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人妖』呂玉顏。


不說名聲,光這境界兩人都相差太遠了。呂玉顏已經是玄天境巔峰了,而秦盈盈還依然連大圓滿都不到,還是靠丹藥提升上去的半步大圓滿,這差距的確是有點大了……


不得不說,秦盈盈選的這個時機很好,她一上台,易天師和呂青絲便發現了她!

「盈盈,是她!」

「真的是她,不光面貌一樣,這性格也差不多,別人可不會做出這種事來!」

「來了就好,來了就好啊!」

「什麼時候去救她出來……」

「別急,她來了,『神星』很可能也已經來了,再觀察觀察……」

易天師很想救人,但他知道現在卻不能急。他也知道如果秦盈盈沒什麼事的話,肯定不會無聊到上台找虐的!而既然上台了,就說明她必須有話得說了……

的確,在下面,秦盈盈想說個什麼都很難,甚至想大叫一聲都困難。可一旦秦盈盈出現在了擂台上,那麼『神星』還真就沒發阻止了!

「喂,對面那位,你叫什麼名字啊?我不會無名之輩交手!」秦盈盈笑笑,沖呂玉顏說道。

呂玉顏很美,可這種美卻不是秦盈盈喜歡的類型。擱在往常的話,她肯定是連話都不會說一句的,但現在不一樣了,她要儘力拖延時間,她多在場上呆一分鐘,易天師等人發現她的幾率就大一分鐘。

「小姑娘,這可不是你亂跑的地方,還是乖乖下去吧,我不想在你身上浪費時間!」雖然剛好明飛雲進行了一場驚心動魄的大戰,但對於解決一個小小的半步大圓滿的秦盈盈,呂玉顏也費不了多大的力氣。

「偽娘,說話還挺沖的,不乖乖去服侍你男人去,跑到著丟人現眼幹什麼?」呂玉顏知道這樣說的後果是什麼,但她還不得不這麼說。


當然了,敢這麼說,呂玉顏也是有底牌的。她的底牌就是『神星』。她知道現在的『神星』很可能已經在暗地裡罵她,但她遇到生死關頭的時候,『神星』肯定是會救她的。

只要性命有了保障,那還怕什麼呢?

呂玉顏憤怒了,他真的憤怒了!

他也知道很多人對他不滿,特別是對他這張如花似玉的臉不滿。但到現在為止,卻沒有人敢說出來。

敢怒不敢言!

呂玉顏很滿意這個效果,不過現在他卻是憤怒了……

眼前這個女人不但說出來了,還稱呼他為『偽娘』。

「今天我不殺了你,我救不叫呂玉顏!」呂玉顏真的是憤怒了!雖然擂台是原則上不允許殺人的,可他真想殺人,只要他速度夠快,還真沒人能攔的住。

「嘿嘿,要不我們打個賭吧。如果你真能殺了我,我什麼也不說。如果你殺不了我的話,你叫大叫三聲『我是偽娘』,敢不敢?」秦盈盈笑道。

「敢,有什麼不敢,今天我救讓你看看得罪我呂玉顏的下場,死,死對你都是一種解脫!」呂玉顏憤怒道。

秦盈盈則是撇撇嘴道:「呂,原來你姓呂啊,哼,我最討厭的就是姓呂的人……」秦盈盈這句話說的是真的,絕對是真話。

台下的呂青絲聽了之後,也無奈的說了句:不會是因為我吧……

呂玉顏已經不想再說了,再說下去他只會更加的氣憤,他現在要做的只有兩件事:動手,殺人!

說動手,呂玉顏就動手了,玉一般的手,他動手的時候他的手也突然變成了玉一樣的顏色,玉一樣的材質……

玉一般的手!

『玉手』!這是呂玉顏這一招的名字。 武道剝削系統 ,如果明飛雲在這的話,肯定要說一句:千萬要小心,因為這一招很強大,真的很強大……

秦盈盈拔出了她的劍!這不劍可不是普通的劍,是勒索『神星』的,『神星』不用劍,但他卻收藏了不少劍,而據說這把就是他所有收藏中最好的一把。

雖然她不知道這一招有多麼強大,但她也已經感受到了危險……

「五行之源,混沌一擊!」沒辦法,秦盈盈也只有使出了她剛剛練成的一招。

可是結果卻讓所有人都跌破了眼鏡!

秦盈盈這一招是呂青絲交給她的《五行劍法》里的一招,也是最厲害的一招。可連秦盈盈都不知道的是,這一招連呂青絲都沒練成。

即使呂青絲已經領悟出了劍道,但她的《五行劍法》還只是停留在五行合一上,對於五行之源了解的還並不是很多。

其實不僅是呂青絲,就連號稱『最強劍道』司劍在看了秦盈盈的這一招后,也無奈的嘆了聲:這才是真正的劍道。

呂青絲想的並不多,這是她之前在逃亡中沒事琢磨出來的。她只想應對一下眼前這個局面,想在場上多呆幾分鐘而已。

結果,『玉手』斷!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呂玉顏不可思議的看向自己已經斷了的右手,他竟然一擊被一個只有半步大圓滿的小女孩斬斷了他無往不勝的右手。

呂玉顏不相信,他還是不相信,他一點都不相信。

可事實就這麼擺在他眼前,他不得不相信。實際上,現在就連『神星』都不相信。他已經做好了救下秦盈盈的準備,秦盈盈的那張惡嘴他是領教過的,而被秦盈盈嘲諷的呂玉顏他也恰好聽過,所以他知道呂玉顏肯定是不會放過秦盈盈的。

雖然他也很想讓呂玉顏幫他出上一口氣,但秦盈盈的命他還是要保的,必須得保。

「慘了,以後可能還真打不過她了!」看到這一幕,連呂青絲都不由得嘆了一句。正因為她修鍊的也是劍道,所以她知道這五行之源的強大。

「嘿嘿,別怕,到時候我幫你!」易天師勸解道。

呂青絲忽地一笑道:「這就不用了,她超我最多是在劍道上超越我,我又不止一個道,想贏我,那那麼容易……」


這句話似乎是對秦盈盈說的,也想是對一直要打敗呂青絲的易天師說的。而聽完之後,易天師也沉默了……

「不會吧,你竟然這麼虛,我還當你多麼厲害啊,怎麼一劍就讓我斬斷了手啊!」秦盈盈笑道,這種笑是赤裸裸的嘲笑。

呂玉顏也終於爆發了!

「玉山傾!」呂玉顏在和明飛雲的戰鬥中基本沒有進攻,但這可說明他不會進攻或者是進攻不行,這這一招就足可說明了呂玉顏進攻有多麼的強大。


『玉山傾』一出,秦盈盈周圍的空氣好像也被壓迫了似地,都迅速開始向秦盈盈靠攏,秦盈盈感覺到了一種束縛感,這種束縛讓她喘不過氣來。

「慘了,慘了,這種攻擊該怎麼破啊!」秦盈盈雖然攻擊讓人著實驚艷了一把,可關於呂玉顏的這一招,她沒有絲毫的經驗,她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處理。

等到秦盈盈想跑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呂玉顏此時斷掉的右手已經被他重新接上,可秦盈盈給他帶來的傷痛和恥辱他仍然忘不了。

秦盈盈剛才那一招,在懂得劍道的人看來,知道那一招的強大,也知道那那一招意味著什麼。但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他們並不知道那一招意味著什麼。

在他們看來,就僅僅只是他呂玉顏因為輕敵,竟然被一個半步大圓滿的武者斬斷了一隻手臂。

想想都可笑啊!

這是呂玉顏的恥辱,既然是恥辱就必須用血來洗刷。

這一刻,對於最後的冠軍呂玉顏都沒有想,他想的只是殺掉秦盈盈,殺掉給他帶來恥辱的女人!

「準備救人!」易天師輕輕的對旁邊的呂青絲說了一句。

現在秦盈盈的情況易天師也已經知道了,秦盈盈危在旦夕,他必須得救。就算是暴漏身份,他也得救。

呂青絲輕輕的點了點頭。

雖然她喜歡和秦盈盈爭論,兩人更是一見面都爭論,但這個女人有難了,她必須得救!

這一刻,秦盈盈也真的怕了。

死亡即將降臨,不容得她不怕。

而就在這個時刻,一顆流星突然出現在了她的身旁。

為什麼說是流星,因為它快,因為它出現一刻后便迅速消失。

「這是夢嗎?」秦盈盈還是不敢相信剛才發生的那一幕。

一個聲音突然想起:「你個瘋丫頭,玩的太大了吧,從現在開始,你就那都不能去了!」

說話的是『神星』,那麼救她的自然也就是『神星』了。『神星』太快了,他搶在易天師和呂青絲之前,救下了秦盈盈。

愣了半刻,秦盈盈才反應過來。而她反應過來的第一句話便是:「你慘了,你竟然敢叫我瘋丫頭,我一定給平洲王告狀!」 短短几天的時間就能夠讓我今時不同往日,而且倘若隨便一個人都可以在我的腦袋上拉屎,那我這個老大還有什麼意義可言?還不如把事情全部都給挑明了強。

以前我忍受憋屈,那是我懂得隱忍,但是現在不同了,倘若我再慫的話,那可就有人要看我的笑話了。

「黃濤,你他娘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財神顯然是怒了,就算隔著電話我都能清楚的聽見他那陣陣粗狂的喘息聲。

「財神大哥,我能有什麼意思啊?只是單純的覺得你做事有些不太公道罷了,你之前不是就向我表明不會插手我和羅坦的事情,怎麼現在又出爾反爾?是不是羅坦又偷偷給你塞錢了?」

財神明顯是被氣得不輕,急促的呼吸聲從電話那邊傳了過來,不過好像財神正在有意識的按捺住自己將要爆發的脾氣,最終耐著性子對我說:「兄弟,這件事情我也比較難做,畢竟羅坦也是我的兄弟,我可以誰也不幫,但是這話要是傳出去,那我財神以後怎麼在江湖上立足。」

「那就讓知道這件事情的人閉嘴不就行了。」我輕笑道。

財神立即哎喲喂了一聲,舔著嘴巴說到:「弟弟你可真的是說得太正確了,這讓人閉嘴不得給人一點兒好處嗎?所以你看…」

我心中冷哼了一聲, 無敵征服者我的妖孽女神老婆 ,他想怎麼宰就怎麼宰。

但是我要真的是一隻肥羊,那我今天怎麼可能會站在這裡說話,更不可能有今時今日之地位。我心中不禁承認我的確是一隻肥羊,而且還是一隻長著獠牙和利爪的肥羊。

不過我還是選擇先穩住財神,這才忙問道:「那你說個數,我有空給你送過去。」

「五千,五千就夠了。」財神那邊都快樂得合不攏嘴了。

我沉思了一下,然後也笑著說:「五千?五千怎麼夠呢?我再給你加五千,但是你這一次必須要把羅坦給我揍一頓。我就這一個要求,行嗎?」

五千?

現在別說是五千,我連一根毛都捨不得拔給財神,我這樣做只是為了能夠奚落他一頓罷了。

財神不愧是財神,見了錢就好像是見了自己親爹似的,不,簡直是比他親爹還親,想都沒想就直接答應了下來,問我什麼時候把錢給他送過去,他馬上就會派人去揍羅坦兩兄弟。

我心中暗笑了一聲,然後假裝嘀咕了一下,才說:「這麼多錢我要湊一湊,你看後天行不?後天下午五點,我來夜總會找你。」

「行行行,兄弟您路上慢點,到時候咱們哥倆好好的大喝一頓,能認識您這樣的兄弟,我這輩子算是值了,正值了。」財神的態度頓時來了一個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變,就好像我是他他親爹似的,恐怕他都擔心我喝水的時候會嗆一下。

我心中惡汗連連,我見過喜歡錢的,還沒見過他這副熊樣的,估計上一輩子就是一個個窮鬼的命,這一輩子改了這麼一個名字就是希望能夠給自己轉轉運。

掛了電話后我便在心中想著,財神會不會真的找人去將羅坦兩兄弟給揍一頓呢?不過按照我對財神的性格了解,估計他有很大的概率會這樣做,因為我覺得錢財在他的身上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底線。而現在我也能真正的了解,為什麼當初魯威會說財神是見了錢都可以連自己的親爹親媽都不認的,看來話真的是沒有誇大其詞。

到了第三天下午,我已經完全將財神的這件事情給拋到了腦後,完全沒有任何的印象。直到第四天的早上我接到了財神的電話,十分直白的問我為什麼沒有給他送錢去。

我壓根就沒打算再去理會他,不過我卻聽魯威說財神的確將羅坦兩兄弟又揍了一頓,估計現在他們兩兄弟還躺在醫院裡你,這也是為什麼羅坦沒有來找我麻煩的原因。

我不急不慢的對著財神打哈哈,說我最近不是在忙著籌錢嗎?希望他能夠多給我一點兒時間。

財神似乎不樂意了,語氣格外的陰沉:「兄弟,你該不會是在耍我吧?你要知道按照我的脾氣,有誰膽敢耍我,我一定弄死他。」

我對於財神的警告自然是不屑一顧,甚至壓根都沒有把他放在眼裡,不過現在我也並沒有打算和他撕破臉,而是笑呵呵的說到:「財神大哥,你這是說得哪裡話?我怎麼敢玩你了,難道你是不信任兄弟我了嗎?你放心,錢的問題我一定儘快給你湊好!」

其實這幾天來我旗下的好幾個社團的確也給我掙了不少錢,但這些錢我一分都沒有拿,全部都分給了我手底下的兄弟們,因為只有將兄弟們給餵飽了,他們才有力氣給我幹活。

現在魯威和樂樂他們幾乎是將我看成了神,對我的話更是言聽計從,馬首是瞻。我知道這並不全是錢在其中作祟,更是因為我是用自己的心去換取別人的真心,這樣難道還不能讓他們對我掏心窩子嗎?

「行,那再給你一天的時間,明天你可一定要把錢給我湊齊了,否者的話後果我是不敢向你保證的。」財神警告了我一句后便掛斷了電話。而我心裡還嘀咕著,要不是因為我最近不能惹事,我早就滅他一百次了。

我的心中雖然有所不甘,但還是選擇忍下了這一口氣,畢竟現在是非常時期,我需要的是在學校里盤踞勢力,所以為了我自身的發展安全,我還是不太喜歡去主動招惹財神這尊大佛。

這件事情我原本沒打算和周大力他們說的,但是現在是早上,大家都還在床上睡覺,自然是聽見了我打電話的聲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