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為什麼在我送俊哥兒去醫院的時候,你又跑到了席秋怡那邊去了呢?」


「那是我想秋怡了,我去看看她,那又有什麼錯?」

「錯就錯在你不應該在俊哥兒摔破了頭的時候去找席秋怡,而且你一回來就將這件事撇得一清二楚的,還絲毫沒覺得自己錯了。」

「我哪裡有錯了!那是俊哥兒自己摔跤的,我沒錯,不過現在你媽動手劃了我一刀子,你又不將我送醫院,這件事算起來,就是你們有錯。」

梁阿紅看著杜美華,她就覺得杜美華腦子病得不輕了,與其在這裡跟別人一直說話,還不如自己先跑去醫院,把血給止了,一直耗在這裡,那流的血會更多,事後又要吃不少補品,把血給補回來。

席錦琛冷道:「你再不去醫院,你流的血更多。」

不管怎麼說,杜美華都是他媽,他就算是討厭,不想跟杜美華有任何的往來了,但是,他覺得杜美華也在這裡出什麼事。

「錦琛你還好意思說這些,你知道我被方淑珍割破了手,你還站在這裡,你也不知道把我送去醫院。」

唐小芯不滿怒說:「你在這裡有嘰嘰歪歪的功夫,你早就到醫院了。」

「我跟我兒子說話,你插什麼嘴呀!」

「杜美華要是再敢對我女兒大吼大叫的話,我給你一刀子。」 錯許姻緣:誤嫁霸道妖男 方淑珍臉上的表情都擠到了一起,怒瞪著杜美華,還不忘了把手裡的刀子舉起來警告她。

「你……」她可以嘴硬去說唐小芯,但她現在不敢說方淑珍,她不敢也是因為方淑珍手裡有菜刀,方淑珍已經瘋了,什麼事都可能做得出來。

「好,我先去醫院包紮,你們給我等著,我還會回來的。」

杜美華急忙忙地往外跑。

方淑珍眼角的餘光看見了血跡,她連忙將菜刀隨手一丟。

唐小芯:「阿紅你把菜刀的血擦乾淨,然後拿出去丟了,再從重新買一把菜刀回來吧!」她嫌杜美華的血臟。

「哦!」

方淑珍後知後覺,想起自己剛才跟杜美華拚命的勁,還有將杜美華劃了一道口子,她整個人開始都發軟,幸好她身邊有唐小芯在,及時將她扶著,「媽你沒事吧!」

「我沒事,就是杜美華等一下回來會不會真的跟我算賬?」

「她會回來,但是,要敢跟我們算賬,我們都不怕她。」

方淑珍看了看她,又忍不住朝席錦琛看去,杜美華不管怎麼說,都是席錦琛的媽,她們這麼對杜美華,他心裡多多少少都應該是有點介意的吧!

再說了,席錦琛的目的也只是將杜美華趕出去。

而不是像她們這樣對杜美華。

尤其是她,還對杜美華動手了。

唐小芯彷彿知道她在想什麼,她安慰方淑珍,「媽你什麼都不要想了,沒事的,都有我們在呢!」她感激她媽奪過她手裡的菜刀,要是她,肯定會生氣在杜美華身上多捅了幾個血窟窿了。

她朝席錦琛看去,又轉跟方淑珍說,「媽,男人是不管女人之間的事,男人管了,那成什麼樣了?」

「你這話的意思是錦琛不計較我對杜美華劃了一刀。」

「不計較。」

真要是計較的話,席錦琛早就會出手將杜美華送去醫院了。

方淑珍又很擔心地說,「那樣要是傳了出去,那對錦琛的聲譽不是很好,以後在工作單位那邊,不太好交代吧!」

「不好交代,那又如何,動手是媽你,他就算是想阻攔,那也要阻攔得了才行呀!」

聽了之後,方淑珍想了想,也覺得挺是的。

緊接著,方淑珍嘆了口氣,說,「如果要不是杜美華那樣對俊哥兒,我也不會這麼生氣對她,俊哥兒因為生病,整個人瘦得跟什麼似的,我看了都覺得很心疼。」

說著,方淑珍就掉眼淚了。

「媽,俊哥兒沒發燒了,等養過一段時間之後,他會長點肉的。」

「那我也心疼他呀!」

腹黑總裁的緋聞嬌妻 杜美華到了醫院那邊,她身上又沒帶多少錢,她只能求著醫院這邊找人,去找席秋怡過來給錢。

席秋怡一聽說她在醫院,急忙忙地趕來。

宋多金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也跟了過看。

結果等他知道了事情的經過之後,他立即板著臉,極其不高興地瞪著杜美華,「你怎麼這麼能折騰呢!孩子摔破了頭的事,也確實是你不對,你回去低頭道個歉不就行了嗎?你還非得要鬧,好了,現在鬧成這樣了,你覺得你自己還留得下來嗎?」

肯定是直接讓唐小芯和席錦琛都給趕魚山村去。

真是的,既浪費他的錢,還浪費他時間。

席秋怡也順著說杜美華幾句,「多金說得沒錯,媽你就低頭道個歉,又不會少幾塊肉,要不你等一下回去之後,你再去跟唐小芯道個歉,然後讓唐小芯同意你留下來。」

「我都已經跟唐小芯鬧僵了,現在回去跟唐小芯道歉,那我成了什麼呀!」杜美華心情極其不快,「而且我在走的時候,我還說了,我回去的時候就找唐小芯算賬呢!」

「媽,現在不是鬧僵的時候,你怎麼就聽不懂人話呢!你先住在這裡一段時間,等打聽到點什麼了,你再跟唐小芯鬧僵也不遲呀!」

——————-

還有很多章,我得要繼續閃了,親愛的小仙女們多多支持我哦!么么噠!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我……」

「媽你是不是想我以後給養老送終?給你金銀珠寶?你要是想的話,那你就按我們兩個的話去做。」

「好吧!」杜美華想了想,也只能妥協了。

宋多金就算是不想送杜美華回總店那邊去,但還是想著杜美華還有用處,於是他就強忍著心中的不悅,跟席秋怡一起送杜美華回去。

「我說這是誰呢!」

方淑珍一見著杜美華,就忍不住譏諷她。

「怎麼?你帶著女婿和女兒是打算要找我算賬的嗎?」

席秋怡一看方淑珍那囂張的樣子,她就覺得方淑珍是唐小芯的媽,那又如何,自媽還是她哥的媽呢,怎麼著,唐小芯生的兩個孩子都是跟他們家姓,都是她媽比方淑珍地位高一點吧!

她很想替自己媽出頭,但她心裡更清楚,現在不是找方淑珍算賬的時候,而是要讓她媽繼續留在這裡才是最重要的。

杜美華瞪著方淑珍一眼,要是宋多金和席秋怡都在,她早就上去把方淑珍那張嘴都給撕爛了。

宋多金笑笑問方淑珍,「哥和嫂子都在裡面嗎?」

之前方淑珍和唐小芯的關係有多麼不好,他是知道的,現在方淑珍都跟唐小芯和好了,還住在這裡,那就說明了方淑珍比杜美華還要會做人,他看方淑珍都比杜美華順眼得多了。

可惜,自己沒攤上像方淑珍這樣會做人的丈母娘。

方淑珍瞥了宋多金一眼,雖然他是杜美華的女婿,她不喜歡杜美華,但宋多金也沒得罪自己,她沒必要給宋多金臉色看,就跟對待平常人一樣,「錦琛已經好幾天沒上班了,都是為了照顧俊哥兒,這還是你的好丈母娘惹出來的事,今天劉金園過來找他,說哌出所那邊出了點事,現在就剩下小芯在家。」

「哦!」宋多金一聽,覺得這還是個不錯的消息,嘴角勾著好相處的笑容,「那我們就去見嫂子吧!」

「你去可以,杜美華不行,杜美華今天必須搬出這裡。」方淑珍伸手攔下他們。

杜美華就夾著尾巴做人都還不到幾分鐘立即就原形畢露了,「方淑珍你三番兩次攔我們幹嘛呀!這裡又不是你家,是唐小芯和錦琛住的地方,我是留下還是走,都不是你說了算。」

杜美華那聲音一生氣就提得老高了。

在屋裡的唐小芯聽見了,很快就出來了,「我媽現在也住在這裡,我的東西也是我媽的,她說你不可以住在這裡,那就是不可以住在這裡。」

頓時所有人的朝唐小芯看去。

宋多金賠笑臉:「嫂子,媽這也是胡來,她也已經知道自己不對了,她來是道歉的。」

「道歉?」唐小芯噗嗤一笑,然後天上看了一眼,說,「今天的太陽應該不是從西邊升起來的吧!我居然聽說我家婆會道歉。」

方淑珍極其配合她,「也是覺得太陽從西邊升起來的,又或者就是我們兩個都聽錯了。」

「太陽肯定不會從西邊升起來,只有我們聽錯了。」

「一定是。」

面對她們兩個一搭一唱的,即便是席秋怡和杜美華心中有不快也只能忍了。

宋多金:「嫂子真會說笑,你沒有聽錯,是咱們媽想跟你道歉,俊哥兒摔破了頭的事,媽她已經知道錯了。」

唐小芯冷冷看了他,沒說話。

頓時,宋多金也覺得處境尷尬,他就拉上杜美華,「媽你說是不是。」

席秋怡一聽,連忙推了一下杵在那的杜美華。

杜美華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說,「俊哥兒的事,是我不對,我沒做好,才讓俊哥兒摔破了頭,我以後會好好補償俊哥兒,一定會把他照顧好的。」

「我不信。」

還沒等唐小芯說話呢,方淑珍就已經先發表意見了。「小芯你別信她,她根本不可能會把俊哥兒照顧,她也不喜歡俊哥兒。」

唐小芯安慰方淑珍,「媽你情緒別這麼激動,我知道該怎麼辦。」

她也不是傻子,杜美華道歉歸道歉,她不可能再次將俊哥兒交到了杜美華手上,讓杜美華來照顧俊哥兒。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俊哥兒難受的樣子,她是歷歷在目。

她不會讓自己和俊哥兒再次經歷同樣的事。

方淑珍看她如此鎮定的樣子,心想:小芯應該不會同意的。

自己情緒過於激動,對自己的病情不太好。

於是她深吸了幾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宋多金,你把杜美華帶回去吧!你看到院子亂糟糟的衣服嗎?」

宋多金順著唐小芯說的看去。

「這是錦琛在俊哥兒從醫院回來的時候,生氣把門給撬開,然後把東西丟出來的。」她相信自己說到這裡,宋多金應該會明白自己說的是什麼意思了。

連席錦琛都不同意讓杜美華留下來,那杜美華即便是道歉,也不可能會留得下來。宋多金在心裡細細地想著,可如果不讓杜美華試著去留下來,那他把杜美華喊來城裡給自己打聽消息的事,他除了倒貼錢之外,什麼用處都沒有,秉承著做生意不虧本的想法,不管杜美華能不能留下,都要留下來,而且如果杜美華留不來的話,那他不會再管杜美華的死活。

席秋怡忍不住說話:「唐小芯你是不是撒謊,我媽再怎樣,那她都是我們的媽,我哥不可能會這麼對我媽的。」

唐小芯冰冷斜睨了她一眼,「你難道不知道,河水再多,也會有乾的一天嗎?親情再濃,也是經不起有人三番兩次作死,這話你應該懂吧!」

老是這樣,席錦琛的耐心早已經耗盡了。

心裡不知道對杜美華有多失望。

「我怎麼不懂,但不管我媽再怎麼不是,她都始終是他媽,他就不能這麼對她。」

唐小芯看著席秋怡有恃無恐的樣子,總覺得杜美華生了席錦琛,那就是天大的事,不管杜美華做什麼,都必須無條件地去原諒杜美華。

她很想問席秋怡是不是也這樣,還是說,你只要求席錦琛這樣,而席秋怡自己就不是這樣? 不過想想還是算了,不管席秋怡怎麼對杜美華,那都是席秋怡的事,跟她沒關係。

「你既然這麼孝順的話,那你把媽接回去住一段時間吧!我這邊也沒地方讓她給住了。」

這話一出,直接把席秋怡給堵得死死的,連話都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了。

而這時宋多金就朝她瞪了一眼。

席秋怡連忙說:「我那裡住人也不方便,店裡忙,我們還打算請人呢,沒地方給媽住,媽在你這裡之前不是有地方住嗎?你再把那個地方讓出來給媽住不就行了嗎?」

「我媽住在這裡,難道不可以嗎?憑什麼說,家婆過來了,我媽就都要讓位呀!」

「那要不讓她們兩個住在一起唄。」

「我媽不同意。」

「我不同意。」 錦嬌 方淑珍和唐小芯一個前一個后說。

唐小芯眼底溢出了『我倒要看看你會怎麼辦』的意思,略有幾分慵懶地看著席秋怡。

「你們唐家在又不是沒房子,你讓你媽回去住不就行了嗎?」

「我媽老是喜歡俊哥兒他們兩個了,捨不得他們兩個,還老想著看到他們,你們也知道我媽得了癌症,我家又那麼遠,來來回回跑,萬一在路上發生什麼事,那怎麼辦呀!」唐小芯又說:「反正你們那邊地方是給員工住的,你們到外頭給員工租一個地方住一個月,我估計媽也會回去了。」

「我說了不行,媽不能住在我那邊。」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就只有麻煩你們把媽送回魚山村去。」她話才剛說完,杜美華反應非常激烈,大聲嚷嚷:「我不回去。」

宋多金這時連忙說,「媽她不回去,主要也是為了留在這裡,把俊哥兒照顧好,補償她自己上一次的過錯。」

「是的,我就是要留下來,我要把俊哥兒照顧好了,不然我會心裡不安,回去也會老是想著這件事。」

宋多金聽完杜美華說這話,暗自鬆了口氣,他這個丈母娘總算是說了一句有用的話了。

「難得媽是這麼想的,要不這樣吧!我出錢給嫂子的媽媽在隔壁租一間房間,讓她住著過去,然後讓媽住在這邊,嫂子你說怎麼樣?」

對於宋多金的提議,唐小芯略微一想,她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但又說不上來。

只是……宋多金三番兩次都想著讓杜美華留下來,還不惜租房子給她媽住,這宋多金對杜美華會不會有點好過頭了?

「怎麼啦,嫂子你是不是有其他的話要說嗎?」宋多金見她一直都不說話,心裡逐漸忐忑不安,唐小芯該不會是察覺到什麼了吧!

「既然你都租了一個地方,那還不如讓家婆住在到那邊去,而我媽就住在這裡就行了。」唐小芯說。

「咱們媽住在這裡也是為了方便照顧俊哥兒,嫂子你忘了,她想彌補俊哥兒。」

宋多金話一完,若有似無地看了一眼杜美華。

杜美華趕緊點頭,「是,方淑珍得了癌症住在這裡也是照顧不了俊哥兒和小檸檬,我可以呀!」

唐小芯看著她,不以為然地笑了一下,杜美華都還不如她媽呢,不過……她有點好氣宋多金和杜美華執意要留下來,到底是有什麼目的?

杜美華是愛佔便宜,知道她媽留在這裡,想留在這裡,那也很正常的,可是她們都已經鬧得這麼僵了,杜美華還會道歉,只是為了留下來,說什麼照顧俊哥兒,她知道,那都是假的。

噬夢仙尊 她有點好奇,杜美華留下來的目的又是什麼。

方淑珍見她沉思,而不說話,心咯噔一下,小芯該不會想讓杜美華留下來?

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俊哥兒不是還要遭杜美華的毒手嗎?

「小芯……」

唐小芯一抬眼,無比準確地對視了方淑珍的眼睛,「媽,也是難得我家婆這麼有誠意道歉,宋多金也有誠意在隔壁給你租了一間房間,要不咱們就讓她留下來吧!」

由於她是背對著大家,她在說完話的時候,突然對方淑珍眨了一個眼睛。

方淑珍微怔了一下,也明白唐小芯在暗示什麼。

只是一下子就這麼反轉太快了,可能會引起別人懷疑。

於是她就擺出一臉不高興,哼了一聲,「這裡又不是我租的,隨你怎麼說,反正我不會給俊哥兒讓杜美華帶,她肯定不會對俊哥兒好的。」

「好好好,那你就帶著俊哥兒吧!」她媽還真的懂她呀!眨了一個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了。

「那是當然的。」

宋多金:「既然嫂子已經同意了媽留下來,那我就去給嫂子的媽媽租間房間,秋怡你也幫咱們媽收拾一下地上的衣服,然後放回到房間里去,該洗的還是要洗了。」

「知道了。」

宋多金轉身就出去了。

等到杜美華和席秋怡收拾好衣服,回到房間之後,方淑珍就拽了一下唐小芯的手,「我說你到底是在搞什麼?」

「我現在還不知道,先看吧!」因為她也不知道杜美華執意住進來這裡,到底是有什麼目的。

「你……」方淑珍有點生氣地看了她,然後反問她,「難道俊哥兒不是你兒子嗎?」

「媽你說什麼呢!」唐小芯哭笑不得。

「不然你怎麼捨得把俊哥兒給杜美華帶。」

「她留下來,俊哥兒也不會給她。」唐小芯跟她保證。

方淑珍這才氣消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