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是何人?」


「上官哥哥。」夜冰依連忙開口,看了看帝玄胤父子兩人,隨後說道:「他是胤的父親。」

又轉過頭來看向帝陌華:「您剛才這麼驚訝,難道您也知道這件事情為什麼?」

「先讓我給她瞧一瞧。」帝陌華說著,已經恢復了鎮定,目光落在了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兒身上。

上官雲燁看了夜冰依一眼,見到夜冰依點頭,他便也選擇相信帝陌華。

因為他對夜冰依夫妻是完全的信任。

如果沒有夜冰依這些人,也就不能找到他的妹妹了。

然後他撤開身子,把位子讓給了帝陌華。

帝陌華在上官凝兒的脈搏上打探了一會,床上的少女突然尖叫出聲,「放開我,放開我!」

一有人碰到她,她就會激動的大叫起來,可是帝陌華卻並沒有理會她的叫喊。

他的神色略微凝重,然後將自己的靈氣輸入少女的身體里。

硬生生將少女身體里的那層霧氣給打壓了下去,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眾人看著床上的人兒,臉色恢復了平靜,心中欣喜,也沒有人出聲打擾帝陌華。

少女好像真正的進入了夢鄉當中,小臉上一片安穩,帝陌華緩緩收回了功力,身體晃了晃,很明顯剛才他費了多大的力量。

上官雲燁連忙對他抱拳道謝:「多謝前輩出手相助!」

英魂一鐵甲 帝陌華搖了搖頭:「你不用先謝我,我只不過是暫時壓住了她身體那種邪氣,在不久她就可以醒來了,但是想要祛除她身體里的那東西,很不容易,或許根本沒有辦法。」

帝陌華沉重的嘆了口氣,「這些人居然還不死心,又出來作怪了。」

「這些人是誰?」帝玄胤聽到了他的關鍵詞語,問道。 帝陌華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只是知道他們很強大,很可怕,並且心理極為陰暗,一旦被他們盯上,他們就會不惜一切的代價,來算計那個人。

他們就是魔鬼!」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帝陌華憤然道。

「那麼就沒辦法解決了么?」上官雲蹙眉燁道。

「我奉勸你一句。」帝陌華回過身來看著上官雲燁,「你現在最好把她送到一個安全隱秘的地方,讓那些人再也找不到她,否則的話……」

帝陌華欲言又止。

「否則會怎麼樣?」上官雲燁著急的問。

「否則她很可能會被那些人給控制,做出來她自己都不會知道的事情。」

「您是說,那些人會借用她身體的這東西,來控制凝兒,幫他們做事情?可惡,怎麼會有這種東西!這些該死的!」

上官雲燁聽得暗暗心驚,他的妹妹好不容易回家,卻又被他們給禍害成這樣,讓他如何不生氣?

夜冰依心中也很是震驚,這不是好像催眠術什麼的一樣嗎?

但更可怕的是,催眠就是直接和攝魂術一樣,直接對眼前的那個人進行,而如今是直接把東西弄到了那個人的身體里隨時操控。

這種更可怕,可是夜冰依不明白,她的公公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呢?難道……

「您又怎麼會知道?莫非凝曾經也遇到過這些事情?」夜冰依問道。

帝陌華沉默的點了點頭,卻不願意再多說什麼。

然後一個人黯然的離開了。

夜冰依和帝玄胤夫妻兩人對視一眼,心中覺得有什麼可怕的事情發生。

從這裡離開之後,夜冰依便找到了帝陌華,要問他事情。

當年肯定有蹊蹺,說不定他們父子一家人支離破碎,就跟這件事情有關,否則,像帝陌華這種人,其實打心眼裡,夜冰依不相信他會做出拋棄妻子的事情。

帝陌兮站在高山之巔,山上的風迎面吹了上來,吹得他的衣袍不停的飛舞。

他的背影卻很是沉重和落寞。

聽到背後傳來的腳步聲,他轉頭,不意外的看到了夜冰依的身影。

「你是來問我剛才的那件事情么?」

「沒錯,我要想了解你到底怎麼知道的,當年又發生了什麼事情,肯定不簡單吧。」

夜冰依來到帝陌華的跟前,和他相對,問道。

帝陌華搖了搖頭:「你不要管這麼多了,知道的太多,對你們不好,你們現在一家過著安穩的日子就好了,其他的事情不要操心,看到你們一家人很幸福,我也很是欣慰。」

夜冰依卻不贊同他的說法,語氣堅定的說道:「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我們從來不是一個逃避的人,再說,別人家的事情你讓我管閑事,我也懶得去管。

只是大家都是一家人,如果當初的心結不解開,你不好受,胤他們心裡也不會好受。」

說得輕巧,他們畢竟是父子,那關係是能斷就能斷的么?

看著夜冰依,帝陌華道:「能娶到你這樣的妻子,是玄胤有福氣。」 僵王此刻的心中不只是憤怒,還有無窮無盡的悲涼。

沒想到剛出來,卻又要陷入無窮無盡的封印之中了。

隨着時間的推移,僵王的氣息已經越來越弱了。

要是僵王此刻面對的是陳志凡,那故事只怕就到底爲止了。可現在是魔尊,僵王沒想到,魔尊想要的,並不僅僅是封印僵王。

魔尊看着僵王,冷冷一笑,一招喚做摧心掌的力道直接打向了僵王。此刻的僵王因爲陰氣幾乎被吸乾,已經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了。

僵王之所以是鋼筋鐵骨般的身軀,但那是急於有強大的陰氣做後盾的基礎之上的。

魔尊的摧心掌擊中僵王之後,僵王的身軀已經出現了一絲淡淡的裂痕。

僵王猜到了魔尊的意圖,試圖讓自己快速的被封印起來。如果被封印了,僵王便會被又一次沉入地下。這樣一來,魔尊便也沒有辦法繼續攻擊僵王,僵王也便有了重新解封的機會。

可因爲玄天劍的原因,僵王體內的陰氣沒有被吸收乾淨,所以也不能立馬被封印。僵王沒想到,他以前強大的法力,卻變成了自己被滅掉的元兇。

或許,這一切都是天意。只要是天意,便不是人或者魔能夠改變的。

僵王胸前的裂痕越來越大,不消幾次攻擊,着鋼筋鐵骨的身軀便會被劈成兩瓣。

魔尊加緊了攻擊的步伐和力道,一次次的打向僵王。此刻的僵王任人宰割,着實有些心灰意冷的感覺。

突然間,魔尊發現,自己的力道已經不能傷害到僵王了,這讓魔尊有些疑惑。

按理說,僵王已經身受重傷了,斷然沒有能抵抗住這些力道的可能了,怎麼又會變成這個樣子。

正琢磨着,一陣聲音飄在了大殿的上方。混沌聽到了這個聲音,龐大的身軀明顯的一陣。混沌感覺到,自己的心裏從來都沒有像現在這般清淨過。

“心若冰清,天塌不驚。萬變猶定,神怡氣靜。塵垢不沾,俗相不染。虛空甯宓,混然無物!”

葉九重和葉詩瑜也是一樣,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有些陶醉了。

陳志凡變成的魔尊也是一樣,一時間忘記了攻擊。僵王因爲受傷嚴重,只是在封印中微弱的喘着氣。

聲音濺消,混沌才緩緩的回過神來,開始尋找聲音的來源。

在大殿的上方,一個老者騎着一頭麋鹿,緩緩的落在了僵王的身邊。

老者和前面的精靈一樣,也是出於半透明的狀態。不只是他,就連他的坐騎麋鹿,也是半透明的狀態。

混沌心下暗道,精靈族去而復返,還不知道是福是禍。不過聽他剛纔唸的那幾句咒語,戾氣倒沒有精靈族那般重。

魔尊只是剛剛聽了老者的這幾句咒語,眼角的那些看起來非常奇怪的眼影也漸漸的變得模糊了。

老者繼續開口道:“無有相生,難易相成。份與物忘,同乎渾涅。天地無涯,萬物齊一。飛花落葉,虛懷若谷。千般煩憂,才下心頭。即展眉頭,靈臺清悠。心無罣礙,意無所執。解心釋神,莫然無魂!”

這時候,混沌和葉九重葉詩瑜他們已經不像第一次聽到咒語那樣入迷了。至於爲何會這樣,混沌也不知道。

這幾句過後,陳志凡周身的黑氣又減弱了一層,葉九重也已經能模糊的看到陳志凡的樣貌了。

老者並沒有就此停止,繼續朗聲道:“水流心不驚,雲在意俱遲。一心不贅物,古今自逍遙。”

混沌聽完這幾句話,頓感心如止水。同時,陳志凡暗淡的沒有瞳孔的眼神已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正常的眼球。不過,陳志凡的眼球雖然已經恢復了常態,但是眼神依舊呆滯。

老者微微一笑,接着唸到:“清心如水,清水即心。微風無起,波瀾不驚。幽篁獨坐,長嘯鳴琴。禪寂入定,毒龍遁形。我心無竅,天道酬勤。我義凜然,鬼魅皆驚。我情豪溢,天地歸心。我志揚邁,水起風生!天高地闊,流水行雲。清新治本,直道謀身。至性至善,大道天成!”

從這句開始,混沌和葉九重葉詩瑜他們的心裏已經感覺不到絲毫變化了。只是,陳志凡的眼神中卻開始有了光彩。還有,身邊包裹着的那層黑氣也消失不見了。

不過,陳志凡眼神中雖然有了光彩,但仔細看來,仍然帶着不同於往日的邪惡之氣。

自從陳志凡變成魔尊之後,便再也沒有開口說過話。這個時候,陳志凡終於開口了:“你是何人?敢壞我好事?”雖然開口了,但陳志凡的聲音卻根本和一樣不一樣了,而是便的細聲細氣的,更像是一個女人在說話。

“我便是我,你卻不是你!”老者微微笑着開口道。

看樣子陳志凡身上的魔性已經去除了大半。但剩餘的一小半卻甚是頑固,就連老者貌似也沒有辦法。

陳志凡聽完老者的話,低頭沉思的同時,嘴裏默唸道:“我便是我,你卻不是你!什麼意思?什麼意思?啊!”

突然間,陳志凡臉色大變,憤怒的瞅着老者吼叫道:“莫要裝腔作勢,你便是你,我便是我,你需騙不了我!”

老者絲毫不以爲忤,呵呵笑着道:“你若是你,可知你是誰?而我又是誰?”

陳志凡像是又開始思考,不久之後,臉上黑氣大盛,眼中的邪惡氣息也又增加了幾分。

看到這裏,老者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繼續朗聲道:“冰寒千古,萬物尤靜;心宜氣靜,望我獨神;心神合一,氣宜相隨;相間若餘,萬變不驚;無癡無嗔,無慾無求;無舍無棄,無爲無我!”

唸完了這幾句咒語,陳志凡臉上的黑氣終於消失,眼中的邪惡之感也是大減。

老者厲聲道:“陳志凡者,金身不滅,元神出竅!”

老者的這一聲比前幾次唸咒語的聲音都大,而且更嚴厲。而且這個聲音中,帶着讓人無法抗拒的威嚴。

陳志凡被這聲音一吼,渾身明顯的一顫。 「不用誇獎我,我現在只想知道,我身邊的人,究竟會不會受到什麼影響?到底怎麼樣,才能夠去除凝兒身體里的影子呢?」

聞言,帝陌華想了半天,最終下定決心。

「那我就告訴你吧,其實不止你那個朋友身上有,就連玄御的身上也有那種東西。

並且這種東西,從玄御出生就有了,這也是我們後來才發現……」

「什麼,居然是大哥!」夜冰依聞言心頭一驚,儘管她早就做好了不好的打算,但是她沒有想到居然會是帝玄御。

「可是這怎麼可能,那大哥為什麼到現在都還沒有一點異常呢?」

「確實是真的。」帝陌華道。

「那些神秘的陰影,都是遺傳他娘的,他們想要控制的人其實是玄御他們的母親。

之前我們還並沒有發現,只是後來,有一次在玄御的生辰宴會上,我們才發現了這件事情。

也是因為如此,玄御在修鍊的天賦上,才會這麼緩慢。

幸運的是他,我檢查了一下,發現玄胤的身上並沒有遺傳。」

「你的意思是,那些黑霧真正的來源是胤他們的母親,大哥是被遺傳的?」夜冰依無比驚訝。

聽到這裡,原本偷偷跟著夜冰依來的帝玄胤再也站不住了,「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娘和大哥兩個人會變成這樣!」

帝玄胤眼神兇狠盯著帝陌華,恨不得把他給盯出個窟窿:「你到底是怎麼搞的?你連自己的妻子和兒子都顧不住么?你還算什麼男人?」

帝陌華也忍不住朝他吼回去:「你又知道多少,你以為我想么?

我那還不是束手無策,否則我會讓你娘離開我十幾年?讓我的兒子也親手推離我的身邊么?」

父子兩人眼眸對視,無形之中好像有一團烈焰在燃燒。

夜冰依看著父子兩人,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帝陌華深呼一口氣,眼神突然變得痛苦:「你根本不知道這其中發生了什麼,我為了保住你哥跟你娘的性命,我我做了多少違背良心,泯滅人性的事情。

甚至他們讓我上東,我就不敢往西,他們還讓我親手殺了一個新鮮的嬰兒,想到這些,我就恨不得自殺了斷自己,我也恨透了我的手,每次看到你哥,我就會想起那被我殺的孩子。

這些日子,我忍受不了,開始你娘並不知道我做的這些事情。

直到那一年,你娘親發現了我的異常,並且阻止我不可以再去殺人,我答應了她。

但是就違背了那一次命令,你娘她就開始發瘋,她殺了自己的一個好友,事後,她痛苦不已,整天以淚洗面。

你娘她那麼善良,把自己的好友給殺了,你想想她是多麼的痛苦?」

「我娘在我小時候確實喜歡和一個叫葉姨的人來往,不過後來她們突然不來往了,我以為她們鬧翻了,問我娘,我娘也只是傷心的流淚,原來如此……」帝玄胤喃喃道。

帝陌華點了點頭:「沒錯,正是因為這件事情,我們兩個人覺得不能再坐以待斃了,於是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了你的爺爺。」 陳志凡被老者威嚴的聲音控制,元神一下子出了竅。

這下子,混沌有些慌了。他雖然感覺到老者好像是爲了救陳志凡而來的,但是突然間讓陳志凡元神出竅,卻不知道到底是何緣故。

混沌知道,元神出竅之後,想要回去是萬分艱難,何況陳志凡目前處於這樣的狀態,艱難程度,就更不用說了。

對於目前的情況,混沌也是束手無策。不過,現在就算這個老者不讓陳志凡元神出竅,陳志凡也是魔尊,還不知道會對三界造成多大的危害呢。

如此說來,元神出竅,對於陳志凡來說,也許還是一件好事。

有了這樣的想法,混沌決定先等等再說。

陳志凡的元神出竅之後,他體內的心魔也沒有了可以依賴的載體,暫時不能作惡了。

“三魂離體,七魄脫困!”陳志凡的元神尚且渾渾噩噩的,被老者圈在一個固定的地方,隨後對着陳志凡的軀體又說了一句。

不知是因爲老者法力高強,還是老者所念的咒語厲害,陳志凡的七魄在聽到老者的命令之後,竟然也跟着脫離了本體。

不過混沌到底是見過世面的神獸,雖然驚訝,卻也認爲老者既然有將元神逼出來的能力,再逼出魂魄卻也算不上什麼難事。

後來發生的事讓混沌更加驚訝了。平時修道者的魂魄或者是元神離體的事也常見,不過那都是因爲修道者意念不堅定,修煉高深的法術時走火入魔;或者因爲被打成重傷才導致的。

不管怎麼說,只要是元神出竅,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元神的本體受到了侵害,而且是致命的侵害。

顯然陳志凡不在這個行列。不光這樣,混沌修煉了幾千年,也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的情況。

陳志凡的魂魄在被召喚出來的時候,老者又是一通咒語。 穿越成女神農 這次老者的聲音不大,混沌也沒有聽清他到底唸的是什麼咒語。

唸完了咒語,老者接着朗聲道:“叱!”又摔了一下衣袖。

這時候更加奇妙的事情發生了。只見陳志凡的魂魄像是受到了指使一般,緩緩的向着他自己的元神開始移動。

魂魄和元神差不多隻有一米的距離,便又停下不動了。不久之後,魂魄和元神就像是兩人在互相打量一樣,緩緩的圍着對方轉了起來。

剛開始的時候,魂魄和元神移動的速度都很慢。可隨着時間的變化,他們的速度逐漸的快了起來。到最後,速度越來越快,混沌這麼強大的法力,仍然也分不清楚到底哪個是元神,哪個是魂魄了。

再後來,元神和魂魄已經沒有了各自的形態了,留下來的,只有一個像影子般的東西。看着影子的輪廓,混沌彷彿是看到了陳志凡一般。

老者瞅着這個影子,淡淡的笑着道:“小兄弟,別來無恙啊!沒想到當日一別,這麼快我們便又見面了!”

混沌心下駭然,不知道陳志凡這又是從哪裏認識了一個這麼厲害的人物。聽老者的口氣,分明就含有知音見面的那種欣喜。看得出來,陳志凡和這個老者的關係應該很不一般。

混沌猜的不錯,這個老者,便是當日在忘川河的盡頭,指點了陳志凡,讓他法力大增,又將葉九重的真元毫無保留的交給他的那位老者–解憂樹!

不過,解憂樹對陳志凡的魂魄和元神說這樣的話,不知道陳志凡會不會知道。混沌明白,不管是魂魄還是元神,單獨存在的時候,都只有一絲潛意識,根本沒有思考的能力。

“前輩,沒想到是你來了! 終於被愛突破 早知道這樣,我就不用費勁和僵王對峙了,還搞成了現在的樣子!”陳志凡的魂魄和元神交織在一起變成的那個影子竟然說話了。

別說葉九重了,就連這個上古的神獸混沌,也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情。至於葉詩瑜,她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剛開始陳志凡走向僵王的時候,她還有意識。

後來發生的這些,葉詩瑜不光看不到,也聽不到,一直到解憂樹的出現,她也只看到瞭解憂樹的自言自語。在葉詩瑜的潛意識裏面,她現在遇到的這些人這些事,人人件件都是匪夷所思。

葉詩瑜不明白他們這些人的行爲和做事方式,也就沒有輕易的出口詢問,以免打擾到他們。

聽到了陳志凡和解憂樹的對話,混沌總算是徹底的放下了心。現在看來,陳志凡應該不會有事了。

老者接着笑呵呵的道:“說來慚愧,老朽這次前來,恐怕是破壞小兄弟的大事了!失禮之處,還請見諒!”

“說哪裏話!自忘川河一別,晚輩時常感念前輩指點之恩,心中時刻掛懷!今日又得前輩搭救,幾番相助,晚輩當真無以爲報!”

老者接着道:“舉手之勞,何足掛齒!況且老朽的雕蟲小技,不過是錦上添花而已。小兄弟天資聰慧,縱然沒有老朽從中取巧,定然也可脫得大難!”

解憂樹這番話謙虛的就有些過頭了。不說別人,混沌這樣的大家,也從未見過竟然有人能生生的將元神和魂魄結合。只這一手絕技,就足以笑傲三界了。

陳志凡的魂魄和元神的結合體接過解憂樹的話頭,聲音甚是恭敬:“前輩虛懷若谷,不在意人間的名利,晚輩如果再糾纏下去,只怕有違前輩本意了!”

“哈哈哈哈!此次見面,小兄弟的境界又比先前高出許多了,真是可喜可賀!”解憂樹絲毫不吝讚美之詞,誇獎着陳志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