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額……沒有,但是……」


「沒有還不去查?」陸知衍抬起頭的冷眼的看着周深,嚇的他渾身一震。

周深急忙走出了辦公室,關上門的時候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哎呀我的媽啊,嚇死我了。這陸少今天是怎麼了?」

辦公室里的陸知衍看着周深出去了,走到窗戶邊上,給喻言撥通了電話。

「你今天不忙了?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了?」喻言愉快的聲音從話筒里傳來。

每個字都洋溢着得逞的幸福。

「看來你今天挺開心啊,怎麼?發生了什麼好事啊?」陸知衍故意的調侃到。

但其實心裏還是酸酸的,這麼大的事,喻言沒有先找自己解決,反倒是麻煩大神,這讓他多少有點吃味。

自己的女人,報仇竟然要去找別人。

「沒什麼,就是解決了一個麻煩,現在耳根子終於清靜了。」喻言咯咯地笑着。

自從網絡上曝光了喬之言的黑料之後,她就已經沒有時間再發那些噁心的照片了。

明知道是p的,但是畢竟肚子裏懷着寶寶,時間長了容易給孩子造成不好的影響。

陸知衍聽着不明情緒的「嗯」了一聲,然就沒在說話了。

喻言感覺道陸知衍的情緒變化,收起了笑聲,溫柔的問道,「怎麼了?情緒不高?」

「嗯!」

陸知衍不滿的表達着。

喻言稍加思索,便知道了癥結所在,但是她才是受害人好嗎?她還沒生氣呢,陸知衍憑什麼生氣啊?

這麼想着,喻言的底氣就硬了起來。

「陸總,半夜酒店約會這事,我還沒和你算賬呢,現在還跟我耍脾氣?晚上你要是不給我帶回來一個上好的榴槤,你別想回家。以後我就和孩子在外婆家了,你就自己去酒店約會過吧!」

喻言一口氣說完,差點沒上來氣。

陸知衍:「……」我也沒說什麼啊!

喻言等了一會發現陸知衍還不說話,當下就火了,「好,你已經無話可說了是不是?那就別說了,再見。」

掛斷電話,手機扔掉,動作一氣呵成。

艾思在旁邊看着,大氣都不敢出。

這懷孕的女人情緒真是變化太快了,說生氣就生氣啊。

放下電話之後,喻言就生氣的抓過一旁的抱枕使勁出氣,從門口進來喻言的唐浩都愣住了。

「艾思,這是怎麼回事啊?」

艾思看見唐浩來了,簡單的解釋了一番,然後就迅速的出去了。

唐浩走到喻言的身邊,輕聲的安撫著,「怎麼了?小兩口吵架了?我去幫你出氣!」 傅時寒擰著眉,面色一沉,側眸看了眼低着腦袋吃東西的女孩,拿着手裏的文件,起身走到辦公桌前坐下,打開電腦與對方連接視頻。

翟夜彙報完,瞄了一眼旁邊安安靜靜的洛桑,便無聲地退了出去。

洛桑沉默地吃完一塊蛋糕,抽過一張紙巾擦了擦嘴。

看了一眼時不時的對着電腦吐出外語的男人。

扭頭轉向窗外,見翟夜還站在門外,眯着眼睛想了會兒,小聲地開門走出去。

坐在座椅上的男人抬起眼皮,視線看了過去。

走廊外的洛桑見翟夜直愣愣地發着呆,喊了他一聲:「翟特助。」

翟夜聽見聲響,回過神,轉頭望了過來,目光又瞥向辦公室里的主子,而後問:「夫人有什麼事?」

洛桑看着他說道,「你幫我去找點東西。」

片刻后。

翟夜聽完洛桑想要找的東西,面色怪異了一瞬,不得不問了一句:「夫人,您找這些做什麼?」

「當然是……」洛桑微頓了頓,繼續道:「幹壞事。」

女孩漫不經心地靠在牆邊,清冷的眉眼精緻的過分,黑而晶亮的眸子斂著幾分刺骨的冷戾乖謬。

剛走出門的傅時寒,聽到這幾個字,眸光微微閃爍,凝視着女孩姣美的側顏,她緩緩垂下眸子,纖長的睫毛遮住了滿眸的乖謬。

「想做什麼?」男人低沉着聲音。

洛桑抬眸看着倚在門框邊的男人,目光一片清冷。

翟夜朝主子看了一瞬,見他沒有詢問他的意思,便轉身去找洛桑要的東西。

洛桑卷長的睫毛輕輕顫動了一下,注視着他鏡片后的那雙眸子,抿了抿唇,淡漠地搖了下頭。

「……」

傅時寒凝着她的反應,又看了眼翟夜離開的背影,沒多問,冷沉着臉轉身走進辦公室。

她不想說,他總有辦法知道。

洛桑重新坐回沙發,閑極無聊,拿起桌子那一沓文件最上面的資料,隨意翻了兩下。

卻盯着文件上的資料愣住。

LS集團的信息。

在最大持股人右邊寫着70%,但上面的持股人姓名為空。

洛桑微眯起眼睛。

傅時寒從辦公桌走到茶几這邊,在洛桑身旁坐下,沙發坐兩個人剛剛好,不擠也不寬。

他偏過頭瞥了一眼,她看着他很早之前就看過的東西,神情略顯專註,也不知道是能看懂還是沒看懂。

洛桑在辦公室里等了差不多十幾分鐘。

翟夜就回來了。

他手上還拿着一個透明的塑料盒子。

洛桑伸手接過,拿到眼睛前湊近瞄了幾眼,很滿意地抿起唇,淡淡的輕上揚著嘴角。

傅時寒瞥見盒子裏的東西,微不可察地皺了下眉頭,「想做什麼讓翟夜去做,不用親自動手。」

洛桑抬起眼皮看向他,面色清清冷冷的,「我回宿舍把行李拿來。」

說完從沙發上站起了身。

傅時寒看着她把盒子一起拿走,食指敲了敲桌子,而後摘下眉眼上的眼鏡,捏了幾下鼻樑骨,微闔著眸,不知道在想着什麼。「常來有什麼用處,正月里倒是在府里住了半月,除了幾日寧府宴客,哪日不是在房間里待著。」林黛玉聲音冷清,帶一絲幽怨。她牽著蓉哥兒的手,悄悄用勁道:「若來了府里也見不著人影,倒不如不來,還能省下期盼的心思。」

賈蓉難以言對,轉移話題喚一聲:「姑姑看著腳下。」

林黛玉低頭不再說話

《紅樓蓉大爺》第232章:大爺,菱兒冷 此前他有逛過其他直播間,也發現了不少人按照褚詩涵直播間風格,什麼蘿莉風、御姐風、學生風、女僕風,種種這些帶有制服誘惑,且不被系統判定為搞顏色的風格。

甚至夏波還看到了風俗店風格的,不得不說,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

既然排位比賽不讓真實的皮肉交易,那就抓住男人的心,搞一些擦邊球。

反正不違規就行。

而這些人大都依靠著自身的優勢在排位比賽中走出了一條另類的皮肉交易的路線,也確實滿足了不少在公路求生中單身漢的需求。

有了系統空間的存在,也確實多了一樣可以娛樂的東西,打發一下時間。

並且系統空間內不存在實力至上,只要你拍攝出好看的視頻,直播,只要有人看,有關注、點贊,就有人氣,就能夠開箱子

現在的空間更加豐富了,畢竟踏入五級的人多了,元素也多了,關鍵詞也有了。

讓夏波沒想到的是,在搜索熱度排行榜里,除了自己的名字佔據第一,練習身法、格鬥技巧的佔據第二,佔據第三的居然是特娘的什麼亞洲什麼什麼。

還真是一群老色批。

點進去一看,夏波直接發現了新天地,差點出不來。

當然,這些又是一些擦邊球視頻,敢拍真槍實彈?看系統不把你封了。

夏波相當無語,公路求生著實把一些人逼瘋了。自己還好,融合了血魔之心,大腦極其冷靜,有那種情感需求,但不會說什麼一次不弄就忍不了的,慾火焚身之類的。

既來之,則安之。

原本以為萌妹子在現實中是走不動萌妹子風格的,然而他卻大錯特錯了。

褚詩涵也是玩的十分溜,居然是玩的野性風格的,你還別說,還真的挺好看的。

瀏覽了一會兒,夏波索然無味,這麼看下去卻是有些浪費時間,這種娛樂方式還是少一點好,容易降低內涵。

將空間關閉,用意念點開自己所獲得的箱子,裡邊安安靜靜的放著兩個兩個箱子,將兩個人氣箱子打開。

【啤酒*1】

【物品:幻魔之眼(右眼、無等級)】

「又是融合物!!」

第一個物品還好,第二個物品夏波一愣,臉上冰冷的表情瞬間融化,將兩樣物品取出來,入手冰涼。

啤酒是正軌的瓶裝啤酒大小,夏波先將啤酒升級,然後放進儲物櫃里。

目光落在另一隻手上的一顆眼珠子。

這顆眼珠子呈現詭異的血紅色,眼珠子中心的瞳孔居然是月牙狀,顏色是詭異的藍色,看起來十分詭異。

再仔細看那眼珠子上月牙形狀的瞳孔,夏波眼神變得有些迷離,他面前的景象在變化,清醒了一下,他驚駭的發現自己居然不是在汽車內部空間了,而是在一片灰濛濛的世界。

夏波心痛一震,猛咬舌尖,微微刺痛讓他從暗空間里退出來,意識一下子清醒了,再看那血紅眼珠子,內心只感到一陣陣心悸。

能夠將人深深吸入進一個未知空間的眼珠,太可怕了。

點開查看這顆眼珠子的信息。

【物品:幻魔之眼(右眼、無等級)】

【使用方法:融合!】

【特性:精神力+10】

【效果:對精神低的目標使用有效!可以將目標的精神移至一個完全由玩家自己的想象創造出的世界。目標會在該世界里感受到無窮無盡的折磨,足以造成精神的崩潰,即使其中的數天在現實中也可能只有一瞬!空間存在的時間視自身精神力而定!】

【介紹:幻魔王丟失的一顆眼珠,擁有詭異的力量!】

【註:幻魔王是一隻獨霸一方的王者,擁有最神秘的力量。】

血紅搭配冰藍。入手冰涼濕滑,質感和血魔之心差不多,這又是一件融合物。

夏波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心臟,鏗鏘有力的跳動,那是血魔之心,是血魔一族的傳承之物,而這顆眼珠子是幻魔王的丟失物品,兩者不知道有什麼不同。

仔細研究了一下這顆眼珠子的效果,除了精神加十之外,它的效果給夏波一股熟悉的感覺。

似乎在哪裡見過,只不過一時半會想不起來了。

「先不管了,將它升級再說,看看有什麼變化。」

夏波搖了搖頭,將這些雜亂的思緒拋開,對這顆眼珠子進行了升級。

升級之後的眼珠子並沒有什麼奇怪的變化。

要說變化,只有特性一欄里,精神從原本的加10變成了精神增加10%。

又是百分比加成!

百分比加成可是好東西啊,結合原本的獵殺狀態的10%加成,現在的精神力直接是達到了20%的百分比加成。

夏波也不多想,直接將其融合,眼珠子緩緩飛起來,化成一股血紅絲線沒入夏波的右眼之中。

一股冰冰涼涼的感覺動眼球上傳遞而來,下意識的就閉上了眼睛,一直揉忍不住揉了揉右眼,說不上來的感覺,就像是放了一顆冰塊在裡邊。

睜開眼打量著外邊的世界,並沒有什麼奇怪的變化,唯一的變化就是自己的意識更加清醒了一些。

【姓名:夏波】

【稱號:人族先驅者】

【職業:屠夫】

【性別:男】

【等級:6】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