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就把宋憐星,給老子抓過來!」


黃林峰冷聲下令,「對了,給我告訴秦蒼穹,他的人頭……我要定了!」

「若非最近滄瀾拍賣會馬上開始,哼…!!」

他的神色陰冷,甩袖轉身離去! 「好了,你們倆和那男人去選墓地吧,這裏我自己來。」嬌嬌滿臉的不高興說道。

羅國與華豐軍聽了嬌嬌的話,巴不得趕緊離開,隨手把遺體蓋上,他倆被嬌嬌說的心虛,也沒有多想,心裏感覺她這樣的反應,應該是很正常的,因為她倆的關係很親昵。

姐夫和小舅子不好意思在呆在這裏,去給華鳳霞選目的了,按著羅家的族規,不管是啥死法,她是羅國的結髮妻子,應該要入祖墳的。

羅占鰲見那兩個挨刀的走了,遺體這裏便只有嬌嬌一個人了,他不顧一切的跑過來,小聲地喊了一聲,「姐,我來了,」

「占鰲,你怎麼會在這裏。」嬌嬌驚愕看着他,占鰲的出現大大的出乎意料,她萬萬都沒有想到,這時候了,他還敢跑來。

羅占鰲滿臉氣憤的說道:「我真的搞不清楚華姐,就這麼走了,一大早我就躲在草叢中,等待機會,來見她最後一面。」

「占鰲,到底發生了什麼?」

「姐,我也納悶,不知道華姐為什麼就走的如此匆忙,還有剛才那兩個男人在幹嘛,華姐都走了,他倆是想要**嗎,我看到華豐軍在……。」

「占鰲,你給姐說實話,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和我姐在一起,你說,一定要實話實說,這可關係到你的小命。」嬌嬌很焦急有很認真的問道。

「嗯,對,華姐找到我的時候。,已經有點晚了,我家在土地廟裏在一起的,」羅占鰲一點都不隱瞞,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說了一遍。

嬌嬌聽了之後,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心裏想,我的祖宗啊,幸虧我把那兩個禍害支開了,如果華豐軍真的弄到了姐姐體內遺留的東西,羅占鰲就真的小命不保了。

嬌嬌看了一眼周圍,發現沒有人,聲音低低的吧事情的告訴了羅占鰲,兩個人商量著,趁著別人還沒有來,把華鳳霞身體里的東西清理乾淨,免得給自己惹麻煩。

兩個人一起動手?清理的很快,嬌嬌感覺差不多了,讓羅占鰲趕緊離開,免得與華豐軍他倆撞見,這裏的是她自己處理。

羅國與華豐軍兩隻人如果在想要在遺體理找東西,如果是真的在找到啥線索,嬌嬌真的沒有辦法了,眼下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嬌嬌知道,華豐軍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還會尋找別的方法,哎,他她真的是,不知道這事報出來,會惹出啥麻煩。

羅占鰲目光環視了一下周圍,很不舍的有看了一眼躺在木板上的遺體,他用手摸了一把眼淚,聲音有些哽咽的道:「華姐,是我對不起你,都是我害了你,如果有來生,我就是做牛做馬都會報答你對我的好,我先走了,等你入土為安的時候,我再來看你,姐,安息吧!」

羅占鰲說完,在遺體前深深地鞠了一躬,對着嬌嬌點了點頭,快速的離開。嬌嬌望着消失在樹林里的身影,嘆一口氣,蹲下身把華鳳霞的遺體又重新整理的整整齊齊,因為她生前是一位穿先講究,愛愛乾淨的人,雖然走了,也要很體面的去。羅占鰲回到自己的那個沒有溫暖的家裏,一頭栽倒在床上,目光獃滯的望着黑乎乎的屋頂,滿腦子都是華鳳霞的影子,他對這個女人的死,心裏充滿了愧疚。

雖然自己想的時候很討厭她,那是自己不懂事,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長大以後,讓自己變成男人的就是她,這個自己曾經不喜歡的女人,也沒有想到,現在自己對她越來越喜歡,越來越依賴,她對自己的感情是真的,她的死,就是為了保護自己,而走上了絕路,一個女人保護自己,丟了性命這叫他情何以堪。

他不知不覺的眼淚打濕了枕頭,男而有淚不輕彈,此時的羅占鰲哭的一雙眼睛,有點微紅,傷心不已。

突然聽到了自己家的院子裏傳來了一陣腳步聲,趕緊用手擦乾了臉上的淚水,坐起身剛剛從土炕上下來,看到秀秀走進來。

她一臉的悲傷,哭的一雙眼睛又紅又腫,走進來目光獃滯的盯着現在土炕邊得羅占鰲,眼神就像是在審視罪犯一樣的犀利。

秀秀把羅占鰲盯得渾身都不許在,他結結巴巴的問道:「秀秀姐,你到我這裏來有事嗎?」

秀秀轉身看了一眼院子裏,看沒有人,她伸出白嫩的小手,一把將羅占鰲推到牆角處,眼神里充滿了仇恨,幾乎要殺人的那種,她聲音低低逼問道:「你跟我說實話,昨天晚上是不是和我娘在一起!」

羅占鰲真的沒有想到,秀秀會懷疑他,而且這個時候了,還跑來證實自己的想法,他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如果自己不說實話,對不起華鳳霞的在天之靈,說實話華鳳霞就是為了保護自己才尋短見得,如果把事情告訴秀秀,她娘不是白死了嗎?

羅占鰲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改革以前的是的,可以睜着眼說瞎話……。

轉念一想,羅占鰲覺得男人要有擔當,再不能像以前那樣玩世不恭,但是要對秀秀說出實情,現在是絕對不能說,還是找機會吧,他也不想把事情越搞越複雜。

秀秀摸了一把眼淚,滿臉帶着氣憤的說道:「占鰲,你回答我,你說啊!你為啥不吭聲,你是不是怕了,嚇得不敢吭聲,是不是?」

羅占鰲低頭看着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秀秀,心裏也無比的難受,他嘆息了一聲道:「秀秀姐,只要你心裏舒服咋說都行,嬸子的死,我也很傷心,人都已經走了,你還是節哀吧!」

「驢崽子,你做過什麼,自己心裏清楚,我也不是傻子,我告訴你,在我給她清洗身體的時候,我全都明白了,不要以為我看不出來,妞妞不懂這些,我可是過來人,遺精的時候,我娘很不喜歡你,但是後來,他經常的把你掛在嘴上,還說要把妞妞許給你,看來包過戶租給你是假的,你倆暗度陳倉才是真的,我娘得起,我想可能是你倆的事被我爹看出來了,我娘怕事情敗露,她感覺到很沒有面子,沒法面對所有人,還為了保護你,只能選擇死,因為只有死人不會說話,我爹在逼問也不能去撬開,你現在對我還不說真話,你的所作所為,還想不想個有擔當的男人啊,羅占鰲現在我看不起你,對你很失望。」

羅占鰲聽着秀秀的話,渾身熱血沸騰,對,自己是個男人,被一個女人說的一分不值,這樣的侮辱他怎麼能夠受的了,他媽的,讓一個娘們把自己罵的像只臭襪子,這可不是他做人的風格。

他用大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雙眸子看了一眼秀秀道:「秀秀姐,你說的沒錯,我更想真的在一起了,而且我倆是你情我願,感情還很好,因為我成為真正的男人,就是從你娘開始的,他是我第一個女人,昨天晚上我和你娘在一起是真的,我一人做事一人當,你們可以都跟我,大不了,我給你娘償命,我倆黃泉路上做伴一起走,秀秀我把實情告訴你了,你想要咋處理隨便。」

秀秀起初只是心裏在懷疑,多希望聽到驢崽子能夠親口推翻她的懷疑,為了證實,她親自跑來方面質問他,可是這傢伙沒有的否認,直接就承認了,自己的懷疑變成了事實,秀秀心裏開始接受不了。

她眼神直愣愣的看着他,隨即羞怒難當,揚起右手狠狠的在羅占鰲的臉上抽了一巴掌。

然後氣憤的罵道:「你他媽的就是個畜牲,老天爺怎麼不想眼,讓你披了一張人皮,你他媽的睡誰都可以,幹嘛要惹我娘啊,你就是一個滾蛋……。」

屋子裏的兩個人又罵又打又哭的,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在院子裏的大樹後站着一個人,正在偷偷的聽兩個人的對話。

羅占鰲已經是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任由秀秀在他這裏折騰,只要她心裏舒服就行,他已經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自己本就是一個孤兒,活了這些年,也沒有啥遺憾的。

秀秀罵他,用上拳頭打他,接下來的動作,羅占鰲卻真的受不了了,秀秀撲倒在他的懷裏,哭的一抽一抽的,把他胸前的衣服都哭濕了。

秀秀在他懷裏說的話,他更加的出乎意料,「驢崽子,你難道不知道人家一直都喜歡你嗎,你和誰好不行啊,非要找我娘,你說,以後讓我怎麼辦嘛?」

蹲在院子裏的人,突然間,鬼鬼祟祟,躡手躡腳的摸到了窗子下面,伸著脖子正要望裏面看。

突然外面有人喊了一聲,差一點沒有把那人嚇死,撲通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 但是,因為早年間葉夫人一直都沒有懷上孩子,他們也算是老來得女,所以,他們的孩子還很小。

如葉霖雖將軍已經戰死了,這已經是既定的事實了,就是不知道回頭要怎麼和他的妻女說這個事兒。

說到葉霖雖,宴墨又想到了一個人:羅然。

羅然是葉霖雖的堂弟,和葉霖雖一起上戰場了,如果說葉霖雖陣亡了的話,那麼,估計羅然也好不到哪裡去。

「羅將軍還好嗎?」

「您說的是羅結將軍吧?他戰死了。」

「不是。」

「羅別蒼將軍嗎?也戰死了。」

「羅然。」

「也戰死了。」

「怎麼姓羅的將軍戰死的有這麼多啊?」宴墨有些頭疼,「還有誰戰死了啊?」

「你是單問姓羅的將軍嗎?還有羅蠅將軍。」

「這個名字本世子還真是頭一次聽說,是個小將軍吧?」

「是的。」

「他是哪個營啊?軍營的營嗎?」

「不是,是蒼蠅的蠅。」

「好好的一個人,怎麼會取這樣的名字呢?還有哪個姓羅的將軍沒死啊?」

「羅叮將軍。」

「還有呢?」

「沒了。」

「暄軍當中那麼多姓羅的將軍,竟然就只剩下一個了?剩下的難道都戰死了嗎?羅無藍、羅霖定和羅關以還有羅才怡這些人難道都戰死了嗎?」

「回世子爺的話,確實是都戰死了,還有羅堅將軍、羅文將軍,女將羅嫣將軍等人,都戰死了。」

「怎麼會這麼慘呢?本世子還以為這次的傷亡雖然大,但是不至於如此呢,沒有想到啊,咱們竟然在一座易攻難守的城池上陣亡了這麼多的將軍。」

「世子爺,其實,比這還慘,您只知道姓羅的將軍只剩一位了。其實,姓邊的將軍已經全部戰死了。」

「什麼意思?」宴墨瞪大了眼睛,「你是說咱們暄軍當中姓邊的將軍現在一個都不剩了嗎?」

「是的。」

「別人且不說,你先告訴本世子,邊觀度將軍是怎麼死的?」

「死於敵軍將領門講之手,還有蓋將軍也是死於門講之手。」

「哪個蓋將軍?蓋藍可將軍嗎?」

「不是,是蓋心姐將軍。」

「蓋心姐?誒?這個名字本世子怎麼沒有聽說過呢?是個女將嗎?」

「是的,她是女將,她就是平時喜歡找世子妃說話的那個女將。」

「是不是眼睛特別大,頭髮喜歡散下來的那個?」

「就是她。」

「那她戰死了,現在世子妃估計會很難過吧?可惜了,那個姑娘挺招人喜歡的,原來她叫蓋心姐啊!對了,仇報了嗎?對方的門講死了嗎?」

「對方的門講將軍被咱們暄軍的包懷寶將軍斬殺了,不過……」

「不過什麼啊?」

「包懷寶將軍和敵軍的門講將軍是同歸於盡的,不過您放心,門講死得更慘,頭都不在身體上了。他們兩個同歸於盡之後,咱們的楚虛將軍對上了門講的親戚門度好,最後楚將軍贏了。但是,門度好沒有被斬殺,只是少了一條胳膊而已,而且,葉莫郁將軍因為很擔心楚將軍會有危險,所以,他帶著文況將軍一起支援楚將軍,結果,被門度好斬殺了。」

「說清楚,是誰被門度好斬殺了?是葉莫郁,還是文況?」

「葉莫郁將軍被斬殺了,文將軍沒事。」

和這個被門度好斬殺了的葉莫郁將軍也不是查細作的那個葉將軍,暄軍當中姓葉的將軍挺多的。

但是,在接下來的交談中,宴墨知道葉實准將軍也陣亡了,還有葉備樓將軍,葉文機將軍,葉會時將軍等人。

暄軍這次有不少姓葉的將軍陣亡,如果不是因為葉是大姓的話,估計現在暄軍當中都找不出來幾個姓葉的將軍了。

而且,這一戰並不只是將軍陣亡的多,普通的兵卒的傷亡數字更是慘不忍睹。

雖然連續打了這麼多場勝仗,奪回了一座又一座城池。但是,現在的暄軍人數也又少了,他們只剩下四十六萬大軍了,而源陽軍那邊現在有三十五萬大軍。

是的,他們還是比源陽軍的人數多,但是,源陽軍那邊隨時可能會補充兵力,而暄軍這邊是得不到補充的。

他們雖然把惠慶成奪下來了,但是,源陽軍隨時都有可能再把惠慶成奪回去。

由於這次損失慘重,所以,宴墨沒有馬上對瑩城發動進攻,但是,孫勢光那邊確實是得到了補充的兵力,並且還補充了不少。

這突然補充進來的兵力讓源陽軍重新站了起來,孫勢光向惠慶成發動了進進攻,他要把自己奪到手裡又失去了的惠慶成再次奪過來。

因為源陽國一下子變成了八十萬大軍,所以,暄軍這四十六萬人對上了源陽國這八十萬大軍,真的是有些力不從心了。

眼看著惠慶成就要被源陽軍奪走了,他們拚死一戰。

這回也沒有什麼作戰技巧了,也沒有戰略部署了,也沒有什麼給敵軍挖的陷阱了,就是硬拼,真刀真槍地硬拼,豁出命地硬拼。

源陽軍是接近暄軍兩倍的兵力,所以,他們完全可以兩個人聯手打暄軍一個人,這樣一來,暄軍的死傷就格外多了。

「報!商文文將軍陣亡!」一個臉色很黯然地士兵跑來報告。

宴墨揮了揮手,示意自己知道了,讓他先退下。

結果,這名士兵還沒有走遠,又一個士兵過來了,開口就是:「報!樊勝舞將軍陣亡!」

宴墨感覺自己不是什麼脆弱的人,但是,就在剛剛那麼一小會兒的功夫,已經有不下十個將軍陣亡了,這真的是讓人接受無能。

「報!來紅紅將軍把敵軍的葉嫣將軍斬於馬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