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個花園你幫我看就好了,你回去效率會更高一點嘛,我這個老太婆子,也做不了什麼大事。」林夫人特意扯出幾件事支開她。


林夫人這是怎麼了?

「哎,以諾,夫人她年齡大了,我也不能老讓她幹活啊,而且她的身子看起來也很單薄,我看,還是你留下來吧。」歐陽楚呢喃著。

林夫人突然「噌」的一下子站了起來。

「我說我留就我留。」她冷冷的回答,走出病房。

她留就她留嘛,怎麼還生氣了呢?誰留在這裡還不是一樣。

「以諾,你怎麼想的?」歐陽楚小心翼翼的問道。

還能怎麼想?當然是尊重林夫人的決定了。這還用說嘛,聽林夫人的話,准沒有錯。

「亮亮的學校,明天要舉辦活動我得去參加,今天晚上還要好好準備,就讓林夫人陪著你吧,放心吧她一定會照顧好你的。」趙以諾說道,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知道林夫人會照顧好自己的啊,可是他更知道,沒有了趙以諾,就等於生活中失去了樂趣一樣。

「那你明天參加完活動之後,要立即趕到這裡來。」

看著歐陽楚有些撒嬌的表情,和嘟起來的嘴,趙以諾心中一陣動容。

顧忘,算了還是以後再說吧。

她多麼想和顧忘解釋清楚這一切,可是她現在卻連這個時間都沒有。

林夫人走進病房的時候,趙以諾已經不見了蹤影,病床上的歐陽楚,看著窗外,有些失落。 程翀擰著一個十斤裝的酒罈走上來。「一起幹了。。。」雖是女子,體內的那股豪氣卻不輸給在場的每一位男人。

場中氣氛在這一刻變得更加活躍起來,天奇目光在場中掃了一眼,在場的除了第二季、林鑰欣他們舉杯外,還有一位男子站在一邊含笑望著,其他兄弟都已經擰著罈子要幹了。

看見這名男子,天奇將手中酒罈一扔,眾人的視線隨酒罈移動。站在邊上的男子只是一抬手,便接住酒罈。

好身手!

這是兄弟們對男子讚歎。

天奇朝男子舉起酒罈。朝眾兄弟喝道:「最後喝完的,這裡的衛生全包了!」

「我靠。。。這不是欺負我嗎!」

林峰這小子太奸詐了,一聽這話,不等天奇喊開始,就先喝了!

「咕咚咕咚。。。」

場中,此刻之後眾人痛飲烈酒的聲音!

在場的,都是好酒量。可是,也有酒量不好的人,蠻牛喝了不到一半,直接倒地,魯崢到了八分的時候,已是昏呼呼的,沈滔沒有喝完也跟蠻牛一樣,林峰這小子耍賴!

場中,天奇修長身子傲然挺立!片刻,只聽砰的一聲,天奇和另外一人同時將酒罈放在桌上。緊接著,是褶子山、程翀、劍芒、血刃四人放下罈子、最後才是林峰、魯崢、屠老大。

「來,繼續!」

天奇一喝,這次敢擰罈子的就只有奇門高層了,至於其他的兄弟,可不敢再接招!昨晚被救的男子,驚嘆林天奇的氣勢和這份魄力,這可是是烈酒,不是水,這樣喝下去……不過,奇門這群兄弟都是豪爽之人,他豈能不喝。

「干。。。」

又是一壇!旁邊的那一桌子女子看得心驚膽戰,夏蘭小聲的問林鑰欣。「你小叔叔是不是一直都很能喝。」

「能喝,曾經把邊陲很多人喝住院一個月!每逢節氣找他喝酒的鄉親們都不敢單來,都要約好用車輪戰。」

夏蘭美眸閃過一絲驚色,又問:「那他能喝多少?」

「不知道,沒看見小叔叔醉過!」

「哈哈哈。。。好久沒這麼痛快了!」

劍芒大笑道。林峰和魯崢一見天奇再擰酒罈,頓時咆哮起來。「你個變態,叔,我的那份你幫我喝了!」

眾人對林峰豎起中指,又聽魯崢說:「奇少,這裡的衛生我打掃,你們繼續。。。」

「靠。。。」

血刃跳了出來。「禿子,你是草原的人,不至於。。。」

魯崢擺擺手。「好久沒喝了,一時間承受不住!」

「那不勉強你了。。。」

其實,血刃現在也有些昏,只是他在兄弟們面前,特別是在林峰這個總喜歡捅人短處的人面前,不願意讓林峰這小子說胡話。

劍芒和褶子山也感覺差不多了,再喝下去絕對倒下!程翀一見這情況,呵呵一笑。「換碗吧,我這裡也撐不住了!天奇他太變態了!」

天奇聳聳肩,從地面擰上兩壇一斤裝的罈子,走到能與他們兄弟在酒量上一較高低的男子面前。

「還敢喝嗎?」

男子對天奇是越來約欣賞,此刻的林天奇,二十斤烈酒已經下肚面色除了稍紅一點,並沒有看到醉意。

「捨命陪君子。」

天奇就酒罈遞給男子,搖頭說:「我不要你的命,能喝多少喝多少!」

「干。。。」

兩人是在拼酒,可話中所帶的含義,是個聰明人都能領會!一壇見底,天奇由衷的佩服眼前這人,豪氣,眼神也清澈。

男子將酒罈放在身旁桌上,對天奇說:「監獄一遇,奇少不惜用氣勁幫助四海;昨夜又讓人冒著生命危險相救,四海無以回報,如果奇少不嫌棄,四海願成為奇門一員。」

這句話,是天奇最希望聽到的,如今仇四海主動說出來,天奇笑了。「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才換得今世的擦肩而過,又何況是相聚一堂呢!來四海兄,給你介紹一下。」

正式將褶子山等人介紹給仇四海,天奇朗聲道:「奇門五尊位還缺兩個,四海兄的實力相信兄弟們心中有數,不介意的話,直接與劍芒和血刃他們平起平坐。」

「這。。。」

仇四海沒想到天奇會直接給他拋出一個重磅炸彈,在場的這些人,哪一個是繡花枕頭的,他們又是林天奇的結拜兄弟,自己剛加入奇門就在五尊位這個行列,只怕。。。

「四海兄,門主既已發話,就不要猶豫了,如果你覺得自己沒有能力站在那個位置,不妨用實際行動來證明,接下來我們會對京都四大黑幫動手,這裡面又不少戰功。」

一聽褶子山這話,又看見奇門兄弟沒有反對,仇四海沉吟之後,重重點頭。「四海謝奇少!」

這一夜,兄弟們歡聚著!

翌日,天奇一大早就去找大哥林天奇,再三保證自己不會有事後,林家的人這才同意不等天奇與狄家比試完畢后再離開。

林家的人要走了,天奇自然要相送!可在看見之後林天奇一個人送別時,四嫂便問天奇莊語詩怎麼沒來,無奈之舉,天奇只得給莊語詩打電話。

京都國際機場,破曉的晨光還沒完全鋪開,廣場上五彩繽紛的燈依舊亮著,人們紛紛在進出口大廳徘徊,帶著愉悅的心情。

機場入口大廳,摩肩接踵的人群將京都的繁華展現出來。

最豪華某VIP尊重候機室中,天奇被幾位嫂嫂叮囑著!弄得他一個頭兩個大,這都不算,三嫂和四嫂還將他推向莊語詩,把兩人的手放在一起,要求自己和莊語詩合影,照片帶回邊陲給母親,讓母親高興一點。

這可真是難為天奇了!可讓天奇沒想到的是,對自己一向冰冷的莊語詩竟然脫下她冰冷的外衣,帶著嫣然笑容很大方的挽著他林天奇的手,讓三嫂和四嫂不斷的拍照。

「我說十弟,你的表情怎麼這麼別捏,笑一個。。。別老是綳著臉!四嫂我欠你錢啊。。。」

「…………」天奇鬱悶的說:「四嫂你拍就是了嘛,我又不是大街上賣笑的。」

莊語詩從未見過林天奇很無奈的時候,此時看見林天奇欲哭無淚的表情,她笑了起來,在天奇耳邊說:「別讓四嫂他們看出什麼!」

這下,天奇完全成為了模特兒,任何三艘四嫂他們指揮各種表情動作!直到三嫂他們覺得照片滿意之後,這才放過天奇。

可離別在即,大家的心都是沉甸甸的!四嫂拉著莊語詩白皙的玉手,不舍的說:「等十弟忙完之後你們就回來,十弟要是欺負你你就給家裡打電話,知道了嗎詩詩。」

「我知道的四嫂,等天奇忙完我們就去邊陲看望婆婆和你們。」

三嫂說:「十弟這些年在邊陲被慣壞了,他做得不對的地方,你別由著他!」

「三嫂你放心吧!」

「師妹,大哥不知道天奇他一聲不響的給我們找了個弟媳,也沒準備什麼禮物,你別見外,等你們會邊陲之後,大哥再。。。」

「大哥你別這麼說,你們來京都,語詩都沒好好招待,真是對不起大家。」

望著眼前這些都要比自己父親大上幾歲的人,莊語詩稱之為「哥哥嫂嫂」,她感覺很別捏,可也沒有辦法,誰叫林天奇有這樣的身份呢。

與林家的人告別,莊語詩大方挽著天奇的手臂,不管林天驚他們說什麼,她都是含笑點頭。

將林家眾人通過機場尊貴VIP通道送進通道,莊語詩揮著手。「大哥嫂子,你們一路平安!」

離別!是天奇最不喜歡的場景,站在靜靜的通道口,望著大哥嫂子他們一步三后回頭朝自己揮手,告別著,天奇鼻子一酸,大步上前,喊道:「大哥三哥,四嫂。。。天奇。。。天奇永遠是林家天奇,一輩子都改變不了,天奇會想你們的,會想你們的。。。大嫂。。。三嫂四嫂。。。五嫂,天奇會回去的。」

沙啞的哽咽聲在長長的通道回蕩著,林家眾人,大哥他們眼眶全部發紅,他們沒有會有,加快速度往前走。

幾位嫂嫂邊擦淚便說:「十弟。。。保重!」

天奇含淚點頭,望著通道口的視線漸漸模糊!熱氣直衝腦門,喃喃念道:「哥。。嫂子。。。天奇一定會讓林家傲立華夏,林天奇就是林天奇,不管天奇處於什麼位置,天奇永遠是你們十弟。林家的恩情,天奇十輩子都報答不完。。。」

三年了,林家天奇一直都堅強的活著,不曾在人前掉一滴眼淚,他一直都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包裹起來,不讓任何人看見,可在這一刻,他目送親人的離開,他的眼角,悄然華夏一滴清淚。

莊語詩已經被身旁的人震在原地,他雖不了解自己的丈夫,但多日的相處,她不會認為丈夫是一個什麼時候都掉淚的男人。眼芒餘光發現天奇面頰有淚痕,莊語詩便知道林天奇與林家人的關係如何。

接到林天奇的電話,她便臨時調了三架飛機過來,其目的就是要讓林家的人一起回邊陲!但也因為這件事,她發現自己的丈夫不是別人看到的那麼冰冷,丈夫的心底,有一層別人不曾了解的傷痛。

天奇大步走到落地窗前,望著哥哥嫂嫂他們登機,望著飛機艙門關閉,飛機慢慢在長長的跑到上滑行,最後衝擊跑到,沖向藍天,成白點消失在視野里。

這個時候,天奇感覺自己心裡空空的。

林家,恩重如山。

莊語詩上前,輕輕扯了天奇衣角一下。天奇轉身,莊語詩看見了一雙眼滿血絲、霧氣的甚濃的眼睛。

感覺莊語詩沒之前那麼冰涼了,天奇一抹眼角濕潤的釋放,說:「謝謝你。」 亮亮的學校組織活動,確實是真的,只是林夫人之前沒有告訴趙以諾罷了。

「媽媽,你明天要陪我去參加學校組織的活動么?」亮亮躺在趙以諾的懷裡輕聲問道。

「是啊,媽媽明天陪你一起去學校,好不好?」趙以諾低聲回答,輕輕捏了捏孩子的臉頰。

「好啊,我剛才給爸爸打電話了,爸爸說他沒有時間。」孩子繼續說著,眼睛里有一絲失望。

是啊,顧忘已經連續好幾天都沒有回家了,不知道現在的他怎麼樣了,公司里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顧氏,只有一個顧忘的辦公室還亮著燈,此時,他正坐在沙發上,不停地敲著鍵盤,看起來很忙的樣子。

旁邊,周陽一直在等著他下班,表情有些著急和不耐煩。

「我說顧總,這都已經幾點了,你還不回去么?」周陽低聲問道。

「我今天晚上不回去了,你自己出去吃點吧,我還有事情需要處理。」顧忘趕忙說道。

怎麼這麼忙?周陽緩緩走了過去,靠近他,眼睛里有一絲不尋常。

「是不是因為廠商的事情,最近都很累?」她將胳膊直接搭在顧忘的肩上。

感受到周圍的氣氛不太對,男人直接甩開她的胳膊,站了起來。

「周小姐,我說過,我們之間,僅限於朋友的關係,根本就不可能發展到下一步,我是一個有家庭的人,這一點,你最清楚不過了,至於我的妻子到底做了什麼事情,我回家后她一定會告訴我的,不早了,你回家吧。」說完顧忘又繼續忙起來。

還真是一個固執的男人,這要是別的男人,看到自己這麼嫵媚的一面,早就忍不住了,他倒好一點情調都沒有。她又沒說非得讓他負責不可,怎麼還這麼謹慎?

「顧總,我又沒說要拆散你的家庭,我們也只不過是,各取所需罷了,不是么?」周陽說道,向他眨了眨眼睛。

這倒是一個很新奇的說法啊!顧忘半眯著眼睛看著面前的女人,有些好奇。那麼,她需要的又是什麼?

「你想要什麼?」顧忘直截了當的問道。

頓時,周陽像是遇到了晴天霹靂一般,腦袋一片空白。

她以為這個男人足夠聰明,看來也不過如此。她都已經表現的這麼明顯了,難道他還沒有看出來?還是他根本就不敢承認?

其實並不是顧忘沒有看出來,只是他覺得如果真的像是自己想的那樣,那麼這個女人未免也太荒唐了。

「我想要你啊,我只想要你。」說著,周陽直接從顧忘的背後緊緊地抱住他,順便又在男人的耳邊吹了口熱氣。

她還真的敢啊!顧忘冷笑了一下。

這個世界上,他見過的奇葩太多了,但是像周陽這種奇葩,他確實是第一次見,而且還就出現在自己的身邊。

「周陽,你能告訴我,你每天來給我送早餐的原因么?」顧忘突然轉過身子,認真的看著她問道。

當然是因為喜歡他,那不然呢?女人狐疑的看著他,不明白他要表達什麼。

「如果你想排解自己心中的寂寞,這馬路邊上帥哥多了去了,而且比我帥的大有人在,你沒有必要將時間只放在我一個人身上。

你應該很清楚,你對我,並不是愛而是一種新鮮和不甘。」顧忘低聲說著。

他分析的沒錯,一開始,周陽就是被他的容貌所吸引,而後,她只是想爭一口氣,想向所有的人證明,即使他顧忘結婚了,她依然可以想辦法來爭取到他。

只是這一切,都被周陽理解錯了,她以為自己真的很喜歡這個男人,但其實,也不過只是一種潛意識裡的遊戲罷了。

「你在說什麼?顧忘,我是真的很喜歡你,你怎麼能這麼說我,你不能踐踏我對你的感情!」周陽大聲喊著。

真是笑話,她明明就是把自己當成了一個工具,卻還說她對自己有感情。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身在局中的她,終究也不會看清楚自己的真心。可是顧忘卻很清楚。

「周小姐,說實話,顧氏和周家的合作可有可無,我只是覺得兩家畢竟合作了那麼久,就這樣突然終止了,未免有些可惜。

既然你的父親已經鐵了心不願意和我們合作,我們也不會強求,但是以後,損失慘重的,絕對會是你們周家,而不是我們顧氏。」顧忘堅定的說著,嚴肅的看著不遠處的女人。

其實這些事情,周陽之前有分析過,當然,這也是她一直接近顧忘的目的。她不明白為什麼父親會突然終止和顧氏之間的合作,所以趁這次回來后,她一直在盯著顧氏的一舉一動。

「你的意思是,你已經找到了合適的合作廠商?」周陽好奇的問著。

是的,山貓剛才給他發了條消息,國外那個廠商的老闆找到了,只需要自己親自過去與他洽談就好了。

他已經給周家足夠的機會和時間了,若是現在他們還不同意,那就只能說,兩家有緣無份,從此以後各走各道。

「這個,你就不需要知道了,周陽你記住了,我顧忘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你們周家的事情,我問心無愧,該給的我都給了,該付出的,我也絕對不會偷懶,所以就這樣吧。」顧忘聳了聳肩說道,看起來有些無奈。

他知道,這件事情,也怪不得周陽,要怪只能怪她的父親,不分青紅皂白直接終止合作,最後不僅落不得一個好名聲,而且還會損失一大筆錢。

「顧總,我父親那邊,我並不是很清楚,你能不能等我了解以後再做決定?」周陽趕忙問道。

她是真的著急了,她自己都沒有想到,顧忘竟然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合適的合作廠商。

「不必了,合作的事情,要談,也應該是你的父親來和我談,而不是你。」顧忘輕聲回答。

周陽雖然是周家唯一的繼承人,但是此時她並沒有接手廠商的運營,自然她說的話,也是不做數的。 「我都已經跟你叫哥嫂了,不要再說謝了!」

這句話足以表明莊語詩的立場,林天奇怎麼會不明白呢!可他還是說:「不管怎麼樣,你幫了我這麼大的忙,謝是應該的。庄小姐。。。」

「叫我語詩吧!都已經不是外人了。」

天奇愣過之後,點頭說:「丹露楓已經到了,你是跟我去拿呢還是我讓人給你送過去。」

「什麼?到了?」

「幾天前就已經到了,只是我沒在,他們沒拿出來。」

母親有救了,莊語詩怎麼會不激動呢!她望著天奇,心情別說有多複雜了。

「跟我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我也有話要對你說,何況我母親的病也需要你。」



菩提苑,林天奇跟隨莊語詩秘密來到這裡,早已接到電話的寧姨,做的菜全是對身子大補的,天奇剛進客廳,寧姨便小跑上來,哽咽著說:「姑爺,你可把小姐擔心死了!這些天她為了你可是。。。」

「寧姨。。。」

莊語詩雖然接受了天奇,可她還是不想讓天奇知道這些,不等寧姨說完便打斷寧姨的話。

「寧姨,天奇讓你們擔心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寧姨拉著天奇。「姑爺,你在狄家受苦了!寧姨給你做了好吃的,來,補補身子。」

「謝謝寧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