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就多謝貴公司,等我考慮清楚一定第一時間聯繫你。」


陶可兒笑了笑,然後委婉的點了點頭,便離開了韓風的辦公室。

韓風看着陶可兒離開的背影,有些出神,其實他不知道陶家為什麼在這個節骨眼幫他,如果單憑自己救了陶老爺子的話,也不應該冒這麼大的風險。

畢竟他們的公司還沒有穩定下來,如果就這麼和他們合作的話,很有可能會血本無歸。

可是陶可兒似乎並沒有在意這些一樣,這讓韓風覺得十分驚訝。

因為他們公司最近遭受到其他公司的排擠,所以讓他們在業界很難混下去,正當韓風頭疼的時候,陶可兒就找上門來了。

不僅給他提出了解決的方案,還要和他們公司合作。

這讓韓風覺得十分奇怪,可是陶可兒除去了自身的利益,也要和韓風他們公司合作,讓韓風倍感感動。

但是他也不可能這麼快就答應下來,畢竟這件事情也沒有看起來那麼簡單。

這一切都來得太奇怪了,不禁讓韓風有些懷疑。

這幾天岳陽帶着虎爺在洛城轉了轉,帶着虎爺去洛城最有名的地方遊玩。

可是看得出來,虎爺興緻不高的樣子,看着這些所謂的風景,和那些著名的遊玩項目,一點興趣都提不起來。

「虎爺,這個是我們洛城最大的遊樂場,裏面的項目更是數不勝數,你要不要去試一試?」

虎爺興緻乏乏的王者周圍的東西,是一點都提不起來興緻,這些跟南城的東西沒什麼不同,也枉費他大老遠跑過來。

「我這麼大把年紀了,你還讓我試試?」虎爺有些疑惑的指了指周圍的項目,跟他的身份地位一點也不搭。

他怎麼可能來玩這些小孩子玩的東西,所以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可是岳陽卻滿臉期待地看着虎爺:「虎爺,這些項目你別看驚險,其實都挺有意思的。要不你就試試吧!今天都逛了一天了,你都是這副愁眉苦臉的樣子,上去玩玩你就高興了。」

虎爺一臉無奈的看着岳陽,硬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是他平時對岳陽太過於寬容了嗎?導致他竟然跟自己提這麼過分的要求。

虎爺連忙搖了搖頭:「我看還是算了吧!我大老遠來洛城,可不是玩這些無趣的東西,我們現在先回去吧!」

虎爺剛打算離開,就被岳陽扯住了衣袖:「虎爺你該不會是怕了吧?沒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虎爺,竟然害怕這些遊樂設施。」

看着岳陽哈哈大笑的模樣,虎爺不禁皺起了眉頭:「誰說我怕了?我只不過覺得這些東西都是小孩子玩的罷了,一點挑戰性都沒有。」

說完順勢便走進了身邊的過山車,岳陽臉上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他今天看着虎爺悶悶不樂一天了,所以故意想給虎爺找樂子。他們都說遊樂場是找尋快樂的地方,所以他便帶着虎爺來了,其實他也是第1次玩這麼驚險的項目。

岳陽坐在虎爺身邊,緊張的握著身邊的扶手。

「虎爺,待會兒你可不要怕呀!」

虎爺瞥了一眼身邊的岳陽,那副瑟瑟發抖的樣子,嘴角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以後不準這麼沒大沒小的跟我說話,否則有你好苦頭吃。」也是自己太慣着岳陽了,不然他也不會一直纏着自己不放。

過山車很快運行了起來,岳陽的那顆心立刻懸了起來,緊緊的閉着雙眼,不敢看遠處的東西。

相比於另一旁的虎爺,倒是顯得淡定了很多。這些東西對他來說實在是太小兒科了,也就只能嚇嚇小孩子,還想嚇到他,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隨着過山車猛烈的運行着,虎爺原本紅潤的臉龐,也突然變了臉色。

。 時間過得很快,晃眼,就是半個月後。

這天,天氣特別好。

秋日的陽光很適宜,靈虛宗秀水峰和蘭儀峰裝扮得特別喜慶。

鋪天蓋地的紅色,各種各樣的觀賞性靈植種在兩峰之間的路旁,開得十分絢爛,靈虛宗的弟子來了很多。

趙清歡和蘭御的天賦在靈虛宗也是排得上號的,自然,和她們交好的人也挺多。

而秀水真君和蘭儀真君在靈虛宗的人緣也很好。

加上蘭家和趙家的人,十分熱鬧。

奚淺和封瑾修立在半空中,她偏頭看封瑾修:「你真的不去?」

封瑾修嘴角掛著清淺的笑意:「你去吧,我在清遠峰等你。」

他去不合適!

「好,那我去了。」奚淺點頭,然後落在秀水峰外,走了進去。

封瑾修看她進了院子,才轉身離開。

「不介意和本尊切磋一下吧?」

封瑾修沉默的看著攔在面前的人,氣勢很強,化神後期,但真正的實力,可以媲美化神巔峰。

「閣下如何稱呼?」來人雖然不善,卻沒有殺意。

應該……是阿淺的熟人。

「夜鴻!」夜鴻眼底深處劃過一道深深地忌憚。

「夜師叔!」封瑾修拱手。

「哼!當不起,應該本尊叫你師叔。」夜鴻有些陰陽怪氣,雖然不知道他真正的實力,但肯定高出自己太多。

封瑾修嘴角微抽。

「如何?打不打?」夜鴻睨著他,師兄不在,淺淺他得看牢了。

「在下奉陪!」封瑾修沉吟了片刻,點頭。

「哼!」夜鴻冷哼了一聲,隨後撕裂空間鑽進去。

封瑾修眉宇間閃過一絲無奈,也跟了上去。

暗處,雲天和聖欽走了出來。

「宗主,你的膽子……」很大。

聖欽佩服的看著雲天。

雲天噎了一下,在心底哼了一聲,那人一看就很強,他有自知之明,明丫頭自己都打不過,何況那人?

所以,為了那丫頭的……安全,他只有傳訊給夜師叔,誰讓夜師伯沒在的。

「聖師弟,你說……那人會不會對我出手?」雲天後知后覺道。

聖欽看了他一眼,轉身離開了,聲音飄了過來:「他不會……」

不等雲天鬆氣,聖欽又補了一句:「但是師叔會……」

「為什麼?!」雲天松到一半的氣卡在喉嚨。

他瞪著眼睛,腦海里突然閃過一道亮光,因為夜鴻師叔可能打不贏那人。

完犢子了!

雲天給自己點了一根蠟,怎麼辦?他怎麼辦?

……

另一邊,趙清歡和蘭御的雙修大典已經進行了一半。

現在,蘭御接到趙清歡,去了蘭儀峰,這裡,蘭御也是有資格單獨擁有一座山峰的。

奚淺和南宮語笙幾個,也跟了過來。

「奚淺,我怎麼有點……酸酸的?」南宮語笙站在奚淺身旁,看著身著大紅色喜服的兩人。

奚淺失笑:「大概是……吾家有女,捨不得了?」

「……你夠了。」南宮語笙翻白眼,情緒不上不下的。

是夜!

南宮語笙拉著奚淺和沐雪幾個,小心翼翼的摸進蘭御和趙清歡的院子。

還謹慎的在身上貼了隱匿符。

奚淺嘴角抽搐的看著興緻勃勃的南宮語笙,「……你居然是這樣的人。」

南宮語笙連忙捂住奚淺的嘴:「哎呀,你小聲點。」

「我給你說,我們是來做正事的。」

「什麼正事?」沐雪疑惑。

南宮語笙猥瑣一笑:「我送的禮物,看看效果,肯定很刺激!」

說著,又嘿嘿笑了兩聲。

奚淺抖了一下雞皮疙瘩,白了她一眼,真是夠了。

突然,她頓了一下,眼裡閃過一絲幸災樂禍。

「南宮語笙,你怎麼這麼……」沐雪抖了一下,離她遠了些。

沐靈和林竹也是。

南宮語笙白眼:「你們懂什麼,那丹藥是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就是為了他們。」

而且,她沒說的是,那丹藥雖然……嗯,效果有些恐怖,但作用可是特別大的。

「是嗎?我們還得感謝你呢!」後面傳來一道陰惻惻的聲音。

但沉浸在腦補中的南宮語笙並沒有發現,她還以為是奚淺幾個。

順口就答:「不用謝不用謝,多大點事,下次……」

「嗯?」

「啊——」南宮語笙察覺不對,轉頭,就對上兩張殺氣騰騰,陰惻惻的臉龐。

「閉嘴!」趙清歡掏了掏耳朵,冷喝。

南宮語笙的尖叫聲戛然而止,她驚恐的用手捂住嘴。

「這樣的好東西,送給我們幹什麼?留給你慢!慢!用!」趙清歡一步步逼近南宮語笙。

手裡拿著一個白玉瓶。

「你你你……你別過來。」被當事人聽到,南宮語笙十分崩潰。

「你不喜歡,我再送別的,你別亂來,這東西……這東西……」

趙清歡充耳不聞,繼續逼近,南宮語笙簡直夠了,送這樣的丹藥就算了,竟然還下在靈酒里,他們差點就喝了。

「救我,奚淺救我……」見趙清歡不為所動,南宮語笙急了。

「咳咳,那什麼,我沒看見,我瞎了。」奚淺對上趙清歡威脅的眼神,很識時務。

立刻轉身就跑。

「我們也沒看見……」林竹拉著沐雪,然後跑了。

沐靈呵呵一笑,也見死不救。

南宮語笙:「…………」

「你叫吧,看誰還能來救你。」趙清歡滿意了,看著南宮語笙,眼裡閃過一絲戲謔。

當然,崩潰了的南宮語笙沒發現。

深夜,蘭儀峰爆發出一聲尖叫,不過沒人聽見。

被教訓了一頓的南宮語笙,欲哭無淚的出了蘭儀峰。

心裡把奚淺幾人挨個吐槽了個遍。

——

回到明心峰,奚淺看到了封瑾修:「等我?」

封瑾修點頭:「今天,你師叔找我切磋了。」

他覺得,這件事有必要讓她知道。

「嗯?為什麼?」奚淺驚訝道。

「不知道。」

「你下手……有分寸吧?」看著雲淡風輕的封瑾修,奚淺有些許遲疑。

「那是你師叔。」封瑾修眼裡閃過一絲無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