁着泣血丹和血祭之術的效果還沒有消散,結束這場戰鬥。 丁牧對血焰大陣也是極爲了解的,當初就是他從千炎尊者那裏得到了血焰大陣的佈置方法,傳給了林詩慧,林詩慧後來又通過對血焰宗內記載的血焰大陣的各種感悟,纔有瞭如今的修爲。

所以嚴格說起來,丁牧也是可以佈置血焰大陣,只不過不能像林詩慧這樣憑空召喚魔焰傀儡和火海罷了,但是如今已經出現了火海,丁牧完全可以將靈氣輸送到火海之內,維持火海對大樹妖的威脅。


所以丁牧沒有任何猶豫地衝進火海,不斷將體內的靈氣輸送到火海之內,保證火海不消散,然後才衝到大樹妖面前,殺意鐵劍再度刺出,這一次就簡單多了,大樹妖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力氣,甚至都不敢讓枝條進入火海對丁牧發起攻擊。

沒有枝條的干擾,丁牧纔是真的爲所欲爲,殺意不斷從內部破壞大樹妖體內的生機,火海從外面消耗大樹妖的靈氣,短短一分鐘的時間,大樹妖的外皮就變得焦黑一片,內部也的生機也已經被破壞得差不多了。

以大樹妖爲中心,方圓五千米範圍內,已經沒有任何樹妖存在了!

就算大樹妖吸收了如此海量入禪境樹妖的靈氣和生機,卻依舊改變形勢,因爲火海對它的剋制太強了。


終於,大樹妖那龐大的身軀緩緩倒下,激起一片塵土,它甚至已經無力再汲取樹妖的靈氣和生機了。

丁牧見狀,收回殺意鐵劍,轉而運轉混沌訣,全力吞噬大樹妖體內的靈氣和生機。

時間一分一秒地逝去,大樹妖已經無法動彈了,全身都變得焦黑一片,氣息波動非常微弱,丁牧才停止混沌訣,取出陰陽劍,一劍將大樹妖的身體斬成兩半,大樹妖的氣息波動快速衰落,最終再也感應不到了。

丁牧這才鬆了一口氣,轉身要去查看林詩慧的情況,卻發現識海內那棵小草竟然從識海里飄出來,落到了大樹妖的身體上。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丁牧臉上露出驚訝之色,他之前曾經感應過這顆小草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但是卻沒有任何收穫,就只能由着它去了,而在這個時候,小草卻主動飄了出來,這是什麼情況?

只見那棵小草落到大樹妖身體上之後,大樹妖那焦黑的外皮竟然快速脫落,一股勃勃生機從大樹妖體內散發出來!

丁牧感應到大樹妖再一次散發生機,心中發苦,難道這都沒有殺死大樹妖?

此時他已經是強弩之末,如果大樹妖復活,他要如何戰勝大樹妖?

就在丁牧心中擔憂,想要離開這裏的時候,卻發現那棵小草快速晃動,大樹妖剛剛散發出來的生機竟然進入了小草的身體,小草晃動地更快了。

僅僅十幾秒的工夫,剛剛散發出生機的大樹妖身體就陷入沉寂,化作朽木,然後小草又落到了大樹妖另外半截身體上。

又是十幾秒後,大樹妖這半截身體也化作了朽木,小草則是飛到丁牧面前,繞着丁牧轉了一圈,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然後又嗖的一聲鑽進丁牧的身體,進入了丁牧的識海。

在小草迴歸丁牧識海的瞬間,丁牧就感受到了一股蓬勃的生機在體內擴散,原本身體上的疲憊快速消散,就連吞服泣血丹、激發血祭之術的後遺症都在頃刻之間消失無蹤!!

丁牧心中驚喜,看來這小草還是有些用處的。

來到林詩慧身邊,將這股磅礴的生機輸送到林詩慧體內,很快林詩慧就醒了過來,而且精神飽滿,看不到半分虛弱。

林詩慧感受着自己身體的狀況,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丁牧,這是怎麼回事?”

丁牧把林詩慧睡去之後的事情說了一遍,林詩慧聽完也覺得驚訝。

“這麼說,進入你識海的小草,不僅是一件寶物,還擁有了自己的意識?”

丁牧點頭,“看起來是這個樣子,就是不知道這棵小草還有什麼本事,總不能每次戰鬥結束,它就出來吞噬靈氣和生機,雖然它也能給我提供磅礴的生機,但總覺得這樣有些不划算。”

林詩慧笑了,“這棵小草能夠提供大量的生機,消除身體上的各種疲憊,就連服用泣血丹的副作用都能消除,難道你還不滿意?只要你能提供源源不斷的生機,吞服泣血丹就跟玩一樣,誰還是你的對手?”

丁牧也笑了,“有道理,本來就是平白得來的東西,不能要求太高。”

說這句話的時候,丁牧識海內的小草用力晃動幾下,似乎很是不滿,不過被丁牧直接忽視了。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我是說,入魔之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