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直以來,我可是一直在幫你,如果這次要不是森木淵把怨晶放入你的體內,你的姥姥可就不會死,一切都是他……”


她的聲音總是能迷惑人的心智,讓我不自覺的往哪方面想。

但看着地上這些血肉,我不停的掐着自己,讓自己保持清醒,姥姥爲了讓我恢復清醒已經犧牲,我不能辜負姥姥。

胳膊上已經被我掐得血肉模糊,但她始終不放棄的在我腦海裏說着。

“雨澄……我去晚了,不起起……”

聽到蔚軒愧疚的聲音。我疑惑的擡起頭。

他爲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他從來沒有用這種語氣,跟我說過這三個字。

看見蔚軒手上橫抱着孟瑤。

我愣了一會,然後趕緊起身。跑到蔚軒面前。

看到孟瑤臉色蒼白,嘴脣毫無血色,根本感覺不到呼吸。

我趕緊把手指放到孟瑤鼻子下,這樣才能感覺到她微弱到幾乎快沒有了的氣息。

她身上到處都是大大小小的窟窿。全身是血,而且還有着幾處插着粗樹枝。

聲音顫抖的說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蔚軒看着我,沒有直接回答。

隨後便看見森木淵捂着肚子,痛苦的朝我們走來。

全身是血,而且嘴裏還不停的在吐着血。

“是森木淵?是他害孟瑤成這樣的?” “是森木淵?是他害孟瑤成這樣的?”

蔚軒臉色陰沉的瞟了下身後,說道:“現在沒時間管森木淵,得趕緊把她送去救治。”

我含着淚點了點頭。

看了也地上的血肉。又看了下孟瑤。

真的害怕她再離開我。

孟瑤是我們廢了好大力才救回來的,爲什麼會這個樣子。

蔚軒抱着孟瑤快速的放到車上,然後往醫院開去。

孟瑤現在的樣子的確嚇人,全臉一點血色都沒有。

剛到醫院就直接被送進了急診室。

我和蔚軒在外面等着,我不停的來回走動着。

這讓我想起幾個月前也出現過這一幕。

那就是孟瑤被那隻大蜈蚣咬時。

這次又是這樣,剛用不死草就活。如果這次又有什麼意外,可就不是不死草能救活的了。

不死草救活的人無法再用不死草救。

“蔚軒……怎麼會這樣?”

早知道這樣,當初就不應該讓孟瑤去阻擋森木淵。

現在真是百般後悔。

蔚軒皺着眉,說道:“其實孟瑤是可以不用這樣的,但不知道爲什麼,森木淵拼盡全力想置孟瑤死地,不管我怎麼攻擊森木淵,他都可以無視。但他卻一心想殺森木淵。”

聽到蔚軒這樣說,腦子瞬間嗡了下。

森木淵到底想幹什麼,孟瑤跟他壓根就沒有仇,連認識都算不上。他爲什麼要下狠手。

而且看他剛纔的樣子,也沒落下什麼好下場。

當時要不是蔚軒要救孟瑤,他早就被蔚軒殺了。

在手術室前等了幾個小時。

孟瑤終於被推了出來,醫生滿臉愁雲的說道:“很危險,我們會盡力救救看,不過結果怎麼樣,我們就不好說了。”

說完後就把蔚軒推到了病房。

看着躺在病牀上,閉着眼,帶着氧氣罩的孟瑤,心裏特別不是滋味。

這次如果真的無法救活孟瑤,那她就真的要死了。

而且,她還是因爲我而死。

她可是我這世界上唯一的朋友。

難道我的朋友真的沒有一個能是好下場麻?

蔚軒過來,在我額頭上吻了下,說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看着他點了點頭,在他眼眸中我看到了殺氣。

難道他想要去解決森木淵嗎?

我也沒問,可能是自己看錯了。

一直坐在孟瑤身旁看着她,發着呆。

不知不覺就靠在蔚軒身上睡着了。

等醒來,窗外的天已經黑了,身邊的蔚軒消失不見,身上蓋着他的風衣。

“人呢?”

看了下孟瑤,依然昏迷着,在病房看了一圈,依然沒有找到蔚軒。

“會去哪?”

突然想到,白天他的那個眼神,難道不是我看錯了,而是他真的想去找森木淵了?

打他的手機也沒人接通。

心裏一陣着急。

不過想想,森木淵傷成那樣。憑蔚軒的本事,不會出什麼事的。

於是決定坐在病房等着蔚軒的消息。

全身緊繃着,看着孟瑤,自言自語道:“姥姥離開了我。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呀。”

話剛說完,就聽見旁邊的心跳儀發出嘀的聲音。

我趕緊跑過去看,發現她的心跳頻率居然成了直線。

心跳瞬間頓了下,眼淚不自覺的往下流着。

就算沒真正的見過這種情況。但在電視上也見過。

這就代表……孟瑤她,死了。

雖然已經知道結果,但還是不敢相信。

“醫生,醫生……”

滿臉淚痕。弟弟撞撞的朝病房外跑去。

想着,可能醫生還能再次把她救活。

醫生着急的跟着我進入病房,看了下孟瑤,搖了搖頭。

這下我的心徹底死了。

目瞪口呆的看着孟瑤。喉嚨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音。

還沒從姥姥死去的陰影中回過神來,孟瑤就又……

抓着醫生的衣領,不停的搖晃着,大聲吼道:“你不是醫生嗎?醫生不是專門救人的嗎?你是個什麼狗屁醫生。爲什麼救不活她……”

周圍的那些護士趕緊過來勸解着。

醫生厭惡的看着我,推開我,說道:“我又不是神,神經病……”

說完他就走出了病房。

唯獨只留下我和孟瑤的屍體在這裏。

蹲在地上哭了許久,感覺自己眼睛都有些脹痛。

起身看向孟瑤,直言自語的說道:“你不該認識我的,你不該是我的朋友的。”

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着,無盡的後悔與懊惱。

“啊……”

大聲叫着,聽到病房外有人走過,說道:“神經病……”

沒錯,現在的我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

想要報仇,想要爲姥姥報仇。想要爲孟瑤報仇。

但我又有什麼能力爲她們報仇,我又該找誰報仇。

一切的錯都是我,她們都是爲了我。

“不,你要相信自己。錯的不是你,而是森木淵。”

另一個靈魂的聲音總是在這個時候出現。

我煩躁的大聲叫道:“滾開……”

她沒有理會,繼續說道:“你不是要報仇嗎?你的姥姥,你的朋友,可都是爲了你,你難道就不想爲她們做點什麼嗎?”

“別說了,別說了!”

大聲吼叫着,她越這樣說。我心裏越不爽,愧疚感越加強烈。

但她根本就沒有因爲我的吼叫聲而停止說話。

腦子現在特別亂,她的聲音讓我的腦子更加亂。

“我可以爲你做到你想做的一切,睡一覺醒來。你就可以見到你想要的結果,只要睡一覺。”

她已經動搖了我,她的聲音總是那麼有魔力。

感覺眼睛越來越疲憊。

“只要睡一覺嗎?”

“放心,我是永遠不會離開你。背叛你的。”

隨後我便昏睡了過去。

一夕錯情:冥王的新娘 “雨澄……雨澄……笨蛋,醒醒……”

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這聲音讓我感覺到安心和心疼。

“誰,誰在叫我?”

想要睜開眼睛。但好難。

“笨蛋,快點給我醒過來,不然我有你好看。”

笨蛋?

這個稱呼怎麼給我一種很特別的感覺。

到底是誰在呼喚我。

“色鬼……”

腦海裏突然閃現出這個稱呼。

讓我恍然大悟,蔚軒,是蔚軒那個色鬼在叫我。

努力的睜開眼睛,他不是去找森木淵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醫院。

等我睜開眼,發現自己已經不在醫院,而是在一片樹林。

蔚軒正在我面前,臉色蒼白,全身都是血跡。

“蔚軒……”

大叫一聲,朝蔚軒跑去,但發現身體根本就沒有動。

怎麼回事。

在疑惑了一會後,纔想到,在醫院另一個靈魂與我說的那些。

我的身體又被霸佔了。

森木淵站在蔚軒身旁,痛苦的吼道:“是我讓你再次出現的,我是你唯一的親人,你爲什麼還要這樣對我?”

另一個靈魂哼笑了一聲,說道:“我沒有什麼親人,而且。讓我不爽的人都得死。”

由於意識還不是很清楚,無法奪回身體。

不過迷迷糊糊的看見四周除了蔚軒與森木淵以爲還有別人,我不認識的人。

讓我感覺到奇怪的是,蔚軒怎麼還沒有把森木淵。

森木淵突然跪在地上。哭笑着吼道:“我費勁心機讓你得到着個身體,殺了他的朋友,讓自己陷入被監禁的下場,就只是希望能跟你一起過這平常人家的父女生活。想你叫我一聲父親,可你……一心只想殺人,我是罪人……”

聽到森木淵這樣說,終於明白,他殺孟瑤就是爲了讓我陷入絕望,讓我痛苦,讓我頹廢。

這樣一來,另一個靈魂才能趁虛而入。

但他剛纔說的監禁是什麼意思,誰監禁他?

這時蔚軒突然閃到我面前,抓住我的手腕,說道:“把她還回來。”

另一個靈魂哼笑一聲,說道:“她回不來了。”

這幅身體是我的,蔚軒根本就不可能動手。

蔚軒咬着牙,說道:“雨澄,我相信你,會醒的。”

心瞬時一頓,心臟感覺隱隱作痛。 心瞬時一頓,心臟感覺隱隱作痛。

他的這句話讓我趕緊清醒了一些。

但意識還是有點模糊。

另一個靈魂,任憑蔚軒抓住手腕,嘴角上揚,用吸力吸氣地上的樹枝,快速的刺進蔚軒肚子。

她的動作太快蔚軒根本就沒來得急反抗。

而且蔚軒他不想反抗,他不想傷害我的身體。

蔚軒痛苦的望着我,嘴角血液不斷往下流着。

但他依然沒有放開手。反而抱住了我的身體,湊到我耳邊,輕聲說道:“我不會拋下你的,所以,希望你也不要拋棄我。”

另一個靈魂開始有些惶恐,聲音低沉的說道:“你別再白廢力氣,現在跟千年前不同,有怨晶的幫助,她沒那麼容易被喚醒。”

她剛說完,就立即用手中的木棍繼續朝蔚軒腹部刺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