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雙獸瞳翻動,彎腰曲膝,瞬間預備好了。


徐銘淡漠一笑,早就預料到你會往上跑了。

轟隆!

蜥蜴人彈跳而起,他沒想到,天空中一道細小的水線突然出現,直接將他割成了兩半。

血與肉,落在大地上,碎星沉默不語,碎滅拍掌大叫起來。

「哈哈哈!碎星你輸了!叫我哥哥!」

碎滅望著沉坐在位子上的碎星,他甚是激動,一副神氣十足的樣子,看著地面上蜥蜴人的屍體,不禁有些惋惜了道:「唉呀呀呀,怎麼這麼強的一個鬥士就這麼死…」

碎滅眼睛瞪得老大,結結巴巴的道。

「他娘的,怎麼活了過來!還變成了兩個!」

「變成兩個?滋滋滋,以後你見到我就要跪著喊哥哥咯。」

碎星每句話都是陰陽怪氣,果真是不是一類人,不進一家門,弟弟碎滅是個陰陽人,哥哥也是。

滴滴滴!

十維提示聲開始響起。

【警報!宿主,蜥蜴人完成分離強化,請注意您的戰鬥。】

「他隱藏了什麼技能?」

徐銘問道。

【系統回復:個體的潛力十維是無法評判的,所有他的變化,作為系統的我並不清楚。】

徐銘聞言,吐槽道:「反正一問你什麼,一問三不知,無所謂_。」

同樣的招式,用兩次是行不通的。

徐銘再一次使用剛才的打法,慘遭滑鐵盧。

面對雙體蜥蜴人,徐銘發現,他們雖然分開了,但是還是由一個大腦控制,那意思就是跟自己的分身術一般無二,唯獨不知道他的第二個身體是不是只有三分之一左右本體的實力。

面對不同方向來的蜥蜴人,徐銘釋放分身術已經達到了一個限度,因為下一步,自己必須留足能夠破壞掉擂台防護罩,還能夠秒殺了碎星的模擬查克。

砰!

徐銘這一次被蜥蜴雙人的配合踢翻了出去,同時幾個分身也是被踢廢了,倒在地上濺起來了一地的灰塵。

機會來了!

徐銘由於在戰鬥服的庇佑之下,毫髮無傷。

猛的一個鯉魚打挺,模擬查克拉在徐銘的快速凝聚以後,翻起來了紅色的光芒。

徐銘默念。

「水遁·水斷波之術。」

毫無徵兆,防護罩瞬間被徐銘的水斷波第二級瓦解,隨著一聲巨響。

碎星睜大了眼睛,頭頂之上,出現一個巨型的血窟窿,死不瞑目。

旁邊,碎滅被綠色的血液濺了一身,他的臉瞬間變了色,聲嘶力竭一般的叫了出來。

千億狂妻:好想跟你談戀愛 「哥!」

抱著被秒殺了的碎星,碎滅透過保護罩看向徐銘,吼道:「老子留你一命,好酒好肉好生對你,你卻忘恩負義!畜生不如!」

徐銘躲開蜥蜴人的攻擊,喘息著道:「你們敢相信地球人?我們本就不共戴天!」

徐銘嘶吼一聲,一雙眼鏡化作了血色。

系統聲音響起。

【恭喜宿主完成任務,請選擇血繼限界。】

徐銘腦海之中。

第一:嵐遁

第二:寫輪眼

第三:塵遁

寫輪眼?

徐銘意外,沒想到還有寫輪眼,這下可賺到了,可是一想到要死了至親人,徐銘萎了,哪裡有至親之人死啊!

這個世界沒有噢。

徐銘猶豫了一會兒,默念道:「麻蛋,就選寫輪眼了!大不了死了鷹老大…」

垃圾場。

「啊切!誰咒我!」

鷹老大左手撿著垃圾,右手控制著金屬,不亦樂乎。

【叮!系統提示:恭喜宿主獲得寫輪眼,同時,因為身世緣故,萬花筒寫輪眼也同時開啟。外帶技能:須佐能乎,神威。】

徐銘激動得一隻手抓住了蜥蜴人的腳,另一隻捏著另一個蜥蜴人飛來的舌頭,驚訝的道:「沒想到接受了小徐銘這傢伙孤兒的身份還有好處,而且還是帶土大大的神威寫輪眼,真是爽爆了!」

這一刻,蜥蜴人慌了,它開始記得徐銘是跟不上自己的速度的。

快速攻擊的一拳是遠遠不夠的。

在徐銘眼中,現在碎滅哪怕是帶著大刀襲來連上蜥蜴人,也不會慌一點點。

蜥蜴人現在任何動作在徐銘眼中就想起慢動作一般。

「水龍彈!」

徐銘大喝,接著眼神移動,水龍彈消失了!

徐銘擰著嘴,一笑。

「好戲還在後頭呢!」 望着眼前的場面,我居然懵圈兒的忘記了反應。

等到我意識到不對勁的時候,那男人忽然回過頭,衝着發呆的我呲牙咧嘴。

男人有着極致絕美的五感,輪廓更是精美到不像個正常人。

初始一看到他正臉的時候,我有種被驚豔到的感覺。

但是一晃眼,灌木叢裏的男人忽然站起來,迅速穿上衣服。

看着男人身下突然瀰漫出現的粉色迷霧,我一下子想到了剛纔圍着我們四個人轉的迷霧。

原來這些東西都是他們製作的。

我瞪着朝我亦步亦趨走過來的男人,機警地就要叫上慕桁趕緊逃。

“慕桁,這兩個人不是普通人,我們趕緊跑!”

再世傲魂 我說着扭頭就跑,人側身轉向慕桁的那一刻,瞳孔驟然放大。

怎麼回事?剛剛慕桁還站在這裏,人呢?

我不可思議地瞪着身邊空空如也的陸地,沒明白慕桁這是去了哪裏。

正待我準備去找他的時候,面前忽然被吹來一股粉色的煙霧。

我還沒看清楚那煙霧的源頭,渾身居然軟成了泥狀。

隨即,一雙猶如無骨的雙手握住我的肩膀,將我鎖入他的懷抱。

“朵雅,你是在找我嗎?”

細膩柔情的聲音順着耳蝸鑽入我的靈魂深處。

我迷糊的睜開眼,居然看到慕桁正一臉情深意重地要衝我深情一吻。

慕桁哪裏對我做過這麼個事情,再加上剛纔我跟他發生過那麼一段不和諧的事情。

我更加覺得這突然出現的‘慕桁’不太正常。

我想躲開‘慕桁’的吻,卻是發現雙臂無力到根本就無法掙脫他的束縛。

我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眉眼慍怒地瞪着他:“滾開!”

推不開他,我還有嘴可以驅趕。

“囊中物,還想讓我滾開?不自量力,乖乖成爲我的養料吧,小靈女!”

愛在北京:北漂女孩的尋愛之路 但是我這種叫法明顯惹怒了面前的假慕桁,他的五官漸漸變得扭曲而又深陷,原本精緻到美輪美奐的俊臉也跟着翻裂出白森森寒光的白骨色。

皮肉綻開後顯露出來的血肉變得猙獰而又恐怖。

瞧得我,心底一陣發寒。

這是我不知道第幾次聽到有‘人’叫我靈女。

以前的我或許還不清楚靈女的涵義,可是如今見識過自己蛇尾的我,在聽到靈女兩個字後敏銳的感覺到不耐與牴觸。

“閉嘴!你究竟是什麼鬼東西?惡靈?邪魔?妖孽?非生物……”

我嘴脣不停地蠕動企圖暫時擾亂他的視覺和聽覺。

冥冥中,我感覺慕桁就在我附近,只是我找不到他而已。

我天真的以爲只要拖住眼前這個看不出什麼東西的‘人’,不讓自己受傷,慕桁就會出現來救我。

可實際上,隨着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我不僅沒有拖住他,精氣還被他慢慢的吸允而走。

“該死的,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沒有慕桁沒關係。

沒有人幫我沒關係。

我必然是要自救的。

在那日出現蛇尾後,我對於那股超脫自己能力範圍的強大靈力就有了新的認知和控制力。

現在運用起來雖然不至於如火純情,但也不會太過乏力。

我運氣凝神將那股靈力積攢到兩腿上,用盡全身氣力幻化出蛇尾。

我本能的認爲我的蛇尾會是能幫我對付面前人至關重要的利器。

翠綠色的蛇尾慢慢在我的腿上演變而出,我的力量明顯逐一增強,在對方徹底露出驚恐到膽顫的鬼臉之前,我蛇尾一擺將他狠狠地捲起又扔向半空。

“我最厭惡別人欺負到我頭上,一次又一次,不容原諒。”

就像我說的,我討厭別人欺負我,以前是沒能力,但現在毋庸置疑的靈力強大。

雖然依舊不可控制,但是我知道這股力量是眷顧我的。

我帶着憤怒將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撕成兩半,他居然還會驚恐的往東西兩面逃跑。

一看他,就不是什麼凡物,妖孽也好,鬼也好,碰上現在得我,非死不可。

“饒命啊,饒命啊,靈女,繞過小的,我不該盯上你充滿靈力的精氣。求求你放過小鬼,小鬼還不想魂飛魄散啊!”

迷霧繚繞的夜空下,我的蛇尾邪惡地捲起,將分向逃跑的半個身體給卷拉回來。

我聽到他求饒的聲音,嘴角獰笑,說出連我自己都覺得殘忍的話:“剛纔怎麼沒見你放過我?讓你魂飛魄散都是對你仁慈,你該永世不得超生,連魂飛魄散都沒資格。”

我說完這話後,將男鬼的魂體徒手撕成八段,分別往東臨山的四面八方扔去。

魂體被撕碎,分裂八方,男鬼註定這一生都會承受靈魂撕裂的痛,即使幸運投胎轉世,魂魄不齊,他也將會是生生世世魂體不齊的傻子,孤獨終老。

我不知道以上的做法都是誰教我的,身體本能的懂得這麼做纔會讓鬼體承受到做大的痛苦與懲罰。

而當我解決掉男鬼,周圍的霧氣漸漸出現明朗的時候,慕桁的聲音倏地冷漠響起。

“朵雅!你果然不是普通人!”

慕桁的聲音裏帶着少有的疏離和漠然。

我一回頭就看到一個粉色的身影被他狠狠地朝我扔了過來,定睛一看居然是剛纔被男鬼壓在身下的女人,透過氣息就能猜出這女人也不是什麼人,死了好幾年的女鬼,說是女鬼不如說是豔鬼,渾身上下透着股男人精體的味道,臭烘烘的。

她能被慕桁扔過來,多半是剛纔男鬼對付我的時候,她跑去勾引吸食慕桁的陽氣,可惜功力不夠反被困住。

我一把甩開慕桁扔過來的女鬼,也沒去注意到她眼神毒辣地遁地逃離。

我只注意到慕桁看着我的眼神沒有了溫度。

“慕桁,怎麼了?我怎麼不是普通人。”我順着慕桁的眼神往自己蛇尾上看,頓了頓,又開口,“這個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蛇尾,我比你更想知道。但是她既然存在了,我無法改變。再加上蛇類是我們蛇女族的光輝象徵,我覺得這沒有什麼。” 物理化的攻擊是對徐銘毫無意義。

蜥蜴人肌肉再強勁,個人體魄哪怕鋼筋鐵骨,在徐銘的神威之下,毫無意義。

水龍彈從左往右突然出現,蜥蜴人直覺很敏感,料到了,但是毫無意義。

因為,徐銘襲擊而去,水遁!水斷波!

蜥蜴人被兩面夾擊,很難受,根本逃不過。

而這時的碎滅狂怒而來。

他握著刀,一把邊緣混著雷霆的刀,衝殺而去,刀身震出的一絲絲雷霆,向著徐銘,猶如盤龍出海,大開大合震得空間嗡嗡直響。

應接不暇的徐銘分身而出,三道分身迎接而上。

刀劍亂舞,徐銘突然出現在碎滅的眼前。

「真以為我輸給你了?」

碎滅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他不可思議的捂著自己的腹部,感覺自己的腸子就要炸裂開了一般,這一刻,他覺得徐銘這一記膝撞就像是一枚***,哪怕是有著高分子微米戰鬥衣自己也沒有徹底防禦住全部的能量。

力從外到內,慢慢的將碎滅的內部摧毀,他痛苦的跪倒在地,呼吸困難,冷汗淋漓。

左耳(終結版) 徐銘欲要滅殺碎滅,蜥蜴人從背後襲來。

「不要忘了!還有我!」

兩隻蜥蜴人同心異體,幾拳破空而來,誓要打斷徐銘的脖子。

徐銘搖了搖頭,擁有了血繼限界,實體攻擊幾乎毫無作用,除非速度快於自己,不然就算是神仙來了,也沒任何作用。

混亂的斗獸場里蟲族人胡亂的逃脫著,有些勇猛的人,直接跟著蜥蜴人殺了過來。

很明顯,蟲族人十分痛恨徐銘,他們看著徐銘的模樣都是咬牙切齒,恨不得生吃了徐銘。

這一切,徐銘其實盡收眼底,不過憐憫?

那怎麼可能?

殖民地還有可憐殖民者的地球人?

那個不是一樣?都是恨透了殖民地的這些畜生?

剝削,壓榨,所謂的高貴?

通通都是借口!

徐銘冷笑的伸出手,火焰繚繞在他的手臂之上,快速的成型,一隻須佐能乎的手臂捏著蜥蜴人的頭,靠近蜥蜴人,旁邊的蟲族的人攻擊了過來。

土流壁層層疊疊的飛出擋住了任何攻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