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個高大的中年男子,戴著眼鏡。


身邊,跟著四個強壯的學校保安。

男子一邊跑,一邊吼:「你們這些保安,吃白飯的嗎?這種人,也放學校里來行兇?趕緊,攔下他!」

保安們,一看是開邁巴赫的宋三喜,一個個都慫了。

這特么,超級有錢人啊,他們,哪敢上?

男子見狀,懂了,更氣大了,「你們,是不是不想幹了?我這個訓導主任的話,都不聽了?」

有個保安難為情的小聲說,「韓主任,我們,他他」

宋三喜站在車尾門處,冷冷的看著韓主任,道:「真不知道你這個訓導主任,怎麼當的。校風不正,真是可悲。」

「你給我閉嘴!馬上把楊雪她們放出來!否則,我報警了!」

韓主任衝過來指著宋三喜的鼻子,吼了起來。

「砰!」

宋三喜一腳,將他踹飛到花叢中。

然後,淡冷道:「去你馬的,在我面前裝什麼裝?」

上車,關門,砰!

發動車!

調頭!

韓主任摔的不輕,但狂怒了。

他強行爬起來,衝過來,張開雙臂要擋路,吼道:「你不許走!我今天要報警,你完了!」

「嗚~~~~!!!!」

宋三喜,加油門,發動機咆哮。

強大的聲浪,韻律美。

邁巴赫朝著對方,直接沖!

姓韓的嚇的臉都白了,趕緊閃到一邊去。

愣沒想到,這開車的,也是瘋了。

他,還是覺得小命要緊。

然後,眼睜睜看著這豪車,揚長而去。

轉過頭來,他掏出手機,正準備打電話。

可就在那時,一個來電打進來。

他馬上接聽:「喂,我是韓平,你是哪位?」

「我是中海市教育司副司杜明宣,你是三中韓平韓主任吧?」

「啊!杜局啊!您好,您好」韓平大驚,愣沒想到,這麼大人物給自己打電話了,「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身上痛,卻還帶著笑臉,一副哈八狗的樣子。

「我什麼事?呵呵從現在起,你被開除公職了,馬上滾蛋!」

「什麼什麼?杜局,我韓平在學校也是」

「閉嘴!滾蛋!」

電話中斷。

韓平崩潰,想哭。

這他馬是為什麼呀?

憑白無故的被人踹了,然後又被開除?

他,只能垂頭喪氣,回去收拾自己的東西。

路上,碰見校長和分管德育的副校長。

這兩人,臉色不對勁。

韓平趕緊過去,關心一下。

很快,得到了消息是,這兩人,也被杜明宣電話開除了。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只能是:無理由滾蛋!

杜明宣事情辦完,馬上回電崔永年。

「崔少,已經辦好了。只是,在下實在不解。這種校園內部事件,何勞崔少關心啊?」

崔永年冷淡道:「杜老師,我三喜兄弟的小·姨·子蘇有欣,一個老實的姑娘家,在三中被同學欺負了,校長、德育副校長、訓導主任、班主任,就得無條件離職。回頭,欺凌蘇有欣的女生,全部開除,該送少管所的,送!明白嗎?」

「明白,明白」

杜明宣趕緊答應下來。

心裡頭,一萬個問號:

一向眼高於頂的崔少,怎麼多了個三喜兄弟?這個三喜誰呀,這麼大能耐?

得了,先報警吧,讓警察去處理三中的事情吧!

這邊,宋三喜並不知道崔永年的行動。

他,拉著楊雪四人,很快回到了三醫院。

那時,蘇有欣檢查結果出來了。

內臟,沒有大問題。

只不過,肋骨被踹斷了兩根。

頭皮受損了四部分,再也不能長頭髮了。

她正在接受正骨治療。

孟曉蘭,在手術室外等候,看宋三喜拖著楊雪四個。

楊雪四個頭髮結成一團,真的是被拖進來的,哭泣成一團。

孟曉蘭,驚呆了 與此同時,金波集團,李波專門為倪星兒重金打造的直播間中,倪星兒正舉著小鏡子,在做最後的補妝。

之前在柳志玲還有姜雨琦面前連續吃癟,憋了一肚子火的倪星兒卯足了打算一波翻盤。

畢竟她本身就是在喊麥時代就靠直播起家的美妝博主,像柳志玲那種空有顏值,沒有粉絲基礎的新人,貿然進入她擅長的領域,倪星兒自認她能打十個!

再加上,手裏這款愛美麗的新產品臉霜,擦上后她感覺神清氣爽,整個人都像打了雞血般精神了許多,彷彿臉部的膠原蛋白都被激活了一般,讓本就顯得勾人的蛇精臉愈發容光煥發。

發現這一點,倪星兒甚至感覺對這款產品上了癮,果斷打開剛合上的瓶蓋,小心翼翼地用指甲尖挖出少許,塗抹到臉上,迅速揉勻。

啊,這種彷彿變年輕二十歲的感覺,太爽了!

畢竟棒槌國堪稱擁有美容界最頂尖的技術,從他們哪裏進口的東西,跟國內泥腿子做的,簡直沒法比!

林凡和柳志玲選擇為姜雨琦的國產葯妝帶貨,本身就已經輸在了起跑線上。

想要在國際大牌林立的化妝品區脫穎而出,他們簡直就是在做夢。

更何況,聽李波說,今天還會有一位神秘大佬空降直播間,給自己站場,那樣的話,即便本就機會渺茫的柳志玲能殺出重圍,想跟自己爭奪帶貨女王的桂冠,愈發一點機會都不可能有。

想到這裏,心情萬分舒暢的倪星兒不禁摸出手機,十指紛飛,朝她圈養的魚群投下一串串餌食。

很明顯,這些天來她已經受夠了李波那個變態,急需利用時間管理大法找出空檔,翻下其他金主的牌子。

畢竟,雨露均沾才是航海王的正道,一棵樹上弔死只會把路子越走越窄。

既然早就是成年人了,倪星兒哪會不明白這個道理。

八點正,美妝區pk正式開始。

林凡看到倪星兒以金波倪星兒的名字出現在海選區,嘴角不禁一勾。

若是這兩個持有星光股份的叛徒,以星光的名義參加海選,弄起他們來,恐怕還要顧及一點情面。

沒想到,這兩人估摸著翅膀硬了,竟然公然自立門戶,背靠李家的大樹參加pk,那事情便簡答了。

這麼狠怎麼來,怎麼鬧心怎麼弄便是了。

在這一點上,把林凡和星光娛樂恨得牙痒痒的李波,竟然跟他有些心有靈犀。

「哼,林凡,老子今天還玩不死你?」

一想到柳志玲直播間門可羅雀,到時候他再進去裝一波逼,陰陽怪氣奚落一番,李波嘴角便止不住笑意。

「等下,看你們怎麼死!」

隨着平台倒計時歸零,來自各個合作公司,甚至是個人美妝博主的主播們,都開始施展渾身解數,開始吆喝。

「選我選我選我我超甜,帶上一套能用到過年!」

「買他買他賣他!只選對的,不選貴的!」

主播們都是修行千年的狐狸了,深諳人性,都明白這第一輪「家居妝」的海選,主要受眾是家庭主婦,主打的便是經濟實惠的旗號,意圖招攬各種靠節衣縮食省下錢來的太太。

唯有倪星兒代言的愛美麗,因為主打高端品牌,根本不屑於跟其他吐沫橫飛,不似喊麥勝似喊麥的主播展開白熱化對決。

於是,金波集團直播間里,倪星兒得知海選開始,只是一聲不吭地修了修指甲,然後才慢條斯理地打開面前一排精緻的小盒子,如平常般給自己化上淡妝。

她已經得到李波的消息,只需要裝模作樣作作秀即可,反正已經買好水軍,隨時能將她衝到榜首,刷上專區首頁。

那樣的話,完全不用着急,反而可以忙裏偷閒,多享受下愛美麗這系列新產品的神奇!

果然,倪星兒沉醉在棒槌國新技術帶給她的神奇體驗中無法自拔時,她直播間的人氣卻在持續攀升,交易額更是在托兒的助力下如同坐火箭般飆升,眨眼間便衝到了專區前三。

反觀柳志玲這邊,情況便有點慘了。

除了林凡發動星光的員工充當觀眾外,房間里基本沒啥人。

偶爾有一兩個迷路的黃臉婆,進來一看,發現柳志玲那美得令人心生嫉妒的神仙顏值,當即被傷了自尊,扭頭便去了別家。

這樣一來,儘管柳志玲一直在盡心儘力吆喝,但時間過了近十分鐘,琦妙本草的成交額依然只有星光自家員工購買的兩百來套。

看到這情景,又看看已經衝到專區榜首的金波倪星兒,大傢伙兒都有些氣餒。

唯有一直在後台盯着數據的林凡,敏銳地發現除了自家員工,柳志玲已經憑藉魅力吸引到幾個心理正常的太太下單購買產品,眼神中頓時現出一絲笑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