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個蛇身長了五個腦袋,每個腦袋還各說各話,它一條蛇就顯得有點呱躁了,等到其它動物和植物也都紛紛議論起洛洛的這次偷偷潛入聖天法則學院的行為,整個大殿就立即變得有些喧嘩。


「好了,好了,都安靜。」

又一個人聲驀然響起,大殿頓時安靜下來。

大傢伙兒一起望向一面牆,牆上有一團液體,像是爬壁虎植物一樣在上面攀爬,或者是流淌。

液體是銀白色,閃亮的,宛如水銀。

這樣的物質不僅可以發出人聲,還有着很強的震懾作用。

它看大家都安靜下來后便繼續說道,「我這次讓洛洛潛入學院,是因為那裏的玄天寶塔發出了巨大的能量波動,且很友善,這對於防止我們異人族在自身進化中可能出現的停滯現象,同時為了阻止我們在異化過程中出現不可控的損壞,或許具有巨大的好處。」

此話一出,眾人忍不住歡呼起來。

一個只有兩隻腳的蜥蜴說道,「早知道我們應該早點來這裏,我就不會在變成蜥蜴的時候少兩隻腳了。」

「你就滿足吧,少點才好呢。」五頭蛇中的一個腦袋說道,「你看看我,長了這麼多腦袋,整日吵死了,恨不得少幾個呢。」

「你想少誰?」

其它腦袋立馬不幹了,紛紛攻擊說話的那個腦袋。

就在這時,一道紅色的身影閃入大殿之中。

之前不停踱步的中年男子立即認出了來者,高興地說道,「洛洛回來了!」

眾人立馬圍了上來,詢問情況。

那道紅色的身形便是偷偷潛入聖天法則學院的紅衣小姑娘,姓洛,名洛,叫洛洛。

她朝牆上的那團液體鞠了一躬,而後彙報道,「稟告族長,我,我連玄天寶塔的門都沒有進去。」

「什麼?!」

此話一出,大殿一片嘩然。

那團液體卻是倏地一下離開了牆面,來到洛洛面前,問道,「為什麼?」

語氣不含絲毫感情,卻讓人不寒而慄。

因為它知道,以洛洛的潛藏能力,除了玦塵之外,不會有人讓她無功而返。但玦塵已經閉關,短期不會出來。

所以,除非是洛洛在撒謊。

只要被他聽出來,可以頃刻間就要了她的性命。

果然,洛洛見狀渾身忍不住顫抖起來,臉色慘白如紙地如實相告,不敢有絲毫隱瞞。

「什麼?!」

這團液體幻化成了人形,眉頭一皺地說道,「想不到除了玦塵之外,學院裏竟然還藏了這麼一位絕世高手!」

異人族族長雖然有些不敢相信,但他知道洛洛沒有撒謊,否則她此刻已然化作了一灘血水。

「你們也都聽到了,聖天法則學院既然有這樣的高手坐鎮,實力甚至猶在上神之上,想在不驚動他們的情況下進入玄天寶塔的計劃就得改改了。」

族長邊說邊思考,然後重新回到了牆上。

「族長,難道說我們直接殺上學院?」五頭蛇忍不住追問道。

「殺你個頭!」紅唇蝙蝠罵了它一句,「奶奶的,難道你想讓我們都去送死嗎?」

「你奶奶!」

「我是你奶奶!」

族長不理蝙蝠與蛇的罵戰,淡淡道,「一個玦塵就不好對付,現在又冒出了一個,有兩個上神的學院完成是兩個概念,需要從長計議。」

它頓了頓,繼續說道,「諸位不要忘了,我們是外來人員,以往的經驗告訴我們不易暴露太快,否則就是血淋淋的教訓。」

「是。」

「是。」

眾人心有餘悸地點頭。

「那怎麼辦?難道這事兒就這麼算了?」洛洛鼓起勇氣問道。

「算了?怎麼會!」族長略一思索說道,「我們才來這裏沒多久,不少人還有一些副作用,大家先恢復和增長實力,等到我的影魔功大成了,哼,區區一個學院又算得了什麼,我要這裏整個世界!」

族長的語氣蘊含着極大的自信,其他人聞言無不附和與叫囂:

「屆時只要族長下令,我等就讓這個世界血流成河!」「休傷我家公子。」面對這鋪天蓋地的飛鏢,蓋聶一個人,一柄劍,將天上的飛鏢全部牽引下來。

「好強的劍術!」那些藏身暗處的人看到這種情形忍不住驚嘆道。

這裏襲擊劉雲的,都是修鍊武道的,因為修道之人不可以隨意攻擊人間的君王,不然今天你這邊的仙人飛劍殺人,明天我這邊的用詛咒殺你。

《洪荒修仙:開局攜帶人工智能》第二百八十九章款待(第一更) 碩大的辦公室,女人披着一頭烏黑的捲髮,側臉對着她,像一抹精心打扮找好角度的色彩,眉心甚是絢爛的一抹紅痣。

她雙手之間捧著一本書冊。

女人微微轉過頭,露出一抹精心準備的笑容。

瞬間,女人的笑容微微凝聚。

季宛宛這時候才起來此人的身份,在季宛宛沒來之前,她的炮灰劇情。

原主吃安眠藥痛苦死去,而顧欒一句話的結局就是和眼前的女人紀媛熙結婚。

她怎麼會忘了這麼重要的劇情。

這一刻,季宛宛的心涼了下來,無論做再多事情都宛轉不了劇情的力量。

李秘書手攔在透明玻璃門前,立馬反應過來,尷尬道:「季小姐,顧總在會議室,他說過您一來可以直接去找他。」

季宛宛靜靜的看着裏面的女人。

而女人在看到她之後,除了第一眼愣過以外,其餘都是平靜如水。

「季小姐,我先帶你過去找顧總吧…」

季宛宛側頭,像已經成為身體本能的肌肉動作,臉上噙著笑:「李秘書,不介紹一下這位是?」

李秘書此時的境地真的是舉步維艱,還沒開口,對面的女人自己已經開口了。

「我是紀媛熙,我們上次見過一面。」對面的女人勾起了嘴角。

紀媛熙也沒想到上次溫野介紹的顧家竟然會是這個顧家。

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就是顧欒的妻子。

李秘書立馬接下去「這位是紀氏的副總裁,今天來找顧總是談工作上的問題。」

……

會議室裏面正是一片低氣壓,這次的策劃案無論是各個部門改了幾次上來,都完全沒有新意,而且完完全全的照搬世面的設計來辦,這樣的結果也只能是投一筆錢到大海里,得不到任何收益。

「你們花了一周的時間就給我搞來這個,你這不是敷衍我,而是敷衍整個公司。」顧欒冰冷到極致的視線掃過下面一群人。

各個領導都悶着,不敢吭聲。

一群人已經在這足足感受了一個多小時的底氣場,一些進來學習的員工站在一邊,同樣是從心裏湧起的涼意。

這些天顧總的心情就沒好過,一次次的嚴謹,在以前顧總至少會忍耐幾次,現在倒好,除了給一次機會外,其餘拿着企劃案全都被通通被曬了紅燈。

導致他們現在重新設置企劃案,還真的一步步的,后怕又出現那種情況。

會議外的秘書看着裏面嚴肅冒着冷氣的氣息,搖擺不定到底進不進去。

他隨手拉過一個員工,匆忙道:「裏面怎麼樣?」

被拉住的員工有些受寵若驚,捧著胸口的文件瞧了眼裏面,苦着臉:「楊秘書,他們在裏面一直被顧總批了一個多小時了。」

楊秘書比他還苦着臉,擺擺手讓他先走。

在內心掙扎了一分鐘的楊秘書終於敲門進去。

他抱着必死的決心,過去側頭對着人道:「顧總,顧夫人來了。」

顧欒表情嚴肅的看着文件,聽到顧夫人三個字的時候,他怔了一秒,隨後下意識起身出去。

走到門口的顧欒停了下來,側過頭冷冰冰道「會議到此結束,明天會議繼續。」

說完邁開腳步迅速離開。

一群高管經理目瞪口呆,手足無措。

「剛才顧總是笑了嗎?」

「總算完了,我還以為我們這次是真的完了。」

「你們關注別的幹什麼!剛才顧總笑了!笑了!」

「看錯了吧。」 在崖下,一處密布劇毒的荊棘叢中,張若塵找到了阿樂。

阿樂的半個身體被火焰燒焦,體內大量骨骼斷裂,臉色蒼白,沒有生命氣息,宛如一具死屍。

張若塵忍著身上的劇痛,還有體內不斷傳出的虛脫感,將阿樂從荊棘叢中拖了出來,平放在地上。

羅剎公主走到張若塵的身旁,盯著地上的「死屍」,道:「功德戰場就是如此殘酷,誰都不知道死亡和明天,哪一個會先到。埋了吧!」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依舊凝視著阿樂。

羅剎公主沒想到張若塵竟然如此固執,正要再勸一句,突然,感應到了什麼,隨即嘴裡發出一聲輕咦,忍不住開始仔細觀察地上的「死屍」。

「怎麼可能……體內竟然同時具有生命之氣和死亡之氣。生死之氣,生生不息。」

羅剎公主的精神力強大,感受到阿樂體內的詭異現象。

即便是以她的閱歷,也感覺到了一些吃驚。

阿樂的體內,已經孕育出太極生死印,即可以將生命之氣轉化為死亡之氣,也可以將死亡之氣轉化為生命之氣。

只要意志力足夠強大,他就是不死之身。

除非,他遇到的對手,比他強大得太多,直接將他的身體打成灰燼,就連太極生死印都震碎,才能將他殺死。

當然,阿樂現在還只是將《九轉生死決》修鍊到第七轉,若是修鍊到第八轉,甚至是第九轉,那個時候,就算是將他的身體都打成齏粉,也未必能夠徹底殺死他。

漸漸地,阿樂的臉上恢復了一絲血色,體內的生命之氣變得越來越厚重,渡過了最危險的階段。

張若塵微微鬆了一口氣。

八部界的四大高手,自然也都發現阿樂身上的詭異變化,皆是嘖嘖稱奇。

瘋魔倒吸了一口涼氣,暗想道:「張若塵的身邊,還真是人才濟濟,一個修理黑暗之道的韓湫,就已經相當可怕。再加上一個不死不滅的冷血劍客,一株太古凶性植物食聖花。就算是一座大世界,挑出最頂級的聖境天驕,也很難與他們對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