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青蓮掌萬法,山水歸原靜!」


陣法升起。淡藍色的光暈擴散開來。

籠罩了周圍幾百米的距離將楊風、白鶴道長以及那屍魔籠罩在其中在藍光的籠罩之下,少數從山谷瀰漫而來的瘴氣被凈化,陣法內的楊風和白鶴道長感到腦海一陣靈光。整個人呼吸都舒服了幾分。在陣內人的精神都會好上幾分。

而對屍魔來說這充滿凈化之力的藍光就像致命的硫酸像是照射在殭屍身上的紫外線屍魔不怕陽光卻怕凈化的力量,用來凈化水源的陣法用在它身上很管用。

就是這陣法材料不太好找,楊風帶來的材料還是九叔給的。

「吼!」

全身被藍色的光籠_屍魔就像是被泡在了硫酸池裡一樣全身都冒起了黑煙,慘叫連連。

柔和的凈化力量這一刻變得異常兇猛。瘋狂燃燒。

「快退!陣法困不住這傢伙!」

屍魔怕凈化的力量修道之人對屍魔有過了解的人都知道也有很多人用這招對付屍魔,但不是什麼屍魔都能被凈化掉。

至少這頭千年屍魔很難否則也不會死那麼多人。那些想對付屍魔的人肯定也做了不少準備才來。可惜全都死了。這不是沒有道理。

不用白鶴道長提醒楊風就慢慢後退,屍魔的仇恨值幾乎鎖定了他,楊風可不想因為大意被屍魔一巴掌拍死,他寧可被殭屍抓一下咬一口也不要被屍魔拍一下。

屍魔身上的皮肉被腐蝕,不知道要吃多少雞沉睡多久才能恢復,此時的它進入了狂暴的狀態。

強忍著身上的疼痛朝著楊風衝來,勢要殺了楊風。

楊風不敢大意快速後退,灑出一把凈化符結印催動。

十幾張凈化符漂浮起來像是一堆牆壁擋在楊風身前朝著上魔飛去一張不落的黏在了屍魔的身上。

「嗷!」

陣法加上凈化符對屍魔來說不亞於雪上加霜渾身遭到腐蝕,痛得屍魔停下了腳步滿地打滾,將身上的凈化符弄下來一雙手朝著楊風布陣用的蓮花抓去。

經過特殊手法煉製的蓮花根本扛不住屍魔的巨力。

「轟!」

蓮花被捏碎陣法內的藍光變得稀薄起來。

「別讓它破了陣法!」

楊風喊了一聲拔出剛才沒有得手的金錢劍踢在屍魔的背上,強太的反震力讓楊風差點摔倒,這就像是踢在了一塊鋼板上。

「狗東西!」

黑影朝著自己籠罩而來一陣淡淡的破風聲響起,楊風哪敢繼續攻擊,快速躲開驢打滾雖然不好看,但閃避效果很不錯。

屍魔身高四米多,它除非彎不然楊風在地上滾動一下根本夠不到。

「吼!」

狼性嬌妻狠狠愛 屍魔咆哮著朝著陣法布置點走去。但只要楊風稍微靠近它會第一時間停下腳步攻擊,顯然屍魔已經恨透了楊風,恨不得一把捏死他。

他一身皮肉都被腐蝕了一層,這就是拜楊風所賜。

「退開,讓它破壞看我不炸死它!」

屍魔像是防賊一樣防備自己,楊風別提多鬱悶了,不過想想也是全身皮肉都被自己弄了一層。不恨自己才怪。

皮糙肉厚又如何皮肉都被腐蝕了一層,我看你還囂張。

抬起手楊風直接用引雷決招呼屍魔,對著它的小腿打去。

「轟!」

屍魔腳上的肉被引雷決炸了一塊下來。讓它頓了一下,回頭朝著楊風吼了一聲繼續朝著陣法內的其他蓮花抓去。

屍魔很笨。但也知道只要將這幾朵蓮花捏碎這些藍色光就會消失。

「廢它一條腿!」

楊風繼續用引雷決轟炸屍魔的左腿,他不能靠近屍魔否則屍魔會第一時間反過來攻擊他,楊風也不是沒有想過上前吸引屍魔注意。

但他發現沒有用除非自己靠近屍魔一米距離否則屍魔不會停下來,一米距離還沒有屍魔的手臂長,太危險。楊風不敢亂來。

殺這頭千年屍魔最好是無傷解決戰鬥,只要你被碰一下就等著準備後事全村的人都去你家吃飯。

懸崖上走鋼絲的舉動楊風不想做。他還沒活夠。

白鶴道長點點頭,大把凈化符要錢全都抓了出來。

快速靠近屍魔學著楊風在地上一個驢打滾,將符貼在屍魔小腿上。

看的楊風眼皮子直跳,我那是躲避攻擊才驢打滾,你幹嘛也學我?屍魔根本不在意你好吧?「滋!」

打量的凈化符貼在身上屍魔的小腿瘋狂的被腐蝕痛得屍魔大叫,一邊走一邊用手使勁一抓,將所有凈化符都抓起來不說,連帶著一塊肉都被它自己給撕了下來。讓楊風和白鶴道長倒吸一口諒氣。

這貨真狠啊。

肉都撕了一塊下來,_骨頭都露出了。

一道引雷決打了過去楊風發現引雷決幾乎無法傷害屍魔的骨頭。

陣法不能被毀沒有凈化的力量很難殺死這頭屍魔只有凈化符是不夠的,而且凈化符的數量有限。偏偏還不能過於靠近這屍魔。

怎麼辦?

楊風臉色難看了起來難不成要我開大招?

「我不信弄不死你!」

楊風也發了狠像當初四目道長用大寶劍砍那金甲殭屍一樣,發了狠心。消耗靈力就消耗靈力。

「躲開!」

提醒了一聲,楊風抬起手開始結印,體內的靈力瘋狂的朝著雙手之上凝聚。

什麼情況?

白鶴道長不知道楊風要使用大戰,他只感覺到楊風雙手的雷屬性靈力在瘋狂的凝聚,還想繼續貼符紙的他感覺到了危險,快速後退。 想要破壞陣法的屍魔突然停了下來,它感覺到了危機。

不過它智慧很低,不知道楊風要做什麼。

不過憑藉直覺,它覺得很危險,不能讓楊風繼續下去。

穿越之數碼寶貝 屍魔停下了腳步顧不得破壞陣法,抓起地上的石頭朝楊風扔了過去。

幾百斤的石頭在屍魔的手裡就跟一團泥巴一樣輕鬆的丟了過去。

楊風沒有停嚇,依舊在繼續。

「雷龍咆哮!」

大量雷屬性靈力似乎找到了突破口噴涌而出,數十米長的雷龍衝天而起迎面而來,石頭瞬間粉碎,雷龍張牙舞爪的朝屍魔飛了過去。

轟隆隆!

頓時地動山搖,白鶴道長摔了下來。

刺眼的雷光讓人睜不開眼睛,地面不斷的震動,斷崖上的石頭被震得坍塌紛紛掉落在山谷之中。

陣法在雷龍的瘋狂破壞之下直接扛不住壓力被震碎,藍色的光明消失不見。

刺眼的雷光之中不斷傳來雷龍的叫聲,以及屍魔的怒吼。

「快啊!」

這一招楊風根本堅持不了多久的時間。

「這……」

白鶴道長坐在地上目瞪口呆的看著楊風,不敢相信楊風還能使用出威力這麼強大的法術,這到底是什麼法術,雷龍咆哮從來沒有聽說過啊!

十幾秒後龍吟聲消失刺眼的雷光消失,轟鳴聲和震動緩緩逍失。

楊風額頭上全是虛汗半蹲在地上大口的吸著空氣,他體內的靈力幾乎快要見底。

僅僅不到十五秒的時間就讓他被抽空,這一招使用的代價很大。

「咳咳!」

瀰漫的塵土讓楊風忍不住咳嗽起來。

消耗很大,但雷龍咆哮的威力也夠強。

四米多高的屍魔面對數十米長的雷龍就像是一個小玩具幾平被雷龍打殘,白鶴道長被刺的睜不開眼睛楊風卻能看的清清楚楚。

十幾米的深坑之中淒慘的屍魔躺在坑裡不斷發出叫聲,此時的它格外凄慘一身皮肉再次不見了一層。

兩隻腳,手臂被炸掉了一隻,唯有身體還算完整饒是如此也是碎肉橫飛身上坑坑窪窪,有的地方甚至露出了紫黑色不會動的內臟。

「屍魔還沒死。」

楊風從地上站起來,搖了搖因為靈力消耗過度有點發暈的腦袋,一步步走向被雷龍炸出來的大坑。

白鶴道長像是失了魂慢慢跟在楊風身後,看著楊風後背的目光充滿複雜和好奇。

「嗷嗷!」

大叔喊我回家吃飯 看到楊風和白鶴道長靠近屍魔掙扎著想要站起來攻擊他們,可雙腿都已經沒了它根本站不起來。

只剩下二隻血淋淋的手臂,讓它連楊風和白鶴道長都碰不到。一頭一臉的皮肉都已經消失露出白骨。

「可怕!千年屍魔挨了一下都這樣之前的白毛殭屍王豈不是要被秒殺?」

「還好。」

要是雷龍咆哮都無法將這屍魔打殘,那楊風就只能打道回府實力不增強之前絕不會來找它的麻煩。

這傢伙皮太厚!

白鶴道長一顆心和小貓瓜子撓一樣痒痒的,很想詢問個究竟,剛才那一招到底是怎麼回事,太可怕了。不過他忍住了現在殺屍魔要緊。

將剩下的凈化符都拿了出來遞給楊風道:「對著它的心臟來,那個地方已經露出來了。」

「用劍不能殺死嗎?」

楊風不想再浪費法力拿起青銅劍對著屍魔的心臟刺了下去。

醉紅顏:腹黑掌門掠嬌妻 「當!」

打造足以用來砍鐵甲殭屍的青銅劍之上被屍魔的肋骨給蹦出一個小口,白鶴道長有點想笑,讓你小子用凈化符你不信現在悲催了吧,這劍要拿去修補了。

楊風一張臉苦了下來拿起剩下的凈化符,全部丟到了屍魔的心臟位置。

既然用劍連肋骨都卡不進去。那我就凈化你!

反正凈化符不值錢平時都用不到,造價也便宜。

「嗷!」

大量的凈化符在心臟上燃燒,凈化之力開始腐蝕它的心臟。讓屍魔痛得大吼大叫。

在地上使勁掙扎剩下的一隻手臂使勁去抓心臟的位置,可惜這樣做只會讓凈化符距離它的心臟更近。

屍魔臨死掙扎開始了自殘,輕輕一下就將楊風的青銅劍崩開一個小口子的助骨活生生被它自己扳斷了兩根反而讓自己的心臟露了出來。

「給我去死!」

這下沒肋骨格擋楊風拿起青銅劍對著它的心臟狠狠刺了下去,然後退後免得被屍魔剩下的一隻手臂抓到。

「咔!」

幾乎在楊風退開的瞬間,屍魔的手就抓了過來硬生生將青銅劍撞斷導致劍尖一橫將它的心臟給割成兩半。

「吼!」

心臟被分成兩半屍魔抓著半截青銅劍的手頓了一下,嘴裡發出一聲大吼,吼聲慢慢變弱,沒剩下多少肉全是骨頭的手臂也無力的落下砸在了地上。

「叮!恭喜宿主殺死屍魔獲得功德五萬點。」

屍魔死去,系統給了楊風提示。

楊風很想罵娘,這屍魔比之前那白毛殭屍王還難對付,竟然只獎勵五萬功德值。

這不是操蛋嗎?

可惜抗議無效系統不會因為楊風的抗議,就多給他功德。

「終於結束了,以後再也不碰屍魔了,真難對付。」

白鶴道長毫無形象的坐在地上抱怨著,幾秒后他得意的大笑起來。

「羊癲瘋,屍魔被我們殺死了!」

楊風也跟著坐在地上,苦笑道:「它再不死就是我們死了」

「哈哈哈,我太激動了,你休息吧,剩下的我來搞定,保證將好東西都給你弄出來!」

白鶴道長高興的像是一個孩子,楊風笑著搖搖頭走到一旁坐下,他確實需要休息一下,他太累了。

閉上眼睛,楊風盤起腿開始修鍊。

靈力消耗過度的滋味不好受,儘快恢復才重要。

可以的情況下,楊風不想用雷龍咆哮。使用一次要修鍊好幾天靈力才能恢復末法時代修道之人的悲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