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旁附朵兒回過了神,她看到佳明被夜左扔到了一旁,她趕忙跑了過去查看佳明的傷勢,即使那邊的空氣中上已經滿是灰塵了。


附天侯看到佳明被夜左打成那個樣子他的心也是一顫一顫的,他現在完全搞不懂夜左和佳明之間的關係了,要說夜左剛剛一指保護了身後的佳明是一件事實,而佳明被夜左現在打成這個樣子也擺在了眼前。

附天侯根本弄不清夜左的心裡,自己是要通過佳明和他結下關係,還是緊靠自己和他交流呢?

對於夜左的回答他也是非常的無奈,他沒想到這個男人竟然如此的不給自己面子,完全沒有考慮到自己是老者這一點。不過話說回來夜左這般對自己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自己前後變化實在是太明顯了,是個人都能看出自己是知道了對方是聖元境實力后才去討好對方,不過聖元境的強者實在少有,附天侯也是一時心急才有這般變化的。

夜左看著附天侯那尷尬的表情也是感覺很可笑,剛剛他還對佳明冷嘲熱諷的,現在一副急著討好他的樣子。這家族中的人難道都是如此的厚臉皮嗎?想想剛剛佳明急著躲在自己身後的樣子,夜左的臉也微微抽搐了一下,他恨不得再把佳明從碎石中拉出來再暴打一頓。

「你可以叫我千夜。」

夜左緩了緩手腕,把手中的烏鴉托上了肩頭。他還以為佳明會直接和附天侯對抗的,可是沒想到的是這個佳明實在是讓夜左失望,他的戰鬥手法連聶冉都不如,空有一身的實力,膽量還不夠大。

如果現在聶冉以三夕玄靈的實力和附天侯對抗的話,至少有四層的可能性獲勝,顯然夜左是把佳明和聶冉混為一談了,他原以為聶冉已經很廢了,卻不知道這個佳明竟然更廢!難道一個人的實力和臉皮的厚度成正比嗎?

不管怎麼說夜左已經對佳明失去信心了,剛剛夜左對佳明一陣暴打的原因其實還是幫助佳明恢復原來的樣子。因為佳明剛剛的狀態顯然不是正常的狀態,此時的他只會開啟噬辰經而不會關閉,不藉助夜左的外力的話很難恢復原來的樣子了。

當然了其實剛剛只需要簡單的幾下,佳明就能恢復以前的樣子了,但是夜左處於內心的氣憤,還是忍不住多打了一陣,剛好留給他能活下去的一口氣。

「千夜嗎?」

附天侯大喜,夜左能給他這個面子就說明眼前的這個千夜並不是什麼不講情理的人,相反這個男子非常有教養,如果這樣的話拉他加入自己家族的關係網路的話也不是不可能。

千夜這個名字只是夜左臨時想出的,畢竟現在他正被很多方面通緝,一個是擁有太古符印實力的荒野殿,一個是妖界的妖皇。現在算算自己離開皇城也有許多天了,皇朝的人應該反應過來想出應對自己的措施了。

如果暴露了自己的行蹤自己在外會非常危險,所以夜左不得不想出一個臨時使用的名字。當然了,夜左平生最不會起名字了。

「你是說剛剛的戰鬥只是一次切磋?」

夜左鄙夷的眼神看向附天侯,肩膀上的烏鴉以同樣的目光看著附天侯,八隻眼睛這樣冷冰冰地看著他,他總覺得現在的氛圍有些不對。

「當然了,附眀畢竟是我族弟子,當年也是迫於城主給的壓力所以我們才驅逐了附眀,今日他有實力站到我家族的院子里,這就說明他已經證明了自己,我想現在的他應該會得到城主的認同了。」

附天侯看著半身還壓在碎石中的佳明,覺得自己說出的「站在」這一詞非常的刺耳。

「不知這位千夜小友是不是我族附眀的師傅呢?」

附天侯覺得自己和這個千夜說的每一句話都很尷尬,自己的意圖實在是太明顯了,可是自己又不得不這般討好對方。

「我和他剛認識,順路過來而已。」夜左懶散地動了動脖子,他覺得現在是一個很好的時機,「你們家族不會是想和我結交吧?」

夜左的話雖然平淡而沒有任何感情,就好像是開玩笑地一般說出。但是這句話卻讓附天侯的心猛地一顫,這句試問的話正是附天侯想要的。

「如果這位千夜兄不介意我族卑微的話還請這位小兄弟賞個面子。」

附天侯的語氣中滿是激動,他最想要的就是能結識一個聖元鏡的強者,如果真的能和聖元境的強者建立好關係的話,只需要一點點付出可能就會得到巨大的回報,哪怕對方是外來國的強者,如果自己拉攏好了,說不定會在其他國家建立起自己的家族勢力。


附天侯雖然有種種野心,但是這些想法卻是每一個城池中每一個大家族都想做到的一件事,要知道皇族也只是一個大家族啊!如果一個家族的實力超出了皇族,那麼皇朝的更新換代也不是沒有可能!

夜左看看倒在碎石中的佳明,又看了看附天侯那期待的眼神,夜左內心不禁一陣的嘲諷,這樣的人類才是自己所認知的人類,他的們的人性,夜左早已看透了。

「以我先天鏡的實力,在這個家族中可能做不出什麼貢獻啊,畢竟這裡也是實力為尊的不是?」夜左反問道。

「不不不,實力什麼的只是表面現象,其實我們家族還是比較總是有才能的人的,能經營好這個家族就足夠了。」附天侯知道那些強者都喜歡隱藏自己的實力,無論夜左說他現在什麼實力,附天侯也早已認定這個千夜是一名聖元鏡的強者。

「那麼既然這樣的話,為表你的決心,能幫我做一件事嗎?」

夜左冷漠的目光靜靜地撇了一眼在一旁正在搶救佳明的附朵兒。

「您儘管吩咐。」附天侯低下了他那高貴的頭顱。

「把佳明給我殺了!」夜左冷冷的話語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朵中。 「把佳明給我殺了!」

夜左的話對在場所有的人來說似乎就是一個晴天霹靂。

現在夜左和佳明兩人的關係在場的人都不清楚,夜左一開始是站在佳明的那一邊的,但是後來的表現卻是想要殺死他的樣子。

附天侯聽到夜左的話后也是猛地一驚。

他不知道夜左現在是不是在試探他,如果聽了夜左的話對佳明動手,那麼就說明自己對自己家族的人一點感情都沒有,這說不定是千夜對自己的考驗,如果自己真的動手要去殺死佳明的話,那麼自己很有可能在動手之前就被這個千夜幹掉。

可若不是這樣,千夜和佳明只是剛剛認識,而自己不聽從千夜的命令的話,自己在他心中的好感就會一落千丈,自己剛剛和千夜認識,如果這點事都不能幫千夜辦的話,恐怕自己以後找千夜辦事的話就會很難。

要知道剛剛的佳明已經被千夜打個半死了,說不定這個千夜還真有殺死佳明的打算,可是他一個聖元境的強者又何必那麼麻煩?殺死一個玄靈鏡的人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難道是為了不讓身份暴露?

附天侯沉默了,他的腦子正在進行一場激烈的鬥爭,當他知道自己思考的時間不會很長,因為那個叫千夜的男子正在看著自己。

「族長……」

附朵兒惶恐的眼睛看向附天侯,夜左剛剛的話她也聽到了,可是附天侯可是一開始就想殺死佳明的。夜左的話無非是給了附天侯一個殺死佳明的理由。附朵兒的身體情不自禁地往佳明身前挪了挪,她生怕下一秒附天侯就會過來殺死佳明。

現在的佳明只有一口氣的生存空間,一個微不足道的攻擊就可能讓他喪命,附朵兒不明白一個三夕玄靈的人怎麼可能被一個身上毫無靈氣波動的人赤手空拳地打成這樣。

「呼……」

附天侯緩緩吐出一口氣,像是做了什麼重大的抉擇。如果現在夜左再重複一剛剛的話的話,附天侯一定毫不猶豫地衝過去把佳明殺死。可問題就在於這個千夜說完話后就沉默了,附天侯不知道千夜剛剛說出這句話時的真正意圖。

夜左的嘴角微微地上揚。

他很明白附天侯這樣的人的想法,人類總是這樣該用到別人的時候把別人當寶貝供著,用不到的時候就把你當做垃圾扔掉。附天侯剛剛就有這種心裡的變化,在附天侯說出自己還是很希望佳明回到家族以後,夜左故意命令附天侯殺死佳明,他倒想看看這個附天侯究竟有多厚的臉皮。

夜左說這句話的目的並不是真的為了殺死佳明,畢竟佳明對夜左還有些用處,夜左也不會那麼輕易地讓他死的。

附天侯搓搓手,在他的身上一絲靈氣再次浮現,不過這次的靈氣是淡藍色的,一條條淡藍色的靈氣附著在附天侯的身上,附天侯一伸手,在他的手中一把淡藍色的長劍順勢而出。

「族長不可以啊!」

附朵兒不明白夜左和附天侯是怎麼想的。一開始那個自稱千夜的男子本來是要保護佳明的,而附天侯一心要殺死佳明。沒想到事情發展到現在,千夜竟然不保護佳明反倒命令附天侯去殺死佳明。

這一點附朵兒實在是弄不懂,他不知道這兩個人到底在想些什麼,難道佳明的命就那麼不值錢嗎?為什麼他的生命總是被別人握在手中?

再看看佳明,他現在已經是看不出人的模樣了,剛剛夜左對他一陣拳打腳踢,現在的他全身浮腫,連呼吸都有些困難,要不是附朵兒在一旁不斷地給佳明用靈氣治療,恐怕佳明現在已經死了。

不過佳明受傷歸受傷,附朵兒發現佳明身上的黑白色條紋正在慢慢退去,而他身上生長出的骨刺也緩慢地收回皮膚中,只留下一個個正在緩慢癒合的血窟窿,這些血窟窿看起來密密麻麻的,十分瘮人。


「附朵兒,這是家族中的事,我族長決定的事還容不得你插手!」

附天侯大聲訓斥著附朵兒,他的是好不容易才決定要這樣做的,要知道在那麼有威懾力的男人面前,一個細微的動作都可能引起對方的不爽。

通過附天侯的觀察,眼前的這個男子非常的冷血,從剛開始看到這個男子到現在,附天侯看到的都只是一個冷漠的面孔,而那個男子唯一笑的時候也只是一兩秒的冷笑。這般的人一般都是不講感情的。

附天侯心裡雖然還是有些后怕,但是他反覆思考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出手。

「舞珀決-碧!」

附天侯抬起手中的劍,他閉上眼睛緩緩地舒了一口氣,這一準備完全可以不用那麼長的時間,附天侯甚至可以直接上去一掌結束了佳明的性命。但是附天侯又怕夜左反悔,所以他盡量讓自己的攻擊意圖明顯一些,如果對方只是簡單地說說並沒有真的讓自己殺死佳明的話,他可以立即收手。

附天侯偷偷看了一眼夜左,可是他卻發現夜左同樣正在看著自己,他的眼神是那麼的冰冷,看不出任何的情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那個男子的眼睛,附天侯就感覺自己的靈魂正在劇烈地顫抖。

「真的沒有阻止我的意思嗎?」

附天侯心裡還是有些不放心,但是看那男子的目光,他又狠了狠心。

「舞珀決!」

伴隨著附天侯的一聲暴喝,他手中的淡藍色的長劍忽然御空而起,在空中旋轉了一圈后沖著佳明筆直地飛了過去。

「族長!」

附朵兒擋在佳明的前面,她知道族長的命令不可以違背,但是如果讓他在自己眼前殺死自己一直喜歡著的人的話,她這輩子都不會甘心的。

「朵兒,給我散開!」

附天侯一邊說著,一邊看著夜左,他生怕附朵兒的行為引起夜左的不快。

一陣威壓從附天侯的體內迅速地擴散出來,他想告訴附朵兒眼前的這個男子並不是他們能惹得起的,但是附朵兒就像沒聽到附天侯的話一樣,擋在佳明的前面,任憑附天侯的威壓壓迫地她根本抬不起頭。

如果附朵兒繼續擋在佳明的前面的話,家族中很有可能失去兩名玄靈鏡的強者,但是附天侯狠了狠心,他知道一個聖元境的強者是多麼的重要,十個玄靈鏡的強者都不如一個聖元境的強者,所謂捨不得孩子套不到狼,玄靈鏡的弟子可以培養,但是聖元境的高手他這輩子可能只會認識這一個了。

「朵兒,你可別怪我啊……」

看著那把淡藍色的長劍即將觸碰到佳明和附朵兒,附天侯的心頭又是一緊,他知道自己這樣辦事實在是太草率了,完全不是一個族的族長該做的事情,但是現在的他急於想討好夜左,畢竟自己剛剛的舉動已經引起夜左的不爽了。

附朵兒看著那把淡藍色的長劍即將飛到自己的面前,她的眼睛靜靜地閉上,並沒有躲開的意思。

「朵兒……」

佳明好像是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他慢慢地睜開眼睛,只見附朵兒伸開雙臂已經擋在了自己的前面,而在附朵兒面前一把疾馳而來的長劍離他們兩人已經不足一米了。

「閃開!」

佳明大吼一聲,他用盡他全身的力氣把附朵兒推向了一旁,然後他艱難地站起身子擋在了附朵兒的前面。

「不可能!」

附天侯看著佳明身上的傷勢已經是重傷了,他的左腿的腿骨被夜左才斷成了三截,要說站起來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現在的佳明完全沒有剛剛瀕臨死亡的樣子了,他的目光中滿是堅定,完全沒有剛剛懦弱地躲在夜左身後的那樣了。

這般重的傷勢若是站起來他所承受的疼痛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骨骼斷裂,斷裂處的骨刺刺在皮膚上的神經上,這種疼痛對修鍊靈氣的人來說會翻上十倍!

「附朵兒,和你之間發生了不少的事了呢。」佳明抬起頭看著那淡藍色的長劍已經快要逼在了自己的鼻樑上,他那瘦弱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微笑。

「最初的我還以為是來了個麻煩的傢伙,可是後來隨著對你的注意,我發現你還真是一個認真的人呢。」

佳明攥起拳頭,開裂的指骨讓他體會到了鑽心的疼痛,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其實他的心也真的在痛。

「附眀哥!」

附朵兒感覺此時的時間瞬間凝固了,她看得見每一個人的表情,附天侯的不知所措,夜左的冷漠,佳明的堅定,但是她看不到的是,她的臉上已經爬滿了淚水。

「其實如果當年不被驅逐的話,我還真的想找個理由接受你呢。」佳明坦然地笑笑,他覺得自己終於做出了一件對得起別人的事。

佳明覺得自己來家族這一次並沒有真正的證明了自己,他沒想到自己竟然這般的懦弱,弱到竟然讓一個女孩保護自己。佳明覺得自己如果讓別人為一無所有的自己而死的話,自己在這個世界就失去的太多太多了。

佳明已經做好了決定,他不再想躲在夜左的身後了,在臨近死亡的那一刻,他終於透了世間的一切,自己被家族驅逐又如何?憑藉自己的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能自由的活著豈不是更好? 「如果有機會的話……」

佳明的眼睛輕輕地瞥向身後的附朵兒,他的心情非常複雜,但是他的話並沒有繼續說下去,他靜靜地閉上眼睛,嘴角浮現出一個微笑。


「以後有的是機會。」

一個冰冷的聲音從佳明的耳畔傳來,佳明一驚,他閉著的眼睛忽然睜開,一滴淚水隨著他睜開的眼睛緩慢地從他的臉頰滑下,在他的眼前一個身穿黑色皮衣的男子立在他的身前,只見那個男子兩根手指就夾住了附天侯的靈技。

夜城主是什麼時候來的?

佳明看看夜左剛剛離這裡的距離足有十多米,能在那麼快的時間裡過來,他的速度到底會有多快!

佳明表情複雜地看著夜左,他知道自己的命是夜左的,沒有夜左現在的他什麼都不是,所以在剛剛夜左打他的時候他連反抗都沒有反抗,他寧可被夜左打死也不願被這些家族中嘲笑過自己的人打死。

「您!」

佳明的臉上雖然已經很堅強了,但是他的眼睛中又忍不住有淚水流下來,他知道如果今天他活下來的話他以後的生活會有多麼幸福,擁有著實力,擁有著愛著自己的人,這世間他又缺什麼呢?



「附眀哥……」

附朵兒已經忍不住地哭出聲了,她慢慢地倒下身子,兩行淚水順著她的臉蛋流了下來。她本以為佳明這次肯定是死了,但是她沒有想到這個穿黑衣服的男子竟然有如此的實力。要知道附天侯所修鍊的舞珀決已經掌握了五種形態了,剛剛使用的舞珀決-赤,是舞珀決中威力最大的一個。而這個舞珀決-碧是其中速度最快攻擊最集中最為致命的一擊,能如此輕易用兩指擋住這一攻擊的人,他的實力一定非常了得。

但是附朵兒感受了這個人身上的氣息,她卻發現這個黑衣男子身上什麼氣息都沒有,完全就是一個普通的人。

附天侯倒吸一口涼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