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時間,她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些什麼。


她聽到出來,傅宴對她這個母親已經沒有感情了。

他是不在意她這些年失職的行為了。

「如果沒什麼事,我掛了。」

方瑩沒再能說出什麼話,傅宴即結束兩人的通話。

客廳內,他繼續不急不緩吃著桌面的飯菜,對於門外還在繼續的敲門聲置若罔聞。

「哥,你快點給我開門,我知道你就在裡面。」

傅呈東的事情被曝出來后,傅艾艾很快就知道了這件事。

她頂著眾人異樣的目光離開學校,趕在周伯來找她之前,傅艾艾自己一個人來A大找傅宴。

她從小几乎沒怎麼接觸方瑩以及傅呈東,但是不管怎麼說,兩人都是她的父母。母愛她不敢奢望,因為她差點害死了方瑩。

只是,對於傅呈東這位父親,她還是有所期待的。

如今傅呈東另外成家的事情被爆料出來,她心裡震驚的同時,難免有點難過。

現在她迫切想要見到和自己最親近的哥哥,這起碼讓她知道,她不是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

她至少還有哥哥陪著。

然而,她打電話給他,發現她還在他的黑名單。

此時她找來A大,結果還是見不到人。

終是承受不住,傅艾艾邊敲著門,邊低聲哭了出來。

裡面,傅宴聽著門外的傅艾艾哭得傷心卻無動於衷,依舊冷漠臉吃著飯菜。

過了起碼半個小時,門外才沒有傅艾艾哭泣的聲音。

這時,傅艾艾已經走出明德公寓,紅著眼漫步目的走在A大的校園內,經過她的行人都忍不住回頭看她一兩眼。

沒辦法,紅著眼的傅艾艾就像是被渣男甩掉的傻白甜,實在是太引人注目了。

蘇輕沁幾人剛離開學校飯堂,很不巧,迎面就碰到各種亂走的傅艾艾。

王勝安看到傅艾艾的那一刻,臉色一喜。

隨後見他的女神紅著眼,想到傅呈東的事情,他忍不住心疼地看著她。

先蘇輕沁幾人往前迅速走了一段路,他率先走到傅艾艾面前。

「那個,女……你沒事吧?」

「要不要這個?很甜的。」

傅艾艾沒有去注意小道前面還有人,突然聽到陌生男生的聲音,她抬頭看過去。

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一根棒棒糖。

王勝安身後,王小花使勁盯著搶了她棒棒糖的堂哥。

如果她的目光有十萬光伏的強度,那麼王勝安的後背早就成骨架了。

再過半秒,他成骨灰都有可能。

。 第122章

家中。

林壞被圍在沙發上,一家人正眼神奇怪地看着他。

唐萱兒一臉嚴肅地問道:「老實交代,那些守衛是不是你叫來的?」

林壞不假思索:「是。」

柳虹:「那趙衛東被人舉報暗箱操作是不是也是你做的?」

林壞正色道:「不能說是舉報吧,其實他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監控當中。」

唐青城震驚:「今天這陣勢,起碼來了上萬人啊。」

「林壞,你到底是什麼身份?」

能一聲令下叫來這麼多人,這已經不止是一點點能量了。

能量得巨大到爆炸啊!

林壞一臉嚴肅,吸了口氣道:「事到如今,我也瞞不下去了。」

「我希望我待會兒說出來的時候,你們可以冷靜一點。」

「尤其是萱兒,我希望你不要自卑。」

說着,他看向唐萱兒,一副極其認真的樣子。

一家人頓時緊張起來。

看來林壞的隱藏身份,很可能極其的牛逼啊!

唐萱兒咽了口唾沫:「你說吧,我能淡定的。」

林壞:「其實我是當今神帥,我一直在隱藏身份。」

「你們千萬不要說出去,因為我在執行一項很機密的任務。」

「要是暴露了身份,我擔心會給你們帶來麻煩。」

一家人滿頭黑線地望着他。

柳虹:「我出去買菜了。」

唐青城:「我去上班,萱兒,下次我們再去參觀你的商業帝國。」

「記得給林壞多安排點工作,別讓這小子閑下來。」

林壞仍然嚴肅:「爸,媽,你們記得幫我保守秘密啊。」

唐萱兒無語了:「林壞,我真是服了你,這個時候還吹牛。」

「要我看,這根本就是鎮西統領為了拍賣的事來抓趙衛東,你只是瞎貓碰上死耗子了。」

「你怎麼不說鎮西統領是你小弟呢。」

林壞一本正經道:「對啊,他就是我小弟,他名字還是我取的呢。」

唐萱兒:「你去死吧,不跟你說了,我得去籌備百億項目的前期工作。」

「你以為誰都像你似的,天天就會做白日夢。」

「你要是有神帥萬分之一的優秀,我就燒高香了。」

林壞不禁陷入沉思。

這到底是哪個環節出錯了?

為什麼每次他說真話都沒人信呢?

好詭異啊!

一家人很快就出了門,各忙各的。

林壞又閑了下來,摸出手機,撥通林鎮西的號碼。

林鎮西:「大哥,我剛到州區,您打算怎麼處置趙衛東?」

林壞:「罰他點錢,能罰多少罰多少,然後就放了吧。」

林鎮西有些不甘心:「大哥,會不會有點太便宜他了?」

林壞道:「我查到趙衛東跟國外的人有聯繫。」

「我懷疑聖主的罪行,比上頭想像得還要大。」

「我們得放長線釣大魚,先把他放了吧。」

林鎮西:「好,我明白。」

掛了電話,林壞下樓。

此時陳玄武還在小區裏面站着,沒敢離去。

看到林壞下來,他連忙迎過去,惶恐道:「神帥,我……」

林壞看着他,淡淡道:「最近思過得怎麼樣了?」

陳玄武訕笑:「神帥,我已經知道錯了。」

「以後我一定改過自新,重新做人,我想跟着神帥混。」

林壞道:「整合你的人吧,隨時聽候差遣。」

陳玄武頓時大喜。

紫筆文學 京城。

醫院中。

嚴經緯給曾老爺子施了第二次針。

果然如嚴經緯說的一樣,八寸針,令人起死回生。第一次施針,病人醒來,能開口說話。第二次施針,病人能下床活動。第三次施針,病人活蹦亂跳,恢復如初。

現在,第二次針施完。

曾老爺子發現自己身子靈活了不少,雙腿也不在僵硬,下床之後,發現自己已經能走路,並且不氣喘。這讓一旁的陳主任等專家,都吃驚無比。

八寸針,太震撼了!

「嚴神醫,老朽要好好謝謝你啊!」

曾老爺子拉著嚴經緯的手,一臉感慨:「這麼年輕,就有如此醫術,我們國家的中醫界,有福了!」

嚴經緯笑了笑,道:「老爺子,你今天就沒必要呆在醫院了,直接出院,明天可以在家裡進行最後一次施針!」

「哈哈,好,在醫院天天聞消毒水的味道,我也呆膩了。」曾老爺子爽朗一笑,道:「嚴神醫,今天下午去我們曾家吃飯,我得好好感謝你。」

「行!」

嚴經緯沒有拒絕。

接下來,曾妮陪著曾老爺子辦出院,而嚴經緯隨著國醫謝思邈離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