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面說,上來把第十塊木炭和依夜布泊都推出了包廂。


來到走廊上,羅陽又說道:「讓依夜布泊先生上個廁所吧。」

第十塊木炭手一推,依夜布泊險些摔倒在地,踉蹌走了幾步,逃也似的往廁所的方向去了。

「問到了?」第十塊木炭盯著羅陽。

「快了!你怎麼忽然回來了。我不是說了?我叫你回來你再回來。你這樣不經我同意就回來了,壞了事情,你負責?」羅陽質問道。

有第十塊木炭在場,羅陽做事很不方便。

「那就讓我來問他!」第十塊木炭冷道。

這個做法,羅陽當然不會同意。

畢竟那個常念布舉應該不知曉夜傀的秘密,問了就穿幫了。

羅陽連忙壓低聲音,勸道:「木炭兄,你這樣做就壞事了!我就要幫你找出夜傀了,你卻來壞事。你什麼意思?早說嘛!我也不用浪費那麼多時間!」

一番大道理把第十塊木炭給鎮住了。 「轟!」

包裹著火焰的拳頭,猛然一拳轟在了怨靈龐大身軀之上。

強橫的力量,竟是直接將怨靈轟的倒飛而去。

一擊命中,李沖趁熱打鐵,接連出拳轟擊在怨靈的身上,而隨著慣性使然,怨靈的身軀便是朝著結界飛去。

遠在別處的老謝見狀,神色間生出一絲疑惑,可轉瞬臉色一變。

「天師不可!」

然而,他的出言提示李沖並未在意。

「轟隆~~~」

巨大的轟鳴響起,那七彩的結界屏障也發出一陣陣嗡鳴與波瀾。

「吼!」怨靈的身體狠狠撞擊在結界之上,不僅於此,它身後的位置,正是結界的破損之處。

只聽咔嚓一聲,自怨靈身體周圍,結界開始龜裂。

李沖見此,心中一喜。

腳掌猛踏地面,整個人如同利劍一般朝怨靈飛射而去,又是一聲轟鳴響起。

在老謝、老范等一眾陰兵的驚駭中,只剩下五個頭顱的怨靈,竟是被李沖狠狠踹回了結界之內!

而李沖,也隨即進入了九幽之海。

「結界,封!」

只見李沖剛進入九幽之海,便是翻出一卷七彩捲軸,朝著天空一拋,化為無數光影,最後在他大喝之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復著結界缺口。

「這……」謝、范及所有精銳陰兵都為之一愣。

要知道,此結界乃是地藏王菩薩所設,其目的便是為了防止九幽之海中的怨靈逃出,為亂蒼生,即便經過無數歲月,結界防禦效果大減,但想要恢復,就連閻君都無計可施。

更何況,這結界中蘊含無邊佛法,尋常大能想要恢復都是不行,非要佛法高深之輩方可。

然而……

眼見諾大的缺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謝必安不禁大為震撼,但除此之外,他也有些焦急。

「天師,快退出結界,否則將……」

謝必安的聲音消失了,因為此刻結界已經完全恢復,連一條縫隙都沒有。

這結界不光能夠防止怨靈逃出,就連聲音也能阻隔。

不過,李沖自然知道老謝的想法,只是他這麼做自然有他的目的。

「地藏王,應該就在九幽之海的某一處!」

為了救下牛遠山夫婦,為了能夠找回父母,為了能夠讓朋友夥伴醒來,為了能夠拯救那些丟失主魂的人們,他只能這麼做。

這一切,都是他先前計劃好的。

從系統中購買修復結界的捲軸,此捲軸雖然可以修復地藏王設置的結界,但在系統中卻並不貴,當然,若是結界破損嚴重則另當別論。

之所以這般,是因為如果最開始選擇直接闖入結界,一來會讓謝、范二人為難,二來,他乃肉身進入地府,並不如怨靈沒有實體,所以,他根本無法進入結界。

此番藉助怨靈撞擊結界,將結界缺口擴大,如此也能順理成章的進入九幽之海。

而他,早就準備好捲軸,當他進入九幽之海,便將結界徹底修復。

此般舉措,兩全其美。

「人類,你必須死!」

被李沖重新轟回九幽之海的怨靈,此刻憤怒不已。

「來吧,都成為我的口糧吧!」

怨靈憤怒的嘶吼,一股恐怖的吸力自它那龐大身軀擴散而開。

緊隨其後,無數的怨靈從海中冒出,可下一刻,都被五頭怨靈吸入了口中。

見狀,李沖臉色驟變。

只見先前被李沖重創的頭顱,在怨靈瘋狂吞吸低等怨靈以後,重新的長了出來。

不但如此,由於被吞噬的怨靈逐漸增多,在它的腹部下方,隱隱出現一個拳頭大小的凸起。

「那是……」李沖有種強烈的不安。

「哈哈哈……我倒是還要感謝你這個人類,先前我是太過著急,想要逃出結界,可沒想到又回到了這裡,很慶幸,我的實力又能變強了。」

看著已經重新長出頭顱的六頭怨靈,李沖的眼中寒光閃爍,表情也凝重了起來。

「要是讓它長出七個腦袋,就不好辦了啊。」目光緊緊盯著怨靈的腹部下方,那裡的凸起越來越大,很顯然,再過一陣,那裡將會鑽出第七個頭顱。

眼睛微微眯起,一股強烈的殺意從身體瀰漫而出。

李沖的手上,已然再次出現虎魄刀。

「刀氣斬!」

一輪碩大的半月刀芒從刀身飛掠而出,直奔六頭怨靈而去。

六頭怨靈冷笑,白色的怨氣化作一隻手臂,輕輕在身前一擺。

頓時,一個由怨氣組成的防禦結界擋在它的身前。

鏗!

如同金鐵交鳴般響動,可白色的防禦結界,竟是連一絲印痕都沒有產生。

就在這時,李沖眼瞳猛地一縮。

此時,在六頭怨靈的腹部下方,已然長出新的頭顱!

六頭怨靈,已然變成七頭!!

也正因如此,它隨手一記蘊含九陽真氣的刀氣才會被如此輕易的抵擋!

李沖握著虎魄刀的手都不由攥的緊了些。

六頭怨靈實力都強橫至此,七頭……將會更加可怕!

不僅於此,無數的低級怨靈,依舊如飛蛾撲火般從漆黑的海水中冒出。

而七頭怨靈,如長鯨吸水般不斷吞噬著它所謂的『口糧』。

「這回真的是玩大了啊。」李沖不禁苦笑。

原本六頭怨靈的身軀也就十米大小,可自從長出一個新的頭顱以後,其身軀變得更為龐大,足足有十五米之高。

遠遠望去,簡直如一座小山般。

「力量!好強的力量啊,哈哈哈哈……」變成七個頭顱的怨靈,感受著體內強大的力量,癲狂的大笑著。

唰!唰!

李沖冷哼一聲,連續兩刀迅速朝對方斬去。

「什麼!」

然而,讓他不敢相信的是,那兩道連鬼王級鬼怪觸之都要受傷的刀氣,竟是被這隻七頭怨靈幻化出的兩隻手,抓住了。

咔嚓~

兩隻手同時用力,兩道已形成實質的刀氣瞬間捏碎。

「哈哈哈,人類,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力量嗎?」

李沖聞言,眉頭一皺。

錦繡福妻:我家夫君會種田 轟~

猛然間,漆黑的海水自七頭怨靈的周身爆炸開來,那爆炸掀起的巨浪升起十數丈高,最後轟然落下,濺起無數水花。

「這,就是力量,真正的力量!」 第十塊木炭不語了,可知它也覺得羅陽說的有點兒道理。

在這個時候,羅陽連忙趁熱打鐵道:「木炭兄,都說了由我來處理。你不用出力,就能找到夜傀,那還不好?」

第十塊木炭想了想,還是不說話。

「木炭兄,相信我。如果你要自己來,那我走了。你來吧。拜拜。」羅陽說道。

一面說,就要走。

第十塊木炭攔住了羅陽,冷道:「由你來!」

待會跟常念布舉分別後,第十塊木炭索要夜傀,也不知去哪裡找出來。

是以,羅陽得給自己一條後路。

左右看了看,勾了勾手指,讓第十塊木炭走近半步。

隨後羅陽神秘兮兮道:「木炭兄,實話告訴你,我看出那個常念布舉不是那個神秘日苯收藏家。」

第十塊木炭怔了怔,顯是不太相信。

「木炭兄,我再試探一下。你只要相信我就行了。我會努力幫你的。我幫你,也需要你幫我。就是你不能傷害我的朋友,還要幫我對付十大聯盟,知道吧?」 越姬 羅陽說道。

冷冷哼了一聲,算是第十塊木炭應允了。

「木炭兄,你去看住那個依夜布泊。」羅陽說道。

從廁所出來的話,一定要經過羅陽所在的走廊。

是以,他斷定依夜布泊還沒有走。

當然,若依夜布泊也會那種身體拉長的技能,或許就從下水道逃走了。

第十塊木炭點了點頭,便向廁所走去。

還沒走盡走廊,便見依夜布泊和常念布舉走過來了。

在經過第十塊木炭身邊時,依夜布泊又被抓住了手臂。

依夜布泊驚叫道:「你的想幹什麼的?!」

第十塊木炭又老鷹抓小雞一樣把依夜布泊給提走了。

在一旁的常念布舉連忙向羅陽求救。

「羅先生,這的是什麼的情況的?」

「常念布舉先生,不用擔心。我的保鏢有時候有點粗魯,但為人很好的。它只是想跟依夜布泊好好聊聊。來,進來。我們繼續談。」

一面說,把常念布舉拉進了包廂里。

「羅先生,我們的可能有點事要先走的。有人的來接我們的……」

不待常念布舉說完,羅陽就打斷他的話頭。

「常念布舉先生,你不想要木炭了?你不想要魂珠了?」

其實常念布舉說那些話,不外乎是想要依夜布泊先離開。

是以,羅陽又說道:「常念布舉先生,你不用擔心依夜布泊,我可以保證他的安全。」

聽了這話,常念布舉可能不再提走人了。

「常念布舉先生,你到底還要不要魂珠?」羅陽問道。

「要!羅先生,魂珠的在哪兒?」常念布舉問道。

看來這廝已打電話向上峰請示過了。

「常念布舉先生,魂珠不在我的身邊。等吃完了飯,我們再去拿。對了,價錢你一定要給高些。太低,我不賣的。其實我是幫人出售的。所以價格不能太低。」羅陽說道。

「羅先生,好說的,好說的。」常念布舉高興道。

二人重新在飯桌旁邊坐下。

「常念布舉先生,來,我們喝一杯。」羅陽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