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遺人?」


「咱們小鎮啥時候來遺人了?」

「可能是亞當的親戚吧。」

安波西眉頭微皺,但隨即舒展開。

「抓緊,我沒有太多的時間。」

「還不快去。」

蓋亞一推易林。

易林反應過來,頓時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他走到台上,將手放了上去。

嗡!

水晶球震顫了一下,隨即刺眼奪目的金色光芒爆射而出,代表著超凡等級的第四道條紋也是瞬間亮起。

「這!」

安波西原本淡漠的表情瞬間變了,兩個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

「金系?不對!是光明系!超凡等級的光明系!!」

「我的天啊,超凡等級!」

路西整個人都顫抖了,他雖然不是魔法師,但也清楚超凡代表的是什麼!而且還是光明系!他不敢相信光明教廷的人如果得知了這個消息,會變得何等瘋狂!

易林被這金光也是嚇了一跳,不過他心中卻是有了喜意,畢竟他清楚這光芒代表著什麼。

光芒斂去,安波西正準備上去與易林談話時,水晶球卻是再度亮了,只是這次散發出來的光明,不如之前的溫和,充滿了一種陰冷,晦暗的氣息,但相同的是,超凡等級的那道條紋也亮了。

「超凡等級,黑暗系!」

「光明與黑暗,這怎麼可能!」

安波西面色獃滯,他站在原地良久都沒回過神來。 可是唐桂花走了上來,擰住了羅陽的耳朵。

「當老娘是三歲小孩?」唐桂花冷笑。

安玉瑩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桂花,別擰那麼大力呢,牛仔會受傷呢。」安玉瑩勸道。

「你還慣著他,看他老是想騙我們。你再寵著他,他就越來越狡猾了。」唐桂花揚了揚嘴角。

進了屋,唐桂花還沒鬆手。

「桂花姐,輕些。」羅陽求饒道。

「就是要擰到你疼為止,你才能記在心裡。」唐桂花笑道。

椅子上擺了好幾個大的購物袋,裡面裝的都是衣服。

不錯,就是給唐桂花和安玉瑩爸媽買的衣服。

中午吃酒席之前,唐桂花和安玉瑩便將衣服親手交到了羅陽爸媽手裡。

剩下的,便是羅陽要將衣服分別拿去給唐桂花和安玉瑩的爸媽。

昨晚一個晚上,羅陽都沒有想好對策。

見了唐桂花的爸媽,不知該說什麼。

「班長,麻煩你幫我拿禮物送到安姐和桂花姐的家裡。」羅陽笑道。

「沒門。」洪佳欣撂下一句,噔噔上樓去了。

唐桂花下死力去擰羅陽的耳朵。

「想抵賴?」唐桂花冷笑道。

「桂花姐,沒有啊。輕些。」羅陽只好摟住唐桂花。

距離太近,唐桂花倒不易使上力氣。

安玉瑩見羅陽抱著唐桂花,吃醋道:「牛仔,你說了要拿衣服給人家爸媽呢,快點呢。」

一面說,一面輕搖羅陽的肩膀。

「安姐,我就去哈。」羅陽只得騰出左手去摟安玉瑩的小蠻腰。

將兩位村花摟在懷裡,聞著她們的體香,羅陽微醉。

可是,腦子裡卻浮現的卻是兩位村花爸媽的影子。

昨晚答應了她們,白天會將購買的衣服親自帶去給她們的爸媽。

熬過了早上,熬過了中午,眼看要熬過下午。

兩位村花卻不依不饒要羅陽兌現承諾。

豪門,總裁太霸道 秦飄在一旁,笑道:「牛仔,這有什麼好害羞的。」

秦飄是過來人,應該清楚男朋友見了岳父岳母該說些什麼。

昨晚就想向她請教,一直沒有機會。

當時眾美人泡了葯澡,羅陽忙著給她們按摩。

隨後,又要檢查她們是否達到了打通任督二脈的要求。

這麼一折騰,便到了凌晨兩三點鐘了。

因白天還要赴酒席,便只好匆匆睡下。

日間又找不到單獨的機會跟秦飄聊,直至拖到現在,都還沒有向秦飄請教見岳父岳母的正確做法。

現今秦飄開口,羅陽靈機一動。

「對了,飄姐,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說。到你的房間說吧。」羅陽說道。

「好啊。」秦飄微訝道。

見羅陽神色正經,也不知是什麼事。

彼時唐桂花還擰住羅陽的耳朵,羅陽兩手還分別摟住兩位村花的柳腰。

「安姐,桂花姐,我上去跟飄姐說兩句,下來就滿足你們的願望。」羅陽說道。

「別以為拖延,就可以敷衍我們。要是再騙老娘,把你耳朵扯下來。」唐桂花又擰了一下,才鬆手。

「牛仔,那快點呢。別再拖了呢。」安玉瑩嬌聲道。

「知道了。」

說時,羅陽在兩位村花的紅唇上分別輕啄一下。

上了樓,進了秦飄的房間,將房門關上。

秦飄見羅陽將食指豎放在嘴邊,便知他要說悄悄話了。

於是她先來到床沿邊,坐下,用手輕拍旁邊的位置。

羅陽豎著耳朵聽了聽下面,由聲音判斷,可以唐桂花和安玉瑩沒有跟上來。

洪佳欣雖在另一個房間里,但關著門。

何況洪佳欣向來不會偷聽羅陽跟其他美人說悄悄話。

雙喬她們跟方琳到菜棚去參觀了。

屋裡只有4位美人,唐桂花,安玉瑩,洪佳欣和秦飄。

進了秦飄的房間,羅陽便想起以往陰魂來這兒看到的情況。

一想到秦飄跟茄子大戰的場面,羅陽忍不住想笑。

現今有方琳跟秦飄睡同一個房間,秦飄不便再將茄子藏在衣櫃里了。

羅陽走到床邊,坐下,小聲道:「飄姐,我有事向你請教。」

因擔心樓下的兩位村花聽見,羅陽將聲音放到最低。

這麼一來,秦飄想要聽清楚羅陽說什麼不容易。

她眨了眨眸子,表達她沒有聽清楚。

羅陽便招手,示意她把耳朵湊過來,方便他說話。

當秦飄將左耳湊過來的時候,羅陽便輕聲道:「飄姐,我有事向你請教。」

這次,秦飄聽明白了。

可是她心裡在想著羅陽說有重要的事跟她說,便也咬著羅陽的耳朵,問道:「牛仔,你不是說要跟我說事么?」

當秦飄挨近過來時,羅陽能聞到她嬌軀的體香。

見她上圍兩座圓滾滾的堅挺雪山洶湧而來,不禁打了個小小的激靈。

待秦飄說完,羅陽便急著要跟她說。

畢竟時間有限,不可能在房間里待太長時間。

哪知秦飄的臉面還沒完全縮回去,羅陽的唇便觸碰到了她的紅唇。

秦飄抿嘴一笑,俏臉飄上兩朵淡淡的紅暈,微微低著頭,嬌羞與性感同在。

正當羅陽要把嘴湊到秦飄的耳畔時,秦飄忽然張開雙臂摟住了羅陽豹腰。

羅陽心想乾脆坐在一起,說話更方便。

隨即他右掌往秦飄的臀下一兜,左手則勾住她的右膝,右手一托,左手一拉,便將她拖了過來。

轉眼間,秦飄便騎坐在羅陽的大腿上了。

她笑靨如花,無聲地甜甜地笑著。

當她笑時,羅陽能透視到她上圍的兩座雪山有韻律地顫著。

「飄姐,其實我只是想向你請教一件事,才叫你上來的。」羅陽附近她的耳朵說道。

這時二人說悄悄話方便多了。

秦飄只要一低頭,便能咬著羅陽的耳朵說話了。

「什麼事?」她笑道。

羅陽擔心秦飄笑出聲來,讓樓下的兩位村花聽了會惹她們吃醋。

於是他便輕拍秦飄的臀,示意她先別笑。

秦飄嘟了嘟紅唇,還是聽話地止住了笑,不過她趁機啄了一下羅陽的唇。

「飄姐,你也知道安姐和桂花姐要我拿禮物給她們的爸媽。我想向你請教,我見了她們的爸媽,該做些什麼才好?」羅陽問道。

聞言,秦飄抿嘴輕笑。

羅陽只得又不停地輕拍她的臀,讓她別笑出聲來。

輕輕甩了甩秀髮,秦飄便耳語道:「這有什麼,大方得體就行了。你應該熟悉她們的爸媽,揀她們的爸媽喜歡聽的話說,就是這麼簡單。」

聽了后,羅陽卻沒有受到啟發。()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可惜了。」

蓋亞看著易林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同情。

投降吧實習女醫生 在魔法界,有這樣一個常識,那就是兩種相剋的屬性若是存於一體,那麼這個魔法師就算是廢了,畢竟屬性一旦相剋,那麼術源中產生的魔力都會自動抵消掉。

當然如果其中一方的屬性等級遠遠強過另一方時,倒還是有修鍊的機會的,但易林……

安波西回過神來,輕嘆了一聲,他走過去,拍了拍易林的肩膀,搖了搖頭。

「你是我有生以來,見過的天賦最為出色之人,只可惜。」

安波西收起水晶球,轉身離開了,路西看了一眼易林,也是一陣搖頭。

易林心中一陣無語,到底發生什麼了?一個個都擺著一副喪臉,能不能和我解釋下情況啊喂!

「易林,你這是相剋屬性,雖然都是極為稀少的超凡等級,但相剋屬性是無法修鍊的。」

哥倫眼中有震撼以及同情。

隨著安波西兩人的離開,場中的其他人也都散了。

「走吧,帶你去一個地方。」

蓋亞走過來,說道。

「好。」

易林點點頭,他現在也只能相信蓋亞了。

「那我先走了,蓋亞,路西大人估計還在等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