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薇姐想問後來發生了什麼,可是不用問也能猜到,司機肯定對小楠施暴后便殺害了她,但是孫挺說沒找到小楠,說明小楠的屍體被司機藏了起來。


「你知道,嗯,你的身體在哪兒嗎?」薇姐輕聲問道。

「他把我掐死後,就把我埋在了那裡,為了不

被人發現,他埋得很深,我看他花了很多時間來埋我。」小楠回想道。

「那你怎麼沒有被陰司官的人帶去投胎呢?」薇姐好奇道。

「我也不知道,我死後就一直跟著他,想報仇,可是,他連看都看不到我。我…我才21歲呀,我還沒談過男朋友,他怎麼可以對我做那種事情!嗚嗚嗚嗚……而且我明年就要畢業了,家裡已經給我在榕城找到工作了,可是,現在什麼都沒了,我卻連仇都報不了!」小楠越說越傷心,最後直接哭了起來。

「小楠,我可以替你報仇,我朋友是警察,而且開了天眼,可以見到鬼魂。首先,我們需要知道你的屍..身體在哪兒,找到身體后才能立案,你明白嗎?」薇姐勸道。

「恩…我知道,姐姐,我聽你的,一定要快點抓住那個壞司機,不然還會有更多女孩像我這樣的。不是每個女孩都像你這麼幸運,可以逃脫他的魔爪。」小楠點了點頭不再哭了。

「你在我家隨便逛逛吧,我給我警局的朋友去個電話。」說著,薇姐便撥了孫挺的電話。

江少追妻路漫漫 也不知道他睡沒睡,薇姐有些略微擔憂,更多的還是后怕。如果不是有孫挺,也許自己就是第二個小楠。

孫挺應該是睡了,所以打了幾次都沒人接。不過,薇姐不想放棄,必須儘快找到小楠的屍體,這樣才能立案,估計小楠的家人還不知道她已經遇害了,想到這裡,薇姐便覺得難受。

當然,還有能重要的,就是馬上抓到那個司機。

「喂?」孫挺終於接電話了,估計是被吵醒的,聲音聽起來很疲憊。

「孫挺,那個失蹤的叫小楠的女孩,現在在我這裡,不過,是她的鬼魂在這,人已經遇害了,兇手就是今晚的那個司機。」薇姐平復了自己的情緒后,一字一句地說道。

「讓她別離開,我馬上帶我的人到你家!」聽完了薇姐的話,孫挺立馬清醒了。

「小楠,你還在嗎?」薇姐又站在了浴室的鏡子前。

「姐姐,我在的。」小楠出現在了鏡子中,「我剛剛聽到你給男朋友打電話了,我不會離開。不過,我想知道我奶奶的情況。」

小楠將自己奶奶住院的事告訴了薇姐,這時,薇姐才知道,小楠為何要趕夜車。同時,她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與死神擦肩而過。

為了打發時間,也順便安撫小楠,薇姐便和她聊了會天。

等了差不多半小時,門鈴便被人按響了。

「應該是我的朋友,你等等啊。」說著,薇姐就去開門了,發現孫挺、林曉曉、王磊和陳瀟都在。

等他們進來后,孫挺便將婪夢的木偶放到了地上,剛一挨地,婪夢就恢復了真身。

「薇姐好,好久不見。」婪夢很有禮貌的直起身子,向薇姐行了個禮,然後又轉頭看向縮在角落裡的小楠,「嘿,別怕,我是食夢貘,不是怪獸。」

這時,孫挺他們幾個才注意到小楠的鬼魂。

「小楠在這?」薇姐向四周看了看。

「恩,你看不見?你不是說她在你這嗎?」孫挺說道。

「我在浴室的鏡子里看到她的。」薇姐便把之前的事告訴了眾人。

「你和鏡子還真是杠上了。」孫挺笑道。

「是呀,我也這麼覺得。」薇姐搖了搖頭,「我給你們泡點咖啡吧,這麼晚了還把你們叫起來,實在是抱歉。」

「說什麼呢?這本來就是我們的工作。」林曉曉走到薇姐身旁,提出幫她一起泡咖啡。

等兩個女孩離開后,孫挺便向小楠掏出了證件,並詢問了她一些情況。

聽完后,幾個男生都很義憤填膺,特別是婪夢,他覺得人類邪惡起來,比妖魔鬼怪還

兇殘。

「現在唯一的信息就是他留在嘟嘟上的資料,但問題是,這些資料是否真實。」孫挺皺眉道,他看向小楠,說道:「你還記得他的樣子嗎?微微說她已經忘記那個司機的模樣了。」

「記得,他化成灰我都記得!」小楠點了點頭,說道。

「那你說,我來畫。」王磊拿出了速寫本和鉛筆,以及橡皮擦。

王磊原本就是負責在警局做畫像工作的,因為頗具刑偵頭腦,才被孫挺給選上,做了他的手下。

「我想想,唔…橢圓形的臉,臉有點長,平頭,劍眉,不過眉毛比較短,也比較稀疏,小豆眼,單眼皮,塌鼻樑,鼻翼很大,嘴巴小,但是唇厚。個子不高,將近170,偏瘦。」小楠回憶道。

小楠回憶的時候,薇姐和林曉曉就端著咖啡和一些糕點過來了。

「你看是這樣嗎?」王磊的動作很快,幾下就畫完了。

「唔…眼睛再圓一點,大一點,加兩條法令紋。」小楠飄到了王磊跟前,指著速寫本上的人像說道。

「現在?」王磊改完后,看向小楠。

「髮際線再高一點。」小楠說道。

「這樣?」王磊又改了改。

「就是他!」小楠肯定道,然後看著畫像,露出了憤怒的眼神。

「薇姐,你來看看,是他嗎?」王磊將速寫本遞給了薇姐。

「其實我沒太留意他的長相。」薇姐不太確定,但是看了一會後說道:「五官我不太確定,但是這個神情確實像他,有點猥瑣,有點邪惡。」

「我剛通過他在嘟嘟上的信息查了一下,除了車牌和照片,其他信息好像都是假的。」陳瀟剛剛已經通過筆記本查了一下那個司機的資料。

「那現在就只有一張照片和車牌了,那就先查車牌。」孫挺建議道。

「那個,可以帶我先去看我奶奶嗎?她還在住院,我這次趕夜車就是為了回榕城看望她。」小楠看向孫挺。

「好的。」說完,孫挺看向薇姐:「你先休息吧,這個事你就不要操心了,我們把小楠帶走了,等抓到那個司機,就會帶小楠去投胎。」

「恩。」薇姐看向空氣,說道:「小楠,再見!」

「請幫我轉告姐姐,說我很謝謝她。」小楠對其他幾個能見到她的人說道。

林曉曉點了點頭,對薇姐說道:「薇姐,小楠說謝謝你。」

「恩。」薇姐點了點頭。

「那啥,你們帶著小楠去門口等我,我還有點事兒給微微說。」孫挺對其餘人說道。

「嘿嘿,頭兒,我們懂!」王磊眨了下眼睛,就帶著其餘幾人出去了。

「怎麼了?」薇姐看向孫挺。

「沒啥,」孫挺撓了撓頭,然後一把將薇姐摟在了懷裡,「就是想抱抱你,還好今晚你機智,不然就可能是第二個小楠了。想到這裡,我就害怕。」

「嗯…其實,我也挺后怕的,以後不會那麼晚一個人坐車了。」薇姐靠在孫挺的懷裡,感到無比的安心和踏實。

「如果以後自己沒開車,給我說,我去接你,如果我不方便,也會安排人去接你。」孫挺摸了摸薇姐的頭,說道。

「那可不行,那不是警車私用了!」薇姐搖頭,她可不想孫挺為了自己違法規定。

「呵呵,想什麼呢?我們孫家的車可比警局的多。」孫挺笑道,就差沒說自己是有錢少爺了。

「哦,好吧。」薇姐突然想起雲熙子曾說的,孫家非常有錢。

「我走了,好好的啊!」孫挺在薇姐的額頭上親了一下,便離開了。

這一晚,薇姐既和死神擦肩而過,又和愛情迎面相擁…… 榕城二醫院的病房外,站著幾個年輕人,他們均看向病房內第35號病床上的那位老奶奶。頂點

那位老奶奶插著呼吸機,雖然呼吸很弱,但面容平和,只是從緊鎖的眉頭上,依舊能看出她的憂慮。

「奶奶看不見我對吧?」小楠看向林曉曉,問道。

「恩,不過幫她開了天眼就可以看到你了。只是…只是現在病房內還有其他病人和家屬,恐怕單獨給你奶奶開了天眼,會比較奇怪。」林曉曉為難道。

絝少愛妻上癮 「要不這樣,把病房裡的其他人都弄暈吧,不是有那個啥暈暈符嘛?」陳瀟建議道。

「那叫昏迷符。」王磊補充道。

「額,那個比安眠藥的效果還強,這樣好嗎?」林曉曉看向孫挺。

孫挺看了看小楠,只見她眼眶紅紅地看著她奶奶,帶著難過和不舍。

「就用昏迷符吧,這次情況比較特殊。」孫挺說道。

於是,眾人甩出了幾張昏迷符,將病房內除了小楠奶奶外的病人和家屬,都給弄暈了。

焦陽似火:總裁快到碗裏來 然後他們帶著小楠走進了病房,林曉曉俯下身,將開天眼的符貼在了小楠奶奶的額頭上,念了聲咒語后,就讓小楠走到了她奶奶身旁。

「奶奶…奶奶。」小楠伏在病床上,輕聲喚著她奶奶。

「小..楠嗎?」奶奶慢慢醒來,轉頭看向了小楠。

「奶奶,是我,您好些了嗎?」小楠擔憂地看著奶奶。

「老毛病了,倒是你,不是說前幾天就會回來嗎,怎麼現在才來,讓你媽媽可擔心了。」奶奶說道。

「我…我前幾天學校有事,沒辦法請假。」小楠忍住眼淚,編了個謊話敷衍過去。

「嗯,學校有事確實不能耽擱,馬上要畢業了,就可以回榕城了,以後你也不用兩邊跑了。」奶奶笑著說。

「恩,是啊,奶奶,以後我就可以一直在您身邊了。」小楠也笑了笑,只是笑得分外勉強。

「他們是你的朋友啊?」這時,奶奶注意到了孫挺他們。

「啊?是呀,我的同學,陪我一起來的,怕我路上遇到危險。」小楠看了看孫挺他們,對奶奶說道。

「是呀,你一個女孩子確實要注意安全,各位同學,謝謝你們啊!」奶奶對孫挺他們說道。

「應該的,奶奶,小楠和我們都是朋友。」林曉曉走到小楠奶奶的身旁,俯下身對她說道。

「老大,你居然被當成大學生了,老年人的眼睛確實不好使。」陳瀟在孫挺旁邊小聲嘟囔道。

「你懂個p,哥長了張娃娃臉,不顯老。」孫挺哼哼道。

「不顯老的那是蕭大神吧。」王磊補刀。

孫挺 ̄へ ̄

小楠的奶奶和小楠以及林曉曉聊了會天後,就睡著了,林曉曉幫小楠奶奶蓋好了被子,看向小楠,「我們走吧。」

小楠依依不捨地看著奶奶,又摸了摸奶奶的面龐,然後才轉身向孫挺他們,「走吧,去把我的屍體挖出來吧。」

林曉曉收回病房裡的開天眼符和昏迷符后,也跟著走出了病房。

「我只記得大概的位置,但具體是哪兒我說不清,你們先開車到清河區旁邊的那片未開發的地方

去吧,應該是那附近。」小楠對孫挺說道。

「不用開車,我們秒穿過去。」說著,孫挺將婪夢的木偶拿了出來。

隨後,婪夢便喚出白霧,帶著他們秒穿到了那片未開發的蠻荒之地。

快天亮了,晨光漸漸露出了雲層,將大地照亮,慢慢地取代了黑夜。

但是在這片蠻荒之地上,卻透著陰森和邪氣。這片區域曾經是農田,後來被房產商用來建房,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資金斷裂的緣故,這裡的農田被填后,並未看到有施工的痕迹。反倒是長出了許多歪歪斜斜的大樹,將這裡濃罩在一片陰暗之中,連晨光都照不進來。

「這裡陰氣很重,不知道下面埋了多少冤死之軀。」婪夢鼻子尖,一進入這片區域后,便聞到了一股死亡的氣息。

「小楠,你看看,是不是這裡?」林曉曉走到小楠身旁,問到。

「我記得有棵大樹,那棵樹長得很奇怪,枝幹不是向上長的,而是斜著長的,樹榦很粗,兩隻手都環不住,上面的枝葉很茂密,一抬頭,連天空都看不清。」小楠緩緩道。

「我動作快,我去瞅瞅。」說著,婪夢就一蹦一跳地跑開了。

「婪夢真是個好使的夥伴。」陳瀟感嘆道,自從有了婪夢,他們不知道省了好多事。

等了一會,就看到婪夢三兩下就蹦到了眾人面前,「我好像找到了。」

說著,婪夢又喚出了白霧,帶著眾人秒穿到了一棵歪脖子大樹前面。

「小楠,你看,是不是這棵樹?」婪夢看向小楠。

小楠慢慢地飄向了大樹,用半透明的手摸了摸,還閉上了眼睛。

「放開我!放我走,我要去看我奶奶! 癡纏不休:冷情少爺的蝕寵 不要…啊!」小楠突然抱著頭蹲在地上尖叫起來。

「小楠,沒事了,都過去了。」林曉曉沖了過去,蹲下身子,虛抱著小楠,寬慰道。

「是這裡嗎?」孫挺走過去,輕聲問道。

「是…」小楠緩緩地抬起頭,幽幽地看向樹榦旁,一塊被樹葉和雜草堆積著的泥土地。

眾人隨著小楠的眼神,也看向了那塊泥土地。

「那個…小楠,你先進來吧。」林曉曉拿出了一個布口袋,對小楠說道,她不希望小楠看到自己那已經**的身體。

「嗯…」小楠化為了一縷白霧,鑽進了口袋裡。

林曉曉將口袋收好后,對眾人說道:「挖吧,應該是這裡沒錯。」

「挖坑這種事,不需要我們親自動手。」說著,孫挺甩了一張符出來,隨後,那張符就變成了一把鐮刀,「刷刷刷」地就把那塊泥土地挖出了一個坑來。

隨著坑越挖越深,眾人都聞到了一股屍臭味。

「停!」孫挺揮了揮手,鐮刀又變成了符,掉落在了地上。

眾人走了過去,心情都頗為複雜。

「啊!」當林曉曉看到小楠那張死不瞑目的猙獰面容時,還是被嚇得來後退了一步。

看到小楠那張不甘又痛苦的面容,眾人皆感到一陣悲憤,特別是婪夢,他跟隨蕭瓚捉妖打怪,很少接觸到人類的罪惡。而妖怪作妖,通常都是很簡單粗暴的,遠遠比不上人心的邪惡。

「簡直是禽

獸不如!」婪夢顫抖著象鼻,氣憤地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