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


鳳蘭夏央此時是難得的清醒,她站在高閣之上,輕哼著這首《水調歌頭》,夜風揚起她的發,更是添了几絲乘風歸去的意味。

「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鳳蘭夏央伏在一旁的木欄邊,眺向遠處。

「夜!」夜傾玄唇角上揚,口中輕吐出一個字來。

「夜?」她在心中細細的研磨著這一個字。

許久,二人再無一人出聲。

直到——

輕微的鼾聲,響起……

「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夜傾玄瞧著鳳蘭夏央的這幅睡顏,失聲笑了笑。

他抬手將曼珠沙華的面具覆在了面上,俯身,在鳳蘭夏央的額心處輕吻了吻,旋即將之打橫抱了起來,朝著皇宮的方向飛去。 這時,藍月殿內卻是另一番光景。

「不,不要…不要……」只見鳳蘭夏央雙眸緊閉著,雙手死死地扣著覆在身上的錦被,她額頭上有大顆大顆的汗珠滾落,勃頸處青筋暴起,看樣子顯然是陷入了夢魘之中。

枯藤老木,寒鴉聲聲,夢裡,是大片大片的血色。

「九歌神女,私盜天族至寶女媧石,妄圖勾結妖族,挑起三界之亂,其罪不可恕!吾代其天下蒼生,判其灰飛煙滅!」

漫天的黃沙捲起遍地的屍骸,像極了千年前的那場毀天滅日的禍亂。

「還不束手就擒!」 美女愁嫁之我的上司男友 北瀟戰神立於雲端,神色倨傲。他手中提著一桿長槍,就像是藐視一隻螻蟻一般,睥睨著跪伏在地上接連吐血的九歌神女。

「不!」

那紅纓長槍磨得錚亮,槍尖泛著攝人的寒光,顆顆飽滿的血珠子順勢而下,串成了一道妖冶的紅線。

那都是她族人的血啊!

她恨,她好恨!

她恨天族的無情,更恨自己不能保全族人的無能!

「啊!我要你們陪葬!」她雙眸赤紅,噙著血淚,仰天發出了一道凄厲的怒喊。

她倔強的從黃土地上掙紮起身,懷抱青骨傘,三千髮絲背在身後無風自動,像極了那決然赴死的壯士。

「孽障,你找死!」北瀟大喝一聲,提著紅翎槍從雲端上飛身而下,直挑她的面門。

「呵!」她冷冷一笑,嘴角勾起一抹嘲諷。

很快,他們便戰在了一處。

天上地下,風雲變色……

「莫北瀟,我九歌的命不是那麼好拿的!」

青骨傘在她的手中極速轉動著,一點一挑皆是凌厲的殺招。河源書吧

「強弩之末,也敢口出狂言!」

莫北瀟怒目圓睜著,手中長槍寒光依舊。

「妖孽,受死吧!」他大喝一聲。

不知何時,那莫北瀟已繞至了她的身後,而那還殘留著她族人鮮血餘溫的紅櫻長槍,直衝她的心窩而來。

此時,她已精疲力盡,五臟六腑已然移位,身上多處仙骨也被打的七零八落,而元神也早已皸裂。

此時,她已無再戰之力。她只能閉上雙眼,等待著紅翎槍的穿透。事實上,她也確實這麼做了。

然,預料中的疼痛並未到來。

說時遲那時快,天際處突然飛來一柄墜著銀色鏤空小扇劍穗的長劍。

「咣當」一聲,那紅翎槍被狠狠擊飛,刺在了那遠處的山石之上。

剎那間,氣浪翻湧,一眾天將被掀飛在雲端。

「本尊的人,你們也敢動!」天際突然傳來一聲暴喝。

「浮……浮黎天尊!」眾人雙膝跪地,內心急劇顫抖著。

他們竟不知這九歌神女竟是這浮黎天尊的徒兒?若是知曉就是借他們百十八個膽子也不敢啊!

洪荒時代的戰神,常年居住在三十三重境,若無毀天滅地的大事絕不輕易踏出半步,更是令人仰望的存在,就算是當今天帝見了都要客客氣氣的禮讓三分。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說的便是這浮黎天尊。

若不是這天尊對那帝位不感興趣,怕是怎麼也輪不到如今的天帝來坐。更何況這浮黎仙尊陰晴不定,喜怒無常!

「師……師尊,你來了!」九歌神女簡直是熱淚盈眶。

「小九,你受苦了!」浮黎撫著她的青絲,神情柔軟。 「小九不苦!小九隻是想師尊了!」她臉色蒼白著,虛弱的躺在浮黎的臂彎處,眼角滑落一顆晶瑩剔透的淚珠子,仿若風一吹她便要乘風歸去,消散於天地之間。

事實上,也確是如此。如今,她全然是靠著自己的意志力在死撐。

「人,本尊帶走了!回去轉告天帝,他日本尊必要去那九重天宮討個說法!」

一股威壓當頭而下,壓得眾人喘不過氣來。

「是!恭送浮黎天尊!」莫北瀟仰望著雲端之上,著一襲涌地金蓮玄衣袍,俊美絕倫,俾睨天下的浮黎天尊,放在身側的雙手緊了又松,鬆了又緊。

「師……師尊,九兒怕……怕是不行了……」九歌神女垂著眼瞼,虛弱不堪。她輕靠在浮黎的肩頭,忽而粲然一笑。

「九兒別說了!」浮黎撫著她近乎透明的容顏,神情哀怒。

她的九兒是這世間最善良最聰慧的女子,怎麼會捨得讓這天下生靈塗炭呢?

「師尊,九兒日後怕是不能陪您了!」這是她日思暮想,藏在心底數千年的人啊。她真的好捨不得!

「」這女媧石蘊含著無上神力,可修復破碎的元神,是……是九兒,拼了性命為師尊盜來的,還請師尊收下!」她將掛在脖間的五彩石取出,遞給了浮黎。

「傻九兒,師尊要這做什麼!」他捧著這五彩石項鏈,心中思緒難平。他的傻九兒啊,是他對不起她!

「師尊一心求的,只想讓我的九兒無憂無慮,開開心心的翱翔在這天地間啊!」天合小說網

她眼角滑落一滴苦澀的淚水,蜿蜒了面容,「浮黎,對不起,忘了我吧!」她終是神魂耗盡,化作了點點熒光飛散在了這天地間。

「不!」浮黎目眥欲裂。

「九兒!我不會忘,我今生今生永生永世都不會忘!」他轟然倒地,瞧著這漫天熒光,心也終是化做了飛灰。

「嗬~」鳳蘭夏央虛喘一聲,赫然睜開了雙眼,他撫著隱隱作痛的心口,猛然間從榻上驚坐而起。

「這是什麼?」她從面上輕拂了一把,入眼的是無根的淚水。

「好奇怪,怎麼又做這個夢了!浮黎是誰?九歌又是誰?」她歪著腦袋,靠著軟枕仔細想著,卻奈何,越想腦子越亂,就像是和了粥一般,甚至連夢中人的樣貌都記不清了。

「呃,我這腦子,早知道昨晚就不吃那麼多的酒水了!」她捶著腦袋,心裡懊惱極了。

「殿下,您醒了!那快趁熱喝了這醒酒湯吧!」流桑推門而入,轉過青梅屏風,將手中的白瓷碗放在了案桌上。

「小桑子,昨晚是你送我回來的?」她一面喝著碗里的醒酒湯,一面問著。

「不是奴!奴昨晚在前殿找了殿下……呃,不……是王爺幾個時辰,卻不見王爺的半分人影,奴就心想著,王爺可能是厭煩了席間的應酬提前退場了,果不其然,奴一回來,就瞧見殿下已在榻上睡著了!」

「呃……那昨晚可能是我自己走回來的!」她含糊不清的應著,可腦海里想著的卻是那名玄衣男子。 都怪自個兒昨晚喝的斷了片兒,竟連那男子的樣貌都沒看清,就這樣跟著人家走了!

雖然這聲音聽起來很蘇,可這萬一要是壞人,想對自己圖謀不軌呢?

鳳蘭夏央,以後你可長點兒心吧!

錦繡農女種田忙 「呃,對了!宮中一切事宜都打點妥當了嗎?」

「王爺您放心吧,奴一早就吩咐下去了。」流桑一面為鳳蘭夏央梳著發,一面應著。

「那便好!等未時一過,咱們便動身前往王府。」

約半刻鐘后,鳳蘭夏央一行人行到了萬安宮。

「鳳君主子,王爺來了!如今正在殿外侯著呢!」思白垂眸,向貴妃椅上的鳳君福了一禮,旋即稟報道。

「哦?」鳳君微訝。

「這孩子已經有些時日沒來了!」忽而,他慵懶一笑:「不過,也是時候來看看我這孤家寡人嘍!」

隨後,他在思白和思蕊的攙扶下坐到了窗邊的小榻上。

這時,立於殿外的鳳蘭夏央也接到了傳話宮侍的回話。

「皇父君!」人未到聲先到。

「王爺,您可算來了,鳳君主子想您可想的緊呢!」聞聲,此時正為榻上的鳳君續著茶水的思白,在他的授意下忙迎了出去。

「昨個兒本王才見了皇父君的!」她穿過堂院,一腳入了殿門。筆趣閣vp

「這不是鳳君主子沒來的及和您說了體己話么!」

「皇父君,身子近來可好?」

「王爺您放心,鳳君主子的身子已大有好轉,再加上由大皇子從域外帶回來的天香丸養著,鳳君主子的氣色是越發的好了!」他一面挑了帘子,一面回道。

「那便好!有勞思主管了!」

「王爺您客氣了,這都是老奴該做的!」思白全程陪著笑,在前頭引著,臨到內室時他停了腳,旋即,領著一眾宮侍默默的退了出去。

「是雨兒嗎?」室內傳來一聲呼喚。

「皇父君,是兒臣!」她一腳入了房門,尋著聲音一眼便瞧見了,窗邊小榻上正端著青瓷冰裂小盞,飲著茶水的鳳君。

「雨兒快來,這邊坐!」鳳君慈祥笑著,招呼著她入座。

見此,鳳蘭夏央倒也不拘著,脫了鞋襪便上了榻,坐到了鳳君的對面。

「兒臣好些日子沒來了,倒是想念皇父君想念的緊了!」她捏起桌上的桂花糕,沒心沒肺的吃了起來。

聞言,鳳君笑的更加慈祥了。

「皇父君也是日夜盼著!」鳳君握著她的手,一臉嘆然,「我的雨兒終於長大了,可是皇父君也老嘍!」

「胡說,皇父君在我眼裡永遠永遠都是天底下最美的男子,就像……」她托腮沉吟了一會兒,突然眼前一亮,「對,皇父君就像那東海的鮫珠一樣美!」

「貧嘴!」他伸出一根玉指,輕點了點她的頭,忽而笑道。

「嘻嘻,皇父君在雨兒眼裡永遠都是最美的。」她像個孩子一樣,抱著鳳君的胳膊撒著嬌,「皇父君會給兒臣做好多好多好吃的桂花糕,還會在兒臣生病的時候,沒日沒夜的照顧著雨兒,兒臣真的真的很愛皇父君!」說著說著,她便淚了目。 說實話,她從前是真的有些羨慕鳳蘭夏央的,不像她從小就沒了父親。當別的小孩兒向自己的爸爸撒著嬌要各種玩具時,她只能在角落裡默默的瞧著。所以,一直以來她都是極度自卑的,她渴望得到愛,也渴望得到別人的關懷。

不過,她現在卻是十分感謝鳳蘭夏央的,是她成全了自己,讓她知道了自己存在的價值,知道了這世間還是有好多人在關心著自己的。

直到這一刻,她才真正意義上接受了這一異世界,接受了發生在她身上所有的事。

她,從今往後,將會是一個嶄新的鳳蘭夏央。

「我的乖雨兒,你長大了!皇父君日後,怕是再也不能時時陪在你的身邊了!」鳳君突然紅了眼眶,雖說雨兒不是自己的親生孩兒,但從小就養在自個兒膝下,是比親生的還要親啊!

「兒臣也捨不得皇父君!」她瞧著眼前鬢角爬上了几絲銀霜的鳳君,心中突然有些難過,「雨兒日後會常常進宮來看望您的!」

「好雨兒,皇父君果然沒有白疼你!」他輕拍了拍她的手,旋即會心一笑。

「哦,對了!」她一拍腦門兒。瞧這記性,光顧著說話了,差點兒把此次的正事兒給忘了,

「皇父君,這是兒臣特意為您調製的香水,只要擦一點在肌膚上,便可持久留香,保您一整天都是香香的呢。」鳳蘭夏央從流桑手中接過了鏤空刻花檀木盒,笑著遞給了鳳君。

「哦?香水?皇父君還是頭一回聽聞呢!」他心中略帶著疑問,打開了眼前裝飾精美的檀木盒子。

只見紅綢布上躺了一隻刻著梅蕊的羊脂玉瓶。

「雨兒,你有心了!」他單手捏著瓶肚,輕晃了晃瓶中淡紅色的液體。最新小說www.zuixiaoshuo.net

剎那間,一股雅而正醇而幽的寒梅香味撲鼻而來。

「好香啊!」正是他喜歡的味道。

「還請皇父君賜名!」她皎潔一笑,這時空現階段人們的認知,還只停留在粗糙爛制的香粉上,若她將這香水投入到落月坊大批量生產,再加上皇父君這一噱頭,豈不是要賺翻了?

「寒梅吐蕊,聽雪落無聲……」鳳君略一思索,沉吟而出,「就喚它聽雪吧!」

「謝皇父君賜名!」她傻呵呵的笑著,此時,她的眼中彷彿已經看到了那白花花的銀子入了她的口袋。

「雨兒,如今你已成年,是時候收收性子了,日後做事切莫再像從前那般莽撞了。」鳳君拉著她的手,語重心長的道。

「兒臣明白!日後定當時刻謹記皇父君的教誨。」

他撫著她的手背,神情滿是不舍,「如今,你已被封為一等紫印親王,理應在笄禮過後,便立刻動身前往所在封地的,但你母皇憐你年幼,又捨不得你走,便特意留你在京都三年。

這三年,雨兒可切莫再荒廢了。」

「皇父君,您放心吧!兒臣已經長大了,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這心裡還是十分清楚的。

而那些荒唐事,您就當從前的雨兒是個不學無術的混賬!

如今,兒臣早已想的明白,與其這樣整日里渾渾噩噩,碌碌無為的活著,還不如放手搏一把,就算將來的結果不像兒臣那般設想的盡如人意,但最起碼,兒臣做到了了無遺憾!」 如今,兒臣早已想的明白,與其這樣整日里渾渾噩噩,碌碌無為的活著,還不如放手搏一把,哪怕將來的結果,不是兒臣設想的那般盡如人意,但最起碼,兒臣做到了了無遺憾!」她垂眸,第一次在鳳君的面前露了心聲。

既然,她已將他視為了她在這異時空最親的親人,那麼她的一些想法,他也是理應知曉的。

「雨兒能有這份心境,實屬難得!如今,皇父君也沒有什麼能夠教給你了!

但你要時刻謹記,你是皇父君的女兒,更是這藍月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一等紫印親王,,你的一言一行,不僅代表著我整個皇家的臉面,更代表著的是我整個藍月國民的素養。」鳳君雙手扶著她的肩頭,定定的瞧著她黑亮的眼仁兒,語重心長的道。

「是,兒臣謹記您的教誨!」她伸出三根瑩白剔透的玉指來,發誓道:「今日,兒臣便以神的名義,在此向您發誓,那些勾欄呀,賭坊的什麼腌臢地方和腌臢人,我鳳蘭夏央是萬不會再去接觸了!」

不過,她本身就是開青樓開賭坊的,怎麼可能不再去接觸這些地方的這些人呢?

是以,她和鳳君玩起了文字遊戲,只是鳳蘭夏央不接觸,不代表她瀾闕不能接觸呀?14小說網

「好孩兒,皇父君自然是信你的!」見此情景,鳳君忙伸出了一根玉指,點住了她的朱唇,不再讓她繼續說下去。

她調皮的眨了眨眼,將鳳君的玉指從她的唇邊移開,反手握在了掌心。「好了好了,皇父君咱們就先不說這些沉重的事了,咱們說點開心的吧!」她起身,與鳳君並排坐在了榻邊,略一思索,將腦海里的小故事重新整了整,侃侃道來:

「從前有一戶人家,家中有一個小兒子,名叫餘糧,小名劉三,那樣貌生的那叫一個一言難盡,五短身材!等他稍長一些,到了適婚的年紀,這可愁壞了家中二老,只因他這小兒子貌丑似夜叉,腿部還有所缺陷,是以遠近八鄉的鄰里皆無一女子敢來求娶!但因這劉三是老兩口老來得子,平日里便是千般寵萬般愛的。」鳳蘭夏央講的繪聲繪色,鳳君不覺間聽的已然入了迷。

她頓了頓,接著道:「無奈之下,老兩口東拼西湊的從親朋好友鄰里八鄉處借來了二十兩銀子,到城裡高價尋來了一位媒婆來為自家小兒子來說媒。

但因這劉三貌丑無顏,一般沒兩把刷子的媒婆也是不敢接的,生怕砸了自家的招牌!那天,老兩口差點跑斷了腿。臨近黃昏時刻,在機緣巧合之下,老兩口遇到了來天宣城走親戚的,號稱天下間沒有自己說不成媒的奉雙城第一金牌媒婆李二娘,兩人將家中的大致情況說了一番后,沒想到那李二娘竟應下了此事,直說第二日上門來上商議此事!這下子可高興壞了老兩口!」

話到此處,那一直默默聽著的鳳君突然接了話茬「看來那李二娘應是有兩把刷子的。」 「那是自然,要是這李二娘沒那兩把刷子,豈不是愧對這金牌二字?」她言語生動,聞言,脫口贊了一聲:

「等到翌日,果不其然,那李二娘早早的就到了那劉大娘家。

當天上午,那李二娘就擬好了那劉三的庚帖,送到了城中的一戶正準備娶親的人家!」

話到此處,她嘖嘖了兩聲,順便為那倒霉女子默哀了兩秒。。

隨後,她接著又道:「大概又過了三日,在老兩口和劉三的焦急等待中,那李二娘終於又上了門,同時帶回來的還有那戶人家的回信與女方的庚帖和生辰八字。

這下子可高興壞了老兩口與劉三,沒想到,這門親事竟然就這樣成了!

當下那一家三口,就對著那李二娘咚咚的磕了兩響頭,就差給那李二娘供長生位了!」鳳蘭夏央一口氣說了這麼多,登時覺得口乾舌燥極了,於是她不顧形象般,忙抓起案前的砂壺,直往口裡灌著水。

「看來這世間還是有超然,不重外表之人的!」

「哈哈哈!」她大笑三聲,直覺可笑,這世間不重外貌之人實在是鳳毛菱角。

「皇父君,你這可就錯了!世間之人誰不嚮往美呢?更何況人家一個堂堂正正,家世清白的女子,又怎會願意娶那貌丑無顏,悍妒潑辣的男子呢?」

「那為何……那戶人家要答應這門親呢?」鳳君很是疑惑,出言問道。

「自然是那庚帖的問題嘍!再加上那李二娘的一張巧嘴,這門親事豈有不成之禮?」她如是道。

「庚帖?莫非那李二娘還能把那酷似夜叉的劉三誇成那面若芙蓉的仙人?」電子書坊

「哈哈,皇父君這您就不懂了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