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個是剛進城的雜耍班子。」


「前面是聚寶齋,賣的胭脂水粉衣服首飾都是新季的,有些宮中都沒有,你可要逛一逛挑上幾件?」

「看中了你送給我?」

「有何不可。」

童夢瑤隨口一句,王元芳倒當了真,當即命車夫直徑前往聚寶齋。車馬停下,王元芳先行跳下車,讓車夫擺好下馬蹬這才扶著童夢瑤下來。雙雙走到店門外,王元芳開玩笑似的微微躬身做個有請的動作,童夢瑤看了他幾眼一甩披風徑直入內。

四少之首的王元芳一入內,四方傳來竊竊私語聲。女人扎堆的店鋪很少有男子涉足,縱然是有男人進入都是些跟在夫人小姐們身後提東西的家僕粗漢或是腦滿腸肥的銅臭商賈之流。今日也不知吹的什麼香風送來一位俊俏的少年郎,尚未出閣的閨秀們一個個芳心波動。

「國舅爺親臨敝店,小的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聚寶齋的掌柜見着貴客急忙迎了上來,一聲咋呼道破翩翩少年的身份,閨秀們群情激動起來,名滿長安的國舅爺風采如玉今日有幸得見不枉此行。

「掌柜的,這位姑娘是我的一位朋友,她看中什麼直接送到府上。」這意思是給小爺把人伺候好了,今天不講價兒只圖個高興。

掌柜在商海里打滾十數載自然聽得分明,腦袋一轉狼似的目光盯緊嬌客拚命推銷店裏最貴的物件恨不得把這尊財神奶奶供起來。

童夢瑤雖說是并州來的家中富裕也不愁吃穿,部分一看就是價格嚴重虛報的直接跳過,在店裏樓上樓下兜足一圈兒,指著一對兒銀杏葉子狀的耳墜子讓包起來。

「小姐還看中什麼一起帶回府上吧。」掌柜的不認命的垂死推銷,然結局已定無可更改。

「就挑中一件?」

王元芳不禁側目,天底下還有不敗家的女人,別那麼與眾不同好么。

「要不你再挑挑?」

童夢瑤搖頭拒絕,「不能我要什麼你就給我什麼吧。」

王元芳沒料到自己說的話這麼快就打回到臉上,頓時一陣心塞。

「喲,這不是元芳兄嗎?今天怎麼有空出來逛聚寶齋?是幫你姐姐酈妃娘娘挑選脂粉嗎?咦?你身邊這位頗為清秀的姑娘是誰啊?大成,子牧,我發現元芳啦!」

話音落下,京城三少陸續蹦躂進聚寶齋,掌柜的與在場的閨秀們雙眼放光,而王元芳卻鬱悶極了。 錦華大廈

本市最好的高檔住宅區,臨江,富豪明星聚集地。

李安安打開房門看到兩百多平米精裝修的房子愣在原地。

「寶寶們,這房子我們還是不住了吧。」裝修太豪華,她帶著三個孩子,擔心弄髒別人家。

「沙發,沙發,媽咪,好軟哦!」

李寶寶已經蹦到了沙發上。

「媽咪電視好大!」

李俊俊爬上了電視櫃好奇看著佔據大半牆面的電視。

「媽咪,好多書。」

李君君已經到了書房。

李安安還能說什麼呢,寶寶們擺明了很喜歡。

「媽咪,浴缸大浴缸,寶寶要游泳~」

李寶寶腰上戴著從家裡拿的游泳圈,打開超大浴缸的水龍頭就準備往裡面跳~

李安安急忙把李寶寶從浴缸里抱出來。

「寶寶,等媽咪先整理一下好嗎?我們不可以亂動別人的東西,別人把房子借給我們住已經很大方了,不可以給別人麻煩!」

李寶寶滿頭的問號,房子是爸比的,她是爸比的寶寶,為什麼不可以。

她撅著嘴不高興!「媽咪,寶寶今天不吃飯飯!」

李安安好笑,竟然還生氣了!

李安安把寶寶打濕的衣服換掉,然後把三個小傢伙帶到超大的客廳開會。

「既然你們這麼喜歡這裡,那媽咪就決定留下來,但是媽咪要和你們約法三章,第一不能亂碰東西,第二不能隨意亂翻主人的房間不能進去,第三要愛衛生,保持家裡的整潔,知道嗎?」

「好的媽咪,我一定不弄髒家裡。」

李寶寶又開始在沙發上蹦蹦跳跳了!

李安安膽戰心驚,從裝修看這裡的傢具價值不菲,如果弄壞了,賠償不是一筆小數。

「媽咪,寶寶要吃夜宵,肚肚餓了。」

李寶寶玩累了往廚房跑,要媽咪做飯飯吃。

李安安好笑,剛才是誰說的不吃飯飯的,她去廚房,打開冰箱,四門冰箱,裡面空空蕩蕩,廚房是開放式,超級乾淨,像是從來沒有人做過飯一樣。

她都懷疑這是新房子!

李安安去了一趟樓下超市買菜,出來的時候有點暈乎乎的,又被教育了一頓,她就買了兩個西紅柿,幾個雞蛋,兩個蘋果,一點青菜,竟然花了一百多,導購說這都是有機的,結賬的時候她差點要哭!

所以說如果還要在這裡住幾天,以後她一定要去外面的超市買菜,這裡的太貴了,果然是為富豪準備的,一點也不給她這種窮人活路。

李安安給寶寶們一人下了一小碗麵條,又讓他們玩一下,哄她們睡覺。

剛準備睡下接到了通知。

「李小姐,明天的錄製不要忘了。」

「好。」

李安安給褚逸辰發了請假簡訊。

褚逸辰電話打過來。

那邊很吵,應該是在娛樂場所,李安安頓時有點不喜

「很不舒服?我讓人給你調理一下」

褚逸辰靠在沙發邊,手上拿著煙,慢條斯理地說,

,神色也柔和不少,看得周圍人一愣一愣的,很少看到褚逸辰這麼溫柔的一面。

。零點中文網]。 第1156章

江迎看到母親氣暈了,而江帆都沒有停下腳步,他臉色鐵青,大步衝出去,對著江帆就是一拳,江帆猝不及防,被打了一拳,痛得悶哼了一聲。

他看向江迎,怒道:「大哥,你幹什麼?」

「幹什麼?媽都暈倒了,你還要去哪裡?家裡養你這麼大,你卻把母親氣暈過去,你還是人嗎?」江迎氣得臉都黑了。

徐紫蝶聽說江母暈倒了,頓時變了臉,她推了推江帆,低聲道:「阿帆,你還是回去看看你母親吧,我自己回去就好。

「怎麼能讓你自己回去?我讓你自己回去了,你母親會怎麼看我?」

「情況特殊,她會理解的,我會跟她解釋,你去吧,把車鑰匙給我。

這裡是高檔別墅區,從這裡走出大門口,少說都要走十幾分鐘,而且門口很少有計程車,因為住在這裡的人,家裡基本上都是有司機的,再不濟,也都是自己開車,所以,她需要自己開車回去。

江迎聽了徐紫蝶的話,倒是高看了她一眼,不過,他的臉色依然不好看。

江帆無奈,只得把車鑰匙遞給她:「好吧,那你開車小心點,晚點我再去找你。

「嗯,知道了。

」她說著,從江帆手裡拿過車鑰匙,大步離開。

雖然很不想理會,但是那畢竟是生養自己的母親,若是她都暈倒了,他還任性離去,那真的就太過分了。

他應該跟母親談一談,如果談過了之後,母親還是不贊同他,那就不能怪他無情了。

徐紫蝶坐在駕駛座上,整個人還有些恍惚,她沒想到,和江帆回來見家長,最後卻鬧成這樣。

雖然早就做好了心裡準備,但是,這個結局,似乎比自己設想的要嚴重。

徐紫蝶頭疼地捏了捏眉心,心裡亂如麻,她其實,真的很想和江帆一直走下去,可是江母如今這樣,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自處。

徐紫蝶開車在路上行走了一段距離,突然覺得頭暈噁心,她想堅持開到家裡去,可是,不等她回到家,她已經忍不住嘔吐的感覺。

她連忙靠邊停車,找到路邊一個垃圾桶,就狂吐起來,她吐得很嚴重,差點把胃裡的東西都吐出來了。

吐了十多分鐘,她感覺總算是好受了一些,正想站直身子,可是,她還沒站直,卻感覺整個人天旋地轉,最後,兩眼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徐紫蝶醒來的時候,是在天辰醫院的高級病房裡,而坐在她旁邊的人,竟然是慕雪。

慕雪今天跟冷言出去逛街,在路上的時候,冷言認出了停在路邊的那輛車子是江帆的,因為是違規停車,車子還打著雙閃,冷言以為是江帆遇到了什麼麻煩,就和慕雪下了車。

慕雪下車后,就看到了在垃圾桶旁邊的徐紫蝶,她還沒來得及問她怎麼回事,卻看到她身體軟軟地倒下去。

她嚇得連忙扶住她,並和冷言一起,把她送到醫院來了。

「慕總?我怎麼會在這裡?你怎麼來了?」徐紫蝶剛剛醒來,還有點蒙。 獵戶看過去面容樸素,屬於那種非常普通的一類人,如果說比較特別一點的,就是他的眼神,帶著一股狠勁!

陳凌道:「你是不是軍人?」

獵戶嚴肅地說道:「我是為軍人服務的卧底,已經來這裡十年,十年前,我退役了。」

果然如此!

陳凌點了點頭,道:「走吧,路上說。」

獵戶點了點頭,道:「跟我來!」

他轉身,第一個沖在前面,朝叢林的深處跑去,陳凌等人緊緊地跟在後面。

唰,唰……

獵戶奔走在叢林中,猶如一頭野狼在奔襲。

他的每一個軍事閃避動作都非常的標準,這讓陳凌等人都非常詫異,一個已經退役十年的老兵,竟然還能保持如此高的軍事素養非常少見。

畢竟軍人一旦退役后,訓練強度會大大的減弱,無法保持在部隊里的水準,長期下來,身體素質會不斷的下滑。

像獵戶這種身手與速度,沒有長期堅持不懈地訓練,是沒法做到的。

只能說明一個問題,獵戶的自律性極強!

獵物也就是三十五歲左右,這麼推算的話,25歲左右退役,按照他這樣的軍事素養,不應該退役那麼快才對。

「能跟我說說,你的過去?正常情況下,你不應該退役這麼早,當然,要是不方便的話,可以不說。」

停下來的喝水的時候,陳凌問道。

獵戶眼角閃過一絲異樣神色,猶豫了一下,道:「正常情況下,我確實應該還留在部隊,因為我殺了人……」

原來,獵戶結婚比較早,在他入伍的時候,已經有了一個三歲的小女兒。

可以因為他長期在部隊,他的老婆經受不住當地一名鎮長的誘惑,勾搭在一起,還把他的女兒給害死了。

獵戶回家探親,才知道女兒死了的消息,竟然騙他說是病死的。

他不相信,自己的女兒那麼健康,那麼可愛,怎麼會突然病死了,在逼問之後,才知道他女兒看到那個混跟那個女人在起。

那個混蛋一時惱怒,竟然將她打死,為了掩蓋罪行,說是病死,然後草草地火化了。

獵戶連女兒最後一面都沒見到,他一怒之下利用在部隊里學到的東西,把那個混蛋和女人殺了,然後去自首。

本來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結果,獵戶的班長來了,將他帶走,給了他一個新的身份,但是不能回國。

這件事情過後,班長因為他的事情而被嚴重處分,而他一直在國外當卧底,一干就是10年。

這十年裡,從來沒有踏入祖國的土地。

獵戶堅定地說道:「如果讓我重新選擇一次,我依舊會做出同樣的選擇,我不能讓我的女兒白死!」

「她才三歲,什麼都不懂的孩子,是那麼的可愛,竟然被那個畜生活活打死!」

獵戶說到這的時候,眼睛里除了憤怒,還有更多的無奈。

一向話多得像麻雀的林笑聽完竟然出奇地平靜,只說了一句:「如果我是你,我也會這麼做,他們該死!」

岩石點了點頭,道:「確實該死!」

獵戶深吸了一口氣,漸漸地恢復了平靜,道:「時代不同了,軍人成個家,真的不容易。」

陳凌看著獵戶,道:「時代是不同了,不過,好的女人,依然很多。」

他慢慢地講了關於班長愛人的事情,堅持一個人把孩子養大,要給班長留下血脈。

獵戶聽完沉默著,眼角不知道什麼時候流下了兩行熱淚,道:「炎國有好女人,她是最好的軍嫂。」

陳凌點了點頭,道:「確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