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陛下,您能保證這場洪水,不傷及任何一個無辜么?」


「我等想讓戰鬥止戈,但不想害了他人。」

秦雲深吸一口氣,目光悠長的看向外面青冥色的天空。

「朕不想騙人,朕的確不能保證這場人為的天災不會傷害到任何一個無辜之人。」

「朕只能說儘力,減少損失!」

「悲天憫人,救不了天下,朕只有提起這把刀,斬盡姦邪,和睦才能長存。」

「作為帝王,朕只能選更有利的方式。」

「與西涼血拚開戰,至少是十幾萬大軍的傷亡,這恐怕遠比一場天災要來的慘烈。」

「這樣說,你們能懂么?」

玄雲子倒是沒說什麼,他的兩位師叔陷入了很長的沉默。

正是這種悲天憫人的沉默,讓秦雲對二人高看了幾分,敢於直面問題,不為利益去行天災之事,可敬!

終於。

二人在無奈之下,苦笑道:「陛下雄韜偉略,我等不及。」

「若陛下能夠保證洪水泛濫后的重建,以及難民收容和提前警示,那……那為了長久打算,和平統一,我們二人願意出手!」

秦雲露出欣慰笑容:「好!」

「朕現在就立誓,若敢背信棄義,天打五雷轟!」

見狀,三人嚇的頭皮一炸。

跪下苦笑:「別……別別,這,陛下使不得。」

「我們相信您!」

秦雲咧開大白牙:「好,既然目標有了,咱們也達成一致了。」

「說說吧,還有什麼難度。」

「朕舉國之力,克服難關,衝垮張仁二十萬鐵蹄,讓他們灰,飛,煙,滅!」

砰砰砰。

他捏拳,五指間有轟鳴。蘇允朵知道驗身是一個怎樣的流程,她是絕對不會讓自己如此被侮辱的。

「可驗了身,你們的疑慮即刻打消,我難道就不要面子嗎?」

「你都這樣了,還想著自己,你這是完全不將王爺放在眼裡,來人,抓住她!」婆子身邊的幾個侍女上前將蘇允朵按住,蘇允朵掙脫不開。

「放!開!」蘇允朵字字清晰,如今她就在盛怒的邊緣。

「那可由不得你了,來人,帶到屋子裡去。」

婆子行禮,「王爺,大將軍就要歸來,奴婢此行也是為了平定府里的風言風語,……

《紈絝醫妃有點狂》第四十章給本王妃一個交代 「哎呀,你們小聲一點,現在誰不知道,只要和她在一起就會倒霉,好不容易看上了一個喜歡的,還不能用一點手段嗎?」

「你說的也是,不過她居然敢去招惹三班的梁啟,真不知道到底是誰給她的勇氣,如果讓那一位知道了……」

在說到這裡的時候沒有在說下去,而剩下的幾個人也閉嘴繼續做著自己的事情。

白小小也沒有把那一些人說的話放在心裏面,畢竟這樣的話聽了這麼多,現在完全根本就是已經免疫了。

站著辦公室的門口,伸手敲了敲門,「扣扣。」

「進。」

聽著裡面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白小小伸出去的手僵硬了一下,因為他大爺的穆襲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現在的心情非常不好。

穆襲沒有看到人進來,語氣又低了一分,「進來。」

深深地深呼吸一口氣,白小小推開門探頭進去,發現男人一臉面無表情的坐在座位上面看著自己。

對上人那一雙冰冷的眼睛,白小小你媽對著人露出了一抹非常好的笑容,「穆穆,你叫我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看著只把一個頭探進來的人,語氣沒有任何的變化,「進來,把門關上。」

「……哦。」

磨磨蹭蹭的進來把門關好,看著人,「穆穆~」

看著過來要抱住自己的人,穆襲一臉面無表情的直接把人叫在了你自己還有山不遠的地方。

「好,站住。」

雖然不知道對方到底要幹什麼,不過現在乖乖聽話是絕對沒有錯的,看著人這臉黑的程度現在一定是非常的生氣。

「穆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你不讓我過去。」

「我想讓你給我解釋一下今天那突然之間冒出來的男人到底是誰?」

原本還以為是什麼事情的白小小聽著人的話,完全就是一臉的懵逼,她根本就不知道什麼男人。

而她一臉懵逼的樣子,落在現在心裏面滿是怒火的男人眼裡面,那那就是事情被拆穿之後的默認。

「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我叫你來打斷了你和那一個野男人之間的秘密。」

看著人眼睛裡面的怒火馬上就要燒出來了,白小小急急忙忙的跑過去一把抱住了人,「你不要胡思亂想好不好?我根本就什麼事情也沒有,而且我也根本就不知道你所說的那一個男人到底是誰,我是什麼樣的人,你應該最清楚的,而且這麼長時間我一直和你在一起,你看我的身邊有適合人嗎?」

穆襲看著抱住自己的少女,臉上的表情完全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變化,現在他腦子裡面想的都是少女和別的男人抱在一起的畫面。

心裏面的那一股怒火,就怎麼也無法平息下來,「怎麼,我都以親眼看到了,你還在這裡和我裝蒜,是不是我要把那一個野男人抓到你的面前,你才會承認。」

白小小:「我是真的根本就不認識你所說的那一個人,再說了,我們可是夫妻,我們兩個一直在一起,難道你對我就一點信任也沒有嗎?」

「哦,那你給我解釋一下剛才發生的事情。」

「剛才怎麼了,我只不過是去上了一個廁所而已,難道說這也不行了嗎?」

說著的時候白小小也是有一點憤怒的,畢竟無緣無故的被人叫到這裡來也就算了,看對方居然一言不合的,就這樣猜測自己。

兩人都沒有說話,一時之間辦公室裡面安靜了下來,穆襲靜靜的看著抱著自己的少女,強行壓下了心裏面的那一股怒火,氣平靜的看著人。

「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如果再不說的話我真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我根本就什麼事情也沒有做過,你這樣說讓我說什麼?」

「好。」

說著直接伸手把抱著自己的少女過扒拉了下來,直接打開了,手機遞到了人的面前。

「我希望你在看完之後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不然……」

我們的伸手捏住了人的下巴,語氣從剛才的毫無波動,變得溫柔了起來,「不然你應該知道我的手段,我不希望把那一些東西放在你的身上。」

感受到自己下巴上傳來的疼痛皺了皺眉,也沒有說什麼的,把手機拿了起來,再看清楚上面的照片之後,整個人都是一臉的震驚。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只不過去上了一個廁所,不小心撞了一個人,居然發生這麼大的誤會,而且看這一些人傳播速度,恐怕現在整個學校裡面都知道自己暗戀這一個所謂的梁啟。

穆襲看著人愣愣的樣子,心裏面的那一股火燒的更加的旺了起來,把少女手裡面的手機拿了過來,扔在桌子上面。

「啪!」

手機發出的聲音讓白小小猛然的回過神,看著人一臉怒火的樣子,急忙開口道:「我剛才去上廁所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了人,而這一個人就是剛才你拿照片給我看的那一個男生,我和他真的什麼事情也沒有。」

「那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去上廁所會撞到人?我記得沒錯的話,男廁所應該不是和女廁所在一起的。」

「這個是我在經過走廊的時候,不小心撞到的人,如果硬要說的話,我也是非常委屈了,好不好?」

「「你委屈什麼,我這裡才是真正的委屈,我看著你和別的野男人這麼的親密,你知道我當時在想什麼嗎?」

「什麼?」

「我當時就在想,那一個敢碰到你的人,是先把他給殺了還是先折磨一段時間再殺,不過我想著直接殺了那未免太便宜他了,應該好好的折磨一下。」

聽著人這非常危險的想法,白小小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看著人一臉的無語的看著人,「我們可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再說了,你現在可是一名非常光榮的人民教師,你有這一些非常不好的想法,是不是有一點太過了?」

「不,只要是和你有關的,那不管是什麼事情,都一點都不過。」

白小小:「好吧,我知道了,不過我可不希望那一天睜開眼睛,就聽到你已經被抓進去了。」

「怎麼,怎麼的,不相信我的實力嗎?要不要我給你好好的表演一下,證明我的實力。」

「好吧,這個就不用啦,不過我想告訴你的是,我和那一個人根本就什麼關係也沒有,而且我和他才是第一次見面,這與校園裡面的那一些人,他們喜歡宣傳了一一些亂七八糟的八卦,你應該也是知道的。」

「嗯,我知道了,不過這一次還是要給你懲罰的,畢竟你碰了別的男人,你說對嗎?」

「拜託,這根本就是一個意外好不好?你這完全根本就是強詞奪理,而且如果不是因為你這一次的事情也不會……」

穆襲:「不會什麼,說出來給我聽一下,我到底是做了什麼事情才會讓這些事情發生的。」

白小小話還沒有說完,猛然的反應過來自己說漏了嘴,急忙捂自己的嘴巴,「沒有,什麼事情也沒有一定是你聽錯了,快要上課了,我先回去了。」

看著人跑出去穆襲這一次沒有阻攔人,畢竟自己可是好好的記下了這一次的懲罰,反正直接把明天過後,自己的懲罰就可以開始了,當然如果能夠再有這樣多的機會懲罰,那他還是非常樂意的。

白小小在跑出辦公室一段距離之後,悄咪咪的回頭看了一眼,發現男人沒有追上來忍不住的鬆了一口氣。

因為已經到了上課時間,所以她現在也沒有碰到什麼人,在想到回去之後看的書都有自己的粉底液那麼厚,找了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直接坐了下來。

「穆襲這一個王八蛋,根本就一點都不信任我,還有這他大爺的根本就是沒事找事,想要找出自己的錯出來懲罰自己。」

原本只是胡思亂想的想了一下,現在這一個想法一冒出來她越想越覺得是有可能的,氣的恨不跑回去把那一個腹黑的死男人該狠狠的打一頓。

「唔……這到底是什麼味道,怎麼這麼的香難道有花開了?」

可是左右看了一圈,發現除了樹還是樹,什麼話也沒有什麼花,仔細的辨別了一下空氣裡面的香味,總感覺莫名的有一點熟悉,不過到底是在什麼地方見過,完全根本就想不起來。

「算了,管它到底是在哪裡見到過了,還是先回去上課吧,要不然那一些吃飽了沒事幹的人,又會亂七八糟的說一些非常難聽的話。」

站起身想要離開這裡,只不過讓她驚恐的事情發生了,因為她發現自己居然沒有了力氣,剛剛才起了一點生的身體,這一會兒直接重重的又摔了回去。

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加了什麼東西,居然會讓自己動也動不了。

「還是不要再掙扎了,你是逃不出去的。」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還有你到底做了什麼?。」

「哦,也沒有什麼,只不過是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白小小:「……哦。」 叮~叮依柚的鬧鐘如往常一樣響起,依柚在睡意中摸索著手機,小手四處尋找找不到,依柚緩緩睜開眼睛,叮~叮的聲音確實煩人,依柚看著灰色的房間一臉驚恐,啊我不在我家嗎?

這是呢兒,我被綁架了?依柚坐在床腳想了10秒鐘,終於想起來自己在李佐凡家,依柚耷拉著頭拉開被子,跳到床下衝到衛生間準備洗漱,因為慣性依柚直至打開衛生間的門,映入眼帘的是李佐凡的酮體,依柚一時不知道幹什麼,依柚在三秒內靜靜地看著李佐凡從上到下,不得不說身材真的好他是內種標準的倒三角胸肌發達,但又不過分壯碩八塊腹肌分佈有致,李佐凡赤裸著上體看著依柚等著她作出反應,依柚恍惚感到不妥轉頭就跑,不知腳左腳踩到右腳,正打算與地面來個親密接觸的時候,依柚突然感到一個有利的臂膀拉住了她,依柚由於剛剛緊閉雙眼,現在睜開眼睛的時候,有些眩暈依柚,慢慢緩著眩暈雙手還是像剛剛落地的時候一個姿勢,依柚定睛看著自己的手有序的落在,李佐凡的胸大肌上。

面色超紅的站穩嘴裡說著:「對不起,對不起,我想洗漱你什麼時候好啊。」依柚轉過身背對著李佐凡,看著衛生間的門。

李佐凡笑笑,他習慣早上洗漱不穿上衣,沒想到小鬼這麼早醒,弄了這麼一個烏龍,佐凡拉過依柚故意靠近她,已有一個踉蹌又倒回李佐凡懷裡,依柚雙手撐在兩人中間想要拉開距離,就聽見李佐凡在頭頂傳來悠長的聲音:「小鬼,剛剛闖進來也沒看見你害羞啊,怎麼現在害羞起來了,都老夫老妻了,你說呢女朋友。」依柚腦子裡一片混亂,想不到任何的詞:「恩那個,李佐凡呢早上確實是一個失誤,我剛起床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兒,我就習慣性的洗漱,當時情況有點突然,我就大腦來不及反應。」依柚認真的解釋著,佐凡笑笑說著:「小鬼,快去洗漱了,每天醒這麼早,那麼晚出門的嗎?不鬧你了快去吧。」依柚著實有些惱怒,看著李佐凡沒有發出聲音默默洗漱,依柚生氣老是喜歡自己氣自己,不理你讓你自己發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