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名身穿血袍的俊美少年,無聲無息出現在山頭上,那俊美猶如妖孽的臉龐,比起女人的臉還要艷美。而且,那少年還有著與常人不同的一頭血紅sè頭髮,看起來,更是添了幾分妖異。


在他的懷中,正摟著一長相秀氣的藍衣少女,雖然容貌沒有彌月彌心然那樣的出sè,但是,一雙恍如星辰一般璀璨的眸子,卻給人一種以美的享受。

人美,眸子更美!

看到血袍少年的出場,雪蒼冥調侃道:「你這傢伙長得還真像女人,如果你不是男的,本族長一定要了你!」

血袍少年老氣橫秋的道:「切,就你那人模狗樣,本族長才看不上眼!還是我的星瞳漂亮,你給本族長靠邊站!是不是,瞳兒?」

那懷裡少女一聽此言,立馬臉上如同火燒雲一般紅了,細聲細語的道:「是,夫君。」

聽到此言,血袍少年更是得意看了雪蒼冥一眼,彷彿在鄙視雪蒼冥一般。

「行了行了,一千多歲找個比你小上千把歲的小姑娘,功夫全練到臉皮上去了。」雪蒼冥道。

血袍少年道:「我知道,你那是嫉妒,本族長不和你一般見識。」

不理會兩人的吵鬧,彌天神問道:「烈羽寒,你來也是為了天脈?」

烈羽寒點了點頭,撇嘴道:「那不然你以為本族長吃飽了撐的沒事幹,大老遠跑來這裡幹什麼?沒辦法,族裡老怪物下的死命令,我是被那群老傢伙踹過來的。」想到這裡,烈羽寒就齜牙摸了摸屁股上的痛意,眼裡無奈之極。

「看來這天脈還真是不同凡響,竟然把遠古四族的族長全部聚集了。」彌天神嘆道。

天道說道:「除此之外,那叫彌絕的傢伙也值得注意,他的六煞神指前五指在一百年前就已經見過了,如今看看那第六指的威力如何。」

彌天神淡漠道:「一個將死人而已,沒什麼值得注意的。」

烈羽寒正要插話,遠處忽然飄來一句冷笑之音:

「彌天神,當真是好魄力,希望過一會兒你還能說出這句話!」

「咦,來了嗎?這彌絕也不容易啊,看樣子有好戲看了。」烈羽寒微眯著眼,看著聲音的源頭,喃喃說道。

「這彌絕比起夫君如何?」懷裡的少女星瞳,眨了眨可愛的漂亮眸子,問道。

烈羽寒嘴角一裂,笑道:「那肯定是夫君我厲害了。」

「夫君又在吹牛了。」星瞳鼓著嘴,不滿道。

烈羽寒看了她一眼,笑笑不語,眼裡充滿了溺愛。

「夫君在看什麼?」星瞳紅著臉,被烈羽寒這麼盯著,有點害羞。

烈羽寒呵呵一笑道:「瞳兒真是越來越漂亮了。」

不顧少女的羞澀,烈羽寒看向那道聲音的源頭,眼裡布滿了凝重。

風塵捲起,六道人影緩緩現出,一身黑袍的彌絕,冷冷注視著彌天神,彷彿眼裡只有彌天神一人,再也容不得其它。

看到彌絕的無聲到來,雪蒼冥依然淡淡微笑,天道自顧自喝茶,彷彿跟沒見到一樣。

至於彌天神,卻是同樣冷眼看去,眼裡鼓動著濃烈的殺機。

這兩人一遇上面,就開始殺氣對拼,不留餘地的攻殺過去,稍有不慎,就會心神反噬。 「兩位,在此之前,本族長有一樣東西要拿到手。」烈羽寒不管兩人一見面就勢拔弩張的樣子,生生打斷道。

彌天神沉著臉道:「什麼?」

烈羽寒轉眼看去彌絕,微微一笑,道:「聽說彌絕小兄弟得到了星辰天女的星辰舞步,這事可是真的?」彌絕真實年齡不過一百多歲,而烈羽寒已經上千歲,叫他一聲小兄弟也沒什麼不妥。


彌絕淡漠的點頭,在遠古四族族長面前裝傻,想來也是不可取的。

烈羽寒寵溺看了眼懷裡的星瞳一眼,便道:「本族長的夫人星瞳,諸位也都知道,是當年星辰天女的後人,現在,本族長希望彌絕小兄弟將星辰舞步交還。當然,其代價本族長也會拿出與之同等代價的禁法交換。」

彌絕目光轉向那眸子如同星辰閃耀的少女,點點頭,反正星辰舞步已經教給彌心然了,自己也不可能學習女人的步法。而且,還能得到一本同樣厲害的禁法,彌絕自然欣然應允。

不多話,彌絕手指上納靈戒光芒一閃,一個捲軸飛出,看也不看就拋向烈羽寒。

烈羽寒接住,也沒有檢查的必要,也拿出一捆捲軸,扔給彌絕。

彌絕將捲軸收入納靈戒中,反而把納靈戒取下來,交到彌塵的手中,道:「這東西你拿著,我想我以後也沒機會再碰了。」

說這句話時,一向自認堅強的彌絕,也不禁神情落寞下來,眼中微微濕潤。

彌塵吶吶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卻卡在嘴邊,死死盯住彌絕的臉,不言不語。

彌絕鄭重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耳邊輕輕道:「好好活下去。」

然後,彌絕毅然轉身,背影顯得幾分蒼涼與頹喪,神情再度恢復一片冷sè。

彌塵看著他的背影,是如此的蕭索與孤獨,如同一匹在荒原上獨自長嘯對月的孤狼,再嘶吼著最後的掙扎。

一時間,一種難以言明的情緒在他的心理醞釀,難受的他說不出話來。

彌塵抓緊了拳頭,目光里閃過一絲掙扎的痛苦。

彌心然看著彌絕的身影,也閃過幾縷複雜的神sè,最終化作一聲無聲的嘆息。

倒是墨青三人有幾分淡定,畢竟這麼多年活過來了,自然什麼事都看的開了。

「彌天神,一戰!這一場戰鬥,我等了十多年了!」彌絕目光冷厲,渾身氣勢被他提升上來,一種強烈的壓迫感在四周生起。

彌天神冷漠對視,道:「也罷,這些年的恩恩怨怨,的確要做個了結!今rì,你我二人便只能有一人能夠活下去!」


「可惜,死的那人不是我!」彌絕道。

「同樣,那人也不會是我!」彌天神毫不留情回道。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

彌絕低低冷笑,身影一動,彌天神同樣身影與彌絕飄了出去。

在兩人出去之後,天道、雪蒼冥與烈羽寒三人對視一眼,合力在山頭上劃出一張無形的光膜,進行強力保護。這兩人一旦認真打起來,必定是打得數千里荒無人煙,大地龜裂,這座山頭,根本防護不住。若是沒有數位同等級的強者共同防衛,只怕剛打起來,這座小山頭就會徹底湮滅。

一場曠世激戰,正式拉開序幕!

彌絕黑衣裝束,目光冷冽冰寒,冷冷對視。

彌天神白衣飄塵,傲然挺立,眼神犀利,令人刺眼!

彌天神作為彌族族長,一身實力在百多年前就已是天神巔峰強者,此次出關,整頓彌族,更是手段雷霆,殘忍毒辣,冷血異常。只怕一身玄功怕是已經超越天神的界限,令人敬畏!

彌絕,實力雖然不詳,但也是至少天神巔峰的存在,一身實力由復仇而生,手段與彌天神同出一轍,都是冷血狠厲,不容留情!六煞神指更是中域成名禁法級靈技,殺人無影!

這兩人本該毫無恩怨,但只怪孽緣叢生,兩人一代天驕,同時走上對立面,從此不死不休,恨之對方入骨!

彌絕,殺妻之仇,毀子之恨,如何忘卻?

彌天神,同樣如此,殺妻之仇不可不報,奪女之恨不可不忘!

「彌天神,最後問你一句,當初所作所為,你可曾有過悔意?」彌絕冷冷問道。

彌天神搖頭,冷漠無比,道:「殺便殺了,哪有什麼悔恨!為了彌族昌盛,彌天神一介肉軀,死多少都不足惜!若是重來,我依然會選擇殺了她!生在彌族,就必須做好為彌族犧牲的準備,這是彌族嫡系血親,無法規避的責任!我妹妹彌嫣既然違反彌族規定,就算是族長妹妹,雖遠必誅!」

雖遠必誅!

四字吐出,彌天神身上氣息猛地顫動起來,充滿一股從死人堆里爬出的死亡味道,一雙瞳目血光乍現,攝人心魂!

彌絕倒抽一口冷氣,咄咄逼人道:「若是如此,那就是殺了你,我也沒有什麼愧疚了!我不管彌族的什麼嫡系血親,我只問你要十六年前殺了小嫣的那一掌!彌族昌盛與我沒有任何關聯,你彌天神對彌族做出多少貢獻,我也不管!一百年前的那句話,我始終未變。情到深處不自已,但為她一人屠盡天下又何妨?彌天神,來!讓我們做出最後一場決戰,了結我這一百多年的宿怨!」

沒有彌天神吞吐有力,但是,冰冷至極點的寒意,還是讓人感到幾分來自心靈最深處的恐懼!

那雙冰冷冷的眼神,刺穿人最脆弱的心神!

彌天神搖頭,說道:「你xìng格太過偏激,為了一個女人值得嗎?當初你若放棄她,現今你即便不是彌族族長,也會是彌族一個極大掌權人物!彌族需要你這樣的天才!但很可惜,你的大局觀,太脆弱!xìng格不夠沉穩!小嫣臨死之前,讓我放過你,所以我留了你和你的兒子一命,否則,在那個時候,我就會將你們父子斬盡殺絕!彌族的叛徒,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

彌絕低沉冷笑,帶有幾分不屑,冷笑道:「這麼說,你彌天神也是絕情之人了?那麼,柳依依的事又該如何說起?將你和柳依依生生拆散,即便在一起,也不能有任何私情在裡面!將你們迫害成那樣子的,不就是你一直要效忠的彌族嗎?我殺了柳依依,你最愛的女人,也逼死了彌月,讓你也常常這喪妻喪子的悲痛!如今,我目的已成,即便身死,也有面目去見小嫣!而你,彌天神,將永遠生活在自己的愧疚之中,將她們逼死的,正是你這個彌族的好族長,好丈夫,好父親!」

聽得彌絕的錚錚冷語,彌天神目光中寒芒更是盛了幾分,眼眸幾乎眯成一條線!

「尊主的情緒波動有點大了。」墨青看著兩人冷語爭鋒相對,摸了摸花白的鬍鬚,搖頭嘆道。

「沒辦法,血海深仇,沒道理還能平靜下去。尊主又不是神,只要不是神,就會有感情。」暗影道。

「此次勝負懸念難料,這兩人都是靈獄大陸一方霸主,勝負難猜!」冥河子手心裡抓滿了冷汗。

「絕老……」彌心然咬緊了紅唇,模樣嬌俏,有種病態的嫣紅,極是惹人憐愛。

彌塵依舊臉上無波無瀾,死死盯著場面。

另一邊,雪族族長雪蒼冥笑著對烈羽寒與天道問道:「兩位,要不我們來打個賭?」

天道閉目,不聞不問。


烈羽寒來了興趣,嘴角一裂,笑道:「賭什麼?」

雪蒼冥伸出五個指頭,笑道:「三百萬神晶,我賭彌天神贏!」

烈羽寒略微看了彌天神與彌絕一眼,道:「好,三百萬神晶,我也賭彌天神贏!天道,你呢?」

天道睜開眼睛,奇怪看了兩人一眼,說出一句雷人的話:「你們兩人剛才說什麼?」

雪蒼冥、烈羽寒:「……………………」

烈羽寒豎起一根大拇指,憋出一句話:「天道,你強!下次我會好好招待你的!」

天道若有所思點點頭,道:「三百萬神晶,彌絕勝!」

雪蒼冥意外看了天道一眼,似笑非笑道:「天道,你腦子抽風了?竟然下這麼荒誕的賭注?彌絕似有幾分實力,但比起彌天神來,可是弱了一籌啊!」


天道看傻子一樣盯了雪蒼冥一眼,慢悠悠道:「沒辦法,彌天神以前總是搶我風頭,看他不爽!而且,彌絕這小子的xìng格和我一樣,很對我胃口,要是當初我有這小子這樣的膽子,也許……!」

雪蒼冥一愣,看到天道臉上的落寞,不禁苦笑一聲,道:「是啊,若是有他那樣的膽子,她也就不用死了!那丫頭,現在對你我二人還是痛恨無比!我這個父親,是管不住她了……」

烈羽寒挑了挑眉頭,撇嘴道:「遠古四族就你們三族事最多,什麼恩怨孽緣都朝你們這邊跑了,還是我烈族安靜,沒鬧出什麼大事來。要我說,你們三族就是沒事找事做,先是柳依依和彌天神,再是彌絕和彌嫣,話說,天妃的死也與你們兩人有直接關係。偏偏最後本來可以幸福圓滿的雪千尋,也被你們兩人害的慘兮兮的,不但男人背叛了她,還被天道你打成重傷,估計人家現在還在伺機報復天道你呢。雪千尋多好的姑娘,結果變成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小魔女,你們兩人還真是居功至偉!本族長拍十匹馬都趕不上你們兩個!女人是用來疼得,不是用來打打殺殺的,看看雪千尋那魔女的風範,上次到我烈族去,差點沒把我的宮殿給拍成渣灰!三言兩語不和,就直接和我打了起來,那一身實力,幾乎和我不分上下!真不知道雪千尋那小丫頭咋就變成這樣子了,當初小的時候,別說多可愛了。女人大了,就變卦了,變得心狠了。」

看著烈羽寒一人的自吹自擂,雪蒼冥與天道兩人臉上怒氣衝天,紛紛嘴角抽搐,偏偏烈羽寒說的是事實,還不好發作。

「好了好了,別說了,看比試,看比試。」雪蒼冥無奈,要是再任由烈羽寒說下去,估計他幾歲穿的什麼顏sè底褲都能翻出去,要是那樣,這面子可就糗大了。

烈羽寒齜了齜嘴,嘀咕道:「不跟你這白痴一般見識。」

雪蒼冥滿頭黑線,隱忍不發,從臉上擠出一絲幾乎扭曲的笑容來。

這時,彌絕動了,身影鬼魅浮動,氣勢萬鈞,無可比擬!

彌天神冷冷一哼,似是譏諷他的不自量力,作為超越天神巔峰的強者,彌天神自然有著非比尋常的自信!

「嘣!」

僅僅是一掌錯過,頓時就是如同山河裂開,塵土凹陷,沉悶的氣息似龍捲一般大作,讓空氣為之濃重無比!

殺意!

一股前所未有的殺意,從彌絕眼中崩shè出來,冷到極致的眸子,眼中看到的只有毀滅與死亡的共舞!

這種眼神,陡然讓彌天神心中微微一驚,但彌天神好歹也是霸主級彆強者,自是不會被一點殺氣所攝服。

「陽chūn白雪,天地化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