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幫人熱鬧也看得差不多了,你們需要我幫你們把他們解決了嗎?你們放心這個不需要報酬,就當是贈送的了」趙信不多說話,而是直接說出了殺人的意願。


老村長搖了搖頭「不管怎麼說他們也都是我們的村民,一起生活了幾代了,原來他們背叛我們是因為生活所迫,現在他們可以自由了,相信他們一定還有那個良知的。他們沒有看到其他村民進去天道的時候,所以就繼續瞞到底吧」。

「好」既然人家都不願意除了這些叛徒,趙信也就不跟著摻合了,清官還難斷家務事呢,更何況趙信連清官的那個級別都沒到,只是一個「熱情」的過客而已。趙信在那幫叛徒看不到的地方將所有的村民都從天道中放了出來,發現每個人看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樣了。那種眾矢之的的感覺讓趙信極為的不自在,因為趙信覺得這幫人看自己就像是看族長一樣,想要上前來客套,可是又十分的膽怯不敢上前。

前夫你滾:總裁的七日離婚契約 終於有一個平時和趙信關係還算是好一些的孩子在母親的攔阻下走到了自己的身前「哥哥,我能不能再去一次那個世界啊?」。

「娃兒,趕緊回來,別在那裡說傻話」這時孩子的母親如同大難臨頭了似的,急忙將自家的孩子給拉到了自己的身邊,還一個勁兒的對著趙通道歉。確實當他們進入到天道之中,對趙信已經完全不是原來的想法了,不知覺間趙信就已經和他們拉開了很大的距離。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而在地上的只能仰視天上。

趙信笑了一下,看著那孩子有些灰土的小臉,臉上還掛著兒童的那種無謂,不過在母親的訓斥下,又多了一絲膽怯之意,完全沒有了原來對著趙信暢所欲言的童真感。

他們的年紀都不大,有些和小傢伙差不多,其實他們和小傢伙一樣,雖然是在這種世外桃源般的地方生活,但終歸還是孩子,需要的是見到更多的地方,不做這種悲慘的井底之蛙。

「你們想要進來啊?」趙信露出了笑容,隨後看向了其他的孩子,無一例外他們的眼中都閃爍著渴望,不僅僅是這幫孩子就算是一直拉扯著他們的母親,也都是想要逃離這裡,不過因為是大人所以能夠抑制自己心中的情感,不敢有過多的奢求。

「要進去……」孩子可沒有那麼多的想法,心裡想什麼自然就說出來什麼,如今趙信問了,他們自然也都欣喜的應著。

「您別聽他們瞎說,一幫孩子不懂事」這時去招呼那些叛徒的老村長也聞聲趕過來了,一個勁兒的對著趙信抱歉。

趙信可不想聽這些東西,轉移了話題「那你們現在有什麼打算嗎?」。

老村長露出了難堪的神色「這裡肯定是不能待下去了,我們打算出了這個地方找個能居住的地方,但是方才聽說外面也是打得不可開交,天下大亂,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趙信看了看那幫孩子說道:「那你們也打算讓這幫孩子跟著你們東躲西藏嗎?」。

老村長眼睛變得渾濁,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有辦法,這就是他們的命啊」。

趙信聽後仰望於天,淡淡的說道:「什麼是命?我覺得命就是自己做出的每一個選擇,任何一個選擇都有可能改變人的一生,所以說我不信命,只相信自己的選擇。你說這是他們的命,但是你讓他們選擇了嗎,即使是孩子也有權力去選擇自己的命」。

老村長說道:「那您是什麼意思?」。

趙信背起手,輕聲回道:「我沒有什麼意思,只是覺得你們沒有權利替他們做出選擇,我可以帶著他們走,這就是他們的另一個選擇」。

「您要?不行,絕對不行……」老村長聽到這堅決的提出了反對的意見,態度之堅決和之前的模樣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他們有著自己的使命,我們有要守護的東西,在我們百年之後這個重擔要交到他們的手中,祖宗留下來的東西不能沒有了傳承」。

趙信也想到了老村長會這麼說,這一點從他可以不顧村民們受欺壓,也要繼續隱忍不說出來不抵抗就可以看出來他是個老頑固。

「使命,什麼使命? 鳳不歸巢:帝女傾天下 忍辱偷生?妻離子散?還是整個村子的女子都被人糟蹋?就算是你們祖上真的留下了什麼東西也一定不會是讓你們用這種方法來守護。還有我很好奇的是,你說你們手裡拿著五帝留下來的寶貝,怎麼能力還能這麼差,難道你們不看嗎?」趙信也有些氣惱了,確實像是老村長這種人你也不知道該同情還是恨鐵不成鋼了。

老村長義正嚴辭地回道:「當然不可以了,我們的職責是守護,如果看了的話豈不成了監守自盜了,老朽做不出來那種事情」。

「你呀……」趙信被老村長的話氣的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這種迂腐之人自己說什麼估計都沒有用了,因為這種話根本就說不進他們的心裡去。

「好了,恩人不要再說了,老朽已經下定決心,這幫孩子我絕對不會讓你帶走的,如果您實在要帶走的話,這幫可憐的女子您就算帶走吧」老村長想了半天自以為說了一個折中的辦法,但是卻把趙信氣的夠嗆,自己又不是閑的沒事非要帶人走,再說讓自己帶走一群女子,好說也不好聽啊。

「行了,我跟你說不明白了,你真的能氣死人」趙信無奈的回了句,轉身就走向了另一邊,也失去了繼續說下去的興趣。 「村長,讓孩子們走吧,我們願意留下來繼續守護那份傳承」。

「是啊,我們願意以母代子,在這裡守護,只要您讓孩子們離開」。

…………

由於趙信和老村長的談話並沒有迴避其他人,所以大家都聽到了他們的談話,當聽到趙信有要帶走孩子的心,幾乎所有的母親們都喜笑顏開。而老村長決絕的話,又讓她們的心沉入了谷底,不過在最後她們還是決定要為自己的孩子請願。她們經歷過這個村長最悲慘的經歷,今日雖得趙信相助逃出了苦海,可是她們的經歷卻沒有辦法改變了,這裡會是她們一生的噩夢。身為母親的她們,不想自己的子女繼續待在這個火坑裡。這一次有趙信了,下一次如果遇到別的有歹心的族氏,受苦的還是她們的子女。

「咚咚咚」

所有的女子都跪成了一排,老村長等人這回也有些急了,不過這種場面她們根本就沒有想到過,所以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你們這是幹什麼?難到你們就要這樣逼我們嗎?」老村長也被氣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有些語無倫次了。

「他們不是在逼你,她們只是不想讓自己的孩子重蹈覆轍而已」趙信在一旁輕聲說道。

「重蹈覆轍……」老村長默默的念著這四個字,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他變得憔悴了,似乎像是累了一般,無力的扶在一旁的柱子上。

老村長這一想便是很久,久到大家幾乎都以為不可能了,而那些苦難女子更是如同接受最後的審判了一樣,臉上寫滿了緊張。最後,老村長還是妥協了。

「罷了罷了,你們都走吧,我也留不住你們了,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這幫孩子或許會有更大的發展」。

趙信聽后也有些驚喜,轉眼回過頭,看著其他的人全都歡呼起來,心中倒是有些沒想到老村長居然會答應。不過既然答應了,相對來說也是一個好事,看來這個老村長也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頑固,至少他還知道有些事不會做。

「還不趕快謝謝村長爺爺……」村長旁的老者們也都是嘆了口氣,為了不讓老村長那麼傷心,所以急忙讓孩子們來緩解一下老村長的心情。

「謝謝村長爺爺……」

「村長爺爺您真好……」

「村長爺爺你也跟著我們走吧」

………………

孩子們銅鈴般的聲音,讓眾人沉重的心情也隨之緩解了幾分,不過在遠處的趙信看得出來老村長的心情十分的不好,可是這也沒有辦法,有得必有失。

半個時辰之後,所有人都散去了,大家都為離開這裡而收拾家當,趙信也重新回到了天道中,同時將那個中年瘦子也帶了回去,進入到天道中后,中年瘦子因為收到天道規則再次復活。沒有理會他趙信又將變成了綠葉的拓跋鮮變了回來。這是為了不漏消息,趙信將拓跋鮮收到了自己的天道中,自從這一次失憶后,加上趙信看完五帝心得對空間和天道有了質的飛躍后,所以對於天道的操控也變得爐火純青。並沒有天道中的其他村民發現進入的拓跋鮮,而是直接將他變成了一朵花。

「你果然沒有死……」看著拓跋鮮突然從花變成了一個人之後,中年瘦子彷彿料想到了一般,惻陰陰呢說道。

而拓跋鮮見中年瘦子還活著的時候,看向趙信的眼神也變得不一樣了,似乎有些不解,還有一些責備。

趙信見狀笑了笑「他出了這裡肯定就死路一條你不用擔心,滿滿你就會發現這裡的神奇的」。

「信爺……」

可能是看到了趙信,荒從莊園中走了出來。自從上一次趙信回來,姒萌萌就說了自己的房子改名叫做莊園了,而為了方便,荒又在另一處蓋起了房子,由於他就自己一個人又沒有什麼要求,所以也比較簡單。起初趙信是不同意的,畢竟自己的莊園中房間很多的,但是拗不過荒,所以也就只好作罷了。

「荒……」趙信看到荒之後,頓時來了興趣,因為趙信發現荒的境界居然又提高了不少,一個死人還能夠提高境界,不得不說這荒確實已經很厲害了。這個問題其實也是荒發現的,那就是身為死人在這個空間中是不能晉陞的,這個漏洞趙信之前沒有發覺過,因為自己和姒萌萌是陰陽交融所以提升了一些實力,和修行沒有太大的關係。而如今荒居然將這不可能變為了可能,就可以想到他究竟是有多麼的用心了。

「夫君……」可能是之前太熱鬧了,姒萌萌也沒有進房,所以也看見了趙信,輕盈的走了過來。兩個人過來后也都看到了拓跋鮮,趙信介紹了一下,聽到了趙信的介紹之後,荒和姒萌萌兩個人對拓跋鮮的能力也是蠻吃驚的。而拓跋鮮看到了姒萌萌之後也是眼前一亮,原本姒萌萌就是一個略顯清透的女子,加上在這天道之中的休養更是多了一絲尋常女子沒有的靈氣,還有就是和趙信有了夫妻之實后少了一絲青澀,憑添了女人的韻味,顯得更加的迷人了。

「以後他要在這裡呆上一陣子了,我會給他弄出一個新的地方」趙信指著遠處的一處低洼的地方說道,趙信的這個天道雖然不大,但是也不算小,如果居住的話裝下一城的人是沒有問題的,所以給拓跋鮮找一個地方還是沒有問題的。

「好……」荒瓮聲瓮氣的應道。而姒萌萌則溫順的點了點頭,在她心裡,趙信不管做什麼自己都將會不問緣由的無條件支持。

「大人,現在試驗品有了,我還需要一個人幫助我打下手」拓跋鮮突然間對趙信提出了要求。

「哦?」趙信轉過頭看著拓跋鮮「那你需要一個什麼樣的人,我可以幫你找尋一下」。

拓跋鮮淡然一笑「找就不需要了,我覺得尊夫人應該很適合這個位子」。

「我?」姒萌萌一臉的茫然,伸出芊芊玉指指向了自己。

「難道我不可以嗎?」荒皺起了眉頭,神情似乎有些不悅。

拓跋鮮搖了搖頭「不是不可以,只不過我需要一個心細手巧治人來幫助我」。

趙信聽后頓了一下「萌萌你怎麼想的?」,趙信並沒有直接答應,而是詢問姒萌萌的意見。

姒萌萌托腮想了一下「挺好啊,反正我閑來也無事,能幫到你的話自然是最好了」。

「那好,就這麼定了吧,如果你做煩了的話,我再找別人」既然姒萌萌應下了,趙信也就應下了。

「多謝大人……」拓跋鮮對趙信躬身施禮。 天道中的事情安排好了之後,趙信又把所有的孩子都收進了天道中,這一回蘇茜和趙小小兩個孩子可算是高興壞了,因為有一大堆的孩子可以陪著他們玩了。

「大人,孩子們就交給你了,不用告訴老朽你們去了哪裡,把他們培養成人老朽也就無憾了,還有這個就交給你了,也算是我臨別送給你們的一點心意吧,等孩子們長大了,想要回來的話袋子里的東西也能幫助他們找到我們」說著話,老村長遞給了趙信一個普通的結界袋,趙信點了點頭當即便接了過來。

「這是什麼好東西嗎?你就不怕我給藏起來不給孩子啊?」趙信半開玩笑的說道。

老村長哈哈一笑「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如果需要的話你就是留下了也無所謂,只要孩子們好就行」。

趙信回道:「算了吧,我要這東西沒用,就是不給我這個,孩子們也照樣會好好照顧的,我可不要這種東西」,說完,趙信就將結界袋放入了懷中,並不以為意。

老村長此時好像是放下了什麼重擔一般,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和趙信就此別過了。趙信也曾說過要帶他們過瘴氣林,但是被老村長們拒絕了,後來想想這樣也好,反正他們得到的藥丸已經足夠所有村民離開了。趙信也沒有在此耽擱,和所有村民們熱熱鬧鬧的吃上一頓散夥飯之後,也就離開了。

「我又回來了」趙信進入到瘴氣林中后,吞下了藥丸,果真所有的瘴氣都遠離了自己,趙信舒展了一下筋骨,自己的失憶之旅也算是正式結束了,出了這裡之後,自己就要重返四界大戰這個亂局中了,對此趙信心中隱隱還有一些期待,同時自己還需要和自己體內的那個聲音談一談。

不過在此之前,趙信還需要去一個地方,這個地方就是自己最初昏倒之地,在吃飯時老村長對趙信說了,再救他的時候,在他的身邊問有一根黑棍子,本來這根棍子他們也想帶回來的,奈何老村長拿不動,所以只好留到了那裡,等待趙信自己去取了。由於趙信昏倒的地方距離村口並不遠,所以趙信很快就找到了已經被樹枝纏繞在一起的如意棒,再次拿到了如意棒,趙信只覺得體內的熱血再次沸騰起來了。

待趙信離開之後,老村長又將所有的老者都聚在了一起,在趙信原來所住的房中開起了小會。

「村長,東西真的已經給了那個小子了?」一個老嫗問向了老村長。

老村長點了點頭,應道:「已經給他了,這回子我們也該輕鬆輕鬆了」。

「那個人穩妥嗎?這可是我們祖上留下來的,我們就這樣放手了……」。

「放心吧,肯定不會差的,再說他的人品大家都有目共睹,放在他那裡比放在咱們這裡肯定要強多了。更何況,他不是我們的村民,沒有五帝的血脈就算拿著那些東西也沒有用」老村長苦口婆心的說道。

「這是…………」

「就別可是了」老村長攔住了要說話的人「那個小子說的對,我們已經做的夠多了,忙碌了一輩子也該為自己活幾天了。我已經想好了,自己去過幾天閑雲野鶴的日子,多出去看一看瞧一瞧。還有那幫受苦的女娃們,讓她們也都去過自己的生活吧,這麼多年來她們受了夠多的苦了,都散去把」。

「明白了……」其他的老者相互看了看,也都認可了這件事情,對於一個老人來說,隱退或許是最好的事情,他們已經不再年輕,承擔的事情的能力也早也不比當年了。

「那我去跟那些女娃們說一下,之後咱們就此別散吧」。

「相處了這麼多年說分開就分開了還真有點捨不得」。

「別說那麼多喪氣話了,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咱們每個人要走的路不一樣,趁著自己還活著多去幾個想去的地方」。

「對,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吧」。

「天涯海角有盡時,今生就此別過,來世再重逢……」。

長長青坂河邊柳絮依然飄,

那年秋霞皓月不見掛眉梢。

短短歲月蹉跎椅中憶年少,

轉眼青春不再少年已然老。

趙信很快就離開了那片瘴氣林,此處眾山環抱,綠蔭遮天,地勢非常之好,暗暗嘆了口氣,趙信騰空而起,手握著如意棒,心情非常舒爽,宛如重生了一般。

趙信出來之時,天空已經籠罩在夜色之下了,天邊一大片的火燒雲,連接天地,其形各異,游龍戲鳳,猛虎下山,躺佛卧僧,花草蟲魚,只要人能想到就可以看到,及其容易讓人心神蕩漾,趙信的心情也覺得非常的暢快。

好景不長,就在趙信飛行了有半個時辰的時間,忽然有數道奇怪的光朝自己衝過來,光像是從人身上發出來的,不過趙信從未遇到過,感覺有些怪異。然而這還沒有完,在怪異氣息的後面還有一道更為強勁的光緊隨其後,細細數去居然有七個之多。這也是趙信剛剛發覺的,自己眼神非常的好,只要自己想完全能夠看到萬里之內的事物,但是自己的感知卻非常的差,有的時候在看不到的後背有樹葉落在身上都不知道,按理說這可不是一個仗朝米壽境界的傳承者應該有的感知能力,可就真真切切的出現在了自己的身上。

「唰……」沒多久趙信就可以真的看清光中到底是何物了,正如趙信之前猜想,果然是人,不過這人給趙信的感覺很怪異。因為在如此極速的趕路下趙信完全看不到他們胸口的浮動,就算是傳承者也沒有脫離人的範疇,衣食住行仍舊需要,更何況呼吸這種事情,這都是身體的需求,但是朝自己這邊飛過來的人卻沒有任何呼吸的跡象,並且朝自己這邊來的七個人無一例外都是樣,再加上他們一身漆黑盔甲的魔族打扮,趙信心中想到了一群人。

死亡軍團!

趙信這麼多年趙信一直都聽說這個死亡軍團,但是卻一次都沒有見過,就在之前自己還想要讓拓跋鮮打造出一支死亡軍團呢,沒想到居然這麼快就見到了。

「嘭……」就當這群人即將接近趙信的時候,這七名死亡軍團的人被身後的人追上了,身體突然間爆開,化為了漫天的血雨。 咚!

隨著這些死亡軍團的人死亡,一個圓滾滾的東西順勢滾了出來,不偏不倚正好滾到了趙信的腳下。趙信低頭看了一眼,這個東西看起來像是青銅製作的,呈球形,大小看起來兩隻手正好能將其抓住。在球體上凹凸不平,不過都是十分規則的形狀,整體的造型有些像什麼承載東西用的機關盒子。

呼!

一陣冷風吹過,出手的七人終於也追上了,不過就在這七人即將落地的那一剎那,有六個人化為了一縷縷黑煙,飄向了一個人。這一套動作一氣呵成,趙信只覺得自己的雙眼被黑氣佔滿了,絢麗奪目。

「五鬼族……」趙信眯起雙眼,不過在趙信的記憶中五鬼族的極限是五個分身,而眼前這個人居然有六個分身,已經超出了五鬼族的極限了。而且趙信還感知不到對方的境界,這才是最難過的。在趙信對面的是一個鬼族男子,因為鬼族的身體並不像人魔妖一般,他們的身體多趨近於靈體,所以說肉體和血脈根源的區分並不是那麼大,兩者是相輔相承共同存在的,所以這才能夠將身體分為數份,而這次來的人符合鬼族的一貫相貌,臉色蒼白面無血色,厲目鷹鼻,看相貌只有三十多歲,卻滿頭銀絲。他身著紅衣,在後背處用黑線勾勒出了一朵綻開的白色荷花。雖然只有一朵荷花,但是卻佔滿了整件長掛的後背,看到這個人趙信心中就會升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覺。

暴力醫妃颯且甜 「想不到居然還有一個」來人開口說道,他的聲音非常輕,但是不似蚊鳴那般,反倒是字字珠璣,讓人聽得十分之清晰。

「我想你可能誤會了,我只是路過,再說我是人族……」趙信笑了笑,之後攤開手,表示自己的清白。

那男子冷笑了一聲,不屑的說道:「人族?那又如何?總之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將東西交出來,我賜你一個全屍」。

趙信一聽對方居然想要自己的命,也不打算對其客氣了,正所謂泥人還有三分土性呢,更何況自己並不是那麼好捏,如果想要打自己主意的話,還需要問自己手上的拳頭同意不同意。

嗖!

趙信腳尖一勾,將銅球勾起,天道瞬間放出將銅球收入,隨後收起了天道「東西我這裡呢,如果你想要得到的話,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你是在找死……」五鬼族的人被趙信的做法頓時氣的夠嗆,眼中凶光必露。

趙信自若的一笑「你不是本來就想殺了我了嗎?又有什麼區別呢?」。威脅自己的人趙信一點都不在乎,不管對方是誰,只要是自己不想的話,沒有人可以逼迫自己,有沒有指揮自己的能力,打過再說。

「既然你求死,那麼全屍的權力也沒有必要給你了」五鬼族男子探手隨意一抓,便想要抓向趙信,趙信沒想到對方居然這麼隨意,對方出招的方式明顯是太過於小瞧自己了。趙信隨意的一躲,就輕鬆的躲開了對方的攻擊。

「咦?」見趙信居然這麼輕鬆的就躲開了自己的攻擊,五鬼族男子也有些詫異,也知道自己小看了趙信。不過也並沒有在意,身形一轉,再次沖向了趙信,精氣爆出雙手,在空中形成了一雙彌天大手,再次抓向了趙信。

趙信見狀冷笑了一下,「嘭」的一聲衝天而起,身體臨空一轉,踢在了那雙大手之上,淡白色的精氣化作了一條長鞭,狠狠的抽在了大手上,大手根本就不堪一擊,瞬間被抽的擊碎。

「嗯?」這一次五鬼族男子開始上心了,他之所以之前那麼的隨意,是因為他沒有感知到趙信身上的氣息,原本以為只是一個不怕死的笨蛋而已。而現在就不一樣了,他發現趙信並不是那麼簡單的,至少沒有看起來那麼簡單,他一定是有什麼能夠掩蓋身體氣息的東西。想到這裡,五鬼族男子頓時眼前一亮,要知道這種東西都是價格不菲的,而擁有這東西的人也都是非富即貴的。他自己對四界各大族氏的年輕一輩也都十分的熟悉,對於趙信這個人沒有任何的印象,所以心中也有了心思。

打家劫舍這種事情可不僅僅是強盜們能幹出來的,特別是在這四界大戰的檔口,不知道有多少人落草為寇,打結過路的人,甚至有些族氏少主或者族長帶人去打劫。其實這說到底都是為了生存,再說這三界聯盟也不代表所有人,三界的關係也沒有處到多好,這種事彼此間也都揣著明白裝糊塗,得過且過了。

「這一回估計我要撿到了」五鬼族男子越想越興奮,這種「大肥豬」可不是誰都有機會宰的。當然他敢這麼想自然是有些底氣了,在幾年之前就已經到了仗朝米壽之境,傲視整個四界的青年一輩,如今更是快要修到耄耋境界了,可以說是難有敵手,就算是八大神族的各大少主們見到自己也要畢恭畢敬的,所以就算是趙信有些身份自己也要做了趙信。

「撿到了?看來你是以為吃定我了,我倒是想知道一下你是誰?」趙信也洞悉了對方心中所想,就算是自己現在記憶不全,但是並不傻。對方現在的意圖已經很明顯了,目地已經從那個銅球轉移到了自己的身上,對銅球更是連談都不談了。

「你以為呢?沒想到今天的運氣很好,本來想殺幾個人玩一玩,沒想到居然碰到了個大的,連我你不認識我,我可以告訴你,以免你見了閻王連自己的仇人都不知道,記住了我叫無機」五鬼族男子說話間已經悄悄的分出了兩個分身。

「是嗎?不過我可不信什麼閻王,也不想見到他,所以你的名字可能是白說了」趙信活動活動了手腳,有一搭沒一搭的回著話,但是兩個人都明白,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只是趙信聽到了他的名字想起了無痕,那個命運悲慘的人。

「哼」

無機冷哼了一聲,兩個分身早已經急不可待的朝著趙信就沖了過去,而趙信也攥緊了如意棒,等待著這一刻許久了。 嘭!

趙信揮動如意棒,當即便打在了其中的一個分身身上,分身雖然和本體幾乎相同,但是當趙信對其進行攻擊的時候,分身猶如鏡面人一樣,身體泛起了一絲水紋,如意棒居然穿身而過,打了個空,如意棒打在了地面上之後土地崩裂,四散飛開。

「唰」

趙信耳邊傳來了疾風聲,還沒等趙信轉過頭,忽然覺得一股重力打在了自己的後背,速度之快讓趙信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不過這還沒有結束,就在趙信回過頭的時候,一道亮光劃破夜空,這讓趙信想到了之前那六名死去的死亡軍團的人。

趙信強行扭身險之又險的躲過了那分身的進攻,亮光一閃而過,沒入了地面之中,半天沒有任何的動靜,這時另一個分身衝到了趙信的身邊,雙手相握,重重地砸在了趙信的頭上,由於速度快趙信一時間沒能躲開,正中天靈

嗡!

趙信的頭一陣眩暈,整個人搖搖晃晃,幸好自己是黃金骨,足夠堅硬才沒有被直接砸破,不然的話光是這一下的力道就足夠讓自己頭破血流了。

唰唰!

一連串的聲音忽然響起,趙信轉過頭髮現又多了兩個分身,頓時五人呈群將趙信給圍了起來。

「人多勢眾啊」趙信見狀冷笑了一聲,揮動如意棒,雖然對方人多,但是自己渾然不懼。輕哧了一聲,輪圓了如意棒就朝無機的本體沖了過去,所過之處風雲涌動,塵土四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