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襲白袍的身影,突然閃現在神殿會議廳。


這是新神殿, 都市無敵兵王

只是如今的神殿跟過去不同,是由巨大神魂果樹樹根交織而成。

內部結構非常簡單。


對無雙神族而言,無雙神星系全部領地根本是煥然一新。變的跟過去全部相同。

過去的能量建築都沒有了,節省了非常多的能量,建築物都變成搭建在神魂果樹樹枝上的一座座根須交織而成的房屋建築。

只有商業區仍然以能量建築的形態存在於虛空。

見到聖王來。恆毅面露微笑,指著監察陣里的情況說「進入復生花的人的情況都很穩定,不管什麼種族看起來都能夠被神魂母樹接受。」

一系白色法袍,仍然如在自然王裝扮的聖王袍帽下仍然亮著彩色的朦朧光芒,遮擋了她的容顏,恆毅看見,笑說「如果有第二個人這幅打扮。旁人都不能確定是不是你。」

這當然只是玩笑,種子陣的監察陣本來能夠識別本族的印記,族外人不可能裝成無雙神族混進來。

「聖王必須這樣的裝扮。婚後也不例外。」聖王輕聲說著,觀察者檢查真理在復生花里的人的情況,片刻,點頭道「神魂母樹的接納不會成為難關。難的是將來神魂族力量帶來的混亂時期。你是否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去面對。」

「當然。」恆毅回答的十分肯定。

這時候這些其實都不是他想說的話,可是本來想說的那些話,在聖王回來后突然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多少的感謝和安慰比起身邊這個女人千年來在宇宙中的孤苦都是無力的。

曾經的過去,又應該如何敘說?

半晌,恆毅伸出左臂,攬著聖王的腰,緊緊抱在身旁。

這一刻,他明顯感覺到聖王身體剎那僵硬。旋即又變的十分放鬆……

或許,無言的親近。就是傳遞心情的最好辦法。

「我想,在你心裡我就是步驚仙,但在我心裡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代表步驚仙,但可以肯定的是,無論我有沒有資格代表這個名字,我都愛你!」

許久,聖王在沉默中,沒有言語……

這是她曾經不知道自己最渴望聽見的話,也是她在知道后又無法再聽到的話。

現在聽到了,她反而不知道如何回應……

她突然覺得很荒唐,扮演過無數身份的她,竟然還有無法面對的時候?

竟然——還覺得緊張而慌亂?

又或許,這就是真實的她自己……

真實的她,人生中的愛情本來就一直是在追逐思念,追逐希望,卻從沒有真正的品嘗,更未曾近距離的面對。

聖王的沉默中,恆毅覺得或許這番心意說的過於唐突。

於是想了想,轉換了話題說「其實是我太笨,天仙子怎麼就會那麼容易因為亂石帶的經歷而對我產生那麼直接強烈的感情呢?她的修為不增長,卻又懂的許多本來不可能會的秘法,其實說白了很簡單,因為神魂意志的力量,對嗎?」

「任何種族的秘法對神魂族而言都可以修鍊,那時候你不會知道。」

談論起發生過的事情,聖王的緊張稍稍好些,彷彿立即就能帶入天仙子身份的感受心情,以及對待恆毅的態度和習慣。

亂石帶,那的確是一段很美的經歷。

不是因為其中的艱難和危難,其實僅僅因為是恆毅。

千年宇宙中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患難與共,跟黑袍經歷過,跟拉希斯經歷過……

可是,人不同,曾經的患難與共會產生信任,感激,卻不會有愛的幸福甜美。

「……我很想知道,大哥和我,到底是什麼情況?」這件事情恆毅一直都在想,為什麼千年的時間,最後會出現眼前這種情況。

聖王沒有沉默多久,便輕聲述起前因後果……

……

神魂族星系。

徐白潔,徐自在,白問神,三人一起在神魂族星系的志願者區域。

他們此刻在的是,思考志願者區域的地方。

看著樹林里大大小小木屋裡端坐的,一個個怔怔若有所思,全神貫注至毫不理會他們的身影和臉。

徐白潔撇撇嘴低聲說「都瞎子吧?」

一旁的白問神忍不住輕笑道「是啊,白潔美女經過竟然有男人不看!只有瞎子。」

徐白潔撲哧失效,這是她的想法,她不掩飾,但被白問神這麼說出來,卻覺得好笑,就忍不住一肘打他胳膊上。「說點有意思的行嗎?看這些獃子真沒勁,還是剛來的第一天好,那些練功志願者的本事很高啊!那些神速劍的愛好者不是把你看的眼睛都直了?自愧不如了吧?宇宙第一神速劍!」

白問神在巔峰派的時候就說過追求宇宙第一神速劍的豪言壯語,徐白潔時常拿來取笑,時間長了,白問神也不在乎了,也變成沒有嘲笑意思的善意口頭禪那般。

「我感嘆的是威力,論運用熟練程度根本沒有值得讓我敬佩的人,真正神速劍的運用本事之高,還是師父一息。等將來本身擁有神魂族的身體,讓你們看本身閃亮全宇宙的輝煌!」白問神仍然自信滿滿,毫不掩飾自己的狂想。

徐白潔不以為然的撇嘴道「得了吧,等這麼多年還沒把我們亮瞎呢!」

說話間徐白潔望了眼一直聚精會神,對神魂族志趣者的情況看的非常認真的徐自在,嘲弄的笑說「看看我們巔峰派的后掌門人,對這些志趣者還真感興趣啊?拜託——恆毅又不在這裡,你裝給誰看啊?一群發獃的木頭有什麼好看?」

徐自在橫了眼過去,哂然一笑,仍然雙手負背的拿著扇子,自顧看的認真。

她沒興趣跟徐白潔談論這一路的收穫和感受,徐白潔不會懂,因為徐白潔從來沒有真的想過以平等的姿態去看待別人,或者說是看待弱者。

至今為止徐白潔都沒有發自內心的去尊重身邊的每一個人,因為她充滿優越感。

這一點,本來也是徐自在自幼成長就有的問題,巔峰派后掌門人的身份決定她過去的人生一直習慣了主宰別人,以俯視的姿態看待巔峰星系的其它人。

可是,因為恆毅她一直在變。

更因為她自己曾經見過弱者的苦難,所以從來對弱者心存同情,對未來心存理想。


徐白潔沒有,她本是弱者,卻因為經歷磨難見到的不是關愛,而是弱肉強食的欺凌,因為恆毅她一直收斂的不錯,倘若依照其本性,必然是以人類文明五系通法回歸前的那一套對待下屬。


因為恆毅她在變,但卻並不能完全拋棄過往的影響,無雙神夫人的身份讓她充滿優越感,以極少有人可以相提並論的、高高在上的主宰者自居。

一貫對待別人的客氣禮貌都是一種刻意,心裡並不以為然。

她修鍊就是為了變強,變強就是為了當高高在上的主宰者。

跟徐白潔談論志趣,精神的自由這類話題,徐自在很清楚,純屬白費口舌!

然而對徐自在而言,神魂族星系的見識,周圍一個個專註于思考,偶爾碰見的那些三五成群一起低聲談論各自思想感悟收穫的志趣者時,她看見了未來——

無雙神族的未來,弱者和強者都共有的未來,自由的未來!

曾經徐自在最大的心愿是當一個到處孤身遊歷,來去了無牽挂的洒脫人。

可是,后掌門人的身份又註定了那不可能。

那種理想被現實束縛,渴望掙脫又根本不能的感受,她非常清楚……

原本她從來以為,那是不可能改變的事情,任何人都如此,不是壓抑自己,就是辜負親族的期望。

但是在這裡,她卻看到了自由。

這種精神上的自由,只屬於個人自己的自由,在過去是徐自在無法想象、甚至根本不能相信的。

過去在人類文明黑暗政治的時代長大,對神魂族本來只有偏見,在這時候目睹之後,才知道原來不是如過去知道的那樣!(未完待續。。) 神魂族志趣者精神上的自由讓徐自在由衷讚歎,曾經對神魂族體制的偏見在此刻全都變成驚嘆。

白問神對這些不感興趣,什麼體制他都不在乎,他追求的是修鍊,厭惡政治之類的,戰鬥就是他渴求的天地。

無論什麼體制他都不關心,所以來到神魂族星系在乎的僅僅是修鍊志趣者區域和法術絕技理論志趣者區域的事情。

但也並不如徐白潔那樣對神魂族體制的情況不屑一顧,兩隻手抱在後腦勺上,隨意看著說「這些人也好啊,互相不干涉,各干各的。哪像我們累成狗!戰士管戰鬥多好,看我們還得兼當指揮,亂七八糟的後勤,紀律,什麼都他嗎的要管!」

這本來也是徐自在覺得非常好的地方,從神門時代開始原本理論上就能夠做到分離,因為歷練珠的存在負責戰鬥策劃的職能本就可以通過真實完整的情況反饋指導戰鬥。

可惜的是,過去只有辛德文明實現的較好,人類文明五系通法回歸後有逐漸趕上辛德文明的趨勢,但距離神魂體制的情況仍然有所差距。

戰術志趣者們都是精通懂的人,根據能力高低能夠在戰鬥的時候負責規模或大或小的戰區規劃,統帥策劃等等工作,通過歷練珠傳達給作戰的帶領人,後勤工作同樣如此。

這樣一來職能的劃分不僅更明確,更具備針對性,還能夠讓各方面排除干擾。更能避免諸多干擾因素。

如人類文明過去的時候,一個軍團長作戰的時候除了考慮戰鬥情況,還需要兼顧私情方面的人員功勞分配問題。但這方面被剝離出去,結合神魂族志趣者之間互不干涉的特殊形態,就完全可以杜絕這種情況,那麼戰士思考的只是如何實現戰鬥中最強大的能力,其它一切的干擾和顧慮都不存在。

這種體制下的內政軍事同樣尤其透明,將各種人才的能力發揮到了極致,效率提升到頂點。

毫無疑問。即使戰鬥力相當的情況下,神魂族的的勝算必然更高。

「就你怕麻煩,我們的能力比別人強。當然什麼都需要我們統管。」徐白潔對白問神的感嘆十分不以為然,徐自在聽見,不由失笑,惹得徐白潔十分敏感的橫眼過去。「有什麼好笑?」

「當自己是誰。真以為自己什麼強人一籌嗎?」徐自在受不了徐白潔的盲目。戰鬥力強不等於領導能力高,領導能力高負責後勤就未必能勝過專事這類工作的能人,猶如有些人用的好劍就用不好長槍暗器,哪裡能有多少樣樣精通還都頂尖的人。

「后掌門人的脾氣不改呀,別忘了,現在你可沒有權力對我命令。」徐白潔不屑一顧。

白問神習慣了這種情況,徐白潔因為過去出身的關係,對徐自在尤其介懷。總有平起平坐之心,又總想打擊徐自在強調這一點。

說也不聽勸也沒用。白問神索性當聽不見,反正徐自在本比徐白潔心胸豁達,對於這類話一貫回以輕蔑冷笑。

徐自在輕蔑一笑。

白問神恐怕徐白潔窮追不捨,轉換話題說「這次回去該能得到神魂母樹的力量了吧?」

徐自在點頭道「今天在歷史志趣者區域看過神魂族內部過去戰神族的記錄,天份,實力,神魂意志的領悟程度都會決定時間長短。眾星之尊實力進去的話,快則三年,慢則十年。」

「怎麼那麼久?」徐白潔覺得在復生花里呆上幾年都難以忍受,更別說是十年。

「十年算什麼,就算一百年我都覺得值!比起正常修鍊不快多了?」白問神倒對時間長度不以為意。

徐白潔笑問「一百年?你就不挂念親人啊?」

白問神沉默了片刻,說不挂念當然是假的,只是如今他們的情況根本回不去人類文明。「你覺得不進去我們什麼時候能回去?」

徐白潔在人類文明只有一個母親,雖然挂念,但知道有巔峰派照料不需要太擔心,肯定有相見之期。「我最近在想辦法把母親接出來。」

「開玩笑,你娘沒有真氣修為靠宇宙騎行獸從巔峰派到神秘花園都不知道何年何月,想都別想。」

徐白潔不甘心的咬唇道「聽說有一種東西能夠帶在身上穿過時空之門,價錢我都打聽好了,只要一千萬紫晶。」

「你就一個娘,倒也簡單,接過來是安心。只不過多餘,無雙神族什麼種族都有,讓她看見會說話的狐狸,會說話的螳螂,浪人還不得嚇死?還有四眼六臂族,她還不得當鬼怪?再說你長期征戰哪有多少時間陪她身邊?說到底還不是靠情景記錄符,跟現在也沒什麼差別。」白問神不甚以為然。

談論起人類文明的親人朋友,徐自在也一時觸動情緒,偶爾都會思念巔峰派里的人,好在徐霸王至今都還健在,這無疑是讓她安心的消息。

「你們說我娘來了無雙神族,通過神魂樹得到神魂族的身體要多久?」

「沒有真氣修為的人五百年到一千年。」徐自在很確定的突出這個字。

「……」徐白潔怔怔不語,片刻,下定決心似的道「那也值得,等母親得到神魂族的身體時就不會那麼孱弱,還擁有不滅的長壽。」

「你想清楚,到時候你娘也會被帶入完全陌生的新生活方式。」白問神恐怕徐白潔將來後悔,一旦成為神魂族,肯定不可能還如過去那樣生活,或許修鍊成為戰士,或者做別的。

「……我就一個娘,沒什麼好想。」徐白潔的態度十分肯定,白問神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他也確實不懂沒有真氣的人類面對生老病死的感受,因為他出身白家,白家沒有那麼孱弱的族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