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聲凄厲的慘叫在帳中響起,一刀沒有殺透敵人的軍士不滿的在那大叫的士兵身上再補一刀。


這一聲慘叫,就像打開開關一樣,下一刻,無數的慘叫聲而起。

摸進帳篷的金龍軍眼睜睜的看著原本熟睡的將士們張開眼睛,眼中沒有一絲迷茫,一揭棉被,被子下的大漢們竟是一身戎裝,手中兵器不離。

到此時,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既然暗襲已被對方察覺,那就只有明戰。

喊殺聲,金戈交錯聲,還有那不知何時引起的一團火焰。

整個營地瞬間成了殺戮的海洋,無數的人倒下,血腥味飄灑在營地中,讓所有人都雙眼發紅,廝殺起來。

遠處,藍幽城高高的城門之上。

一身黑衣的夜笙站在藍魅身後靜靜的望著殺成一團的營地。

「夜笙,是否派兵圍剿潛入的金龍軍?」

夜笙搖頭,目光幽深的望著遠方,冷聲道:「還不到時候!」

拓跋驍龍既然定下突襲,定是想要將他們一網打盡,又豈會只派一支隊伍。

那團火焰,定是敵軍的示警之計。

果不其然,在營地中的喊殺聲傳出半響之後。

隱匿在大軍營帳南側的陳鋒一臉狠色,望著起火的營地,滿眼血色,手中大刀一揮,厲聲道:「跟著老子一起沖,將那些軟腳蝦殺個片甲不留!殺!」

「殺!」

被那孫文東搶了先鋒之位,一向橫行的陳鋒又豈會滿意,若不是拓跋驍龍將騎兵交予他,他又豈會放過那孫文東。

五千精銳組成的騎兵夾著殺意奔騰的撲向早已戰做一團的營地。


騎兵奔騰著,夾著煙塵向著營地攻去。

城牆上的夜笙目光一斂,果然是騎兵!

拓跋驍龍若不想讓偷襲的步卒被藍幽軍一舉包圍,那定會派騎兵出來掠陣。

眼看營地就在方寸之間,那戰功就在營地之中。

忽然,對面竟然閃現無數個通紅的小點。

不待騎兵做出反應,那紅點已呼嘯而至射到身周,竟是一隻只燃燒的火箭。

馬上的兵士連忙拿槍擋過不斷攻來的火箭,眼中滿是惱恨,這火箭傷不得他們分毫,可卻煩人。

下一秒,有這般想法的兵士就被發瘋的戰馬一厥馬蹄,甩了出去。

漆黑的夜中,忽然出現的火箭,戰馬沒有被蒙住眼睛,怎麼會不發瘋。

「穩住戰馬!穩住!」

不過短短几息之間,就有許多戰馬發瘋,亂踩亂踏,連帶著其他人都用了好些力氣才將發瘋的戰馬穩住。

連敵人的面都沒有見到,己方就已損兵折將,這原本想著大開殺戒的陳鋒又豈會心甘。

周身戾氣暴漲,手中大刀橫指前方,爆喝道:「沖!給我殺!」

剩餘的騎兵也是戾氣孳生,他們騎兵威名赫赫,何曾受過這樣的鳥氣。

駕馭這胯下的戰馬,奔騰的沖向前方。

那火箭也只是一時之用,等到騎兵有異控制戰馬,那火箭起的作用也就不大,畢竟戰馬都是經過嚴格訓練的。

若非如此,那火箭也不會起到如此效果,只不過這火箭並不是一般的火箭,夜笙在裡面加了一味能讓戰馬暴躁的草藥而已。

奉命阻擊這隻騎兵的穆陽眼看那陳鋒控制住了隊伍,當即下令不要再放火箭,而是做好準備。

火光下,營地的一切看得十分清晰,陳鋒已經看到了守在營地前的玄冥軍。

「殺!」

一聲爆喝,騎兵隊更是戰意暴漲,揮舞著大刀沖了上去。

穆陽手中拿著令旗,凝神注視著攻來的騎兵隊。

二十步,十五步,十步……

令旗狠狠的揮下,暗中的士兵猛然拉起手中的繩索,長長的尖銳的拒馬索及地而起。

奔騰的戰馬一時止不住沖勢,無數騎兵從跌倒的戰馬之上跌落。

陳鋒騎著戰馬一躍而過,無視周身傳來的慘叫聲,渾身煞氣,這還是他第一次如此連連吃虧,怒氣充斥著陳鋒的腦袋,整個腦中只有一個念頭,殺光這些人。

怒意蒙蔽了雙眼的陳鋒只看著眼前的一隊士兵,想著他們身首異處的血腥畫面,卻不想,再那昏暗中,與他們相差無己的騎兵早已蓄勢待發。

「殺光這群狗-日的!」

手中的大刀揮舞著,想要染上敵人的鮮血來洗刷之前的恥辱。

「轟轟轟」


轟鳴聲響,一隊銀甲軍在穆姣的帶領之下騎著戰馬轟隆而出。

手中的利刃和陳鋒的大刀短兵相接,擦起一陣火花!

頃刻間,戰場上全身兵馬的嘶鳴聲。

穆姣狠狠的盯著手持大刀的陳鋒,手中利刃毫不留情,招招致命。

那陳鋒不愧為一員大將,手中的鬼頭刀使得是虎虎生威,刀刀逼人。

各自駕馭著神駿的戰馬,兩方大將是打的如火如荼。

周圍的小兵更是你一刀,我一槍,血花不斷的飛濺在戰場之上,瞬間成為人間地獄。

城牆之上,藍魅望著此時的情形,眉頭微蹙,眼中滿是深沉。共央腸圾。

這拓跋驍龍還真如夜笙所說,這一舉竟是為了全殲玄冥軍。

只是一場夜襲,竟用了一萬步卒,五千騎兵,只是終究是兵差一招,被提前知曉的突襲算什麼突襲。

場中已是戰到白熱化的地步,戰場上的兵卒早已殺紅了眼,手中的大刀,長槍不要命的揮舞著,將那些膽敢摸進來的敵軍一個個的斬殺。


玄冥軍殺意逼人,眼看著剩下的同袍越來越少,前往中帳的將軍也沒有出現,場上的金龍軍步卒是越打越心驚,等到穆柳提起那將軍的屍首從中帳之中邁入,厲聲大喝:「孫文東已死,爾等還不繳械投降!」

望著穆柳手中的大將的頭顱,那碩大的雙眼死不瞑目的大睜著。

原本就已膽怯的金龍軍再無戰意,在第一個兵卒丟下兵器抱頭投降后,無數的兵卒繳械投降。

這廂戰爭結束,另一邊,騎兵之間卻正打的火熱。

那陳鋒大刀耍的極好,穆姣竟一時半會奈何不了這陳鋒,當然,這陳鋒也拿穆姣沒有辦法。

金龍軍軍營

「報!」一渾身是血的兵卒筋疲力盡的衝進軍營,嘶聲道:「前方有軍情回報!」

一身戎裝的拓跋驍龍劍眉橫起,急聲道:「前方戰況如何?」

「回太子殿下,我們中計了,那玄冥軍早有準備,孫文東將軍被斬,一萬步卒被圍,恐怕凶多吉少,只有陳鋒陳將軍帶領的騎兵還在作戰,只是……」

那兵卒撐著一口氣將前方的戰況一一說完,就力竭而暈。

「混賬!」拓跋驍龍惱怒的大喝一聲!

竟然被那廢物猜中了他的計劃,不肯承認被自己一貫看不起的人超越的拓跋驍龍更是滿心的殺意。

重重的深吸幾口氣,現在還不是他發怒的時候,厲眼掃過一旁的幾位大將,命令道:「姜建安,你帶一萬步卒支援陳將軍!」

被點到的姜建安拱手,朗聲應道:「太子殿下,末將領命,定將陳將軍帶回來!」

說著,轉身而去,點好兵卒,向著藍幽城的東方,此時的戰場進軍。

戰場上,穆柳分出一部分兵力看守被俘的金龍軍,分出一部分的兵力去支援穆姣。

眼看玄冥軍越來越多,那陳鋒眼見不對,大刀用力擋住穆姣的攻擊,虛晃一招,戰馬調頭,向著後方而去。

「撤!」

騎兵們聞言,相繼調轉馬頭,向後撤去。

打的正眼紅的玄冥騎兵又豈會讓這些騎兵逃走。


「追!」

玄冥騎兵駕馭戰馬兇狠的殺向妄想逃走的金龍騎兵。

「轟隆隆!」

巨大的聲響從後方傳來,眼看那遠處不斷升起的灰塵,還有那張牙舞爪的軍旗,上書一個姜字。

「援軍到了!」

金龍騎兵臉上出現喜色,戰馬奔騰的更快了!

玄冥騎兵在穆姣的命令下停住,不再追逐!

此時,正是一天之中最為黑暗的時候,若追出去脫離軍營太遠,被那追來的援軍合圍,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就這麼放那陳鋒離去?」藍魅蹙眉問道。

夜笙漠然的望著遠去的騎兵,幽深的眼眸不動分毫,出口的話語卻是讓人渾身一寒。

「今夜不過是小試牛刀而已!」

玄冥軍日夜兼程,本就疲憊,能憑著一股戰意應付今夜的夜襲已屬不易,若是想要追擊那陳鋒和忽然出現的姜建安的援軍,玄冥軍必死傷無數,得不償失的事情,他當然不會做。

「城主,今夜夜襲失敗,三日之內,拓跋驍龍定會再度發起攻擊!」夜笙淡淡的說著,眸色中卻暗含一絲自信。

藍魅眼神一凜,周身氣勢逼人,冷聲道:「那定要讓拓跋驍龍有來無回!」

……

紫菱鎮

安靜的小鎮中,一道黑色的身影如鬼魅般在屋頂上飛過。

花楹一身黑衣,仔細的分辨著空氣中的味道,疾行著。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的身後,一身青衣的男子饒有興趣的跟隨著,眼中滿是興味。

可青衣男子也不知,在他們兩人之後,還有一白衣的清冷男子默默跟隨。

花楹停在一兩進的的院子之上,撲鼻的血腥味讓花楹有些不適的捂住鼻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