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雨瀟瀟?!」蕭羽臉色一變,目光同時轉向山洞前的那個柔媚女子,厲聲道:「你把她怎麼樣了?!」


「你很關心她嘛!她是你的戀人嗎?」她看了一眼蕭羽,嘴角露出一抹淡淡地微笑。

「告訴我,你把她弄到哪裡去了?」不理會對方的言語,蕭羽的臉上滿是憤怒。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我讓你回答我的問題!」只見蕭羽咆哮一聲,隨即幾道寒芒便朝著對方飛射而去。然而就在那些光芒臨近對方身前一米的時候,卻忽然爆炸了!

「這就是你的術法嗎?」 劍士有毒 :「壓縮自身靈力凝練成靈球,在擊中對方身體的時候爆炸!剛才你就是用這種方法消滅那些怨靈的嗎?真是奇特的術法!可惜對我卻造成不了傷害!」

「是嗎?」

一聲是嗎?

蕭羽的身影赫然出現在柔媚女子的身後,隨即一股前所未有的強悍力量猛地爆發而出!赫然是佛禪五印中的——羅漢翻天印!!

佛禪五印!

蕭羽在血之試練中獲得的佛門印法。自從習得這五式印法后,他只施展過一次,當時蕭羽以修身境界都能重創納氣期的黑袍老者,這五印的強悍可見一斑。

因為面對的是狐妖,加上雨瀟瀟失蹤后的焦急,蕭羽才會一開始便施展這耗靈極大的印法!

「啊~~~~」

神醫農夫 ,狂風大作同時,她的身上忽然發生極為恐怖與詭異的變化——原本白凈的皮膚,忽然長出許多白色的長毛,頃刻間瀰漫了白衣女子的周身。

「怎麼會……怎麼會——佛禪五印!你究竟是誰?你怎麼會懂的這個印法的!啊~~~~~~」一聲嘶號,詭異變化停止,出現在蕭羽面前的,已不再是楚楚可憐的白衣女子,而是一隻極為美麗的白色狐狸。而在這白色狐狸的身後,三條巨大的尾巴,正在不安擺動。< 見到這一幕,喘著粗氣的蕭羽微微地舒了口氣——三條尾巴!說明這傢伙相當於修鍊者中的納氣期。並不是自己不能抗衡的存在!而且,雖然施展佛禪五印極其耗費靈力,不過對這妖狐似乎有著克制的作用!

不過……

聽對方剛才的話,難道她認識這佛禪五印?!

就在這時,隱隱幽香傳來,隨即,他便看到了白狐那動人心魄的眼眸,恍如瑪瑙翡翠一般美麗,倒映著自己的身影,一時間忍不住心意動搖。

「你究竟是誰?」嘶號之後,妖狐的聲音有些顫抖:「你怎麼會這佛禪五印的?你是萬法天宮的弟子,還是……」

蕭羽心旌動蕩,神志幾乎為之所奪,緊要關頭,納戒中的道印再次飛出,平定了他心中的悸動!

「道門印章?」白狐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隨即它周身白光一閃,卻是又變為了那楚楚可憐的柔媚女子。

月華冷冷,透過樹葉,灑在那個柔媚女子、看去有些孤單的身影上。

有幾分凄清。

她微微低頭,長而細的睫毛彷彿遮蓋著自己那柔弱的心思,又彷彿傾聽著這深夜樹林中的隱隱幽聲,輕輕道:「我和你無怨無仇,你為什麼要來殺我?」

「告訴我雨瀟瀟被你帶到哪裡去了?」

「我沒帶走她,只是她心中有所牽挂,所以才會去親自找尋……」狐妖頓了頓,似乎還準備說些什麼,可下一刻,她的臉色瞬變,隨即經猛地竄入了身後的山洞當中。

「哪裡走!」見狐妖突然逃竄,蕭羽的臉色瞬間一變,只見他從納戒中取出幾枚回靈丹藥服下,隨即便追進了山洞之中。

就在他們剛剛步入山洞后不久,前方忽然傳來叮叮噹噹的聲響。山洞內似乎有人在打鬥!

隱約可以看見兩條光芒正在激斗。

忽然一陣劇烈震動,竟是整個山洞都為之顫動。而伴隨著山壁的震動,先前激戰中的兩條人影忽然憑空消失了。

「這山洞內還有其他人?!」蕭羽大驚,急忙快步衝上前去。雨瀟瀟失蹤,那妖狐是唯一一個知道雨瀟瀟下落的人,所以山洞中無論是誰與那狐妖交手,他都不能讓其出事!

可就在他沖入山洞后沒多久,一陣刺耳的尖叫便突如其來,如針般刺入他的耳鼓。

漆黑的山洞內,突然迸發出無數幽芒,仔細看去,竟是從山洞深處,如潮水般湧出無數怨靈,尖叫不絕,面目可憎,直衝而來。

轉眼之間,蕭羽就被吞沒了。

但就在片刻之後,卻見蕭羽竟在一片黑壓壓的妖物之中,破群而出。青芒揮舞,斬殺著如潮水般的怨靈!

怎麼會有這麼多怨靈的!

怨靈如潮似浪,恍若殺之不盡!蕭羽焦急之下,靈力再次催發,隨即即射出無數到寒芒,射向如潮水般的怨靈大軍!

這是蕭羽融合了道玄的引氣導氣之法,搭配爆破術所改良的術法,是將爆破術的威力凝聚成靈球,隨後以冷炎傳授的暗器手法激發出去,也就是說,這是遠程的爆破術,類似於榴彈槍的形勢!


驚爆連連,漫天的怨靈瞬間散消殆盡,而這時候,蕭羽方才看清洞內的景象。

一名身穿黑色緊身衣的年輕女子正與那妖狐激斗在一起。

洞內光線昏暗不堪,但蕭羽卻覺得這個黑衣女子的身影極其的眼熟!

未等蕭羽看清那黑衣女子的樣貌,黑暗中白光一閃,突然飛出白茫茫一片飛花,卻是那黑衣女子厲喝一聲,竟是術法上手!

漫天的飛花如雪,此刻漸漸收斂,化為星光,盤旋在妖狐身邊。

狐妖的臉上露出一絲凝重。微微張了張嘴,彷彿帶些遺憾,卻沒有說出什麼話來。即便是在這個時刻,她柔媚的臉龐上依然有無比的溫柔美麗,不曾失去分毫。她看了看周遭的星光,又看了看那黑衣女子,最後,她的目光,那如水一般溫柔的目光,落在了剛入洞來的蕭羽身上。

蕭羽心中訝異,因為這妖狐看向自己的目光很是柔弱,就好像看向自己的親人一般。

四目相對,正當蕭羽欲開口之際,卻見妖狐忽然輕嘆一聲。

那妖狐低頭顧影,細細的睫毛,掩著她柔媚的眼睛。

那如水的眼波,盈盈蕩漾。

然後,她抬頭,伸出了芊芊玉手,似乎在半空中憑空畫著什麼!

「呼!」一聲,火光乍起,卻是在妖狐的指尖出現了一團淡紫色的火焰,火焰不大,只有燭火大小,此時在妖狐的指尖輕輕轉動著,似乎還倒映著她的容顏。

「這是?!」

就在那一刻,妖狐指尖的紫火忽然從原來的淡紫色,一瞬間就轉化為鮮艷的、帶些透明的赤紅顏色,就像是一轉眼間,爆散開來。

以那狐妖為中心,一團無形熾熱之氣,「呼」地一聲向四周迅猛衝出,除了她腳下所站立的幾尺地方,周圍三丈之內的所有草木,竟都在一瞬間盡皆焦黃,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卻沒有一點火星,並未著火。

蕭羽臉色一變,萬不曾想到在這妖狐居然還有這等威力絕倫的招數。那黑衣女子也把這景象看在眼中,但卻毫沒有懼色,右手凌空一抓,將一些星光緊緊地抓在手中,在空中「嗚」地發出一聲尖嘯,盤旋了一個圓圈,往那妖狐眉心刺去。

強悍的氣勁瀰漫在山洞之內,妖狐看去弱不經風的身子彷彿都要被這強風給吹走一般的感覺。只見她冷然而笑,雙手手指輕輕一點,身子微斜,對準了撲來的黑衣女子。

那燃燒的火焰,倒映在她柔媚的眼眸中,像是兩堆憤怒的火焰。

「轟」!

巨響聲中,從那火苗中心猛然噴射出一道火龍,張牙舞爪,聲勢驚天,渾身上下燃燒著熊熊火焰,竟把整個山洞照得亮如白晝。

黑衣女子大吃一驚,只見那火龍迅速變大,剛從火苗上出來時還是一道火焰,但到了自己前方光是那龍頭竟已是有磨盤大小,尤其是那熾熱之氣,迎面撲來,幾讓人懷疑自己身處洪爐之內。

從蕭羽的視角看去,只見黑衣女子在那巨大火龍的衝擊下,還未交手,兩鬢的黑髮竟已變作了枯黃,可想而知,對方面對的究竟是怎樣的情景。

黑衣女子卻是凜然不懼,雖驚不亂,星光在她法力催持之下,凝聚成一炳長劍,向著那衝過來的龍頭刺去。

火龍在半空中咆哮一聲,一雙巨大龍目中真真切切地噴出了兩道火焰,轟然張開熾熱燃燒的大嘴,一口咬住了刺下來的劍身。

寒光與赤紅顏色混雜的光暈以它們交接處為中心,迅速地擴展開來,同時伴之的是轟隆雷鳴。

只見火龍飛舞在天,嘶吼不停,霍地一張大口,赫然噴出一股粗大火柱,直衝向對方。

黑衣女子大吼一聲,雙手拈出法訣,長劍橫立身前,寒光閃閃,騰起一道冰牆,把那道火柱擋了下來,但她的身子,卻是不由自主地被那巨大之力直向後推去。

而蕭羽這時候也終於看清了對方的相貌!

「是你!」< 蕭羽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在這裡在見到林詩語,此時林詩語身處險境,也不容他多想,爆破術已經應手而出。

數枚靈氣匯聚的靈球激射而出,從一旁襲擊那火龍,不聊這火龍竟似有靈性,居然調轉頭來,巨目一瞪,龍口一張,轟隆隆又是一道粗大火柱沖了過來。

火焰如山,排山倒海一般直壓而來,與靈球猛地衝撞在了一起,頓時驚爆連連,強大的震撼,竟是震動整個山洞為之一顫。

與此同時,林詩雨飛身而起,星光凝聚成的長劍在黑暗的山洞中奕奕生光,直撲那妖狐。妖狐似是知道這星光之劍的厲害,不敢迎接,閃身躲了過去。


火龍依然在半空中揚威耀武,但妖狐卻在林詩雨出手之後,沒有半分的猶豫,整個人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洞窟的黑暗深處。

蕭羽不由得都怔住了。

這個妖狐竟然逃走了!!

她之前不是佔盡優勢的嗎?為什麼會突然撤離呢?!

難道是因為自己的緣故?

蕭羽心中詫異莫名——他忽然想到了對方最後的目光,不由地怔住了。

於此同時,林詩雨看了一眼蕭羽,正當後者準備開口詢問之際,林詩雨的已經沖入了黑暗的洞穴之中。

「這是怎麼回事?林詩雨…她為什麼故意不理我?難道是因為尷尬?」想到自己現在與林詩雨的關係,蕭羽心中泛起了異樣的漣漪。

「不對不對!」蕭羽猛地搖了搖頭:「這不是我現在該考慮的問題,問題關鍵是,林詩雨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的。她不是被玄魁帶走了嗎!恩……玄魁?!」

蕭羽忽然想到了什麼,隨即他的臉色猛然一變。

「林詩雨被玄魁帶走……難道……」心中驚疑不定,但蕭羽還是將目光轉向了眼前這黝黑的洞窟,隨即深吸了一口氣,繼續深入。

且不論林詩雨怎樣,如今雨瀟瀟被那狐妖帶走,首要之計是將她救出。

山洞內漆黑一片,給人一種深不見底的感覺。一陣陣的陰風冷冷吹出,拂過身上,吹起蕭羽一身的雞皮疙瘩。

耳邊聽著風聲呼嘯,黑暗之中,蕭羽向四周看去,只見周圍岩壁上都是漆黑如墨的古怪石頭,看去堅如鐵石,分外生冷。

眼前的道路往下直入地底,坡度極其陡峭,也不知道到底是那些白狐鎮的鎮民挖出來的,還是天然形成。

美人兇猛 ,蕭羽已深入山洞內部,但四周全無聲息,沒有一點活物的樣子。

便在這時,蕭羽忽地停住腳步,臉上露出一絲錯愕。

眼前已沒有去路了。

一道斷崖,橫在眼前,崖下漆黑一片,遠遠看去,在黑暗深處,彷彿還有幾點鬼火閃爍不停。蕭羽身子一震,恍惚間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蕭羽皺了皺眉,隨即走到了這個斷崖邊上,發現崖便竟有一條連綿不絕的回形梯道,一直蔓延向下,他看了一眼,沉吟了一下,道:「看來只好下去了。」

從斷崖的階梯上緩緩步下,周圍仍是那種黑色的岩石。其他的倒沒什麼,周邊上也依然沒有聲音,只是有一個古怪處,越往下降,感覺周圍的溫度,越是慢慢升高。

如此又往下走了一段距離,開啟魔皇瞳的蕭羽,漸漸看清了周圍環境,只見這斷崖是一整面怪石嶙峋的絕壁。整個看來,倒像是個放大了千百倍的古井一般。

忽然,蕭羽的臉色一變,只見在下方不遠處的石壁上,有一個小小的石洞,洞裡面有兩團小小發亮幽深的眼眸,正望著自己。

「這是……」蕭羽臉色一變,隨即抽出青芒,緩緩靠了過去。

不過當蕭羽看清黑洞里的眼眸之際,卻暗暗地鬆了口氣:只是一隻巴掌大的老鼠,以這小洞做窩,此刻正瞪大了眼睛,望著這個不速之客。

就在蕭羽暗暗鬆一口氣的時候,接下來的情景,卻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

一點、兩點、三點……在黑暗中或明或暗的亮光,幽幽暗暗,在他的前後左右、上下周圍,緩緩亮了起來。黑暗中,彷彿也傳來了無數低沉的喘息聲,更有黑暗深處低低的咆哮。

儘管黑石洞的上方彷彿是不毛之地,沒有半點生機,但在這斷崖的下方,深入地底不見天日的地方,卻不可思議地、意外地有無數生物繁衍於此。

黑暗彷彿在他們的眼前掀去了亘古的面紗,伴隨著莫名的心跳,從那個老鼠洞開始,再往下去,石壁上大大小小的石洞就漸漸多了起來,到後來幾乎每隔幾米就有一個洞。而在那洞里,更是棲息著各種無奇不有的生物:小到老鼠、蝙蝠,大到一人來高的黑猿、豹子,也不知道它們平日里是怎麼捕食的?

這還是他們以往有點印象的動物,但再往下降了一小段距離之後,他們更是目瞪口呆地看到石壁上居然還有原本生於水中的螃蟹,而這螃蟹還有四隻鉗子;然後還有模樣可愛卻叫不出名字的六足狸貓;額頭上有「王」字皮紋卻長得像是一頭豬的雙角妖獸。凡此種種,數不勝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