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盒保健品五百多賣出去,實際上裡邊的成本不到十塊錢,許曜買了一盒回來拆開研究一下后,便將這種垃圾丟到了垃圾桶里。


這種保健品就跟吃了兩個大紅棗沒什麼區別,就憑這種垃圾東西也敢拿出去賣,如果不是自己還得繼續收集證據,怎麼也得先混到部長這個級別,才能夠拿到相應的單據。

內心狠狠地吐槽了這些藥物一波,隨後許曜便專心的看起了胡夏遞給自己的病歷。

病歷上的病人是一位年紀上了四十歲的中年男子,病症為房間隔缺損,開口不過兩厘米,偶爾有房顫癥狀。

這並不算是什麼大病,依靠現在的醫療技術可以輕鬆的解決。

房缺大概的癥狀就是心率不平穩,活動之後會出現一系,比如容易疲勞或者氣虛之類的癥狀。

依照病歷上所談及的內容,只需要做一個小小的介入手術,讓病人在醫院裡休息個兩三天,病情穩定之後回去喝點烏雞湯休息幾天就能正常。

在簡單的詢問了病人幾個問題后,許曜再度看了一眼資料,確定下來后,便安排了手術。

「醫生啊,你確定能幫我做這個手術嗎?」那位大叔在手術之前有些不確定的問了一聲。

「從資料上看沒什麼問題啊,要做的話還是很簡單的吧。怎麼了?」

許曜有些不解的看向了眼前的病人,按理來說他們不應該會提出這種問題,自己都已經向他們保證了這種手術沒有什麼威脅。

「但……可能是我第一次進行手術有些緊張,沒事的,沒什麼,你肯幫我做這手術就好了。手術在明天對吧?那我先回病床上躺著了。」

那位大叔欲言又止的低下了頭,隨後便轉身離去。

雖然說不上是哪裡覺得不對勁,但許曜總感覺病人隱瞞了什麼。

第二日便是需要動手術的時刻,由於這是一個小手術所以許曜也沒有多想,腦海之中大概確認好了手術方案后,就等著病人被推送至手術室。

「所以說到底為什麼還沒送過來?」

許曜看了一眼時間,一般到了這種情況護士都會將病人帶到手術室前。

自己已經做好了清潔工作也不方便再走出去,此刻時間已經過了半個小時,許曜又等了十分鐘后終於等不下去,脫下了自己身上的衣物。

先是走到了麻醉室,發現麻醉室里連個醫生都沒有,當許曜走到病房的時候才發現那位大叔時刻已經蜷縮在病床上,不斷的顫抖。

這幅癥狀一看就知道是某種病情發作,雖然看起來像癲癇,但許曜可以確定的是這是某種心臟疾病所引起的顫抖。

「嗯?怎麼了?」

許曜連忙上前查看情況,卻發現患者的心率已經混亂到了一種無法控制的地步,此刻他已經因為無法呼吸而開始渾身顫抖不斷的掙扎,他的雙手不斷的撓著自己的脖子,試圖讓自己的喉嚨能夠吸進一些空氣,然而即使他將自己的脖子撓破,撓出了血跡也無法進行正常呼吸。

許曜立刻將氧氣套在了他的臉上,同時為他做著按摩,此刻患者才漸漸的冷靜下來,但情緒仍舊不穩定,而且呼吸也變得越來越衰弱。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種時候連個護士都沒有?」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但病人的狀態並不是很好,需要進行緊急的手術。

許曜也管不了那麼多,直接打開病床上的輪椅,推著病人走出了病房。

許曜前腳剛走,胡夏就從病房的另一側探出了頭來,看著許曜匆匆離去的背影。

「沒想到自己所接手的病人,是一個燙手山竽吧?」

胡夏的臉上浮現出了笑容,他是故意的設下死局,讓許曜一腳踏入自己所精心布置下的陷阱之中!

那位病人的心臟處所出現的疾病並不只是房缺,還有惡性的心臟腫瘤疾病,再加上患者常年吸煙還有多年的老煙肺。

這幾種疾病混合在一起,導致許多醫生完全不敢接手,胡夏第一時間看到這疾病的時候,就想著要將這個病人丟到別的地方。

原本想告知病人讓他去到別的醫院就診,突然間他就想起了許曜,於是告知病人讓其故意隱瞞病情,並且將虛假的資料提供給病人,讓病人將這些資料遞給許曜。

按照胡夏的話來說,這幾種病例結合在一起的複雜性心臟病,想要安全的完成手術,近乎不可能,除非是具有超高醫術的醫療團隊來執刀,否則完全無法實施手術。

那位病人已經求教過許多的醫院,求教過許多的醫生,然而得到的結果都是讓他轉去其他的醫院進行治療。

這次胡夏便告訴他,手術的危險非常大很少有醫生敢接,但危險程度高並不代表不能成功,如果隱瞞一定的病情,讓另一位醫生來執刀,可能會有一線生機。

就如同一顆定時炸彈擺在患者的面前,在無數條色線中,只要剪錯了一條炸彈便會爆炸。沒有醫生敢冒這個風險,也沒有醫生敢拿起刀下手。若是欺騙許曜讓他動手,也許他一刀下去還有一線生機能夠選對。

於是這位大叔就拿著虛假的資料,用虛假的方式來欺騙許曜,隱瞞了自己的真實病情,目的就是為了誘騙騙一位醫生來為自己進行手術。

這種工程量極大的手術,往往需要三個以上的助理醫生,需要近乎十個護士在旁邊幫忙,才能夠將手術穩定的進行。

然而許曜初來乍到到並沒有自己的醫療團隊,同時胡夏還將幾位護士派遣去幫了其他醫生的忙,將她們支開。

現在的許曜,正處於一種孤立無援的狀態!

南雅 若是他在這場手術中出現一點失誤,那麼胡夏就可以用許曜診斷失誤害死病人為由,直接向院長通報將其開除!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那是一排牙印,很淺,很小,就在脖子的切口處。

歲月打溼情長 我剛想把血跡抹開,看得更清楚些,突然矮子衝過來,一把把我從地上拽起來,他抓着我的肩膀,搖了兩下,大聲道:“小樑!你怎麼了?沒事吧?”

我腦子發木,張大嘴,想說話,卻覺得嗓子發乾,怎麼也發不出聲音。

我反應不過來,是他死了,爲什麼問我?

矮子抓起袖子,抹掉我臉上的血,血又從頭上滴下來,擦也擦不乾淨。他再看看地上,估計也慌了,幾乎是在吼:“血是他的?還是你的?”

我愣愣地回答:“他…他的…我沒事。”

矮子明顯鬆了一口氣,回頭看着驚恐萬狀的馬戲團成員,大聲說:“快報警!”

接下來發生了什麼,我也不清楚,一直低着頭坐在看臺上,直到警察來,我還不住地抖動。

矮子在我眼前晃了兩下,也不知道去哪裏了,他只是說讓我別動,除了他以外,任何人叫我任何地方,都不要去。

我恍惚地點頭,心裏沒有時間概念,不知道過了了多長時間,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一個激靈,緩緩回頭,眼前卻是一個紙杯子。

我擡眼,看向拿紙杯子的人,就看見一張熟悉的臉,我的腦子短路兩秒,頓了頓,才認出來,竟然是張警官!

他看我的樣子,皺了皺眉頭,一把抓住正在忙碌地制服警察,道:“弄包溼紙巾過來。”

接着他把紙杯子塞進我手裏,道:“喝點熱水。冷靜一下。”

我接過杯子,嘴裏卻還是一股子血腥,喝不下去,把杯子握在手裏,才意識到,自己已經手腳冰冷。杯子的暖流傳上來,才感覺好了一些。

“你肯定沒有女朋友。”我道,“出了這麼大的事,你就叫我喝熱水?”

張警官愣了兩秒,拍了拍我的背,道:“還會開玩笑,狀況還不錯。”

他拿過制服警察送來的溼紙巾,讓我擦把臉。

張警官在我身邊,看着我擦臉,半支菸的時間過去了,深吸了一口氣,纔開口問我:“你看見什麼了?”

“空中有鋼絲。”我立刻回答。

張警官嘖了嘖,“我剛纔檢查了一下,死因確實是有一根鋼絲鐵環掛在空中,他表演的時候失誤了,掉下來割斷了頭,失血致死”,張警官遲疑了一下,繼續道:“你知道,我問的不是這個。”

我把一堆血紅色的紙巾丟在一邊,微微搖頭:“不騙你,這次我真沒看見不乾淨的東西。”

忽然,我想起了那人脖子上的牙齒印,一下站了起來,轉頭對張警官道:“不對!不對!這裏確實有東西!”

看來熱水還是有用,我體力恢復了不少,徑直跑向了舞臺,手一撐,翻身上臺,卻發現,屍體已經被移走。只剩下幾個技術警察才取證拍照。

張警官心領神會,不用我開口,指着後臺,“屍體在後面的帳篷裏。”

快步過去,我發現,馬戲團的成員,除了矮子不在,都站在另一個帳篷前,餘光掃了一眼,發現他們的臉色都非常恐懼。

但是這種恐懼,又有點詭異,不像是受到驚嚇地恐懼,更像是在避諱什麼。

我疑惑了一下,也沒放在心上,轉身進了帳篷。

帳篷裏本來是化妝間,已經被清空了,中間擺放了一張木桌,桌子上躺着空中飛人的屍體。

我這才知道,和影視劇裏不同的是,警方是不會給屍體蓋上白布的。

那人的頭,和他的肩膀並排放着。

張警官沒有任何反應,直接走上前,盯着屍體。

我忍住想吐的感覺,嚥了口唾沫,只覺得嘴裏還是血液的味道。

我捂着鼻子和嘴,靠近屍體,指了指屍體的脖子部位。

張警官順着我指的位置看過去,“有什麼?”

“牙印!”我冷冷道。

“牙印?”張警官反問一句,戴上塑膠薄膜手套,把頭拿起來,像看一件稀世珍寶一樣,仔細端詳。

張警官眉頭緊鎖,接着對我道:“你真的看清楚了?”

我心裏一沉,暗道不好,顧不得噁心,趕緊湊過去,這一看,我倒抽一口氣,草!牙印不見了!

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也許是我看花了。”

張警官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了一句讓我萬萬沒想到的話。

“樑炎,我相信你。”

我捂着自己的額頭,心說,我現在已經不相信我自己了。

從旋轉木馬開始,我好像看到了很多幻覺。

該死的,到底怎麼回事?

“錄口供了,你一起吧。”張警官的聲音有點遠,我回頭,看到他已經掀開了帳篷的簾子。

我以爲錄口供要去警局,沒想到,就在另外一個帳篷。

而且,張警官也不是主辦警員。

主辦這件案子的,當然是當地的警方,張警官跟我說,其實他來這裏,是爲了另外一件事情。

美術學院的案子結案後,他又接到了另外一個奇怪的案件。這件案子,是有關於失蹤的小孩子的。

就在這幾個月,全國陸陸續續發生了七起孩童失蹤案,模式都是一樣的,孩子在放學路上,莫名奇妙就消失了。沒有目擊證人,也沒有打鬥的痕跡。

張警官查了很久,最後發現,這幾個小孩,也不是沒有共通點,他們之前,都來過這個遊樂園。

我問道:“這個遊樂園,每日遊客的吞吐量有三到五萬,七個小孩,會不會是巧合?”

張警官說:“我也這樣想過,但是還有一點,我沒有告訴你,在這七個孩子生活的城市,都發生了奇怪的傳聞。”

張警官遞給我一根菸,繼續道:“有人看見在夜晚,窗戶外面,看見了巨大的蝙蝠!”

我猛地吸了一口,不禁重複道:“蝙蝠?”

孃的,編也編得有點水平行不行?老子還吸血鬼呢!

等等!我忽然想到那個牙印,我靠!不會真的是吸血鬼吧!

吸血鬼不是國外的嗎?老子英文屬於文盲水平,只會哈嘍,iam韓梅梅!

難怪我覺得這次有些力不從心,原來是次元不同!

趕緊說我要上廁所,接着給花七打了個電話,道:“老子碰到外國鬼,你快來支援!”

花七簡單問了一下我的情況,沉默了一下,道:“癡線!本土也有吸血鬼,通俗一點說,它孃的叫做殭屍!”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 許曜對著病人以極快的速度便趕到了手術室,然而剛到手術室門前,他就傻眼了。

手術室里居然已經標註著正在手術中,許曜連忙上前拍了拍門,過了一會門打開之後,一位護士探出頭來。

「裡邊正在進行手術,請保持現場秩序。」

許曜一聽皺眉問道:「裡邊正在進行手術?今天不是這個病人的手術嗎?胡醫生難道沒有告訴你們,今日的手術安排嗎?」

那位護士繼續說道:「昨天胡醫生就已經做了臨時調換,原先病人的手術被推遲到了明天,難道許醫生沒有得到通知嗎?」

一聽到是胡醫生在背後安排調換了手術室,許曜就知道肯定是胡醫生搞的鬼!

當初胡夏將病歷丟給自己的時候他就覺得有些不對勁,這個病人所要做的明明是個小手術,且做完手術后需要大量的補品,以胡夏醫生的性格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宰客的機會。

此刻他居然將這頭肥羊丟給了自己,果然是另有圖謀!

然而此刻已經有人在裡邊動手術,自己也不能強行闖入,萬一已經驚擾了另一邊的手術,那可就違反了醫道。

「現在還有手術室空著嗎?」

許曜此刻只想找到一個好點的手術環境,對患者進行緊急治療。

雖然已經將病情暫時的穩定下來,但也只不過是多拖延了幾分鐘的時間,病變發生的速度超乎他的想象,原本剛剛穩定下來的大叔此刻又再次的抽搐起來。

那位護士看到許曜如此緊張也有些慌神,連忙從口袋裡拿出了電話本:「你打這個電話去問問吧,這是手術室的負責護士。」

許曜立刻拿出了手機打電話詢問:「請問還有沒有心臟外科手術室。」

那位坐在前台的護士接到了電話后,先是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胡夏,隨後將紅包收進了兜里對許曜說道:「抱歉……現在這個時間裡,各個手術室都有人在進行手術。」

「即使不是心臟外科的也可以,只要還有空出的手術室就立刻告訴我!」

許曜此刻已經不講究那麼多了,他只求能夠空出一間手術室,否則在室外做心臟手術容易使患者的心臟受到感染。

我的總裁 「十分抱歉已經沒有空餘的手術室了,要知道做手術需要提前定好時間,現在就連備用的手術室都已經處於正在使用中的狀態,可能需要稍等一會。」

那位負責管理手術室護士說完這句話后,便毫不留情的掛了電話。

胡夏的臉上也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現在就連手術的地方都沒有,到時候他又可以將責任推卸給許曜。

之前他將病歷交給許曜的時候,確實有寫過手術的安排,但手術的前一天他已經將安排偷偷的改變,只是他故意沒有將這件事告知於許曜,就是要讓許曜陷入這種進退兩難的境地!

將大病誤診為小病,隨後在毫無作為的情況下使得病人死在手術室外。

這件事情若是傳出去,許曜一定會身敗名裂,別說這第六醫院留不得他,就算是其他醫院也不敢再收留這種帶有嚴重污點的醫生!

此刻胡夏現在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許曜絕望的神情,他一路小跑的來到了手術室所在的樓層,想要看到許曜那絕望的神情。

然而當他來到手術樓層的那一刻,卻看到許曜正站在手術室外,一手撫在了病人的胸膛處,為病人進行著按摩,而病人居然在許曜那有著特殊規律的按摩手法下,逐漸的出現了舒服的神情。

胡夏覺得非常的奇怪,按理來說現在的許曜一定已經著急得不知所措,現在卻閉上了眼睛為病人進行著按摩,而病人的情況居然也安定了下來。

「胡醫生,這件事情是你安排的對吧?」

許曜睜開了眼睛,看向了胡夏所在的位置。

胡夏雖然不知道許曜如何發現自己在此地暗中觀察,但既然被他發現了自己,胡夏也就主動的走了出來。

「啊,許曜醫生,你在說什麼我完全不知道。」

胡夏面帶笑意的看著許曜,雙手一攤裝作無辜。

「是你讓病人隱瞞了病情,給了他虛假的資料,以此來誤導我。」

許曜定神看著胡夏,他之前曾經看過這位大叔的心臟透視光片,光片上顯示著的也就只有心臟房缺癥狀,其他地方毫無異常。

此刻許曜再回想起那張光片時,才想到這張光片很有可能並不是患者本人都照片。

胡夏為了誤導自己,與病人聯合起來逼迫自己為其動手術,同時將日期臨時改變,上演了一場接刀殺人的戲碼。

「沒想到被你發現了,實話告訴你這個病人除了房缺之外還有著好幾種癥狀,說個不好聽就是沒救了。不過這也不要緊,將這個病推掉就是了。只不過現在你已經接手了這塊燙手山芋,現在再想要扔掉已經不可能了。」

胡夏十分得意的走到了許曜的面前,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後繼續說道:「將你留在這個醫院實在是太危險了,沒想到你年紀輕輕就有如此高的醫術。只可惜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我不能讓你威脅到我的地位。」

早在許曜來到心臟外科部門的第一天,都因為亮眼的表現一下子就奪走了胡夏與李天的風頭,原本胡夏與李天兩人是競爭對手,他們都想競爭著做上部長的位置。

但許曜的出現給了他們極大的威脅,所以他們就合力想了這個方法,目的就是想要將許曜逼出醫院!

「李天特意的將幾個病人的手術都安排在今天,將所有原本空出的手術室全部填滿,這樣一來你連手術的機會都沒有,我倒要看看,你該怎麼救這個病人!」

談及此處的時候,那位病人也掙扎著爬起來罵道:「我還以為你是真的想要救我,沒想到你卻是想要我死!你的心腸怎麼能那麼狠毒!」

那位病人現在非常的後悔,早知如此他就不在這家醫院進行看診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