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直沉默的葉青突然站起身,道:「姑娘,能不能跟我換個位置?我不習慣從這邊看風景。」


葉青和女孩是面對面坐的,而葉青身邊坐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兩人的位置沒多大區別,身邊的人區別可是很大的。

女孩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葉青這是在給自己解圍,匆忙點頭答應,跟葉青換了座位。

青年沒想到會是這種情況,看穿一身綠色軍裝的葉青坐到自己身

… 葉青倒是充耳不聞,只靜靜看著窗外,彷彿一切都與自己無關似的。

坐在對面的女孩雖然還是沉默,但目光時不時掠過葉青,彷彿是想把葉青和青年他們說的這些騙子軍人做個比較。不過,很明顯,她最後還是選擇相信葉青,看葉青的眼神也不一樣了。

青年本來是想激怒葉青的,見葉青這樣,心中更是不爽。尤其看到對面女孩的眼神,心中憤怒異常,他頓了一下,突然扯了扯葉青的衣服,道:「哥們,你也是去深川市找工作嗎?」


葉青本來不想理他的,但這下不想理也不行了。他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

「看你這樣子,才退伍吧。」青年道:「不是我說你,你知不知道深川市現在是什麼情況?深川市,現在街上隨便一個招牌掉下來,砸到十個人。五個人都是大學生,剩下五個,三個碩士,一個博士,還有一個就是本地人。你這樣的,要知識沒知識,要文憑沒文憑,準備去深川市幹什麼?」

葉青微微皺眉,這青年言語當中充滿著火藥味,擺明就是找茬兒的。不過,葉青也沒準備理他,只當做沒聽到。

葉青沉默,但有人卻為他打不平。坐在對面的女孩聽著青年言語當中的奚落,忍不住道:「深川市哪有你說的這麼複雜,其實那邊還有很多機會的。文憑不代表一切,在那裡一切還得靠自己的實力和雙手。」

「哼。」青年冷哼一聲,斜瞥葉青,道:「實力和雙手?在我們那裡,一般當兵的都是考不上大學,又沒有本事,還經常惹是生非的人才去乾的事。有本事的,要麼考上大學,要麼已經開始賺錢了。只有那種沒有能耐沒有本事的人,才要去當兵來做個緩衝。總以為當了兵之後就能退伍安置了,但現在這社會,做什麼不需要關係啊?真要能退伍安置,這哥們還需要去深川市嗎?」

女孩不忿,道:「誰說當兵的都是沒本事的人!」

青年嗤笑,道:「這還用說嗎,要是有能耐有本事,你願意去當兵?要是能考上好大學,你願意去當兵?要是能靠自己賺錢,你願意去把青春浪費在軍營?」

女孩無法反駁,只能看向葉青,道:「這位大哥,你別跟他一般見識。我哥就是個軍人,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


葉青點了點頭,並沒有說話,再次轉頭看著外面的夜色。

青年本來是想貶低葉青來抬高自己,沒想到這麼一弄,女孩對他敵意更重。他有些尷尬,看向葉青的眼神更是仇恨。

「各位朋友你們好,打擾大家幾分鐘時間了!」

一個聲音突然響起,眾人紛紛轉頭看去,原來是一個列車推銷員走了過來。

推銷員手中拿著幾串深色項鏈,項鏈做工什麼的看上去還挺精緻,那顏色看起來也不簡單。

按照推銷員的介紹,這是最新的磁療項鏈,戴在身上有治療身體暗疾的好處。而且,售價還不高,反正就是一頓忽悠,讓不少人都信以為真。

葉青旁邊那青年也對這項鏈感興趣,接過一個項鏈看了起來。這項鏈看上去貌似很神奇,但凡是金屬物品,都能被它吸起來,這個磁力果然是不假。

坐在葉青對面的女孩也有些興趣,拿了一個項鏈觀察了許久,忍不住道:「這個多少錢?」

「這個東西我們還沒正式發售,現在只是提前觀察一下市場。一旦上市的話,每條項鏈價錢絕對不低於一千元,但是,現在只是觀察市場,所以大家有福了。」推銷員唾沫橫飛,道:「原價一千元,現價兩百三十九,絕對划算啊。不管你什麼暗疾,脊椎病啊腰椎間盤突出啊之類的,都是絕對有效。拿回家戴一個月,絕對包你腰腿不痛,全身輕鬆啊!」

女孩想了想,掏出錢包準備付錢,卻被葉青攔住了。

葉青沒有說話,只朝女孩搖了搖頭。

女孩愣了一下,這時,旁邊青年卻看到了葉青的一舉一動,忍不住道:「哥們,人家要買東西是人家的事,你阻止她算是什麼意思?」

推銷員也憤然看著葉青,眼看生意就要成了,卻被葉青攔了。

女孩詫異地看著葉青,道:「大哥,你……你想說什麼嗎?」

四周眾人也都看著葉青,不少人都有意想買,但畢竟不便宜,眾人還有些遲疑。此時葉青突然出手阻攔,眾人倒要看看他是什麼意思。

葉青沉默了一會,轉向那推銷員,道:「出來混飯吃都不容易,二百多塊錢,對有些人來說並不算什麼。但是,買這東西的,大多都是老人家,你忍心嗎?」

推銷員頓時怒了,道:「你這是什麼意思?怎麼的?你覺得我在騙人是怎麼的?我這貨真價實,是絕對值這個價錢的,他們買了回去能治病,什麼忍心不忍心的?你不買就算了,別詆毀我的信譽啊!」

葉青嘆氣,他本來是想讓這推銷員知難而退的,但他硬是如此,那葉青也無法再給他留餘地了。

葉青從女孩手中拿過那串項鏈,道:「你這個東西,真的是高山磁玉嗎?」

推銷員微微遲疑,旋即大聲道:「廢話,你剛才沒看到嗎?那些金屬物品都被吸起來了,這就是高山磁玉!」

葉青搖頭,道:「能把金屬物品吸起來,只能說明它有磁性,不代表它就是高山磁玉。首先來說,你這個珠子根本就不是玉,而是合成物品。這一串放在一起,價值不超過三塊錢!」

眾人一陣嘩然,推銷員面色大變,強撐道:「你他媽說什麼?這明明就是玉,怎麼就是合成物了?要不是高山磁玉,怎麼能把金屬物品吸過去?你別血口噴人,我在這車上賣了這麼多年東西了,從來沒賣過假貨,你說話要負責任啊!」

「是啊,小夥子,這東西能把金屬物品都吸走啊!」一個老者跟道。

女孩也詫異地看著葉青,不過,她對葉青倒是很信任,覺得葉青不會是無的放矢。

最興奮的莫過於葉青旁邊的青年,他大聲嚷嚷道:「合成物?你知道什麼叫合成物嗎?告訴你,我就是做材料銷售的,這些東西我比你清楚的多。你上過高中嗎?還敢在這裡說什麼合成物?你給我說說這些東西是怎麼合成的。還有,你說這是合成物,證據呢?別以為穿了身綠皮就能隨便說話了,這年頭,就算是條狗,叫兩聲也得負責的!」

葉青沒有理他,輕輕掂量著那串珠子,道:「玉石不會有這種顏色,這顏色,明明就是合成沉澱物的顏色。要想證明這是合成物,其實也很簡單。這種合成物,為了保證其出現磁性,中間加有磁力成分。你們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這珠子中間其實還有一個夾層,磁力成分就在夾層裡面包著。要想證明,敲破一顆珠子就可以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開始低頭去看那磁力項鏈。而那推銷員則是面色大變,因為葉青說的都是事實,他是最清楚這些珠子的成分了。

「真的呀,這裡面有夾層!」一個人當先驚呼道。

「是的,我也看到了,果然是假的!」

「媽的,這王八蛋竟然賣假貨,差點把老子也坑了!」

「多虧這位小兄弟,不然可就麻煩了啊!」

眾人一陣驚呼,再抬頭時,那推銷員已經不見了。

眾人一陣罵罵咧咧,不少剛才想買東西的,紛紛過來跟葉青道謝。要不是葉青提醒,只怕這二百多塊錢已經白花了。

女孩驚愕地看著葉青,在眾人退去之後,她終於忍不住道:「你……你怎麼知道這是假的?」

葉青大學輔修材料學,這些東西又豈能瞞得過他?而且,在邊境線這幾年,各類假貨他見得不少,早已練就了火眼金睛,一眼便能識別真假了。

葉青卻沒有說這些,只輕聲道:「以前我爸被騙過一次。」

「原來如此。」女孩恍然大悟,剛才葉青說的那麼專業,她都懷疑葉青是否是專業人士了。

旁邊青年還有些不甘,推銷員跑了,讓他剛才的話完全變成了笑話。眾人稱讚葉青的同時,也不忘恥笑他,讓他很是尷尬。

青年拿著手中的珠子看了半天,突然放在地上,跺腳踩了過去。

這珠子也不

… 葉青疾步便跑到了那人身邊,旁邊幾人還在驚慌,都不知道做什麼。

葉青順手把旁邊桌上的桌布抓了下來,揉成一團塞進病人口中,保證他不會咬斷舌頭。


同時,葉青將病人放平,左手按著他的腿,右手則在他胸口不斷拍打。

病人劇烈掙扎,雙手想要把葉青的胳膊推開。

「幫忙,按住他的手!」葉青急道。

沒人敢出手,這人救活也就罷了。一旦死在這裡,誰按他的手,以後都是事啊!

葉青有些著急,他是按照尋經問穴裡面的方法來救人的。尋經問穴裡面有治療這些病的方法,但是需要按摩穴位,來緩解他的血脈壓力。可是現在他掙扎不停,根本無法按摩他的穴位啊。

「我來!」

坐葉青對面那女孩跑了過來,二話不說,上去便按住了病人的雙手。

「喂,他又不是醫生,這人要是死了,你可要擔責啊!」青年在後面大聲道。

女孩抬頭看著葉青,道:「快點!」

葉青也不停頓,右手在病人的穴位上不斷推拿。過了一會,病人的掙扎慢慢緩解,周身的痙攣也逐漸退去,慢慢有了神智。

此時,車廂另一邊也跑來幾人,為首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

「讓開,讓開,醫生來了!」列車員開道,幾人走了過來。

男子彎腰下來,看了病人一眼,道:「搞什麼,不都沒事了嗎?」

「啊?」眾人皆是一愣,此時,那病人也緩緩坐了起來,長舒了一口氣。

男子看了看病人的情況,奇道:「你剛才真的發病了?」

病人點頭,地上還有他吐的一些白沫呢。

男子奇道:「怪事,羊癲瘋一旦發作,沒有藥物是剋制不了的啊,你這怎麼就沒事了呢?」

一車廂的人都看向葉青,病人也轉向葉青,顫聲道:「大兄弟,你……你救了我的命啊……」

葉青擦去額角的汗水,這是他第一次按照尋經問穴裡面的方法救人,也不知道有沒有用。沒想到,效果還是很顯著的嘛。

「沒事就好。」葉青吐出四個字,緩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一車廂的人看著葉青,過了許久,車廂內突然響起一陣轟然的叫好聲。

剛才葉青告訴他們那磁療項鏈是假的,已經讓很多人免於上當受騙。而現在又生生救回一條命,眾人對他都已經有些崇拜了。

女孩跟在葉青身後,看葉青的眼神更是多彩。眾人當中,也唯獨那青年面色越來越黑了。他怎麼也想不到,一個沒文化的退伍兵,竟然把他這個重點大學的畢業生比下去了,而且他還輸得如此慘不忍睹,這他娘的到底是怎麼了啊?

男子給那病人又診療了一番,確定了他沒事,那些列車員這才放心。

「林醫生,實在打擾您了。」一個列車員帶著歉意,道:「事出突然,實在沒有辦法。」

「沒事,我知道,醫者父母心嘛。這邊發生這樣的事情,就算你們不叫我,作為醫生的職責,我也必須過來啊!」男子淡笑道。

「打擾您休息了,實在對不起。那個,我送您回去吧!」列車員道。

「等一下吧,你們先過去,我一會再回去。」


男子走到葉青身邊,伸手道:「你好,我叫林天佑!」

葉青本不想多說話,但人家這麼禮貌,他也不能當做沒聽見吧。

「葉青!」葉青隨意跟林天佑握了握手,卻沒準備多說話。

但是,林天佑卻沒準備離開。他依然站在這裡,笑道:「這位朋友也懂得醫術?」

「我爺爺是個赤腳醫生,我稍微學到了一些。」葉青回道,尋經問穴的事情,他當然沒法說出來。

「剛才你救人的手法,可是相當高明啊!」林天佑由衷地讚歎道。

葉青沒有說話,林天佑卻不覺尷尬,接道:「那個,能不能請教一下,你是怎麼在沒有外物輔助的情況下治療這種急症的呢?」

葉青看了林天佑一眼,後者一臉的謙遜,擺明就是得不到答案就不準備離開的意思。

葉青無奈,只能隨意說了幾個穴位的名字,告訴他是這樣推拿的結果。

「中醫!」林天佑眼睛一亮,道:「我早年聽我爺爺說過,中醫的方法千奇百怪,其中不乏神奇的手段。但是,這些年西醫盛行,很少再見中醫名士了。沒想到,高人還真是在民間啊!」

葉青則是滿心無奈,這林天佑好像對醫術很感興趣的樣子啊。

林天佑又問了葉青幾個問題,主要是想打聽葉青爺爺的事情。葉青也是隨便敷衍幾句,告訴他爺爺已經過世,這讓林天佑有些遺憾。

林天佑站在這裡跟葉青聊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其中詢問了幾個急症的治療方法。葉青只回答了三個,卻也讓林天佑震撼不已。

「聽葉先生的一番話,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林天佑從身上摸出一個名片遞給葉青,道:「這是我的名片,葉先生改天有空的話,一定要去我那裡坐坐,咱們再探討探討醫術方面的事情啊!」

葉青接過名片,只隨口敷衍了一句。林天佑淡笑離開,從葉青這裡得到了三個方法,看樣子他很是興奮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