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妖嬈動人美狐狸】:「只要你覺得值得就好,不過你要記得,你還小,要保護好自己。」


【淺水魚】:「嗯!」 再見周景琛時,已經是06年的國慶。

這時候的余淺已經11歲,讀六年級了,她去文秀的工作室時見到了周景琛。

他更瘦了,但也更精神了。

神采奕奕的看著余淺,笑著對她說:「小可愛,再等我幾個月,年後我就可以來陪著你了。」

余淺微笑,點頭說好。

文秀出辦公室正好看到她對著周景琛的背影發獃:「嘖,別看了,人都走了。」

余淺歪頭,笑的很甜。

「別虐單身狗了,進辦公室,有事兒跟你說。」

將打包的小吃放辦公桌上,轉身走到沙發上坐下,問她:「周景琛來做什麼?」

「你不知道?」文秀有些驚訝的問她。

看她搖頭,文秀表情有些複雜:「看來周景琛是真的對你上了心,啥都想給你安排好了。」

余淺心跳有些加快:「什麼意思?」

「他找到我的,知道你要進我工作室,也知道我缺錢,直接砸了三千萬進來,要了一半的股份。」

「他想做什麼?」

「還能做什麼,怕我對你不好,要做你靠山啊。」文秀也有些無語,她怎麼可能對余淺不好啊,周景琛的質疑,真的有點傷人。

「所以,我這是還沒成年出道就被金主包了嗎?」想明白其中問題后,余淺也有些想笑。

文秀翻了個白眼,遞給她一個文件:「看看吧,周景琛帶給你的資源。」

文件內容,余淺越看越心驚。

學習課程,老師,經紀人……所有的都被他想到了,就連出道時間出道方式都給她規劃好了。

這是要包攬她的所有啊。

見她看完了,文秀開口:「怎麼樣?能接受不?能的話就按這上面做了。」

「接受的話,是不是等成年我就得主動跳進這隻大尾巴狼懷裡了。」

文秀又翻了個白眼:「不接受你也得跳。」

「好吧,那就只有接受了。」聳了聳肩將文件放回桌子上。

正準備離開去找父母就被叫住了:「等下,忘了跟你說,周景琛戶口轉到省城這邊了,不出意外的話等你來省城讀中學你兩就能常見面了。培養感情我不反對,成年前不準正式在一起,不準鬧出事!」

余淺覺得自己嘴角在抽搐:「不用你強調我也知道,再說我本來就沒打算十八歲前談戀愛,我還要做學霸呢。」

「嗯,那你去找乾爸乾媽吧。」文秀揮揮手讓她走了。

還有一學期就要升初中了,余淺想來省城讀,所以家裡最近都在忙這事兒。

省城幾個重點中學對於外地來的學生,不是不收,而是有要求。

要麼在學區有房,要麼考進來。

余淺在縣城學習的確拔尖,但是縣城的教育水平比省城差了一大截,所以余家父母不敢把寶全壓考試上。

乾脆的,就在省一中附近買了個小別墅。

房子不算特別大,上下兩層樓也就六個房間。但是因為在一中附近,房價特高。

就這麼一棟小別墅,差點掏空了夫妻兩的存款。

雖說這兩年公司發展的很好,但是夫妻兩和曹源為了擴大規模,賺的錢大多轉頭又投進去了,所以兩口子賬戶上真正能動的錢不到一千萬。

買房子花了六百萬,裝修花了一百萬,剩下的錢就只有不到兩百萬了。

余淺和父母這次過來,是打算去看房子的。

別墅已經裝修好了,看過後沒問題驗收后就要進入通風狀態,等待半年後主人的入住。

樓上四間是卧室,分別屬於余文夫妻,余淺和文秀剩下一間是書房。樓下兩間一間練功房一間客房,客房到時候是給保姆住的。

房子整體風格走歐式簡約風,比較素凈。余淺看過後覺得挺好的,沒啥意見,也就順利交房了。

傢具這些都還沒買,打算等余淺小升初考試的時候再買。等余淺考試完,傢具也剛好買好,到時候余淺和文秀也可以住進來了。

越是臨近考試家裡的人越是緊張,連周六的興趣班都停了,一心讓她好好學習。

余淺倒是沒啥感覺,小學課程早在重生回來第一年就學完了,如今已經自學到高中課程了。

如果這樣都考不上一中,她都可以切腹自殺了。不過興趣班停了也沒事,她現在已經找到了新的樂趣。

有一天玩電腦的時候無意間打開了個小說網站,余淺才想起前世喜歡看的小說重生回來后就沒看過。拜前世看過太多小說的福,余淺腦洞特別多,而很多題材都是現在的小說沒有的。

2006年流行的華國小說類型還是青春疼痛風,以前世被稱為四娘的男作者為首,特別受年輕人喜歡。

而後世流行的霸道總裁、穿越重生、科幻異能……這些風格要麼還沒出現,要麼就沒有大爆作品。

余淺腦子轉的快,很快就決定了寫文這件事,反正以後也要學編劇,現在寫就當練手了。

用文玉的身份證在起點註冊了個賬號,第一本書選擇了重生這個類型。

原因很多,但最重要的是她就是個重生者。

文的內容其實很小白,劇情背景是個架空的古代世界,女主角和女配被狸貓換太子因而受盡折磨而死,死後用情根與地府做了交易重生,發誓要報仇雪恨。帶著前世的記憶女主角設計拆穿女配身份回到家裡,順手讓女配享受了一把自己前世的命運。接下來就是很俗套的宅鬥了,而因為女主角沒有情根,所以也就沒有男主角,結局時女主角有錢有勢還有權,唯獨終生未嫁。整本書都是圍繞女主角來寫的,亮點在重生和無男主。

看過太多小說的余淺深知一本書需要的高潮,爽點,所以書不出意料的爆了。

網站編輯發了很多消息邀請她簽約,余淺都沒有理會。她不缺訂閱和打賞的錢,寫文也只是為了練手,本就打了全文免費的主意,所以幹嘛要簽約呢。

沒有周六的興趣班,余淺有了更多時間寫文;沒有編輯的阻攔,余淺想更新幾章更新幾章。

全看她樂不樂意。

追她文的讀者也是欲生欲死,很多人想打賞都找不到機會,在評論區求作者聯繫方式也沒有。沒法打賞就算了吧,偏偏作者更個文也沒定性,有時候可能一天就更一章,有時候又爆更十多二十章,追的心累。想不看了吧,小說不僅題材新內容還好看。

讀者表示自己有些心肌梗塞。

余淺才不管讀者想什麼呢,上課作業寫文,還要抽空陪周景琛聊聊天,她忙的根本沒時間搭理他們。

周景琛知道她在寫小說,也想過給她打賞,聊天時候才知道她打著全文免費的算盤,出於對她的尊重也就沒有勸她簽約。

只不過,悄悄的,一副不小心不是故意的樣子,將她的雲博小號爆出來了,讀者都開始跑雲博催更催簽約了。 每次切到小號收到的私信和評論大片大片的都是催更,時間長了余淺就不愛切小號了。

時間過得很快,春節過後周景琛已經將公司的事情處理好來到了省城。

他買了余淺家旁邊那棟小別墅,做了鄰居,又給一中砸了筆錢,只等開學就入校讀初三。

周景琛根本沒有擔心過余淺不讀一中的可能,不提學區有房,余淺只憑著考試就能考上,更何況她還有各種比賽的加分。

而余淺也正式進入了複習階段,小說已經存稿完畢設置了自動更新,小洞天的課程也調整為了一周學兩晚。

余淺自己其實並不緊張也覺得自己能考上,但是她的父母擔心有意外,六界的神仙沒經歷過人界的考試,導致了皇帝不急太監急的場面。

跟周景琛吐槽,還被他笑,氣的余淺一周沒理他。最終他又是撒嬌賣萌又是唱歌哄人的,余淺才原諒他。

時間到了07年的六月,周景琛中考完就去了杭城。

《倩女幽魂》已經做好即將開始內測,他回去驗貨了。

原本組裡的人想著做個2d遊戲,畢竟現在市面上流行的就是這種類型,但周景琛不願意,他明確的記得,前世死的時候大熱的幾款mmorpg遊戲都是3D遊戲,2D遊戲雖說還有但大都有點涼了。

周景琛既然打著將《倩女幽魂》長期運營的主意,那麼2D肯定不行的。

年前就要內測的時候,周景琛要求將遊戲返工,又花大錢請了位3D遊戲的程序員,在他的指導下重做。

而現在,加班半年後,與前世不同的《倩女幽魂》要內測了。

遊戲背景和劇情任務,遊戲角色和npc沿用了前世的設定。

雖說設定是一樣的,但因為是3D,任務難度進行了修改,更難了。而且創建遊戲角色的時候,給了玩家兩個選項。喜歡捏臉的可以自己捏臉,不喜歡的可以選擇官方提供的兩張臉任意一張進入遊戲。

而遊戲外觀,也給了玩家兩種選擇。一種是三十天的,可以憑優惠券用銀兩購買;一種是永久,需要RMB充值元寶購買。

在遊戲的平衡性上面,也儘力做了自己能做到的最好,沒有哪個角色力壓其他角色,也沒有哪個角色太過弱。

周景琛認認真真的玩了一遍遊戲后,宣布七月一號開始內測。而內測名額和激活碼的發放,周景琛選擇了雲博。

自家軟體為自家遊戲做宣傳,不需要花錢,應該的。

六月十五號,雲博官博帶著公司其他官博一起,轉了一則動態。

一個認證信息為雲舟遊戲《倩女幽魂》官博的抽獎動態,內容是遊戲內測時間和內測名額激活碼。

網友們徹底炸了,雲舟不聲不響的做了個遊戲出來!還是個3D網游!

這個時候的華國並沒有什麼屬於自己國家的好的3D遊戲,網友們玩的大多是國外遊戲,雲舟這一出勾起了遊戲玩家們的好奇心。

好奇遊戲是什麼樣的,好奇遊戲好不好玩,更好奇遊戲質量如何,是不是打著3D網游的名號圈錢。

畢竟,之前有款號稱華國武俠扛鼎之作的網游就是打著3D的旗號圈錢。雖說很多網友都很噁心那個遊戲,但靠著病毒式洗腦還是穩住了一幫女玩家,借著女玩家多又吸引了一批男玩家,將一款網游做成了相親網站。

在這個前提下,雲舟出的3D網游,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

內測名額激活碼那天動態被瘋狂轉發,到二十五號抽獎時候,短短十天的轉發量就達到了近百萬。

將抽出來的三千個激活碼發完后,周景琛回川省了,余淺的畢業考試已經考完去省城了,一周后就要進行小升初的考試,周景琛要回去陪著她。

……

「叮~叮~」正準備吃晚飯,余淺家門鈴響了。

拿著個雞翅邊啃邊去開門,一打開就看到周景琛站在門外,余淺愣了。

周景琛的眼神從她頭頂緩緩移到她手裡的雞翅上,余淺突然反應過來趕緊將雞翅藏在背後。

尷尬的笑著:「你不是回杭城了么?」

「我剛到家,把行李一放就過來看你了。」周景琛憋著笑回答她。

「哦哦,那你看過了可以回去了。」余淺還是覺得不好意思,開始趕人。

「噗,小可愛,我飯都沒吃的趕過來看你你就這樣趕我走啊?」

「那你想怎樣嘛?」余淺裝著一副很兇的樣子問他。

周景琛覺得她奶凶奶凶的樣子特別可愛,忍不住摸了摸她頭髮。

「討厭,會長不高的。」余淺想揮開他的手,但是一伸手雞翅就漏出來了。

看著周景琛憋笑的樣子,余淺臉紅了。

「我還沒吃飯,不請我進去吃個飯嗎?」看她臉紅,周景琛移開視線。

「不……」余淺正想說不請,文秀看她一直沒回飯桌,也走出來了。

「喲,這不是我們周總嗎,您杭城的事兒處理好了啊!」對於周景琛當初不相信她會對余淺好的事兒,文秀一直記著的,隔了幾個月再見到人,還是忍不住想開口刺一刺他。

「文總,你對合作夥伴都是這種語氣嗎?」周景琛並沒有生氣,淡淡的反問。

「哼。」文秀不知道怎麼回答,總不可能說是單獨對他吧,那豈不是顯得她很小氣。「淺淺,他來幹嘛?」

「來看我啊……順便想蹭飯……」捏著手裡的雞翅,余淺有些饞。

搬過來前,文玉就給她們找了個保姆,據說祖上是御廚,手藝特好。剛開始余淺還不當回事兒,覺得祖上御廚什麼的就是抬資歷的,結果吃了這位阿姨做的第一頓飯,余淺就被收服了。

好吃啊,余淺前世今生兩輩子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飯菜,這兩天頓頓吃的肚子圓圓的。

余淺覺得,要不是身體已經被洗髓丹改造過,吃什麼都不胖的話。按前世那個喝水都胖的體質,這兩天的吃法,肯定要長好幾斤肉。

看余淺心思明顯飄到了其他地方,文秀哼了一聲:「進來吧,吃了飯你就可以走了。」

周景琛進門換了雙鞋,拉著還沒回神的余淺朝著餐廳走去。

被文玉雇傭來照顧兩個小姑娘的陳盈端著菜一出來就看到個西裝筆挺的少年坐在余淺旁邊,她有些楞,這家女主人沒說過還有個少年要照顧啊。

「陳阿姨,這是我工作室的合伙人,也是我們鄰居,叫周景琛,過來蹭飯的。」文秀一看陳盈的表情不對勁,趕緊介紹。

「哦哦,好的,周先生您好。」陳盈放下菜,問好,然後打算回廚房隨便吃點,有客人在,她不好意思上桌和主人一起吃。

「陳阿姨,坐下一起吃吧。」看陳盈打算回廚房,余淺叫住了她:「不用避著他,不是外人。」 陳盈還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雖說兩個小姑娘和善讓她一起上桌吃飯,但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有客人在還不知身份的上桌,始終是不好的。

「陳阿姨,他真不是外人,坐下一起吃吧。」余淺也開口叫她坐下。

「不了,您有客人在,我上桌不好。」陳盈躊躇了下,還是拒絕了。

周景琛抬頭盯著她,陳盈被他的目光盯得渾身不舒服,涼涼的,很嚇人。

看了幾分鐘,周景琛大概清楚了這個保姆的性格,和善,本分。

順著余淺的意思也開口說:」陳阿姨坐下一起吃吧,淺淺說的沒錯,我不是外人。而且以後我來蹭飯的時候還多著,難道你每次都躲著么?」

陳盈有些無措的看向余淺,見余淺點頭,她才又取了副碗筷坐下。

余淺見人都坐下了,叫了聲開飯便動筷了。

陳盈做的菜好吃,文秀和她口味又一樣,所以每次吃飯都跟打仗一樣,不快點動手根本吃不到喜歡的菜。

見兩人搶菜吃,周景琛有些想笑,兩個小丫頭。

還沒習慣川省的菜,沒啥胃口的周景琛帶著笑幫余淺搶菜,很快余淺的碗里就滿了。而余淺也不夾菜了,只專心吃著碗里的。

文秀齜牙:「過分,還帶幫手!」

「略略略,你咬我啊~」

余淺可愛的樣子看的周景琛滿心喜悅,眼裡的笑意根本遮不住。

而作為過來人的陳盈,對於他的動作表情有些心驚膽戰。

一個十七歲的少年,對十二歲的小女孩有著愛意。

想到曾聽說過的戀童癖,陳盈不知道該不該提醒文玉注意下。

此時一心投喂未來媳婦的周景琛根本沒想到,自己已經被當成了戀童癖。

……

吃完飯,有些無聊。

余淺不想看電視,便拉著周景琛出門:「秀秀,陳阿姨,我和周景琛出去散步消消食,等會兒就回來。」

「嗯,別太久了。」文秀看著手裡的文件,頭也沒抬。

陳盈張了張嘴想說啥,最後還是看著兩人牽著手出門了。

「陳阿姨,你不用擔心什麼,他兩有分寸。」

文秀突然開口,陳盈嚇得差點跳起來。

「別把那兩人當小孩,他們的心理狀態可能比成年人還好。」撐著下頜,文秀笑容帶著些許深意。

「可是,余小姐始終才十二歲。」陳盈想了想,還是有些擔憂。

「生理年齡十二歲,心理年齡二十二歲。放心吧,不會出啥事的。再說如果真有啥問題,我這個做姐姐的第一個弄死他。」陰惻惻的開口,將手指捏的噼噼啪啪。

儘管陳盈心裡覺得哪不對勁,但文秀的堅定讓她多多少少放了放心。

伴著暮霞,余淺拉著周景琛在別墅區轉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