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閣主!」


看到這一幕,跟在范逸生身後的人,都不禁臉色大變。

「住手!」

「閣主小心!」

兩名副閣主大喝,身影一動,就要攔下朱大良,想要保住范逸生的性命。

雖然說朱大良所展現的實力確實非常的恐怖,但是他們與范逸生的一體的,如果范逸生被殺了,那麼他們又能好到哪去。

「嘿嘿!就憑你們兩個,也想要救人?」

「想多了!還是給燁燁留下吧!」

可是這時候,四周的夏神衛中,卻是衝出了兩人,直接就朝著他們殺了過去,一身氣息激蕩。

(本章完) 雖然說這兩名副閣主都是武丹境,但就憑著此刻夏神衛的實力,卻是無懼,一人一個,拳頭直接就轟了上去。

上樑不正下樑歪,自從朱大良顯露那一拳鎮世的霸氣威勢之後,大多數的夏神衛,都是喜歡上了用拳頭。

那種拳拳到肉的感覺,讓他們從身體到靈魂爽到飛起,就是爽!

「都住手!!!」

然而,就在兩名夏神衛剛衝出去的時候,一道震耳欲聾的喝聲,卻是突兀就在眾人的耳邊響起,一些修為低下的人,都忍不住掩耳痛呼。

下一刻,只見一名身穿幽黑絳紅制服,頭戴高貴發冠,面容肅穆莊重,不怒而威的中年男子突兀出現。

「我!說!了!住!手!」中年男子一字一句道,聲音刺耳震響。

他看著朱大良以及兩名動手的夏神衛,不禁眉頭蹙起,大手一揮,一股力量,瞬間就朝著三人轟去。

砰砰砰!

中年男子突兀出手,措不及防之下,朱大良都是被逼退了一步,而另外的兩名夏神衛,就更是倒飛出去。

「哪個王八羔子?!」

這樣的情況,讓朱大良怒目而視,朝著中年男子暴喝,一身威勢爆發,狂暴恐怖的氣息,瞬間傳出。

朱大良可以感知到中年男子極強,然而如果爆發出暴力猿體來,他感覺,未必沒有可能把他斬於刀下!

「嗯?」

這時候夏肘也是一手伸出,把兩名夏神衛給接住,散去他們身上的那股衝擊力,讓他們安然落地,不過被中年男子一擊,他們嘴角溢出了一絲的血跡。

很顯然,這是受了一些內傷。

看到這一幕,夏肘眉頭輕挑,兩名夏神衛更是臉色惱怒,不過看到夏肘揮手,他們還是退到一邊去。

「府君大人!」

看到中年男人出現,那兩名副閣主頓時就面色一喜,連忙上前,朝著他恭敬一禮,明顯是鬆了口氣。

「府君大人來了!」

就是珍寶閣其餘的長老執事,此刻都是面露喜色,就彷彿是看到了救星出現一樣,紛紛朝著中年男子見禮。

也就只有陳楚辭的父親,陳百念。

此刻是臉色無比難看,目光盯著夏肘身後的陳楚辭,想要喝問這是怎麼回事,可最終,還是給憋了回去。

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他一聲喝問,那無疑是把他和陳楚辭置於風頭浪尖上,那時候可就麻煩大了!

陳百念忍住了,低下頭。

「沒事就好。」

中年男子微微點頭,手中喚出了一枚青玉色澤的丹藥,幾步上前,把范逸生扶起,給他喂服了下去。

穩住了范逸生的傷勢,中年男子才把目光,投向夏肘,以及在四周虎視眈眈的夏神衛,卻是絲毫不懼,淡然處之。

這是古萊府的府君,也就是東夏王國在古萊府的一府之主,秦萬藏!

噠噠噠!!!

這時候,珍寶閣的大門外面,忽然間就傳來陣陣急促的腳步聲,與此同時,一股肅殺氣息撲了進來。

陳楚辭聽到動靜,轉頭望外面看去,這一看頓時就臉色一變,連忙道:「少爺,外面來了很多府衛軍!」

夏肘擺手,不在意道:「我知道。」卻是看都沒看外面的人一眼。

秦萬藏看到自己的人,已經把珍寶閣給完全圍了起來,臉上便露出了一絲冷笑,目光投向夏肘:「你是夏族的人?」

夏肘一步上前,淡然看著他,卻是微微一笑道:「夏族,夏肘。」

秦萬藏眼皮子一挑,道:「傳聞你這一段時間都是消失無蹤的,沒想到這才出現,就要來我府城鬧事。」

秦萬藏眼色凝聚,直視著夏肘:「你信不信我就是把你給殺了,你們夏族都不敢有絲毫的意見?!」

「牛皮!」對此,夏肘微笑著給他豎起了大拇指,這個逼裝得好,只是可惜,這傢伙選錯對象了啊。

「本來我只是打算,把珍寶閣給納入我夏族的勢力便算了。」

夏肘看著秦萬藏,微笑著道:「不過現在我又有了一個想法。我這個人,從來都是只有我張狂的時候,最看不慣的,就是別人對我狂,很不舒服。」

「所以,你踏馬狂個屁?」

夏肘淡然的聲音在珍寶閣內響徹,那些珍寶閣的長老無不瞠目結舌,竟然有人敢當著府君的面,說他算個屁?!

「嘶!」一眾人看著夏肘,都是微微倒吸著涼氣,心裡的震驚無以復加,這傢伙,這是找死急著投胎啊!

總裁,先有後愛 不過對此,他們還是很願意看到的,找死得好啊,最好死快一點!

「果然夠囂張!」

真香定律:茶小騙的騙夫攻略 秦萬藏也不怒,只是看著夏肘的目光,卻是愈發的冰冷刺骨:「本來對於你們夏族侵犯景親王府的事情,王國已經是打算,即日便開始清算!」

「一個小小的家族,也敢無視王國的威嚴,公然對一位王侯出手?」

「誰給你們的膽子!!!」

秦萬藏微微搖頭,冷笑:「你們夏族的命運,從你們出手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要悲劇,跟王國做對,愚蠢!」

「不過我也沒想到!」秦萬藏看著夏肘,眼中殺機閃現:「你們夏族竟然還不安分,跑來我的地盤鬧事?」

「哼!那就先去死吧!」

秦萬藏在收到消息的那一刻,就已經決定,要把夏肘這一行人徹底的留在這裡,而後再調動大軍,請來王國的強者,徹底把夏族這一叛亂分子抹除!

所以把人救下之後,秦萬藏的身影瞬間就一動,宛若瞬移一般,直接就來到了夏肘的身邊,一手成爪抓去。

「少爺小心!」朱大良見狀,內心都因為秦萬藏的速度一驚,臉色微變,連忙就朝著夏肘大聲警示道。

轟!!!

就在這時候,天地間忽然就轟的一聲炸響,彷彿是九天之上的雷霆發怒了一樣,響聲直透所有人的靈魂深處。

在這一刻,就是秦萬藏的靈魂,都是忍不住直接顫慄,一陣驚悚的感覺,忽然就在他的心裡湧現,危機爆發。

「怎麼回事?!」秦萬藏大驚失色。

然而他都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到天地之中,忽然就有一股恐怖驚天的力量,直接就轟了過來。

……

(本章完) 「噗嗤!」

與那股力量剛接觸,秦萬藏體表的真元防禦,瞬間就如同豆腐渣一般,土崩瓦解,直接就消失不見。

下一刻,秦萬藏的身體就猶如瓷娃娃一樣,直接就被轟得裂開,一股股的鮮血就像是噴泉一樣湧出。

然而詭異的是,在一眾人傻眼的目光注視下,那些鮮血剛剛噴出,就瞬間不見了蹤影,像是被空間『吃』了一樣。

而秦萬藏更是驚悚,他感覺不只是體表的真元被源源不斷地『消耗』,就是他的身體都有種要融化的感覺!

「給我滾!!!」

秦萬藏大驚,一身蛻凡境五重的實力直接爆發,然而這卻是阻擋不了那股力量,相反的是,他的力量被吃得更快了!

也在這個時候,他的身前一道影子忽然閃現,一手探出,猶如探囊取物一樣,直接就掐住了秦萬藏的脖子。

咔嚓咔嚓!!!

一道道的骨骼脆響傳出,秦萬藏眼睛都因此凸起,眼色泛白,一股從未試過的窒息的感覺湧現,讓他驚恐。

「不不不!別殺我!」

在那一股力量之下,秦萬藏只感覺脖子都要斷了,想要爆發力量把這隻手震開,卻是發現自己的力量猶如泥牛入海,根本就掀不起一點浪花漣漪。

這樣的情況,讓秦萬藏瞬間就絕望,懵逼一臉,與此同時,一股濃濃的殺意,讓他臉色瞬間慘白一片。

秦萬藏抬頭看去,就見夏肘那一雙閃耀著璀璨神芒的眼瞳,如同深淵火海一樣,冰冷刺骨,噬人心魄。

「你的實力……!」

「怎麼可能?!」

秦萬藏身體劇震,目光看著夏肘滿是不可思議之色,根本就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小子,竟有如此實力!

自己可是蛻凡境五重的修為啊!!!

想要把自己逼迫到如此的地步,想要如此輕易便碾壓自己,需要什麼實力?!

「小子!你敢殺我?!我可是古萊府的府君,王國親自欽點的地方大臣,你敢殺我,便是滅族之罪!!!」

秦萬藏心已經大亂,早就被夏肘一通嚇得失了方寸,就如同一個溺水的人一樣,慌不擇語,信口威脅!

秦萬藏眼中狠戾之色爆發,大吼大叫道:「識相地,就乖乖……」

咔嚓!!!

夏肘一聽,這傢伙威脅的話語沒有一點的新意,根本就提不起他聽下去的***,手瞬間一握,直接就碾斷脖子。

「你……!」秦萬藏咳咳的,把一些碎骨頭都咳了出來,看著夏肘眼睛凸出,哪怕夏肘此刻已經鬆手,他也再感受不到一絲的輕鬆,也沒有了痛楚。

那一身的氣息瞬間就消散,瞳孔擴散,一雙眼睛化作了死魚眼,身體往後倒去,卻是如同春雪消融一般,衣服、皮膚、骨骼、血肉一點點地消失不見。

眨眼之間,一個大活人,就這樣化作了死屍,再消失在眾人的眼前,看到這一幕,四周的人都一陣驚悚!

「你的實力倒是不錯,只是想要威脅我夏肘,還是差了那麼幾個層次,我想要珍寶閣,也輪不到你阻止。」

夏肘在衣服上拭擦了一下自己的手,就彷彿剛剛的那一下,讓他的手髒了一樣,顯得風輕雲淡,淡然無比。

「嘶!!!」

然而珍寶閣的人看到秦萬藏身死,卻是直接就毛管悚然,呆在原地,懵逼一臉,口中無意識倒吸涼氣。

「府君大人,竟然死了?!」

「他怎麼就敢!怎麼就敢?怎麼……啊啊啊!要死了啦,我的麻耶,我的天耶!古萊府,天塌了!」

「……」我不敢說話了。

至於朱大良他們,看到夏肘出手把秦萬藏殺死,倒是不怎麼驚訝,但是看到他這麼詭異的殺人手段,那後背都是有點涼涼,身邊涼風颼颼的感覺。

咕嚕一聲,朱大良咽了咽喉嚨,把心裡的寒意給重新壓下去,這是自家的少爺,怕個屁啊……啊啊啊,還是有點怕啊。

珍寶閣內,一片寂靜。

而包圍著珍寶閣的府衛軍,在看到秦萬藏竟然眨眼就身死,屍體像是被融化了一樣消失不見,都瞪大了眼睛。

但是緊接著,他們的眼瞳就紅了,就像是死了主人一樣,目光猛地盯著夏肘,恐怖的煞氣瞬間就席捲而起。

府衛軍,那是秦萬藏的親軍!

而包圍著珍寶閣的這一隊府衛軍,就是秦萬藏一手組建培養的親衛,對他那可是忠心耿耿,是他手中的利劍。

如今他被殺,這些府衛軍如何不怒。

「竟敢殺了府君大人,你踏馬找死!府衛軍聽令,都給我……」

剎那之間,一名府衛軍統領怒髮衝冠,一雙眼睛都紅了,大手一揮,就要門外數千府衛軍大開殺戒。

砰!!!

然而這時候,夏肘一手成刀,反手就朝著他直接劈了過去,只見虛空一道漣漪一閃而過,那統領直接爆體身死。

看到這一幕,一眾府衛軍都是瞪大了眼睛,身體難以抑制地哆嗦著,看著那一團血霧,內心恐懼頓生。

「殺!把他們屠了!」

滅了一個嘰嘰呱呱的統領,夏肘大手一揮,直接就讓四周的夏神衛出手,要門外那群死忠也跟著下黃泉。

既然你們想要忠心不要命,那麼就別怪我夏肘太心狠,自己挑選的路,哪怕是你們哭了,我也會幫你們走完!

「殺!!!」

聽到夏肘的命令,朱大良頓時就一聲暴喝,腳下猛地一踏,身體瞬間就化作一道光芒,衝出了珍寶閣。

「吼!!!」

只是一出去,朱大良便仰天怒吼一聲,身體直接膨脹狂化,金色的毛髮冒出,整個人化作了一頭暴力猿猴。

轟隆隆!

一拳轟出,瞬間一道如同神山一般的拳印縱橫肆虐,把珍寶閣門前的上百名府衛軍,都一下子轟得橫飛,甚至還有人在半空就爆體,殘肢掉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