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一個乾瘦的老者,冷笑道,眼眸之中,滿是肅殺之意。


老者一襲白衣,赤着雙腳,十分清苦。

在他身後,還有近千餘同樣類似的僧侶。

這些人都是教會裏頭的苦行僧。

他們專修苦道,在清苦之中修行,錘鍊武藝。

乾瘦的老者,便是銀河星系裏頭,苦行僧團的團長。實力極爲強大,已經是三品機甲戰聖。

“等到前面的小行星帶的時候,就可以動手了。免得夜長夢多。只有,在銀河星系內幹掉那個所謂的神之子,銀河祭祀部_長的功勞纔會大。”

一個高壯的黑衣人,朗聲道。

這個黑衣人打扮很奇特,左手持盾牌,右手持長矛,顯得和古武士很相似。

而且,黑衣人身後,還有數百個如狼似虎,同樣打扮的武士。

如果熟悉光明教會的編制,定然可以認出,這些人全部都是教會的聖堂武士。

聖堂武士的選拔比苦行僧更加嚴格,他們被要求絕對忠誠於大祭司。

甚至是供奉大祭司爲神靈,用自己的信仰去蘊養大祭司。

同樣,這些聖堂武士可以獲得更多的資源。

他們每一個人,可以修行教會裏頭最爲高深的祕法典籍。

這些黑衣人,就是銀河星系裏頭的聖堂武士長,實力同樣深不可測,強大無比,已經是二品機甲戰聖。

在仙舟裏頭,南天也是發現後頭跟着自己的飛船戰艦。

由於,那些飛船戰艦上面,有光明教會的標誌。

起初,南天還以爲這是銀河主教派過來的,用來輔助自己去神聖帝國。

後來,南天發現不對勁了。

如果是,銀河主教派來的人,最起碼會通知一下南天呀!哪裏向這些人一樣,藏頭露尾,鬼鬼祟祟,用着看似高明的手段去跟蹤者自己。

殊不知,南天的仙舟,級別特別的高。

在方圓萬里之內,任何風吹草動,蛛絲馬跡都躲不過仙舟的探測。

恍然間,南天又想到了,對了。銀河主教說過,大祭司一方的人和教宗不和睦。

教宗保我,忠誠於我。

但是,大祭司一方的人卻是千方百計,想要幹掉自己。

同屬於光明教會,看來確信是大祭司一方的人無疑了。

在某處教會分部當中,正在做調查的銀河主教,忽然間接到一封密報。

銀河主教看罷,立馬是神色驟然一變。

“可惡,可惡!綵衣祭祀這個傢伙,隱藏的好深,竟然趁着我來調研的功夫,派了人去截殺神之子!”

“神之子,若是死在了銀河星系,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銀河主教頓時臉上汗水大盛。

“走,去保護殿下!”

顧不上其他,銀河主教招呼上幾個親隨,立馬登上飛船,心急火燎地去南天那邊。

“嘟嘟~~”

南天的通訊器響了。

“南天將軍,大祭司那邊的人要殺你。你千萬要小心,我已經在趕往的路上。如果,殿下堅持不住了,就往銀河軍管轄的範圍跑!這裏是銀河聯盟,他們也不敢太造次!”

銀河主教,惶惶張張地說道。

“呵呵,我已經知道了。不過,那個什麼狗屁綵衣祭祀,或許太小瞧我了。區區一點人手,就妄圖要殺我?我南天,可不是那麼好乾掉的!”

南天掛掉通話,聲音冰冷至極。

“仙舟呀,仙舟!小黑說你,可以比兼5S級飛船。我不知道真假,但是,今天倒是可以試一試。但願,今日血染星空,以奠仙舟之命!”

南天嘴角上揚,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在機甲時代,靠人數人海戰術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在機甲時代,第一生產力,還得靠科技!

仙舟是神武時代裏頭最高仙家術法的結合,非要說科技含量的話,則比機甲大時代裏頭許多飛船戰艦都要強。

這也是南天的資本,敢於在星空直接打星際航空戰的底氣。

“準備!”

眼看着,南天的仙舟,就要進入小行星帶了。

忽然間,南天神色一冷,手指在仙舟的操控屏幕上,連連點擊了幾下。

仙舟立馬是調轉了頭,來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南天,也是一名經驗豐富的將軍了。

自然知道,前方的小行星帶,由於環境複雜,一旦自己進入其中,就會陷入被動挨打的境地。

而且,一但周圍的小行星都被打碎了,引起許多星辰石頭亂飛,很容易砸到仙舟上面。

雖然,南天的仙舟不懼怕這些星辰石頭,但是被砸到了,總是會不好的。

乾瘦的老者和黑衣人似乎,還沒反應過來,這到底怎麼回事?

他們自認爲自己的跟蹤技術很好,而且各自飛船戰艦上面裝載的反探測設備很好。

實際上,這些都沒用,他們都暴露在仙舟的無縫隙掃蕩中了。

“估計是,他的飛船太破了。木頭做的,也敢在星空裏頭航行,真是不怕死!”

黑衣人,冷冷地說道。

“銀河主教,也太摳了。這些年來,他們教宗一系衰落了,也是有道理的。”乾瘦的老者,冷冷地說道。

“不管了,通知下去,再過一分鐘,就發動攻擊!直接將那個神之子給打成灰燼!”

黑衣人,揮了揮手。

他這邊剛下完命令。

南天嘴角冷笑。

仙舟的攻擊程序也搞好了。

“好了,是時候讓你們見識一下仙家的威力了!”

南天哈哈一笑,按下一個紅色的按鈕。

“噗嗤!”

“噗嗤!”

“轟隆!”

“轟隆!”

仙舟頓時發起了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

一道道仙家死亡射線,精準地射像了黑衣人和乾瘦老者們的飛船戰艦。

這些飛船戰艦等級都不低,最差的也是A級的,至於黑衣人和衆聖堂武士乘坐的戰艦,更是SS級的。

可是,哪怕這樣,在死亡光線的掃描和打擊下。

“碰!”

“碰!”

巨大的爆炸聲,接二連三傳來。

這些人的飛船戰艦,全部破碎掉了,炸得四分五裂。

SS級的戰艦也不例外。

無數苦行僧和聖堂武士慘死當場。

在這場轟炸下,在衆多的飛船殘骸下,只有黑衣人和乾瘦的老者活了下來。

“可惡!”

“竟然殺我手下!害的這麼多飛船戰艦,變成碎片!此仇此恨,若是不報,誓不爲人!”

黑衣人,在星空中咆哮道。

“” 南天通過仙舟控制室裏頭的大屏幕,也是看到了在星空當中,肆意咆哮和發威黑衣人與乾瘦地老者。

通過武神系統,南天掃描出了二人的實力。

“聖堂武士長,二品機甲戰聖修爲!”

“苦行僧團長,三品機甲戰聖修爲!”

“這二人,我若是硬碰硬和他們對戰,根本不是他們對手。唯有,放出四大將軍,再配合着仙舟的超強攻擊,方能滅殺這二人。”

南天心中已經有了計劃。

修爲達到了三品機甲戰聖以上,光憑藉仙舟,是無法殺死他們的。

除非,這兩個人,是絕世大煞-筆,就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任由南天的仙舟連續地轟擊。

“這一艘飛船,我是小瞧它了,看來品級絕對在SSS級以上!”

乾瘦的老者,目光之中,光芒閃爍。

“我們聯手,直接拆了這飛船!”

“麻蛋的,老子,叱吒風雲,連SSSS級飛船,都親手擊落過,怕-他個-鳥!”黑衣人怒笑一聲。

“爲我死去的手下報仇,爲綵衣祭祀大人,建功立業!”

黑衣人和乾瘦的老者,同時大吼一聲。

“呼哧呼哧!”

兩大高手,朝着南天這邊飛來。

南天在操控臺上,噼裏啪啦地按着按鈕。

“轟隆!”

“轟隆!”

炮火轟擊,煙塵彌散。

仙舟上搭載的攻擊武器,的確強悍。

但是,這個乾瘦的老者和黑衣人,亦然不是吃素的。

他們的機甲修爲,極爲精深,配合着強大的機甲修爲和特殊的技能。

他們基本上,將仙舟地攻擊,全部躲避開來了。

“果然單靠仙舟,滅殺不了他們!”

“四大將軍,出來吧!”

南天從生命之界裏頭,將明殺將軍等人,召喚而出。

“幹掉,那兩個人,手腳麻利點!”

南天吩咐道。

“諾!”

四大將軍,齊聲應命,“噗!”四人飛出了仙舟。

“咦,你看,那四個人是?”

乾瘦的老者,疑惑地道。

“這四個人,打扮很奇怪。”

黑衣人眼中,閃過了一絲凝重。

“不管了,先殺了,再說!”

黑衣人冷笑一聲,仗着自己修爲強大,位列二品機甲戰聖。

“斬!”

黑衣人高高一躍,手持機甲大刀,一瞅眼,就瞄上了明殺將軍。

月歸宮闕夕已去 黑衣人自己也是有直覺的,他知道,明殺將軍的實力,最爲強大。

一下子就想要先制伏明殺將軍。

明殺將軍,嘴角劃過一絲冷笑。

明殺將軍一生征戰,跟隨索伯大帝,立下了赫赫戰功,實力強大無匹。

面對同等級之人,明殺將軍,還沒有害怕過。

“你比千葉親王,還有天音閣的太上長老,都要差太多了。”

“修爲也是鬆鬆垮垮,根基不牢,還想要挑戰我?可笑,可悲哉!”

明殺將軍,對着黑衣人冷笑道。

黑衣人氣憤無比,先是他帶來的手下,全部被南天的仙舟幹掉了。

再到現在,他被明殺將軍嘲笑。

“吾乃銀河星系聖堂武士長,宵小之徒,還敢侮辱我,真是找死!”

黑衣人暴怒地道,手底下的攻擊,也是越發凌厲剛猛。

“光明神在上,賜予我神力,殺!”

黑衣人使出禁忌法門,朝着明殺將軍攻來。。

“大光明殺!”

一招定輸贏,明殺將軍,也不拖沓。

絢爛的光芒落幕後,猖狂無比的黑衣人被削去了頭顱。

鮮血如泉水涌動而出,甚是怕人。

一尊二品機甲戰聖,就此橫死當場!

明殺將軍,巋然不動,傲然立於星海當中,自由一股絕世高手的風範。

同爲二品聖境,明殺將軍,卻是遠遠超過了黑衣人,基本上,在二品聖境是無敵的存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