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步一步的走著,走上了幾個時辰,葉華終於離開危險地域,來到了一處完全脫離黑暗之源的林間,周圍終於有了生之氣息,而且,無盡的黑暗之後,出現的生之氣息很濃厚。


樹林間,一絲絲肉眼可見的生命之力遊走著,葉華的眼睛充滿玄奇「這,眼睛能看到的生命力?這地方,到底是什麼地方?」

葉華不清楚的是,有死亡,便會有生命,後面是一片死寂的地域,這邊則是一片充滿勃勃生機的地帶,生之氣息匯聚到了一處,不遠的地方,有一個生命力更為旺盛的小胡,林之內的湖,湖下的水清澈見底,一隻只螢火蟲在湖上面拍著翅膀飛來飛去!

「這莫非是傳說中的生命之湖?」葉華一喜,忙是走過去,身在其部,感覺到了無盡的生命精華沐浴全身,有一種說不出的美妙之感。

葉華盤坐湖邊,尋到了一個好地方,他驚喜之餘,便盤著下來,吸收周圍的生命之氣,體內的內世界發生了巨大地變動,猶如飢餓好久沒有靈力補充,大量大量的吸收著「好濃郁的生之氣息,太多了,吸之不完,我的內世界不斷地壯大,在壯大」

突破至武魂之境,葉華沒有時間穩固根基,探索武魂的奧妙,當時的情況是進入了一種玄乎其神的狀態突破,對於武魂一境,葉華了解不多,當下,靜心下來,細細的探索武魂奧秘。

武魂,武者之魂,這境界有了飛一般的提升,武士能凝聚功力釋放武技,打出層出不窮的狂暴力量,那麼武魂就有了不一樣的變化,武魂修為,能修鍊魂力,以魂力釋放武技,魂力越強,釋放的武技威力便提升,甚至,一些修鍊氣場的武者,在強大魂力之下,氣場能加倍變強。

「嘩啦,嘩啦!」在葉華閉目靜心吸收這裡的旺盛生命氣息之時,湖的下方,竟然出現了水漂蕩的聲響。

「有人?」葉華猛地一驚,睜開雙眼,朝湖中看去。

待得一看,對方已經走上了岸邊,是一個女孩,一個只有他耳根身高的玲瓏女孩,有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嬌小可愛的身子,白白的皮膚,稚嫩的臉蛋,落在了葉華的視線內,最讓葉華驚呼的是,女孩子沒有穿衣物,全身裸在葉華面前,竟然走到了葉華的面上,盯著葉華看,大大的眼睛一轉不轉「喂,你是誰?怎麼會在這兒?」

小女孩好似好奇的很,質問葉華。

葉華一頓無語「裸.女?還是小女孩,這種深山野嶺的地帶,竟然會有人?」 血鷹的突然清醒讓底下衆人沒有想到,同樣也讓藍海沒有想到,不知爲何自己的閃雷都將血鷹的內臟絞碎了,這該死的畜生竟然還能活下來。

不過此刻明顯不是思考的時間,藍海一下從進攻者變成兩頭受堵的被動者。

也不知被藍海踢中的那頭血鷹是迴光返照還是怎麼的,速度足足上升了一個檔次,僅僅數個呼吸間就衝到藍海身下。

張開血盆大口,嘴裏銜着一枚巨大的獸氣彈,從這枚獸氣彈中傳出來的氣勢極其強勢,甚至讓藍海稍稍變色。

同時,處在藍海頭上的兩隻血鷹也來到了藍海頭頂,口中也是各銜着一枚獸氣彈,一時間,藍海三方受阻,三枚獸氣彈死死的封鎖住藍海,這要是在地面上還好躲,可在空中,本就不會飛行,根本躲不開。

一時間,不論地面還是藍海臉上露出了絕望的表情,團長本來見藍海的實力夠強,可沒想到這血鷹也足夠聰明,想到這麼一個三面夾擊的好辦法。

“完了!!那個臭小子要被打中了!”駱大叔在地上大喊道。

唰!

三枚獸氣彈幾乎在同時向藍海飛去,甚至血鷹露出了恥笑的表情,在場唯有兩人仍舊能笑出來,那便是小路和藍影。

忽然,藍海嘴角牽動,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迷棠七影!!”

只見一瞬間的功夫,三枚獸氣彈在空中相遇,瞬間爆炸,巨大的浪焰甚至傳到了地面,吹得不少手無寸鐵的人骨頭咔咔直響。

空中爆炸引發的煙霧很快便降了下來,卻沒見藍海的屍體,難道藍海就在這恐怖的夾擊中被炸得粉身碎骨了?

就在所有人疑惑的時候,在三隻血鷹的上空,忽然出現另一個黑點。

“天哪,看,那個小子沒死!!”駱大叔眼尖,看到了空中那個黑點就是自己熟悉的藍海,藍海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衝向三隻血鷹。

此時三隻血鷹方纔反應過來,自己的攻擊落空,等它們反應過來藍海在自己頭頂的時候,;藍海已經無限接近第一隻血鷹了。

仍舊是那抹詭異的笑容,這是那隻血鷹看到的最後一幅畫面。

“無雙……”藍海的嘴角輕輕扯動,喚出了無雙。

噗呲!

一刀,空中的血鷹瞬間像體內 按了**一樣瞬間爆開,鮮血夾雜着骨肉在空中爆開,而此時藍海已經穿過層層血霧來到了第二隻血鷹面前,這隻血鷹便是那最強的散仙巔峯。

而這隻血鷹明顯比前兩隻戰鬥意識強,看到藍海的寶劍襲來,第一想法不是硬抗,而是逃跑,翅膀展開,瞬間橫向飛出十數米,就在血鷹回頭準備嘲笑藍海的時候,卻驚恐的發現藍海竟然緊隨在自己身後。

人類不是不能飛行麼?

這恐怕是血鷹最後的念頭了吧。

緊接着藍海空中一個旋體,聖魂寶劍順勢將血鷹那伸出來的頭砍了下來。

而最後一隻血鷹看到藍海下落的距離已經偏離自己很多了,以爲逃過了一劫,正準備飛走,卻再次看到了藍海那殘忍的笑容,只不過這次藍海並沒有動手,血鷹的眼睛瞬間充滿血色,之前被閃雷絞的一塌糊塗的內臟在此刻徹底爆炸,這隻血鷹竟然生生叫藍海嚇死了。

僅僅幾個呼吸的動作,三隻散仙修爲的血鷹竟然叫藍海徹底斬殺,巨大的反差叫衆人難以接受。

三隻血鷹還有無數血水骨頭,飛快的落了下來,藍海同樣以自由落體的速度落了下來,讓人毫不懷疑若是不採取什麼動作,這位單挑三隻血鷹的英雄恐怕會摔成稀泥。


就在藍海離地還有十丈的時候,瞬間踩在空中,巨大的魂氣擠爆了空中的空氣,讓藍海下落的身體迅速減緩,就這樣藍海一步一踏地落回了地面。

緊接着,空中下起了血雨,然後轟的一聲,三隻血鷹的屍體砸在地上。

看到這一幕,別說是蜷縮在蜷縮在貨物中間的商人了,就連五虎都一個個瞠目結舌的死死盯着藍海。

團長還好,慢慢走上前:“前輩,您不是剛剛飛昇吧?”

藍海聞言,心裏一動,便接着說道:“呵呵,確實,只是想好混進商隊而已,不過我們確實迷路了。”

“嗨,以前輩的實力是絕不可能死在這荒漠中的,不過迷路確實……沒想到這次還勞煩前輩幫忙。”團長一臉慚愧的說道。

藍海擺擺手繼續道:“這有什麼,沒有你們我們也出不了這荒漠啊。”

與團長寒暄幾句後,藍海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駱大叔以及之前與藍海交好的幾個傭兵則一臉看妖怪一樣看着藍海。

“你……這麼強?”

“嘿嘿,誰知道呢,遇到危險一瞬間腎上腺素爆發吧可能。”藍海賤兮兮的說道。

“當然也可能是我太帥了,老天還不想讓我這麼早掛掉。”

緊接着藍海的一句話卻將原本有些尷尬的氣氛徹底打破,只見駱大叔一掌拍到藍海腦後:“你這小子,嚇死我了,我還以爲你要死了呢。”

“還好有駱大叔保護。”

“行了,你別埋汰我了,我可保護不了你,你這麼強,應該保護我纔對。”

…………

在一片祥和的氣氛中商隊繼續上路,只不過這一次,所有人都對藍海隱隱約約多了一分敬畏,這也是藍海一直不想展現實力的原因。


經過十天的跋涉,商隊終於來到水州,而藍海也結束了長達兩個月的旅程。

“行了,我們就在這裏分手吧,這段時間辛苦陸大哥和駱大叔的照顧了。”藍海轉身對着團長和駱大叔說道。

“藍兄,千萬別這麼說,若不是藍兄,我們五虎傭兵團也沒辦法從血鷹的手中安然無恙的活下來,倒是我要想對藍兄說一聲謝謝了。”

“陸大哥客氣了。”

“你小子,一路上隱藏實力,害的老子丟了多少臉啊!”駱大叔不滿的說道。


“嘿嘿,駱大叔還請擔待,畢竟我也不想騙你們,只是一直沒有展示的機會。”

“算了,我也沒有埋怨你,要不是你,我恐怕都走不出這片荒漠。”

………………

經過一番寒暄後,藍海三人終於與傭兵團揮手告別,傭兵們好不容易來到了城市,這次掙的錢足夠他們揮霍一陣了,現在一個個的都像瘋了一樣衝向了各種享受人間美好的地方,而藍海也開始了遊歷變強和收集靈壇的計劃。

俗話說,有酒樓的地方就有人,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酒樓作爲收集八卦最好的場所,藍海自然不會放過,畢竟東方人唯一能同仇敵愾的就只有西方的靈壇了。

帶着小路和藍影走進最大的一家酒樓,點了上好的菜餚,這仙界的菜餚比人間強百倍,不止是味道,還體現在製作菜餚的材料上,每一株那可都是珍品吶,當然價格也不便宜,不過藍海剛剛纔搶了一個門派的財產,也足夠他揮霍了。

坐定後,藍海就暗中張開神識,開始收集有用的信息。

“你聽說了麼,最近靈壇的動作很大,好像有什麼不得了的人物飛昇了。”

“聽說了,靈壇最近正在瘋狂的蠶食東方領土,已經驚動七大家族了,正在聯合力量對抗靈壇。”

“還有一件事最近傳的也是風風火火,有一夥人在大肆擊殺剛剛飛昇的仙人,好像是在找什麼人。”

“嗯~這件事我知道。”一個人忽然神祕的說道,然後看了看周圍,將聲音壓低說道:“好像那個人已經暴露了,之前在紫菱洲大鬧了一場,聽說纔剛剛飛昇就將一名散仙修爲的仙人打的不成人形,而且還會不可思議的妖術,分身。”

“是麼,會分身?可是與那神祕強大的赤帝一樣?”

“應該差不多吧,我還聽說這夥神祕人就是赤帝的手下,恐怕那剛飛昇的仙人與這赤帝有什麼聯繫。”

“哎呦,剛飛昇就得罪了赤帝,真是罪過啊,這人肯定活不了多久。”


“還好,不過幸好因爲這個人,虐殺飛昇仙人的那夥人終於停手了,好像將目標鎖定在他身上了,而且我聽說有人看到他往嵐葉城去了。”

“是麼?反正肯定不會到我們水州來。”

“這麼說來,那夥神祕人就去嵐葉城了?不行我得趕快通知我那剛飛昇的弟弟,他還在嵐葉城呢。”說着一人急急忙忙起身離開了。

這時他身邊的人說道:“沒事,你弟弟哪有實力打傷散仙,不會引來殺身之禍的。”

雖然聽同伴這麼說,可那人還是坐立不安,不久就離去了。

而藍海也掌握了自己想知道的消息。

哼,原來靈壇也知道了我飛昇的消息,赤帝手下果然速度夠快,這纔多久,就確定我是目標了,不過,你們就去嵐葉城吧,我可不再那裏。

藍海聽到赤帝手下不再斬殺低級仙人的時候,倒是放心不少,起碼南傑等人沒有危險了,正當藍海準備嚐嚐這仙界的食物的時候,一羣不速之客來了。

酒樓的們忽然被一股大力推開,甚至有幾個剛要出門的仙人被這股大力瞬間擊飛,剛想發作的時候,走進來一羣人,其中一個人扯着嗓子喊道。

“有人沒有,小二,給大爺死過來,上好酒菜趕快拿來。”

而之前被擊飛的幾個仙人一見來者瞬間泄氣了,灰溜溜的從側門走了。

小二則一臉諂笑的走到那夥人面前:“嘿嘿,李少爺您來了,來來,快上樓,樓上給您預備着上好包間兒,酒菜早就給您備好了。”


很明顯這夥人經常來這蹭吃蹭喝,就在這李少爺準備上樓的時候,眼神忽然飄到了小路,藍海明顯看到這李少爺眼中露出的兇光。

“畜生,竟然敢打小路的主意……”藍海小聲嘟囔着。

小路見此,卻露出了擔憂的表情,輕輕拉着藍海的衣角:“哥哥,我們走吧……”

藍影雖然十分氣憤,但是他也知道此刻不宜與人發生爭執,也小聲說道:“對,海哥,現在不宜與人發生衝突,我們暫且避退。”

“哼,不用,我不用分身照樣能殺掉他,這個畜生有戀童癖,天知道他禍害了多少無辜的孩子,我今天一定要替天行道。”藍海恨聲說道。

此時,李少爺已經帶着陰笑慢慢走向了藍海三人。 「喂,我問你話呢,怎麼不回答?可惡,你想打架是不是,正好,今天我心情不好,被族長教訓了一頓,離家出走,悶不是回去也不是,正想找個人出出氣」小女孩的粉手握成了拳形,氣呼呼地在葉華面前舞蹈著,意思說,不回答,就揍你的怕不怕。

葉華露出一陣苦笑,尼瑪,老子堂堂一個爺們,什麼時候淪落到了一個衣物不穿全身裸出來的小少女霸氣外放地威懾呢?看著面前的小少女,葉華有些眩暈,趕緊的道「小妹妹,把衣服穿上,你這樣子怪不好意思,告訴我,你怎麼會在這兒?你家在哪兒?」

「衣服?幹嘛要穿衣服?我從來不穿衣服的,好熱」哪想到小少女嘟了嘟小嘴,一副我不要穿衣服的可愛樣子,又用一雙水靈靈明亮的大眼睛盯著葉華,頗為不爽「你是誰?怎麼會在這兒?老實回答,創進了我的地盤,不如實招來,今天我打爆你」

「額……」葉華不有的傻愣了一陣,轉身,他實在無法看下去,這小少女完全不知道什麼叫羞恥,大大方方的裸在你面前,還抬起腿氣呼呼的質問,身上身下,沒有一個部位葉華看不到的,葉華十分頭疼,怎麼會遇上一個放佛原始時期的女孩子呢?

「幹嘛轉身,看著我」小少女已經忍無可忍,跑到了葉華的面前,吼了一聲。

「你先穿上衣服好嗎?」葉華看著小少女說道。

「不穿,不穿,你憑什麼要我穿呀?可惡」小少女咬著嘴唇哼道。

「不行,你要穿上」葉華把身上的衣物拿了下來,蓋在了對方的身子上。

「你找揍呀」小少女直接氣的把衣服丟到了湖下,怒道「我從小長大到現在都不穿衣服,好熱。」

「額……你多大了?十四五歲了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