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步一步,慢慢的……我越來越靠近那浮棺,通體如玉的浮棺上面精雕細刻着花紋,可是我用盡我所有的力氣,卻怎麼也打不開那懸棺的蓋子。


這本不應該啊,浮棺的蓋子看起來很輕,我覺得依我的力氣應該可以掀開……除非……

我再仔細看了看那浮棺,果然上面有着一些我看不懂的符咒在。恐怕這纔是問題的關鍵吧,這浮棺被封印過,所以纔不能用蠻力打開。

但是,我心中又有了一種焦慮。被封印的上古女屍,萬一我打開了封印,這女屍詐屍了可咋辦?雖然這種事情的可能性很小,幾乎爲零,但是仍舊很有可能發生。不然的話,爲什麼會有人大費周章的把這個女屍的棺材給封印起來呢?

可是……錦軒危在旦夕,已經由不得我在這裏仔細考慮了。我小心翼翼的發現了那墨線的所在之處,從衣服上面扯下了一塊布條,將那封印浮棺的墨線擦拭乾淨。

這些都完事之後,浮棺的四周散發出一種淺黃色的光芒,我順勢將那浮棺的蓋子掀開,果然裏面躺着一具女屍。

這女屍脣紅齒白,根本看不出來她是一具屍體,更看不出來她是一具上古的女屍。她就像是睡着了一樣,靜靜的躺在這棺材裏面。

她很漂亮,想必活着的時候也是一個絕色傾城的佳人吧,甚至在她的身邊應該會有許多愛慕她的男人……

“路遙,你腦袋裏面在想什麼啊!還不快點把她嘴裏面的屍珠給取出來!”我努力的告訴自己趕緊的辦正事。

於是,我輕輕的碰觸了那女屍的嘴巴,小心的用手將她的嘴巴給打開。我都已經看到了屍珠,就在她上下牙齒咬着的地方。

我用力一拿,便將那屍珠握在了手心。珠子很涼,有着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而且將這珠子拿在手中的時候,頭會有一陣的眩暈。

然而也只是一小會罷了,所以我並未放在心上。

正當我打算拿着珠子跑路的時候,卻發現那棺材之中的女屍竟然睜開了眼睛……沒錯,她真的活了,她的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輕輕一笑,“謝謝你……”

搞什麼毛線啊?這女屍是在向我道謝嗎?她是對我道哪一門子的謝啊?莫非,是因爲我解開了封印?

我突然間想到了一個問題,屍體嘴中含着珠子是怎麼一回事。爺爺說過,如果死去的人戾氣太重,身上怨氣太重的話,就會在他的最終堵上一顆珠子,將她的戾氣擋在外面,然而一旦屍體嘴中的珠子被拿出來,就很容易讓屍體的戾氣外顯,也便是我們所說的屍變。

這可怎麼辦?再把珠子給放回去是不可能的了,現在錦軒還等着這個珠子救命呢,我就是拼死也得把這一顆屍珠給帶回去。

“呵呵……姑娘,能不能放我一馬?我現在真的急需這一顆珠子。”我回過頭來,諂媚的看着那個女屍,心裏想着沒準那女屍會對我仁慈一點呢?

然而,讓我意想不到的是,女屍看見我的臉之後,竟然說了一句“原來是你……”

這愣是把我給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敢情我們兩個認識?

這絕對不可能吧,畢竟她可是上古女屍,我們怎麼會認識呢?這絕對是她認錯人了……

是敵是友還不清楚,我現在不能掉以輕心。

“那個……姑娘,你認錯人了吧,我們……怎麼可能認識呢?嘿嘿……嘿嘿……天不早了,我想,我還是先回去吧。”況焱早就告訴過我,拿到了屍珠,只要心裏默唸着我要去的地,再拿着火焰玄冥劍,就能回到屍城了。

“你忘了我,我可不會忘了你……遙依,都是你害了我……所以,你就拿命來還吧!”女屍的右手輕輕一揮,手心便團了一團黑色的煙霧,這煙霧越來越多,朝着我的方向襲來……

然而我不認識什麼遙依啊,這女屍根本就是認錯人了好不!

“放開她……”一個虛幻的人影擋在了我的面前…… 我只能聽到他的聲音,卻看不清楚他的樣子。只是從聽聲音來辨別,他應該是一個男人,他好像是一抹魂魄,但是就算是魂魄,也應該能看清楚長相吧。然而,這個救我的男人卻只是一團無法看清楚白乎乎的氣。

“哈哈,果然是你……我就知道,你殘留在世界一縷魄,來盯着我……不就是害怕我傷害了你的心肝寶貝嗎?帝軒大人真是一個癡情種啊……不過,爲什麼我對你的愛,你就不能看在心裏呢?”女屍的情緒變得異常的激動,甚至我看到在她的眼睛裏面流出了血淚。

莫非,這個女屍曾經喜歡這個叫做帝軒的男人?可是帝軒心裏早就有了其他女人,所以便牽扯出了這麼一種姻緣桃花債嗎?

然而,就算事情是這樣,這又與我有什麼關係啊?

“遙依,你放心。有我在,她不會傷你一分一毫!”帝軒將我護在了他的身後,雖然這個人我看不清楚他的面相,可是我對他卻沒有一丁點害怕的感覺。

彷彿在內心深處有一種直覺,而這一種直覺告訴我,帝軒是一個好人,甚至他會保護我,他爲了我好……

“帝軒,你越是對她這麼好,我就看着越想殺了她。曾經是,現在也是……呵呵,算起來還是我賺了吧。這千萬年的輪迴想必也是夠本了,生生世世不得在一起,就算你陪着她又如何?最終你們還是不能在一起,這一世一樣……哈哈,哈哈……”女屍惡狠狠的說着,笑的又是那般的張狂。

然而,我卻聽不明白她到底在說些什麼。千萬年的輪迴,生生世世不能在一起……這是在說誰和誰?

我告訴自己,不要再瞎想了。和自己沒有關係的事情,別放在心上。不然就是徒增了許多的煩惱,到時候還是自己痛苦。

“澤雅……這麼多年了,你依舊沒變!不過,命運的羅盤早已經發生了改變。這一世絕對不會像你說的那樣……我終將還是我,遙依還是遙依,我們會幸福的在一起。而你……會永遠的消失掉……事情告一段落,這是你註定的宿命。”說完,帝軒已經從空氣之中幻化出來一把無形的但是又鋒利無比的利劍。

劍出鞘的那一刻,我的髮絲被吹動,劍氣凌人,而劍本身所發出的一股徹骨的寒意讓人的心中不免增添了許多森然的氣息。

“呵呵……你終究還是選擇對我再一次出手是嗎?曾經不惜打入輪迴除掉我,保她平安。現在你又是爲了她,想要對我趕盡殺絕……帝軒,我想問問你,你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爲什麼這麼狠心?”女屍也做出了一副打架的樣子。

可是如果仔細的看的話,會發現在她的眼睛裏面含滿了淚水。而她的淚水也並不像是我們普通人的淚水一樣,是玲瓏剔透的,她眼睛紅紅的,裏面分明就是血淚啊!

“對!爲了遙依,我可以做任何的事……這其中包括殺你,在你對她動了殺心的那一刻,我便不可能會饒恕你了。澤雅……你受死吧!”帝軒已經操控着那一把利劍朝着女屍的身子襲來。

女屍澤雅的身子倒是十分靈活,她輕巧的避開了帝軒的襲擊。

“好,既然你一點舊情都不念。那麼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女屍澤雅眉頭一皺,在她的臉上變得相當的平靜,看來她剛纔所說的話並不是在開玩笑。

她要拼儘自己全部的力氣來和帝軒做這最後的鬥爭!

霎時間,天上風雲突變,狂風驟起,想必他們兩個都是上古的神。法術都是高強的很,能夠造成砂石飛揚這樣的效果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我可是一個普通人啊,他們兩個在鬥法,我可是遭受了不好的罪。眼睛都睜不開了,而且我的身子被風吹的不停的來回搖晃,再這麼下去我感覺自己會被吹死的。

帝君似乎看到了我的窘迫之態,我雖看不清楚他的樣貌,但是他的大手一揮,一粒紫紅色的藥丸便落在我的身邊。

“吃了她,遙依!”像是命令,但是又像是……溫柔的關係,帝軒一邊鬥法一邊對我說着。

我想都沒想,把那紫紅色的藥丸便吃了下去。雖然我好想告訴那個叫做帝軒的男人,我是路遙,不是什麼遙依,不是那個他心中所愛的戀人。

弄錯戀人這事,這樣隱瞞下去真的不好。

可是,我轉念一想,萬一我真的對他說了實話,這個帝軒不管我了,那我可怎麼辦呢?這樣一來,我豈不是自己作死了嗎?

思前想後的考慮了許久,我感覺還是自己乖乖的呆在這裏,什麼也不說,什麼都不管的好。起碼,這樣我呆在這裏,可以保證我人是安全的啊!

藥丸吃下了肚子,感覺肚子裏面一陣火熱,我正以爲會不會是我太相信帝軒的話了,其實他壓根就是一個壞人?難道真的是我愚笨,中計了嗎?

不過,這一種疼痛大約只持續了十多秒的時間之後就好了。而且我似乎已經感受不到帝軒和女屍澤雅鬥法的時候對我的傷害了。

原來,帝軒沒有騙我,他給的這個藥丸分明就是在幫我啊!

“帝軒……你受死吧!殺了你,我再殺了遙依那臭丫頭……哈哈,哈哈……不過,就是死我也不會讓你們兩個在一起的。我會讓那丫頭魂飛魄散……讓她永世不得超生!”女屍澤雅的眼睛變通紅,而在這一瞬間,她的頭髮也竟然變成了紅色,就像是鮮血染的一般。

怎麼突然之間,遙依的力量變得這麼強大?而很明顯,我看到帝軒漸漸的開始處於下風,敗下了陣來。

“帝軒……你加油!”我實在是不知道該要怎麼給他打氣了,只好在口頭上面給他莫大的支持,希望可以發揮一點作用吧。

畢竟,我的心也已經揪在了一起,手掌緊緊的握成了一個團,手指甲已經掐着手心的肉,一種溼潤的感覺,看來是流出了血來。

“女人……吻我一下,比什麼都管用!”帝軒勾起嘴角微微一笑,這……讓我瞬間的恍惚,怎麼這無賴的樣子,會讓我情不自禁的想起某人來呢?

“我……我……我……”支支吾吾的,我實在是不知道該要怎麼做。

畢竟我是錦軒的女人,再和別的男人有過分親暱的行爲,我都會覺得是自己做了什麼對不起錦軒的事。就算這個男人,壓根都看不清楚他真實的樣貌。

“不要婆婆媽媽的,難道你想看着我被澤雅這個瘋女人打敗嗎?遙依,你對我的愛……是我力量的源泉。快點,吻我……”帝軒的話似乎有着一種不容讓人拒絕的力量,在這一種力量的蠱惑下,我的身子漸漸的開始不聽使喚了。

我承認我不是遙依……不是帝軒所愛的那個女人。但是,在此時此刻,我竟然把帝軒當成了錦軒……

帝軒的身子輕巧的繞在我的身邊,然後偷香竊玉一般,竟然吻在了我的脣瓣上面。涼涼的……這感覺竟然會那麼的熟悉。

他……和錦軒到底是什麼關係?爲什麼我會覺得他們兩個是那般的相似呢?莫非,還有什麼事情是我所不知道的嗎?

“遙依……你還是和以前一模一樣……”帝軒根本不考慮一邊目瞪口呆的女屍澤雅的感受,我看澤雅怒火中燒的樣子,恨不得把我們兩個吃掉的樣子。

“我……對不起,我不是遙依。希望……你不要這麼做了!”我閉上了眼睛,一把將我身邊的帝軒給推掉。

沒想到,帝軒原來還是有實體的!

“別說話,繼續吻我……”然後帝軒一把拉住我,將我擁入懷中,繼續吻在了我的脣上。

被他這麼糾纏,我心裏的話全部被堵住了。

“我說你是遙依,你就是遙依……好了,遙依,到了和你說再見的時候了。不過,這不是再見……也許是我們另外一段緣分的開始。終究有一天,我們還會相遇……我對你的愛,千萬年不會改變!”帝軒說完,漸漸的他那一抹白乎乎的看不清楚的影子,已經變爲了一個實實在在的形體。

尼瑪,看到那個影子的時候,我驚呆了……

因爲,他分明有着一張和錦軒一模一樣的臉。可是……他又不是錦軒……這不是像我之前所經歷的那樣,是幻境,而是真實存在的事情。

“錦軒……怎麼是你?”我吃驚的問着。

帝軒淺淺一笑,做出一個噓聲的樣子,“我是帝軒……遙依,你要永遠記得我的名字……”

說完,他用盡了他全部的力氣,和那一把利劍合爲一體,然後直接對準女屍澤雅的心臟位置插了進去。

最終,我明白了,帝軒所說的那個再見是什麼意思……

原來,他和女屍同歸於盡了。

空氣之中緩緩的飄下了一根頭髮,褐色的髮絲,正是帝軒頭髮的顏色。我伸手接住,握在手心,眼睛早就已經溼潤了。

我想,遙依應該是幸福的吧,畢竟有着這樣一個不惜犧牲一切的愛人愛着她。

“屍珠?”我驚醒,拿着屍珠,我默想着屍城那個地方,身子便輕飄飄的,漸漸的意識迷離,我想等到睜開眼的那一刻,我就回去了吧。 當我把屍珠帶到屍城的時候,況焱和青蘿是又驚又喜,尤其是青蘿,也許她壓根都沒有想到我會這麼順利的把屍珠給帶回去吧,然而既然結果是好的,那就得了啊。

“夫人,想不到你這麼厲害!況焱佩服!”況焱的臉上露出出一種喜悅的神色,我相信他說的是真心話。可我並不想聽一些這樣的話,畢竟錦軒危在旦夕。

“好了,況焱……快點用這屍珠救錦軒吧。這樣繼續拖下去,不是辦法。”我已經將屍珠交到了況焱的手上。

況焱點了點頭,便來到了那千年玄冰的旁邊,我就在一邊靜靜的看着。

有了屍珠,再加上況焱的術法,錦軒真的奇蹟般的好了,我在一邊爲他高興,忍不住小小歡呼了一下。

“錦軒大人,你現在有沒有覺得哪裏還不舒服?”青蘿關心的問着,當然況焱也問了同樣的話。

“我沒事了,你們兩個先出去吧。我有事要和路遙說……”錦軒說完,青蘿和況焱都愣了一下,青蘿更是還想說什麼,卻被錦軒給止住了。

“錦軒……你……應該好的差不多了吧。你……不生我氣了?”錦軒一直看着我,也不說話也不笑,弄的我是實在想不出他心裏到底是怎麼想。

難道還在爲之前的事情生氣?可是……這不應該啊!錦軒不是都說過了嗎,他沒有生氣……然而,除了這個原因之外,我實在是想不通他這到底是怎麼了。

“女人,你過來……”錦軒淺淺說道。

我明白違背錦軒話的後果,所以自然小心翼翼的往前去,雙手不停的抓着衣服的衣角,我心中怎麼會有一種十分不好的感覺呢?

總是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似的,莫非錦軒會知道我和帝軒KISS的事情?因爲這事,我心中就像是有一塊石頭壓着似的,彷彿自己真做了什麼對不起錦軒的事。說到底,這還不是爲了救錦軒嗎?

“錦軒……”我小聲的輕輕喊了一句他的名字。

可是,讓我想不到的是,錦軒竟然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質問我,“路遙,你是不是紅杏出牆了?”

錦軒突然的變化有點讓我措手不及,他怎麼這麼不相信我?怎麼就給我扣了一個紅杏出牆的帽子?除了帝軒的事,我從未做過對不起錦軒的事啊。

“錦軒,你到底在說什麼啊?爲什麼我有點聽不明白你的話呢?”我試圖弄清楚,他腦袋裏面到底怎麼想,爲什麼有了這樣突然大的變化呢?

“女人……一直以來,你都在騙我不是嗎?我剛剛做了一個夢,不……那不是夢,而是你進入幻境之中,我和你心有靈犀一起看到的。有個男人親了你,不是嗎?而且那個男人還擁有和我一樣的臉……所以,路遙,一直以來你喜歡的是他,而不是我……我竟然這麼傻,被你騙了這麼久!”錦軒的情緒變得那般的激動,被他這麼一說,我本想反駁的,可是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駁了。

我的解釋似乎成爲了無力而又蒼白的辯解,錦軒到底是怎麼了,怎麼突然之間變成了這個樣子?

“錦軒……不是的,那個人……其實我也不知道他是什麼人。只不過,他好像是把我當成了他所愛的女人,我們兩個之間的那個吻……就是爲了消滅上古女屍……”我試圖繼續向錦軒解釋緣由,然而錦軒根本就不聽我所說的。

“不要再說了!來人!”錦軒喊了一聲,況焱和青蘿便進來了。

他們急切的問錦軒,是不是出什麼事了?錦軒對他們兩個說,要把我送回人界,而且從此之後我們兩個之間再無任何關係。

那一刻,我的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般,刷刷的往下掉。

曾經的時候,我會想到過我和錦軒之間的結局。然而,真的等到這一刻有了這樣的結局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真的很難去接受。

被我所愛的他傷害,錦軒不再相信我……這是一種怎樣蝕骨的痛苦?恐怕這一種痛苦也只有我自己才能夠體會和明白吧。

“路遙,呵呵……這是你的結局,真好!我就知道錦軒大人早晚有一天會看清楚你的真正面目的……既然你對我們錦軒大人不是真心真意,我們大人又何必對你真心呢?哼!”青蘿輕輕哼了一聲,這可是正合了她的心意。

她一直就看我不順眼,這下子我和錦軒又出了這樣的問題,她巴不得我們兩個永遠的老死不相往來呢!

不過一邊的況焱卻是十分的不解,他似乎還想要解除我和錦軒之間的誤會,“錦軒大人,您和夫人之間是不是有了什麼誤會?要是真的是誤會的話,只管說開了便是,何必弄到現在這個地步呢?況且,夫人肚子裏面可還是懷着您的骨肉啊!萬一……”

“沒有誤會,更沒有萬一……因爲,一會孩子就要出生了!”錦軒的手中擺弄着一個透明的水晶球,好似從這水晶球之中可以看到很多很多未知的事情。

莫非錦軒的轉變也和這水晶球有着很大的關係嗎?

“什麼……你是說熙久將要出生?”我都沒有陣痛的反應,而且羊水又沒有破!爲什麼錦軒會突然這麼說呢?

是我要生孩子,又不是他?

“對,我讓他什麼時候生他就什麼時候生。現在到時候了……熙久,你也該出來了。”錦軒說完,他便操控着水晶球,大手一揮,將一些術法灌入了我的體內。

“況焱,青蘿!”錦軒大聲的喊着。

“屬下在!”二人頓時跪下。

“護法!”錦軒的話語剛剛落地,況焱和青蘿便施展自己的術法,在我的身邊形成了一個類似於天然的屏障。

在錦軒的靈力灌輸進我的體內的那一刻,我的肚子便一陣陣痛……而且原本隆起的肚子竟然慢慢的像是一個皮球一般鼓了起來,越來越大,越來越大。最終成爲一個滾滾的圓球,才保持了它本來的樣子。

“啊!”我忍不住喊了一聲。

額頭早已經大汗淋漓,這還是我第一次生孩子,我沒想到生孩子竟然會這麼疼。漸漸的我的全身沒了力氣……

“女人,你必須得堅持下去!一旦開始了,便不能結束……要是孩子保不住,那麼你也休想活!”錦軒惡狠狠的說着,身體的疼痛和來自於精神方面的疼頓時讓我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爲了錦軒,我進入幻境,在女屍的口中脫險取得屍珠。把錦軒救了,可我萬萬沒有想到等待我的會是一個這樣的結局。

錦軒說變臉就變臉,之前口口聲聲說愛我相信我,看來都是假話啊……孩子保不住,我也休想活……

呵呵,我忍不住苦澀的笑了笑,眼角流着淚,心裏在滴血……

“好!陸錦軒,等到孩子生下來……我們兩不相欠,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啊……”我一用力,全身虛脫了一下,孩子便已經安然降生。

青蘿在一邊將熙久抱了起來,熙久一直哭哭鬧鬧的,像是所有剛剛降生的嬰孩一般。在我肚子裏面的時候,熙久還會和我說話,所以我以爲等到生下來,他就可以自己長的很大,然後會說話。

“不用奇怪,熙久好的很……他不過是剛剛降生,身上所有的修爲沒有恢復罷了。過幾天,他自然會長大,會說話……”錦軒像是猜出了我心中的疑惑,竟然自己在向我解釋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什麼也沒說,熙久剛剛出生,這是我和我的兒子的第一次見面。我好想仔細的看看他的小手小腳小臉……可是錦軒根本就不給我這個機會。

錦軒對着青蘿使了一個顏色,青蘿便抱着熙久離開了。只留下傻傻的我,還在不停的哭着喊着……

“熙久,我的孩子……陸錦軒,你怎麼變得這麼狠心了?我的兒子你都不讓我見了,是嗎?你還給我,我的兒子……嗚嗚……嗚嗚……”我一邊哭着,一邊抓着錦軒的衣服,不停的扯着。

扯着扯着,很明顯,我都已經把錦軒的衣服給抓破了。可是,他仍然不動聲色的站在那裏,什麼也不說,無動於衷。

“錦軒大人……夫人……”況焱似乎想要爲我求情,卻被錦軒給堵住嘴巴。

“況焱,什麼時候開始,你的膽子這麼大了?我的事情你都要管了不成?”錦軒冷冷的說着,這般清俊冷冽的他我依舊許久沒有見過了。

“況焱不是那個意思……屬下自然聽命於錦軒大人,只不過……夫人畢竟是少主的孃親,想要看一眼少主,並不爲過。所以,屬下希望大人可以……”況焱其實是一個很善良的人,即使平時的時候,他總是表現出來一副十分冰冷讓人難以接近的樣子。

“放肆!況焱,帶着這個女人回人界……永遠消失在我的面前!”錦軒已經下了最後的通牒。

最終,在我離開屍城的那一刻,我還是沒有見到我的兒子熙久。

“媽媽,不要難過……我想爹爹也許有什麼苦衷吧。”花芽懂事的從玩偶之中出來,安慰着我,還試圖用她的小手小腳來爲我擦乾我眼角的淚水。

在我離開的那一刻,我卻不曾發現,錦軒……他哭了。 天空中掛着一輪圓月,靜謐的夜色之中,不時的會有像是鳥兒一般嘰嘰喳喳的聲音。大晚上的有這聲音,着實讓人覺得好生奇怪。

我睜開眼的時候,已經躺在我們寢室的牀上了。第一反應,我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如果它還是微微的隆起,也許……剛纔所經歷的那一切,只是我的一場夢。

然而,當我的手觸及到我的肚子的時候,小腹平坦的感覺告訴了我事實的真相。自欺欺人是不可以的,已經發生的事情又怎能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呢?

“熙久……我的孩子,錦軒……你爲什麼這麼狠心?”內心早就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我的聲音也由之前的小聲的抽泣最後慢慢演變成爲了嚎啕大哭。這哭聲愣是把睡着覺的紅綾給吵了起來。

“路遙,你丫大半夜的不睡覺,在這裏鬼哭狼嚎什麼呢?”紅綾睡覺本來就死,我的哭聲竟然能把她給吵醒,這已經說明這哭聲已經大到一定的地步了。

心裏的委屈想要好好找一個人說說,可是紅綾雖然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有關懷了鬼胎,有關我和錦軒之間的事情,她自始至終都不知道。而我也沒有想要讓她知道的必要,所以我肯定不會把這些事找她傾訴出來。

“紅綾……對不起啊,我沒事……沒事的,就是大姨媽來了,肚子疼的難受,所以纔會……”我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一個太好的理由來。只好拿大姨媽來了爲藉口,我不用擔心紅綾會看出什麼來,畢竟她是那樣一個神經大條的姑娘。

“哎……我說,你肯定吃了什麼涼東西了,對吧?我早就告訴過你了,快來好事的時候千萬不要吃涼,你偏偏不聽!來,喝點薑糖水。這還是上一次我不舒服的時候你給我買的呢!”紅綾雖然嘴裏說着滿不高興,可是她見我難受,她心裏也自然是不好受的。

紅綾胡亂給自己披上了一件衣服,然後翻箱倒櫃的給我找出了薑糖,再幫我衝好。一杯熱騰騰的冒着熱氣的薑糖水便已經送到了我的手中。

我激動的熱淚盈眶,本想對紅綾說句感謝的話來着,可是話到嘴邊的那一刻,竟然支支吾吾的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好啦,你就別矯情了!又不是什麼大事,不就是大姨媽來臨嗎?跟誰家親戚不來似的……遙遙,你丫快點喝了這薑糖水,好好休息。然後,明兒一早我保證你恢復成元氣少女,聽姐的,沒錯~不行了,現在才半夜,我快困死了,先睡了……”紅綾打了一個哈欠,又重新的爬到了自己的牀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