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丁牧嘆氣,將把事情的經過完完整整地說了一遍,包括司穎受傷,曲風死亡,事後丁牧他們是如何戰鬥,如何離開復活小島,丁牧返回復活小島時又發生了什麼,事無鉅細,全都說了出來。


Q聽完之後陷入了沉默,整件事情最讓他難以接受的不是休伯特和奧布里算計了他們,而是曲風的死。

休伯特和奧布里的反應雖然讓他吃驚,但也在情理之中,畢竟涉及到兩個勢力的立場之爭,個人的生死榮辱已經不重要了,休伯特和奧布里爲了殺死丁牧,不惜把自己的性命搭進去這種操作,在世界範圍內都是很常見的。

但是曲風的死就不一樣了。

三十年前,曲風就被北美區抓了去,整整被北美區欺騙了三十年,無法和家人團聚,如今好不容易回來,本來可以提前過上退休的生活,沒想到竟然又出了這樣的事,作爲S組織的負責人,Q覺得自己真的太對不起曲風了,三十年前辜負了他,三十年後,又一次辜負了他。

如果有選擇的話,Q寧願用自己去代替曲風,要知道曲風和家人團聚的時間,才幾個月而已。

好不容易得來的幸福,竟然就這麼化作了泡影。

丁牧拍拍Q的肩膀,“看開一點吧,曲風是爲了救司穎才這麼做的,當時的情況太危急了,連我也沒有辦法騰出手來救他們,你作爲S組織的負責人,不能因爲曲風的事就受到打擊,你要做的事還有很多,第一件就是想一想要怎麼把這個場子找回來。”

“怎麼找?”Q問道。

“如果你能承受住壓力的話,我去北美區一趟,如果你承受不住壓力的話,我建議你裝暈,對外宣稱你還在昏迷之中,什麼事情都處理不了,這樣你就不用面對這麼多的壓力了。”丁牧說道。

Q苦笑一下,“這兩個選擇有什麼區別嗎?”

“裝暈的話,會讓你輕鬆一點。”

丁牧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不管Q做什麼決定,他都會去北美區,給曲風討一個公道。

Q認真地想了想,說道:“那我還是裝暈吧。這次北美區做得太過了,說什麼也要給門一個深刻的教訓。你放手去做吧,只要不把北美區逼到和咱們同歸於盡的地步就行,我相信你能把握好這個度。”

“好,那你先去封鎖消息,注意科林和伊萊兩人,不要讓他們離開,否則很可能會引起世界上其他修煉勢力的反彈,等你忙完了,去看看司穎,她的情緒……”

不等丁牧說完,林詩慧就打來了電話,“丁牧,司穎醒了,你過來看看吧。” 司穎醒了之後整個人都不一樣了,沒有了之前的活力,雙目無神,彷彿失去了生命一般。

當丁牧和Q來到司穎所在的病房時,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個司穎。

林詩慧露出擔心的神色,在丁牧過來之前,她已經想盡一切辦法喚起司穎的反應,但是沒有任何作用,司穎一直都是這樣,沒有任何反應,就連丁牧和Q的到來,都沒有引起她臉色的變化。

Q看到司穎變成這副模樣,心中的愧疚更甚,想要開口勸司穎兩句,卻又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開口。

丁牧在趕來的時候就在想要怎麼才能開解司穎,想來想去,還是要從曲風入手,便說道:“司穎,其實曲風可能還沒有死。”

原本已經如同木人一般的司穎聽到這句話,一下就活了過來,林詩慧甚至都沒有看清司穎是怎麼衝到丁牧面前的。

“你說什麼?師父他還沒有死?”

“我是說,有可能。”丁牧把Q拉過來,說道:“當時咱們在復活小島上的情況你應該已經很清楚了,Q不是煉氣士,但是他卻活了下來,不是因爲他命大,而是因爲他得到了有效的治療,而給他提供治療的,就是希臘神話傳承中的科林和伊萊兩兄弟。他們兩人得到了生命之神的傳承,他們出手的話,也許有那麼一絲的希望。”

“真的嗎?你沒有騙我?科林和伊萊在什麼地方?我去找他們!”


司穎的眼神中帶着幾分狂熱,只要能讓曲風活過來,讓她做什麼都行。

丁牧發出一道靈氣平復司穎的心境,又道:“你先別急,科林和伊萊兩人已經在往這邊走了,不過有些事情我要先和你說清楚,他們兩人雖然得到了生命之神的傳承,但也不是萬能的。如今曲風的屍體已經失去了所有的生命特徵,唯一的希望就是曲風的元神還在,但是復活小島上黑色粉末太多,會加速曲風元神的消散,如果連元神都徹底消散的話,那不管誰來都沒有辦法了。”

司穎點頭,“我知道,那他們什麼時候過來?”

她聽到丁牧說曲風有可能活過來的時候就什麼都顧不上了,如同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不管多麼苛刻的條件都能接受,哪怕只是一絲絲的希望。


“別急,他們已經在往這邊走了,很快的。”丁牧給Q打了一個眼色,Q急忙拿出手機打電話,讓人把科林和伊萊兩人帶過來。

對於丁牧這種做法,他多少還是能理解一些的,如今的司穎已經到了心如死灰的地步,想要讓她恢復過來,必須要先給她一些希望,讓她恢復過來,然後再一點點讓她接受曲風已經死了的事實,最後再想辦法轉移她的注意力,讓她從曲風死亡的陰影中走出來。

至於這麼做能有多大的效果,他也說不清,反正總好過什麼都不做,如果還不行的話,他就只能考慮對司穎進行心理干預了。

不是他太過不近人情,而是司穎有屬於她的使命,絕對不能在這裏被打倒。

當初他決定讓司穎來管理煉氣士聯盟的時候,是下了很大的決心的,好不容易一切都進入了正軌,司穎也快要成長到足以領導煉氣士聯盟的時候,卻出了這樣一檔子事,讓他如何能夠接受?


他所在的立場,讓他不能接受任何軟弱,司穎,就更不行了。

十分鐘後,科林和伊萊趕到,兩人在來的路上就知道了Q讓他們過來的原因,已經做好了準備,本打算來了之後就直接出手,結果丁牧卻說道:“科林,如果一個人已經死了,元神也已經消散,你們能把人救活嗎?”


“元神?”科林好奇,“元神是什麼?靈魂嗎?”

科林和伊萊的修煉體系中可不存在元神這一說,自然也不知道元神是什麼東西。

丁牧解釋道:“元神是我們煉氣士特有的,大概就和你們所說的靈魂差不多,但也有很大的區別,就像這樣……”

說話間,丁牧元神出竅,一個人形虛影出現在科林和伊萊面前,“這樣你們懂了嗎?”

科林和伊萊面面相覷,繼而搖頭,華國煉氣士傳承博大精深,根本不是他們這些外人能理解的。

看到兩人搖頭,司穎內心剛剛升起來的希望又開始破滅了:他們連元神是什麼都不知道,有怎麼能喚起師父的元神?

其實丁牧從一開始就不抱什麼希望,因爲在他把曲風的屍體帶回來的時候就已經細細檢查過了,因爲黑色粉末的存在,曲風的元神已經完全消散了,甚至都感應不到任何靈氣的存在,之所以要把科林和伊萊叫過來,還是爲了走一個過場,讓司穎接受曲風已經死了的事實。

Q適時說道:“能不能行,總要事實才知道。曲風的屍體在哪?”

丁牧給林詩慧打了一個眼色,提前對司穎施展了幻術,然後林詩慧從納空戒裏取出了曲風那已經面目全非的屍體。

看到曲風屍體的時候,Q整個人都愣住了,他知道曲風已經死了,但是卻沒有想到曲風死得這麼慘,就算有屍體美容師修復屍體,依舊讓他觸目心驚。

再看司穎,她好像對這副模樣的曲風屍體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倒是讓他有些吃驚,難道司穎的承受能力,已經這麼強了嗎?

丁牧還在全力維持幻術,爭取不讓司穎看出任何破綻,但是旁邊的科林和伊萊卻愣住了,他們能讓人恢復各種恐怖的傷勢不假,但那都有一個前提,就是人必須活着,如今曲風的屍體已經成了這副模樣,他們如何下手?

“還愣着幹什麼?快點!”

丁牧發出一聲冷哼,讓科林和伊萊趕緊動手。

科林和伊萊不敢耽擱,雖然明知道他們不可能把曲風救活,但都到了這個時候,他們說什麼也要試試。

兩人很快建立了奇異的聯繫,然後將雙手放到曲風的屍體上,濃郁的生命氣息彷彿不要錢一樣進入曲風的屍體,但是曲風卻沒有任何反應,濃郁的生命氣息只是在曲風的屍體裏走了一個過場,然後擴散出來,但是他們兩人不敢停手。

在丁牧說停之前,他們必須堅持下去。

司穎所有的目光都放到了曲風的屍體上,她也感受到了生命氣息的波動,臉上露出希望的光芒,但是感受到生命氣息根本沒有在曲風身上停留的時候,她的臉色僵住了。

丁牧一直都在注意司穎臉色的變化,看到她這種反應,就讓科林和伊萊停手了,揮揮手示意他們可以離開了,然後又擡手將曲風的屍體收入納空戒。

在曲風的屍體消失的瞬間,司穎突然衝了上來,一把抓住丁牧的胳膊,“還給我!還給我!把師父還給我!!” 丁牧看到司穎這麼過激的反應,無奈之下只能凝聚出一道靈氣長鞭,將司穎控制住,然後將靈氣灌注到聲音上,大聲說道:“司穎,你冷靜一點!科林和伊萊他們無法喚醒曲風的元神,但是我還有別的辦法,雖然成功率不高,而且極難辦到,但總歸是有一點希望的。”

司穎被控制之後已經稍稍恢復了一些冷靜,聽到丁牧又說有希望,當即搖頭道:“你不用騙我了,我知道的,師父他回不來了,那麼濃郁的生命氣息,都無法喚醒師父的元神,沒有辦法了,不行了,我只求你把師父還給我,好不好?”

丁牧又道:“你真的不打算讓曲風復活了?我已經說了,我有辦法,但是這個方法很難做到,而且非常危險,如果你想放棄,那就當我沒說。”

“你,不騙我?”司穎的雙眼中又出現了希望,她知道丁牧和所有人都不一樣,別人做不到的事,不代表丁牧做不到。

“我不騙你,有一種丹藥名叫凝神丹,可以將消散的元神重新凝聚,但是煉製凝神丹需要特定的十二階妖獸的妖丹,目前來看,地球上根本不可能出現十二階妖獸,但只要靈氣潮汐不斷,總有一天會出現十二階妖獸,到那個時候,用十二階妖獸的妖丹煉製凝神丹,就可以讓曲風的元神恢復。雖然希望很渺茫,但總好過沒有。”

丁牧說得一本正經,因爲確實有凝神丹這種寶物,但用凝神丹凝聚元神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必須在元神消散的一個小時之內,在元神消散的地方給屍體服下,並幫助屍體化開藥力,才能做到重新凝聚元神,而曲風已經死了好幾個小時了,也就是說,就算有凝神丹,曲風也不可能活過來了。

但是司穎並不知道真相,她現在心裏想的就只有凝神丹和十二階妖獸的妖丹。

“這麼說,師父真的有可能活過來?”

丁牧點頭,“理論上是這樣的,但是還有一個難點,那就是曲風的屍體必須要妥善保存,我之所以要收入納空戒,就是防止屍體受到損壞,而且在納空戒是一個獨立的空間,不管什麼東西放到裏面都不會有任何變化。這樣等煉製出凝神丹之後,就可以讓曲風凝聚元神,屍體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

司穎點頭,“我知道了,謝謝你,丁牧,謝謝你!”

丁牧嗯了一聲,“不要想那麼多了,雖然找到了方法,但是十二階妖獸的妖丹不是那麼容易找到的,而且十二階妖獸的戰力與入禪境煉氣士相當,所以你要抓緊時間修煉,可千萬別等到十二階妖獸出現,但是你卻沒有實力獵殺十二階妖獸。”

“好,我這就去崑山,不進入到入禪境,我就不回來了。”

司穎語氣堅定,只要能讓曲風復活,她願意付出一切代價。

“等等!”

丁牧卻又叫住了司穎,“修煉這種事不能強求,而且根據目前靈氣潮汐的強度來看,只有靈氣潮汐能持續十五年以上,纔有可能出現十二階妖獸,所以你還有足夠的時間。現在你的傷還沒有完全恢復,先在這裏住下,等傷勢完全恢復之後再去修煉也不遲。”

Q也急忙說道:“是啊,司穎,既然找到了復活曲風的方法,那就不要急於一時了,只有你好好地活下去,曲風纔有復活的希望。”

林詩慧也在旁邊勸道:“司穎,我們都能理解的你的心情,不過你也要考慮你自己的身體狀況,如果你師父知道你如此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他會怎麼想?我相信你師父肯定更不願意看到你這副模樣的。”

司穎點頭,“謝謝你們,我知道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不用擔心我了,爲了能讓師父活過來,我一定會努力的。”

丁牧點頭,今天能做到這個程度已經足夠了,剩下的,就只能讓時間來一點點抹平了。

十五年,是一個很長的時間,隨着時間一點點過去,她也會慢慢懷疑丁牧的說辭,當她的懷疑達到頂點的時候,她就會在潛意識裏讓自己接受曲風無法復活這個事實。

如果連時間都不能讓司穎從曲風死亡的陰影裏走出來,那他也就沒有別的辦法了,畢竟他修爲再高,也是人,不是神。

北歐神話和希臘神話中所謂的神,不過就是修爲高深的人類罷了。

好不容易把司穎安頓好,丁牧讓林詩慧留下來照顧司穎,防止再出別的意外,他則是和Q離開了。

按照之前說好的,Q要對外散播他還在昏迷之中的謠言,一方面可以避免來自北美區的壓力,另一方面也是告訴北美區:你們這次做得太過分了,我們要報復回去!

當然,Q也不是什麼都不做,他要通過衛星監控,時刻關注丁牧在北美區的動靜,如果出現什麼意外,他會第一時間聯繫丁牧。

丁牧這邊就沒什麼好準備的了,拿上從月川光羽那裏贏來的輕薄長刀,通過傳送陣法進入北美區。

帶上這把長刀,只是爲了預防萬一,畢竟提爾長刀已經毀掉了,陰陽劍損壞,暫時不能用,雷神之錘又不符合丁牧的習慣,只能用這把長刀湊合一下了。

進入北美區之後,丁牧沒有任何隱藏身形的打算,直奔西海岸的祕密軍事基地,這是丁牧之前從肯特那裏得到的確切消息,雖然過了這麼長時間,北美區很可能已經將這個祕密基地轉移了,但他還是要過去看看。

萬一有什麼發現呢?

進入祕密基地的過程不用說,對於丁牧來說就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不過讓丁牧意外的是,他進入這個祕密基地之後就發現裏面的工作人員都聚集到了一起,所有人都是舉起雙手,示意自己沒有惡意,排列得整整齊齊。

看到這一幕,丁牧就知道他的蹤跡已經泄露了,既然如此,那就更沒有必要藏着掖着了,他來到這些人面前,問道:“你們這個基地的負責人是誰?出來說話。”

一名三十多歲的男人走出來,一臉緊張地說道:“我是這裏的負責人,丁牧先生,我們剛纔接到通知,說您可能會過來,讓我們放棄一切抵抗,不管您有什麼要求,我們都會遵從。”

“所有要求都遵從?那好,把你們北美區所有祕密基地的位置都告訴我,然後就沒你們什麼事了。”

丁牧的語氣很大,一副要將北美區所有祕密基地都掃一遍的架勢,然後這名負責人就爲難了。


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把所有祕密基地的位置賣給丁牧啊,真這麼做了,他就不是被處死這麼簡單了,怕是連他的家人也要受到牽連。 “丁牧先生,您也看到了,我們是很有誠意的,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如果您真的是來解決問題的,我建議您還是提一個合理的要求。”

男人語氣中肯,一副爲丁牧着想的樣子。

丁牧笑了,“誰告訴你我是來解決問題的?你們從一開始就搞錯了,我不是來解決問題的,而是來製造問題的。”

從一開始,北美區做了某些過分的事之後,丁牧過來要個說法,北美區就推出來一個替罪羊,做出一定的補償,然後就可以當成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樣子,繼續我行我素,不把丁牧當回事,所以北美區似乎已經摸清了丁牧的脾氣,不管他們做了什麼,只要他們找人背鍋,然後做出讓步,就可以不斷挑戰丁牧的底線。

這次他們更是不惜得罪世界各地的修煉勢力,也要置丁牧於死地,而且還害死了曲風,如果丁牧還是像以前那樣輕易就被他們給打發了,下一次,他們還會做出什麼樣過分的舉動?

所以丁牧從一開始就下定了決心,他這次過來不爲解決問題,就是要給曲風討一個公道,等他把北美區的人打疼了,知道錯了,感受到生命的威脅之後,讓他們想辦法來解決這個難題。

說白了就是,丁牧要本着把事情鬧大,鬧僵的程度去做,不敢說讓北美區傷筋動骨,但也要讓他們知道,他丁牧有能力隨時對北美區造成嚴重的威脅!

所以丁牧根本沒有給這名負責人解釋的機會,出手將其制住,讓他吞下真言蠱,前後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就挖出了六個祕密基地的位置。

不是這名負責人不肯再說了,因爲他的權限只能知道這麼多東西。

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之後,丁牧將祕密基地內所有人全都趕到一個房間裏,然後鎖上了合金大門,並把門鎖破壞,除非有人用暴力破開合金大門,否則他們別想出來,然後丁牧就開始在祕密基地內大肆搜刮,任何資料、硬盤全都裝進納空戒,帶不走的設備就破壞掉,僅僅十分鐘的時間,這個祕密基地就被丁牧徹底毀掉了,除了那些工作人員完好無損之外,這個祕密基地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之後丁牧快速離開,將六個祕密基地盡數搗毀,除了最後一個祕密基地因爲時間關係,能完全撤離之外,另外五個祕密基地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壞,祕密基地裏面的資料、設備也被丁牧搬空了。

唯一讓丁牧覺得遺憾的是,這六個祕密基地內擁有足夠權限知道其他祕密基地位置的負責人已經提前撤離,他沒有得到其他祕密基地的位置,不過這難不倒丁牧,拿出手機聯繫衛星監控的工作人員,讓他們調出第六個祕密基地附近的影像,通過第六個祕密基地內工作人員撤離的路線,丁牧很快鎖定了另外一個祕密基地的位置,然後直接飛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