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段時間,但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識貨的人還是蠻多的,立馬就有人認了出來。


“這….這是上古時期,瓊霄娘娘的混元金斗!”

“混元金斗,那是傳說中排的上號的寶物啊,怎麼會在這裏?”

“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節奏啊!”

“這….不對,這不是真正的混元金斗,這應該只是混元金斗本尊的一個投影!”

“就算是一個投影,也不是我們這樣的鬼王級別的渣渣可以對付的啊!”

自從混元金斗被人肉出來了以後,下面的整個形式,瞬間就亂了。

本來還在猶豫着要不要上場的那位,自從知道了我手上拿着的這個寶物是混元金斗以後,他直接就認輸了。

這贏得,也太輕鬆了。

接下來的比賽,更加讓我無語了,不得不說,我小瞧了瓊霄娘娘,不對,是混元金斗的威力了,手上拿着混元金斗的我,勢如破竹,居然直接把我前面的所有參賽選手都給嚇跑了,穩穩的,第一名的寶座到了我的手上。

當林青藤宣佈我的勝利的時候,我都還是一臉的茫然,我相信我自己能夠得到第一名,但是讓我不能接受的是,居然這麼的輕易。

一直到我請退了瓊霄娘娘之後,我都還不敢相信這個事情。

比賽場下,大家先是愣住了,然後全部都開始一起歡呼我的名字。

“林星…”

“林星…”

“冠軍!!”

“冠軍!!”

……..

我本來在想着,這種奪冠的方式,會不會被人家不齒,或者被人家取笑,但顯然沒有這樣的事情,現場爆棚的掌聲和歡呼聲告訴我,我成功的得到了大家的認可。

這種呼聲一浪高過一浪。林青藤好不容易纔把秩序給維持了下去。

我下來了以後,復活戰接着進行。

本來,大家對復活戰,都已經沒有什麼興趣了,但是自從出了我這麼一個從五十名衝到第一名的人以後,後面的人又有不少開啓了復活戰。

不過,他們當然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有句俗話是怎麼說的來着?沒有金剛鑽,就不要攬那個瓷器活,大部分慕名而上的選手,都是還沒有打到五局,就直接被淘汰了。

超高的淘汰率也讓大家認清了現實。

最終的定位,在晚上之前,終於是定下來了。

這一次比賽,我,還有千機門,都是大大的收穫。

當我下來的時候,文長老幾乎興奮的要瘋掉了。

(本章完) “給力,林星啊,給力!”

這傢伙,拉着我的手就不鬆開了啊。

“你可是我們千機門這麼多年來,最傑出的弟子了,還從來沒有人,達到過你這樣的高度,你知道麼?”

“師傅過獎了!”

我當然還是謙虛的,得個第一名我雖然也很興奮,但我知道,這並不是做了什麼天大的事情,因爲每一個多寶門下的弟子,都曾經做到過。

“我爹可沒有過獎,千機門門下,還真的沒有出過青年潛力榜第一名呢,就連前十名都還沒有過呢!”

“芊芊這話說的沒錯。”

文長老對着我說道。

“你確實是當之無愧。”

“也不能這麼說啊,那一代老祖,就肯定比我強。”

我再次謙虛的對着文長老說道。

“你這個比法,肯定是不對的,一代老祖當年,還沒有資格參加年輕一代潛力榜呢,等有資格參加的時候,都不是年輕人了!”

“哈哈!~~~”

大家都被這茬給逗樂了,我們都沒有想到,文長老還有這樣幽默的時候。

“走吧,我們回去吧,我要上報宗門,這一次,一定要好好的給你慶祝一下,第一名啊,這可是第一名啊,我們千機門的下一代掌門,絕對就是你了!”

文長老興奮的對着我說道。

曾幾何時,我還在爲了飛雪派這樣一個二流鬼蜮的二流宗門而苦惱,而現在,我卻已經是整個東域聯盟年青一代裏面最優秀的弟子。

我朝着飛雪派那邊看過去,容雪兒看着我的臉色,整個都已經綠了起來,我腦袋一撇,給了她一個不屑的眼神,有句話怎麼說的來着,今天你對我愛答不理,明天我讓你高攀不起。

咳咳,當然,這個只是針對飛雪派來說的,至於我家小魅,我當然還是要搶回來的。

當過我的目光劃過蘇小魅的旁邊的時候,蘇小魅給了我一個肯定的眼神,容雪兒在旁邊,這傢伙鬼精鬼精的,我們也不好傳音。

文長老拉着我就要回去,但是我婉拒了,我說我想一個人散散心,文長老也沒有多想,就回去了。

什麼一個人散散心之類的,當然是藉口,我也不是去見蘇小魅的,主要是因爲,我接到了一個傳音。

是地藏王給我的傳音。

他約我到僻靜處一敘。

我根據地藏王的指示,找到了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

“師兄!”

見到地藏王以後,我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

“可以啊,這麼容易,就拿到第一了!”

“小意思,咱多寶門下,不是各

個都是第一麼?”

“不驕傲是好的!”

說完這句話,地藏王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

絕品催眠師 “這次找你來,是跟你道別的,熱鬧看完了,我也該回去了,我也要早日修煉,爭取突破鬼尊,對了,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要跟你說”

“請師兄指教!”

能夠讓地藏王都覺得是重要的事情,那肯定就真的是不簡單了。

“上次殺你的人,我已經查到了!”

“是?”

“萬盛宗的,上次是萬盛宗找的萬鬼迷樓的殺手來殺你,這個萬盛宗,你以後要尤其注意!”

說到這裏,地藏王頓了頓。

“萬盛宗那邊,我說不上話,不過,飛雪派的那個女弟子,我已經去警告過她了,她應該暫時不會再來找你的麻煩,至於你想要接回你媳婦,那還要繼續多努力啊!”

“多謝師兄!”

雖然地藏王這麼多天一直都沒有露面,但是他還是時時刻刻都關注着我的情況的,說實話我還真的是很感動。

“好了,咱都是同門,不用客氣,我本人當然是希望,你能夠自己度過這些難關,這些東西,看起來是困難,但是其實,對你自己未嘗也不是一種磨練,不過,做人也不要太死板,有資源的時候,也要學會應用,千機門的關係,該用的時候就要用,要是千機門搞不定的話,也可以來找我,我們多寶門下的弟子,也不是任人欺負的!”

說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一股豪氣從地藏王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那個,我能不能問一下,我們多寶門下,到底有多少實力啊?”

“你是怕我們兜不住吧?”

地藏王看着我,笑了笑。

“到底有多少實力,我也不清楚,不過我可以保證的是,把整個東域聯盟翻個個,應該是沒問題的!”

聽到地藏王這個話,我瞬間就覺得心裏有底了。

“謝師兄!”

“行了,我回去地府去了,你也別貧了,千機門的人在等着你呢,對了,有機會的話,最好能夠回來一趟,得到過青年潛力榜第一的弟子,都可以去一趟師傅的寶庫,到裏面選一樣東西。”

“到師傅的寶庫裏面去選東西?”

聽到這個,我整個人瞬間就興奮了起來。

“沒錯!”

“師傅的寶庫,不是在多寶道場麼?回去地府那邊做什麼?”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地藏王問道。

“是誰告訴你,師傅的寶物,都留在多寶道場的?”

聽到這個話,我瞬間就蒙逼了。

“多寶道場,只是師

傅平常生活和教化弟子的地方,寶物當然是有專門的地方存放,師傅的寶物,都放在藏寶庫裏呢,至於藏寶庫,在地球上,在人間!”

好吧,我這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那多寶道場裏面的寶物?”

“都是我們師兄弟,撿一些不用的東西,隨隨便便扔在外面的,多寶道場裏面,哪有什麼真正厲害的寶物啊!”

我就說呢,以前在多寶道場的時候,怎麼沒有找到牛逼的東西,要不是地藏王給我解惑,我現在還矇在鼓裏。

“好了,話也說完了,我先回去了,你自己保重!”

說完這個話以後,地藏王非常瀟灑的就離開了。

我也回到了我們在東域聯盟的駐點。

我一回去,本來以爲,大家都會很高興的,但是令我沒想到的是,我一進門,文章老和文芊芊兩個人,都有些垮着臉,垂頭喪氣的樣子,至於住在隔壁方面的幾位,則都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怎麼回事啊?師傅,你們怎麼都不高興?”

我對着他們問道。

剛剛把話說出口,文長老猛的對着桌子就是一拍。

“真是太他媽氣人了!”

在我的印象之中,文長老一向都是溫文爾雅的,我還從來都沒有見過他爆粗口的。

“怎麼了?師傅!”

“我剛纔給宗門報信,說你的成績,結果一院的那些傢伙,自己沒有贏,還給我們參沙子,上眼藥,現在宗門那邊,居然不相信我們的成績,說要等東域聯盟發放正式通知,或者是我們回去了,拿到證明了,纔會考慮給你獎勵!”

文長老氣憤的對着我說道。

聽到這個,我的臉色也開始有些嚴肅起來。

總裁一抱誤終身 “誒呀,爹,別生氣了,咱們只要拿着東西回去,宗門不是一樣會給我們獎勵麼?”

文芊芊對着文長老勸道。

“那我們拿到的獎勵,能一樣麼?”

文長老還是一板一眼的,絲毫不鬆口。

“我看這個事情,恐怕沒有這麼簡單!”

就在這個時候,我開口了。

“你們想沒想過一個問題,宗門那邊不知道我們的成績是真的,難道一院那邊,也不知道我們的成績是真的麼?”

聽到我的這個話,文長老和文芊芊兩個人,瞬間就是一愣。

“肯定是知道的!”

文芊芊對着我回答道。

“對啊,既然他們知道我的成績是真的,那麼攔住我,有什麼意義呢?我回宗門之後,一切總會真相大白的啊!”

我這話一說出來,他們都陷入了深思。

(本章完) “你的意思是?”

文長老看着我,有些沒有頭緒。

我把我之前遇襲的事情,還有地藏王的分析,都告訴了文長老,當然我沒有把地藏王說出來,只是說是我的一個朋友。

“萬盛宗,這幫狗日的,我遲早要弄死他們!還有萬鬼迷樓,居然和萬盛宗合作,來殺我們的人!”

這已經是文長老第二次爆粗口了。

“萬鬼迷樓是個殺手組織,啥誰的人,不都是很正常的事情麼?”

我對着文長老說道。

“不正常的事情並不是這個!”

我緩緩的對着文長老說道。

“我們把目光調回到剛纔的事情上面,一院的人,明明知道我們回去以後,就可以得到一切,但是爲什麼又要在這個時候給我們上眼藥呢?”

我說到這裏,停了一下,他們兩個的目光,都朝着我的身上看過來。

咱也不賣關子了,趕緊就對着他們說道。

“假如,我是說假如,假如一院的人知道,我很有可能回不去,那麼這個事情,是不是就可以解釋的通了?”

“回不去?”

文長老聽到這個話,似乎整個人都開始激動了起來。

“難道還有人,能夠在我的手下,把你怎麼樣不成?”

“難說!”

我對着文長老說道。

“我現在對萬盛宗來說,可是一個大威脅,他們肯定不會就這樣放任我順順利利的回去的!”

“我現在就給宗門發信心,讓他們警告萬鬼迷樓!”

文長老整個人都開始緊張起來。

“沒用的!”

我淡定的對着文長老說道。

“萬鬼迷樓如果鐵了心想殺人,可以有N+1種方法,讓一個人死的不明不白,而且就算不是萬鬼迷樓,也有可能是別的組織!”

文長老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文芊芊突然插了一句,又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你說的是個問題,可這和一院有什麼關係?”

文芊芊不能理解其中的關鍵,這很正常,門派裏面的有些貓膩,文芊芊不知道,文長老卻是清楚的。

“你想想,一院裏面,誰最希望我回不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