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想到她可憐巴巴的在樓下等自己的模樣,路彥琛沒來由的心疼。


他跟眾人說:"一個小時后,會議繼續,現在暫停!"

大家都傻眼了,不是說,會議繼續,只有十來分鐘的吃飯時間嗎!

現在這快餐還沒到呢,怎麼突然就要休息一個小時呢?

只不過,總裁的話就是命令,眾人開會開了一上午,也樂得輕鬆一下。

只是,路彥琛一說完話,就快速的向著會議室外面衝出去,倒像是有什麼急事一樣。

路彥琛快速的進了電梯,本來想給葉一朵電話,問問她走了沒有。

電梯里又沒信號,他只好作罷,想著先去樓下看一看。

路彥琛剛下樓,就看見了葉一朵。

葉一朵實在是等的太無聊了,已經撐著胳膊,在沙發上睡著了。

路彥琛的俊臉,一下子冷了下來。

他快速的走到前台,沉聲道:"她來了多久了?"

前台看著路彥琛這個表情,心裡有點發慌,難道這個丫頭,真的跟總裁關係不一般?

她結結巴巴的開口:"兩個……兩個小時吧!"

路彥琛的俊臉頓時鐵青:"你怎麼不早跟我說!"

前台傻眼了:"您的助理說,她沒有預約,我只好讓她在樓下等您了!"

路彥琛冷冷的看了一眼前台,對她的辯解,置若罔聞。

路彥琛快速的走過去,在一樓大廳,眾位員工目瞪口呆的神色中,直接將沙發上的女孩,輕輕地抱起來,向著電梯走去。

他們總裁何時這樣親密的對待過女人啊!

這個女人到底是誰?一眾員工的下巴都驚呆掉了。

路彥琛此刻根本不想別的,就想抱著葉一朵,找個舒服的地方,讓她好好休息休息。

然後,再讓她吃點東西。

這個小丫頭,剛才肯定委屈壞了吧!

來了他的公司,還被拒之門外。

路彥琛的心裡很是自責,他今天一忙,居然把昨天晚上說的事情,忘記告訴助理了,真是該死!、路彥琛還在自責呢,葉一朵就醒來了。

葉一朵本就睡的不踏實,被路彥琛抱起來的時候,她其實就迷迷糊糊醒來了。

只不過,等她徹底清醒的時候,人已經被路彥琛抱著,走進了電梯。

葉一朵的小臉一下子就紅了。

她不好意思的伸手戳了一下路彥琛:"小白哥哥,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能走!"

路彥琛卻沉著臉:"你剛剛在外面睡著了,我先抱著你,就不冷了,一會找個被子蓋上,別感冒了!"

葉一朵想說,自己沒那麼嬌弱。

可是,看著路彥琛態度強勢的模樣,她突然就不知道要說什麼。

最終,她也只能紅著臉,窩在路彥琛的懷裡,一聲不吭。

這已經是路彥琛第二次抱著她了吧。

記得那次他們去吃飯的時候,他被熱湯燙了,他當時就是這樣公主抱,著急的抱著自己去沖涼水。

葉一朵越想,小臉越是紅的厲害。

傲世凰天 路彥琛抱著葉一朵出了電梯,就看見助理任斌向著自己走過來。

他看了一眼任斌,直接開口:"這是……我一個妹妹,以後她過來找我的時候,直接讓她來我辦公室,還有樓下那個前台,換個機靈點的!"

任斌聽到路彥琛的話,點了點頭,好奇的看著葉一朵。

他的目光里,更多的是震驚和複雜。

總裁這幾年,少年有成,多少女人趨之若鶩,可是,他看都不看。

這個……總裁懷裡的,所謂的妹妹,他也從來沒見過啊!

而且,能以這麼親昵的姿勢抱著,任斌的心裡,頓時通透的跟明鏡似的。

他快速的點頭:"是的,總裁,我立馬就去人事部換了前台!"

路彥琛沒有多說話,直接抱著葉一朵,去了自己辦公室的休息室。

葉一朵到底是在床上躺不住。 葉一朵紅著臉,看向路彥琛。

畢竟,她都醒了,路彥琛還是要把她抱上來。

她又拒絕不了,那種心臟亂跳的感覺,真的是難以形容。

路彥琛拿著手機,就要給葉一朵訂餐。

結果,葉一朵撐著胳膊坐了起來。

路彥琛皺眉:"不是瞌睡了嗎?好好躺著!"

葉一朵呲了呲小嘴:"我不瞌睡了! 遇魂記,鬼王的詛咒

路彥琛一邊點餐,一邊開口道:"我先給你點點東西,一會陪我吃個飯,現在先躺會!"

葉一朵為難的看著路彥琛,語氣有些複雜:"小白哥哥,我是來談活動贊助的事情!"

路彥琛一愣,目光看向她:"恩,我知道!"

葉一朵有些彆扭:"我本來是打算談完就回去的!"

路彥琛看著她,悠悠的開口:"現在已經中午了,就當是陪我吃個飯,等吃完飯給你敲定活動贊助的事情,我讓人送你回去!"

葉一朵有點不自在。

但是,想到自己已經等了那麼久,她便點了點頭。

只不過,她點完頭之後,還是弱弱的說了一句:"我下午還要上課!"

路彥琛愣了愣,點點頭:"下課之前,讓你回去!"

葉一朵這才神情放鬆下來。

其實,剛才路彥琛抱著自己的時候,她下意識的,是想閃躲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和路彥琛,好像突然就變得很親密了,這種親密,讓她莫名的有點害怕。

他好像就自然而然的,融入到了自己生活中,為自己做什麼,都是理所當然的一般。

這讓她惶恐,他們之間,只是單純的哥哥妹妹嗎?

他說了,他把自己當成妹妹,她便告訴自己,喜歡就別說出口了,放在心裡,以免影響了他們之間的關係。

可是現在,她總覺得,哪裡似乎有點問題。

可是,具體讓她說,她又說不上來。

葉一朵坐在床上傻獃獃的愣了半天,才聽到路彥琛喊她。

她猛地抬頭,看向路彥琛:"啊!"

路彥琛看著她這個樣子,忍不住笑出聲來:"朵朵,你剛才在想什麼呢?"

葉一朵突然就想到,她剛才在想的事情,她的小臉頓時有些紅彤彤的。

路彥琛笑著挑了挑眉,沒有問什麼。

葉一朵愣了半天,才回答道:"沒想什麼!"

路彥琛看了看她,也沒有多問,直接說:"外賣已經訂好了,很快就能送過來,我們吃個飯,然後,就敲定活動贊助的事情!完了你就回學校!"

葉一朵重重的點了點頭。

路彥琛看著她傻傻的樣子,想到她上午一個人等在樓下的模樣,他的心裡,莫名的心疼難受。

想了想,他開口道:"以後來我公司,直接上來,不行就給我助理任斌打電話,他的電話二十四小時開機,只要我在公司,肯定能第一時間知道你過來的消息!"

葉一朵聽到路彥琛的話,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

路彥琛這是在介意,介意上午讓自己等了那麼長時間的事情。

她笑著看向路彥琛:"沒事的,我上午還睡了一覺呢,都不用午休了!"

看著她這麼心大,路彥琛沒好氣的笑了笑:"傻樣!"

葉一朵眨了眨眼睛:"我才不傻,我可聰明了!"

路彥琛頓時失笑:"對對對,你是最聰明的!"

聰明到四歲大的時候,就知道要嫁給我了!

當然了,這些話,路彥琛只是在心裡想想,他可不敢真的說出來。

沒辦法,誰讓十七歲的小丫頭說了,自己就是她的偶像和目標呢!

如果她知道,自己的偶像,作為榜樣的人,其實對她懷著另外一種心裡,她心裡肯定會膈應吧。

兩個人各懷心思的想著事情。

突然,葉一朵拉過自己背著的小包,從床上下來。

路彥琛愣了愣:"不睡了?"

葉一朵搖了搖頭:"早就不想睡了,我拿了我們的活動策劃案,你先看一下,如果可以的話,再說贊助的事情!"

路彥琛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葉一朵。

他知道,葉一朵知道,自己開了口,就一定會把贊助的事情辦妥。

可是,這個倔強的丫頭,還是想按部就班的來。

他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從她的手裡接過策劃案:"好,我先看看,一會吃完飯也能省點時間,讓你早些回學校!"

葉一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路彥琛看到她下床,坐在自己旁邊的沙發上,他挑了挑眉:"你不休息了?"

葉一朵笑了:"早就睡不著了!"

路彥琛點了點頭:"好吧!"

他低頭,打開葉一朵送過來的策劃案,大概瀏覽了一遍。

就是一個公益活動,往年這樣的活動,公司也沒有少贊助,他給財務那邊說一聲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交給宣傳部門。

等到南大舉辦活動的時候,宣傳部門去做個方案,宣傳一下公司的形象就OK了。

所以,他打了電話,就知道給財務部門打電話,讓他們撥款。

路彥琛打完電話,葉一朵就傻眼了。

她吃驚的看著路彥琛:"小白哥哥,不簽合同,直接就把錢打過去嗎?"

路彥琛笑了笑:"你帶合同了嗎?"

葉一朵連忙點了點頭。

路彥琛笑道:"那就拿出來吧!"

葉一朵趕緊把書包里的合同拿出來。

路彥琛看了看,這份合同,大概就是講,他們公司,免費贊助這次的公益互動,其中不牽扯別的什麼。

路彥琛看了幾眼,就直接簽了。

可能是昨天的事情,留給葉一朵的陰影太大了。

今天這麼快,就敲定了贊助的事情,讓葉一朵還有點緩不過來。

她傻傻的捏著唐清風簽了字的合同,看上去有點呆:"小白哥哥,這就好了?"

路彥琛笑了笑:"可不就是好了嘛,你還想做什麼?"

葉一朵趕緊搖了搖頭:"我本來還以為,要跟你們公司相關部門的人吃個飯之類的!"

路彥琛看了一眼葉一朵,開口道:"他們還沒有那麼大的面子,讓你請客吃飯! 都市之修仙歸來

葉一朵不知道路彥琛話里的意思,只不過,她的小臉還是紅了紅。

聽到外面的敲門聲,路彥琛出去拿外賣。

葉一朵也跟著他,從裡面的休息室出來。

路彥琛就索性把外賣放在外面的茶几上,跟葉一朵一起吃起來。

他們吃飯的速度,都挺快的。

吃完飯,路彥琛跟葉一朵說:"記得明天我來接你,我們一起去看獵風!"

葉一朵趕緊點頭:"我記著呢!"

路彥琛笑了笑:"記著就好!"

吃了午飯,葉一朵就帶著合同,被路彥琛的司機送回學校了。

路彥琛的會議,暫停了一個小時。

他吃完飯,就去開會了。

葉一朵沒想到,今天的事情這麼順利,她回到學校,上課的時候,心情都好了很多。

晚上葉一朵睡覺前,還接到了路彥琛的消息,告訴她,明天八點就過來接她,他們去福利院,多陪陪獵風。

葉一朵也有這個意思,回了消息,就趕緊早點睡了。

早上。

葉一朵起床的聲音,吵到了雲夢恬。

雲夢恬哼哼了兩聲,拉著被子,捂住自己的耳朵,翻身繼續睡。

葉一朵輕輕地放低了聲音,快速的洗漱好下樓。

路彥琛是真的過來的早,葉一朵下樓后,就看到他已經過來了。

葉一朵一上車,路彥琛就遞給她一份早餐。

葉一朵有點囧,因為她想起,上次薄錦年給她送早餐的時候,路彥琛說了,不喜歡在車裡吃早餐,有味兒。

所以,他現在這是不嫌棄了嗎?

葉一朵低著頭,傻笑了一聲,開始吃早飯。

路彥琛反倒是沒有想到那點上去,他一邊開車,一邊問葉一朵:"你傻笑什麼?"

葉一朵搖了搖頭:"沒什麼,你怎麼會想到,給我買早餐?"

路彥琛回答的很自然:"早上不就要吃早餐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