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枚枚閃爍着莫名光澤的炮彈幾乎同時射出,密密麻麻,鋪天蓋地似的涌來。


剎那間。

半邊天空都被黑色炮彈籠罩,這些經過修士加持的炮彈威力非常巨大,是專門針對修士的,和雲霧谷的焚天雷一樣。

“他媽的,這是想直接直接炸死我啊!”

陳天眉頭一挑,久違的暴戾之氣浮現出來。

對方既然不是南域修士,也不是可憐的九大部落,他完全可以放開手的去殺!

轟隆!

一股拔山舉鼎的雄渾威勢從他體內噴涌而出,他一腳踏入虛空,衝入九霄。

錚錚錚!!

一道道劍光在背後沉浮,緊接着數億千萬道劍芒呼嘯而出,形成一片劍氣汪洋,力劈這些炮彈!

巨大的聲響如悶雷一般,連綿不絕,方圓千里的大地被直接撕裂一條條溝壑,下沉了百丈,無數山峯崩碎,炸出來許多妖獸的屍體。

只一招而已,從那些黑色飛艇激射而來的炮彈全部被擊碎。

煙塵卷天,瀰漫蒼穹。

陳天白衣如雪,一塵不染,屹立虛空之中,神色睥睨,以一己之力面對八艘恐怖的黑色飛艇。

隔著時光愛你 來自南域的修士?”

三百丈開外,一艘飛艇內發出一道陰冷的聲音,帶着冷漠、無情和毒辣。

“不錯。”陳天淡淡道。

“臣服於我,饒你不死。”一股恐怖的殺機瀰漫虛空,隱隱有一絲聖威流轉。

陳天面色微變。

這是一尊半步聖元境的修士,而且在這條半步聖元的路上走了很久,不是一般的半步聖元強者,以他目前的修爲,很難撐過百招。

“不知死活的南域修士,我這些日子殺了你們那麼多人,你們還不知進退,居然還敢來到蠻荒森林,我是該說你們無知者無畏,還是愚蠢透頂呢。”

陰冷的聲音透露着一絲輕蔑,那恐怖的威壓越發沉重,雖然隔着三百丈,但也非常強大,給了陳天莫大的壓力。

讓人窒息的威壓籠罩方圓百里,飛艇上的那尊半步聖元修士盡情的釋放着他的氣息,如淵如獄,無數妖獸哀鳴着逃離此地,唯恐被殃及。

飛艇上的雲霧谷修士俱都嚇得面無血色,一個個都全身抖動,露出恐懼和絕望。

陳天眼神鋒利如刀,屹立虛空,不動如山,始終沉默着。

“我給你十息的時間,若不臣服,殺無赦!”

轟!

一股可怕的殺機瀰漫,席捲九天十地,朝着陳天涌來。

“哈哈!”

陳天大笑,輕輕揮手將這股殺氣驅散,淡淡道:“我陳某從第一次戰鬥開始,就從不會敗,也不會有降這個字,你若想殺我,大可一戰!”

“哼!”


伴隨着一聲冷哼,如天雷一般直擊而來,同時一道巨大的手掌從那艘黑色戰艇上伸出,散發出恐怖的威能,將虛空崩裂,直接朝着陳天鎮壓而來。

大手遮天,幾乎化作一座山嶽,攜帶着可怕的威壓,想要一舉鎮殺陳天。

“你真身都不曾出動,僅憑一記法術神通就想要我臣服,未免太小看我了!”陳天冷笑,修長的身軀巋然不動,一身真氣沸騰,接着一聲長嘯沖天而起。

“吼!”


陳天仰天怒吼,催動龍皇震怒,一聲龍吟咆哮,化作了滾滾音波四散蔓延,似能崩碎天地。

砰砰!

大手寸寸龜裂,如山嶽般的虛影頃刻間消散。

“你這晚輩倒是有些本事,你們去把他捉來,我正好缺一個捶腿的小廝。”

“是!”

刷!

兩條黑色人影從對面戰艇中飛出,速度奇快無比,同時兩道匹練似的刀芒橫劈而至!

陳天冷笑,區區兩個玄天境三重天修士而已,真當自己軟弱可欺麼?!


他沒有半分客氣,身後閃現出金色劍輪,一道道劍氣縱橫,萬千神芒沖霄而入,這兩個玄天境修士連一招都沒有接下便頃刻間身形俱滅,被斬成碎片。

“小輩,你找死!”

一絲若有若無的聖威瀰漫,空間顫抖起來,裂開一道道縫隙,恐怖的威能浩浩蕩蕩,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瀰漫九天十地。

這是一位在半聖的道路上走了很久的修士,或許再有幾年就可以突破至聖。

他已經可以散發出一絲很微弱的聖威,雖然是一絲,但也是極其的恐怖,有着滔天威能。

一隻黑色的大手再次從遠處探來,這一次並非是真氣凝聚,這是這尊半步聖元真正的手掌。

巨大的手掌彷彿能磨滅世間一切事物,帶着可怕的殺機覆蓋而來。

恐怖的殺機傳遍全身,陳天周身的虛空瞬間崩塌,空間亂流迅速流轉,在他的身邊形成了一道道風刃。

轟!

大手瞬間而至,這纔是這尊半步聖元的真正實力,一絲聖威流轉,十分的恐怖,有着不可匹敵的威勢。

“殺!”

陳天沒有後退半步,哪怕在這股恐怖的威壓之下身軀都在裂開,但他依然沒有後退一步。

嗤!

銀白色的殺生刃懸於手中,陳天催動全身氣血,試圖激活殺生刃。

轟!!

剎那間,殺生刃銀光爆閃,變成了百丈大小,無邊死氣浩浩蕩蕩,煞氣驚天,如修羅魔刃!

邪王嗜寵:丑妃要翻天

……. “聖兵?”

那半步聖元修士大驚,有些敬畏的驚呼一聲,但又想到對方根本無法激活這件聖兵,當即一聲獰笑,巨大的手掌帶着更可怕的威能直直壓來。

巨大手掌橫掃而至,能摧滅一切,有着不可抗拒的威能,想要一舉擊殺陳天,奪走殺生刃!

砰!!


然而,就在此時,異變驟起。


一道無比巨大的灰白色石碑詭異的憑空出現,散發着一種古樸的氣息,破開虛空,攜帶着無與倫比的力量撞在巨大的手掌之上。

轟!

石碑瞬間四分五裂,但是鋒銳的力量也讓巨手的下壓速度降低了不少,隱約可以看到被石碑撞擊到的地方出現幾道血痕。

“殺!”

陳天先是露出一抹狂喜之色,緊接着一聲長嘯,大吼一聲,滾滾真氣匯聚到殺生刃上,無比的犀利。

嗡嗡!

刀鋒顫鳴,散發出可怕的威能!

陳天手握殺生刃,連連揮刀斬出,數千道刀芒出現,如開天闢地一般,有着無可匹敵的威能,無邊殺氣浩蕩,斬在巨大的手掌上。

同時,又有無數石碑詭異的出現,從天而降,密密麻麻的撞在巨大的手掌上。

“哼!”

遠處,一箇中年男子臉色陰沉的悶哼一聲,就想將自己的手掌收回來。

“想走,可沒那麼容易了!”

陳天身側百丈外,魏辰突然出現,嘿嘿一聲冷笑,演化出密密麻麻的石碑,如蝗蟲過境一般橫撞過去。

這是魏家的殺伐祕術,虛空碑印,有着強大的殺傷力和毀滅性,橫斷了巨掌的退路,緊接着一塊又一塊的砸了過去。

轟隆隆!

剎那間天崩地裂,海水斷流,整個空間隆隆作響,幾乎被打碎。

“暴雨劍訣!”

陳天一聲長嘯,真氣滾滾席捲而出,有如洪流一般碾過長空,凝聚出一道無比犀利的劍輪,雷霆萬鈞一般傾斜斬下,有着浩瀚可怕的威能!

轟!

即使這是一尊半步聖元修士的手掌,也擋不住兩大至尊的合力一擊。

轟隆一聲,巨掌碎裂,漫天血霧橫空,遠處那中年人嘴角溢出一絲鮮血,雙目露出了忌憚之色。

他頓時明白,這是遇到了南域的年輕至尊了,而且還這麼倒黴的遇到了兩位。

“哈哈,陳小子,怎麼那麼巧,居然在這能遇到你!”兩人合力崩碎對方的手掌後,魏辰大笑着走來,他一身白色勁裝,修爲居然又一次進步了,已經是虛靈境三重天修爲,尋常的半步至聖也能輕易秒殺。

陳天也露出笑意,在這種危險重重的世界裏,沒有什麼比遇到兄弟更讓人感到快樂的了。

“來!咱們合力一戰!”

魏辰的到來,讓陳天戰意昂揚,一道道星辰之力涌來,瞬息間真氣沸騰,恢復巔峯戰力。

他目光睥睨天下,遙指半聖,大喝道:“不是想取我的性命麼,讓你失望了,今日必斬你!”

魏辰身材修長,與陳天並肩站在一起,兩人目光犀利,兩大南域至尊天驕將合力激戰鬼都半聖。

“媽的,剛纔不是挺囂張的麼?還敢瞧不起我們南域修士,今日我們兄弟聯手,看你還怎麼蹦躂,在本少面前還敢猖狂,不自量力!”

轟!

一股如獄如海,恐怖之極的殺機從那名半聖身上散發出來,他斷掌再生,臉上露出陰冷的殺意,森然道:“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輩,以爲學了兩手法術就敢在本尊面前猖狂,本尊必要斬滅你們的魂魄!”

這尊半聖目光陰冷,犀利的目光劃過長空,緊緊地盯着兩人。

他心中殺機滔天,卻也有一絲忌憚。

很明顯這兩個年輕人很不凡,絕對是南域年青一代的佼佼者,每一人的戰力都相當可怕,尤其是後出來的年輕人,更是讓他忌憚無比。

茫茫林海上空,兩條健碩的身影並肩站在一起,面對半聖怡然不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