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陛下,他們必然是不願的。」頓了頓,「臣在多問一句,是不是陛下納入後宮。」


「自然,她嘛!朕得讓她在朕的眼皮底下,朕才放心。」

「她不過是一介女流之輩,陛下又為什麼要怕呢!」張雲青的語氣甚是輕鬆,絲毫沒有感到害怕的感覺。

白帝搖了搖頭。「你不懂?」

張雲青沒有說話,還他不懂。

「若陛下無事,臣先下去了。」

白帝揮了揮手試意讓他下去,前世的記憶他可記憶猶新,他不可能讓蘇念語再次踩在他頭上。

另一頭的蘇帝並不知這回事,當他聽說派過去的人,一個都沒活,蘇帝原本站着的突然疊坐在椅子上。

「陛下,他們並沒有傷痕,卻無緣無故喪死了性命。他們死的時候彷彿看到了什麼驚恐的東西。」

「那靈兮……」

「聽暗衛來報,靈兮公主活的很好。」

伯韜是蘇帝唯一信任的一個人,蘇帝很多事都交由伯韜去干。

如今屋內只有他們兩個人,蘇帝也不再裝。

「陛下,請容臣多問一句。陛下為何想至靈兮公主於死地。」

蘇帝看着伯韜,眼神無光,一瞬間感覺老了好久。「她會威脅朕的地位,臣得永絕後患。」

「陛下多慮了,有臣在陛下的地位將永久存在。」

蘇帝看着他,蘇帝很想告訴他,你死的比我都早。

「讓暗衛伺機殺了靈兮。」

「微臣會把這事傳達給暗衛的。」

「我們實力最近可以與越國抗衡嗎?」

「越國根大,但近幾年我們實力已經發展很大,再過兩年或許可以與越國一戰。」

伯韜並沒有把實話告訴蘇帝,他怕蘇帝要是知道實情后,還不氣個半死。

蘇帝聽了伯韜的話,甚是滿意。「如果你沒事就先下去吧!」

「微臣先行告退。」

離開養心殿,伯韜搖了搖頭。

此時的佛山寺。

蘇念語在回廂房的路上,感到陣陣困意。

也不知道阿寧怎麼回事,這一路上都感覺死不在焉。

「阿寧,你怎麼了?」

阿寧聽了蘇念語的話,下意識搖了搖頭。

蘇念語見問不出什麼,只好放棄。

回到廂房后,阿寧替蘇念語卸下裝飾。

見阿寧已經做完了,也就讓她下去了。

蘇念語睡覺時,總可以感到若有若無的敲門聲。

「咚,咚,咚。」一下又一下,不曾停歇。

蘇念語被敲門聲吵醒。「誰啊。」

「璃兒,是我。」聽到璃兒,二字。蘇念語就知道自己有在做夢。

看了看周圍,果然與入睡前的環境不一樣。

蘇念語不想開門,遲遲未下去。

蘇念語有些驚訝,這還是第一次隨自己的心意做事,以前這個夢境完全不受自己的掌控。

「師兄,你先回吧,我不想見你。」

門外,傳來一陣嘆息聲。「璃兒,你是不是還在為今天的事生氣。」

蘇念語一臉懵,今天發生了什麼事,她可不清楚。

你可別自作多情。

「沒,師兄你快回吧。」

聽到腳步聲離去的聲音,蘇念語才推開房門,左右看看,沒有看到她名意上的師兄。

放心大膽走了出去,周圍秋風瑟瑟,蘇念語下意識的將雙手抱到一起。

「璃兒。」蘇念語聽到聲音嚇了一跳,向後望去。

這人?蘇念語覺得今天剛見過他,可是又想不起這個人是誰。

要不喊個師兄試試?

「師兄。」

玄默聞言,挑着眉看着蘇念語。「怎麼今天沒和你的墨塵在一起了。」

「我為什麼要給他在一起。」

蘇念語對墨塵不熟,但經過怎麼多次夢,總在一起卿卿我我。

蘇念語感到無語。

「你怎麼了。」說完,還伸出手準備摸蘇念語的額頭。

蘇念語下意識往後縮了一下,她可不喜歡被別的男子摸。

玄默有些尷尬的伸回了手。

「師兄,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在外面。」

玄默輕笑:「師父教的仙法,我還不太會,我可不像師兄這般聰慧。」

蘇念語看着他,原來這個師妹還會仙法啊,只可惜她不會。

「師兄,你繼續努力。」

「你的墨塵來了。」說完,玄默就轉身離去。

蘇念語一臉驚恐,你別走啊,你讓我如何面對他。

想追上去,可是蘇念語的手已經被他拉住。

「璃兒。」

蘇念語小心翼翼地把手給掰開,你要說好好說,別動手動腳的。

同時又在想自己為什麼還不醒啊!

這個墨塵好多次見面,沒有一次在做正經事。

墨塵卻把蘇念語抱在自己的懷裏,頭放在她肩上,蘇念語身子一僵。

「師兄,你先鬆手。」

「我不。」說完,墨塵的嘴湊進她的脖子,鼻息讓她的脖子感到不舒服,蘇念語有些害怕。

直接一巴掌扇了過去。

連忙離開,她跑的極快,只想讓自己感快醒來。

墨塵摸了摸被扇的右臉。「為什麼她會有意識。」

她不是應該不能動嗎?只能接受他給她傳授的動作。

或許,她真的不是璃兒。

因為她的璃兒從來都不會如此,她永遠只會順從他。

「原來這就是我曾經的模樣啊!」

墨塵聽到聲音,眉頭微皺。「你怎麼來了。」

「你這夢境也太好進了,她會如此是因為正在遭受反肆,若你繼續下去,遲早有一天她會永遠留在夢中。」

蘇念語跑了許久,依然是陌生的環境。

她只想趕快清醒,不想再留在這裏了。

蘇念語長嘆一聲。

蘇念語耳旁傳來阿寧的聲音:「公主,公主。」

阿寧看着蘇念語眉頭緊皺,面露痛苦。

阿寧不由得又喊了幾聲,可是蘇念語仍然末清醒。

蘇念語可以聽到阿寧的聲音,卻又根本不可能醒來。

蘇念語跑累了,蹲下來,捂住腦袋。

當蘇念語再次抬起頭,有個人跟她長的一模一樣。

蘇念語下意識喊了一句:「璃兒?」

沫璃歪著頭看着她,又感覺沒看到她一樣:「師兄,會喜歡那個。」

蘇念語看着她,面露難色。

又聽沫璃自言自語道:「我選的師兄一定都喜歡。」

蘇念語搖了搖頭,沫璃輕笑。

她覺得這璃兒的師兄就跟皇兄說的青樓男子一般。

蘇念語進了夢境好幾次,每一次她們都在卿卿我我。

「公主,公主。」她的耳旁又傳來阿寧的聲音。

蘇念語突然睜開雙眼,看到熟悉的場景鬆了一口氣。

「公主,你醒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