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道幽遠,蒼茫的聲音傳來。


「你這是準備卸磨殺驢嗎?」天命輪發出聲音。

「我感謝你以前的相助,只是未來的路,我想自己走。」葉雄說道。

「沒有我對你使用命運法則,你能如此順暢,到達今天這種地步,你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天命輪傳出機械合成一樣的聲音,聽起來十分刺耳,難受。

「我很感激你,但是我只想靠自己。」葉雄認真道。

「既然你如此選擇,那麼你就走自己的路吧!」

「命運選擇了你,給了你一個最好的機會,你放棄了,別到時候後悔莫及。」

天命輪滴溜溜地轉著,突然啾的一下,在他的腦海裡面消失了。

葉雄睜開眼睛,站了起來,身上塵土颯颯落下。

「天命輪已經離開,現在是人皇葉凡了。」

葉雄走出洞口,抬頭望著蒼穹!

下一刻,他嘴裡發出一聲大吼!

身上的神聖之光衝天而起,化成一道白龍,直衝蒼穹。

內世界裡面,可以看見三色元嬰的身體,白色部份,直接被抽離!

噗!

葉雄一口血噴出,跪倒在地上,臉色發白。

幽冥急匆匆從旁邊的洞府跑出來,來到他身邊,震驚道:「你剛才在幹什麼?」

「我兵解了道功。」葉雄回道。

「你真是瘋了,是不是走火入魔了嗎?」

幽冥臉色大變,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 葉雄的道氣有多強,她很清楚。

那可是人皇葉凡創造的神通啊!

不但戰鬥力超強,還有自愈之能,是她這輩子見過最強大的神通。

這麼厲害的神通,他居然兵解了,那可是他修鍊數百年好不容易才修鍊成功的。

「這一年來,我每次來見你,見你臉色難看,心裡已經覺得不妥了,沒想到你……」

幽冥嘆了口氣,不知道怎麼說下去。

「我不但兵解了道功,連天命輪也趕走了。」葉雄擦了下嘴角,繼續道。

幽冥本來還想批評,但見他臉上露出從來沒有過的輕鬆,當下問:「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接下來還會將關於人皇葉凡的所有記憶全部封印,從這一刻開始,我只是葉雄,不是葉凡,也不是天道,以後我的命運由我自己控制,我命由我不由天?」

葉雄心情從來沒有過的輕鬆!

雖然失去道氣之後,實力大跌,但是他心境輕鬆了很多。

「你為何要如此做?」幽冥不解地問。

「這一年來,我每天都在頓悟,禪悟,每當我創造神通有新想法的時候,葉凡的記憶就會跳出來,阻止我的想法。我的創造力被嚴重限制,甚至我覺得自己的想法如此可笑。在葉凡三十萬年經驗跟記憶面前,我感覺自己就像個廢物。」

「所以你才決定兵解道功,封印人皇記憶?」

幽冥突然覺得他這個做法雖然有些偏激,但是未曾沒有道理。

「我若逃不出葉凡的陰影,這輩子都無法創造出屬於自己的道,這輩子都無法入道成聖,飛升天道,這輩子就無法見到心怡她們了。」葉雄解釋。

「兵解道功,封印人皇記憶,這一點我能理解,但是天命輪,你為什麼要趕走?」

「我至今都不明白,為什麼天命輪會在我身上,我冥冥之中覺得,天命輪像是帶我走進一條屬於它給我鋪好的路,這種感覺就像當初伊莎利培養我,利用我一樣。無論天命輪為何如此做,經歷伊莎一事之後,我已經不想再被任何人,任何東西控制自己的命運,所以我才決定趕它離開。」葉雄說道。

「如果你覺得這樣做是對,那你就去做吧!」

幽冥知道他有自己的想法,也不好再說什麼。

「你的實力,是不是下跌得很厲害?」她又問。

「是跌了不少,但是只有這樣,佛功跟魔功才會脫胎換骨,徹底釋放出來。」

「希望你的選擇是對的。」幽冥嘆了口氣。

……

春去秋來,花開花落,四季更替。

時間從指縫之間滑過。

幽冥每天都在山洞裡面,研究咒法,希望能打敗阿拉羅。

葉雄沒辦法幫她,因為他對咒法不懂,只能靠她自己。

他送給幽冥的靈藥已經足夠了,但是幽冥依然無法突破,說明她的實力沒有跟上。

以神通突破,是她現在最好的方法。

這些時日,葉雄每天都在禪悟,創造神通。

他創造出佛魔掌,已經擁有三式,但是他佛魔掌的載體是《梵聖功》跟《吞天魔功》,這兩門功法都不是他的神通,而是別人的神通。

所以他想創造一門屬於自己的功法,名為《佛魔功》。

《佛魔功》融合了佛與魔,兩道功法的精髓。

他希望以後修鍊這門功法的人,不需要修鍊佛門,又要修鍊魔功。

只要修鍊《佛魔功》,修鍊者身上就能身兼佛魔兩道元氣,兩者相互轉化,相互相成。

擁有一顆佛心,卻不拘泥於佛的迂腐,可以用魔的手段。

真真正正,做到佛與魔的合體!

想要做到這一點,第一要務就是讓佛元與魔元之間隨意轉化,不分彼此。

葉雄意識進入內世界。

此時的黑白元嬰,眼睛睜開了。

黑白元嬰看著自己的身體,嘗試著將自己兩種元氣融合在一起。

但是他發現,無論如何努力,兩種元氣都沒辦法融合在一起。

每次他將佛魔元氣打亂之後,強行融合,過了一段時間,兩種元氣就再次分離,渭涇分明。

兩種元氣彷彿都有自己的底線:和平相處可以,一起戰鬥可以,融合,沒門。

數次嘗試無果,葉雄開始變得有些煩躁了。

他甚至衝動之下,差點將佛元跟魔元也兵解了。

這種想法只是一閃而過,因為他很清楚,如果兩種元氣都兵解了,他身體裡面就沒有元氣,那他將變成一個廢人,直接老死。

眨眼之間,十年時間過去,葉雄的《佛魔功》依然沒有任何進展,胎死腹中。

反倒是這些年,幽冥的進步非常明顯。

這天晚上,兩人在洞中吃飯相聚,總結這十年的進展。

葉雄的進展是:退步。

「阿雄,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你的佛元跟魔元無法融合在一起?」幽冥問。

「考慮過,有兩個可能。」葉雄將筷子放了下來,分析道:「第一,《梵聖功》跟《吞天魔功》都是兩門十分強大的神通,在各自一道之中都是首屈一指的,獨特性、排它性非常強,想將兩種功法融合極難。第二,我身體內的佛元跟魔元太強了,我現在的實力已經是五道巔峰,想改變更是難上加難。嬰兒學步容易,成年人想再改變走路姿勢,幾乎不可能,因為已經刻在骨子裡。」

「你現在有什麼打算,要放棄創造《佛魔功》嗎?」幽冥問。

「我不會放棄,這是我成聖唯一的機會。」葉雄眼芒閃爍,咬了咬牙,說道:「我準備兵解大部份佛魔元氣,只剩下百分之一,同時,徹底忘記《梵聖功》跟《吞天魔功》,創造《佛魔功》。」

「你瘋了,你這樣會跌落境界的。」幽冥十分震驚,覺得他簡直就是入魔了。

「幽冥,我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修羅境的修士從元嬰期開始就自創功法。他們的想法跟我是一樣的,因為越是往後,修鍊別人的神通越多,創造神通越被局限。但是他們卻忽略了一點,一個元嬰期修士,由於眼界跟資歷不夠,他們創造出來的神通瑕疵非常大,很難做到完美,但是我就不同,我根本就不需要走彎路,修鍊過程,可以像坐火箭一樣直線上升。」

「兵解重修,跌到元嬰境界,你知道這意味著多大的風險嗎?」幽冥十分嚴肅。

沒有了天命輪,沒有了伊莎,他以後只能靠自己。

在修羅道這種殞落機率極大的地方,這種選擇,風險大到了極點。

「幽冥,我花了兩年時間憚悟,終於明白為什麼人間道十幾萬年都沒有修士入聖。」

「不破不立,如果不找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我憑什麼成為人間道十幾萬年唯一入聖的人?」

這不是衝動,這是葉雄思考很長時間,唯一一條能入聖的路。

不入聖,他就無法隨意穿梭宇宙位面,去見心怡,如音她們。。

「如果你失敗了,神界就完了。」幽冥還是有些擔心。

「距離兩界約戰還有兩千五百年的時間,對於我來說,綽綽有餘。」葉雄鏗鏘道。 「你不是還有血脈神通嗎,哪怕將元氣兵解掉,你身上的血脈應該依然能將定格半步大乘才對,最起碼應該也是合體巔境界啊!」幽冥突然想起這個問題。

一些妖修士就是修鍊血脈,他們沒有修鍊元氣,一樣可以進階到合體巔峰,甚至半步大乘。

「理論上是這樣,我準備將五大妖族血脈也封印掉,這樣我的境界會停留在合體巔峰。我身上的血脈神通只能支撐我到合體巔峰境界,半步大乘是元氣支撐,一旦元氣消失,跌落一個境界是肯定的。」葉雄說道。

「你這樣說,讓我有些混亂了。」幽冥聽得不是很明白。

「簡單來說,就是我兵解之後,雖然擁有合體巔峰的境界,但是戰力只有元嬰階段。打個比方,我是一個浩瀚的海洋,但是海洋只有一汪水池那麼多。以後,隨著修為深入,我只需要向海洋補充水份就行了,所有的一切雷劫,我都不需要再經歷。」葉雄解釋。

「我明白了,你這樣其實不算重修修為,只是重修功法而已。」幽冥點了點頭。

「沒錯,我這樣做只是為了創造《佛魔功》。」葉雄點了點頭。

農家小媳喜甜田 「你準備什麼時候開始?」幽冥問。

「等你先打敗阿拉羅,現在我還不放心。」葉雄道。

「你現在就可以開始了,不需要等到那時候。」幽冥看著他,認真道:「你在我身邊,我一直都會想著依靠你,每次我有危險的時候,都會想著你幫忙,這樣對於我來說會很不利。」

「你確定?」

「你都能破而後立,我為什麼不能?」

兩人相視著,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堅定的目光。

葉雄上前兩步,擁著她,兩人久久都捨不得鬆開。

家有萌妻:老公太霸道 ……

葉雄回到山洞,盤坐在地上。

他深呼吸之後,身上湧起十分恐怖的金色銘文跟黑色銘文。

這些銘文凝成一個封印,落到他身上各個部位,這些部份都是血脈力量的爆發點。

將封印布好之後,葉雄開始嘗試動用血脈力量,每次動用血脈力量之時,禁制就會將血脈力量壓下去,不讓血脈力量釋放出來,一連試了多次,覺得血脈力量徹底被封印,葉雄這才停了下來。

下面是兵解佛元跟魔元了。

葉雄抬頭,思考了很久,都沒有開始。

他很清楚,一旦兵解之後,他身上的佛元跟魔元就會變得很弱,已經沒能力解開封印了。

血脈封印需要他的修為達到合體境界才能封印,也就是說,他會徹底變成了一個凡人。

他這個堂堂人間道第一絕世強者,有可能連一個元嬰後期修士都比不過。

葉雄獃獃地站著,久久沒有下定決心。

下一刻,他的腦海閃過一道道熟悉的身影。

楊心怡,慕容如音,鳳凰,何夢姬,朱雀。

葉平安,葉星辰。

以他們的資質,這輩子都未必能飛升神界。

自己不入聖,一輩子都別想見她們。

想到這裡,葉雄咬咬牙,佛魔元氣毅然衝天而起。

體內的力量如同狂潮一般,衝天而起。

整片宇宙,都被這恐怖的力量引動,風起雲湧。

佛魔元氣在半空化成兩條實質化的金龍黑龍,彷彿不甘心一樣,在宇宙星域盤旋,徘徊,久久不願離去。

「給我散。」葉雄一聲大吼!

雙龍這才兵解,嘩啦啦化成一片恐怖之極的星辰之力,恩澤整片星域。

噗!

葉雄雙膝跪在地上,噴出一口血,臉色白得嚇人。

幽冥站在洞口,遠遠望著他,眼睛複雜。

這個男人為什麼能對自己,如此之狠!

……

冥羅星域,海王星。

海王星是生界十大星域之一,冥羅星域的首都星。

此星域共有九千八百七十一星行得,生命星球佔了三分之一。

此時,每顆星球上空,無數修士震驚地看著滿天光輝,全都一臉蒙逼。

下一刻,這些修士全都瘋狂地轟搶起來,盤坐在半空,搶吸著這突如而來的力量。

海王星上空,兩位強者背後而立。

其中一人,正是海王星的星主,另一名是軍師。

「沈軍師,剛才宇宙深處的兩條神龍,你都看到了吧!那到底是什麼?」

「星主,我看到了,觀剛才的情形,很有可能是有人兵解了修為。」軍師說道。

「兵解修為,這人瘋了嗎?」星主震驚道。

「也許是想重修,也許是大限將至,自知逃不過天劫,所以兵解修為,布澤眾生。」軍師介紹。

「你覺得此人實力如何?」星主繼續問。

「觀兩龍的氣勢,此人氣勢應該達到天道之下的巔峰,所以我更傾向於後者,此人怕是心在天道,兵解重修。」軍師捋了捋自己的鬍子,說道:「星主,咱們只要留意接下來幾百年咱們星域出現的絕世天才,也許,就能找到他了。」

「兵解重修,心在天道,此人志向真是遠大,不說修為,但是這份心志,吾就遠遠不夠。」星主說完,嘆了口氣,說道:「傳令下去,讓各大星球密切關注自己星球之內的新人,一定要找到他。」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這樣的人做朋友,對自己一生都會有莫大的幫助。

……

咳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