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道器!」秦逸深深吸了口氣,法寶等級分為凡器、地器、天器、道器、仙器、神器、聖器,那地動榜第二的雷天,也不過有一件天器上品的赤霄弓,就讓無數人羨慕無比,而這四象煉魔燈,可是比它還要高一個等級,只要注入大陣,就是道器!現在即便沒有注入大陣,也是天器上品級別!


不過秦逸擁有更高等級的九竅玲瓏爐,所以也是興奮了一下,就恢復了常態。

「看你的樣子,似乎還不明白四象煉魔燈的用處,我就和你直說吧。有了四象煉魔燈,幾乎就等於說,兄弟你以後將源源不斷地擁有法寶。這四象煉魔燈,並不是能夠殺人的利器,但是,那些殺人的利器,卻都可以由它來煉製!」

「不過它也有一個限制,就是不能煉製比本身品級高的武器。比如說它現在是天器上品,那麼它煉製出來的法寶,品級就不會超過天器上品。還有一點就是,品級比它高的法寶,它也不能煉製,比如現在拿一件神器,它就不能煉製。」

「四象煉魔燈,還可以將法寶熔鑄成你喜歡的形狀。比如你得到了一把大刀,但是你不喜歡,你就可以將它熔鑄成一柄匕首,並且經過四象煉魔燈的熔鑄,法寶的威力,也會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

「只要你材料齊全,真氣足夠渾厚,那麼你就算是日日夜夜煉製法寶,都不會有問題。你就是名符其實的法寶製造機!」

軒轅澤一口氣說完,滿意地看著秦逸驚喜的神色。

「所以說呀兄弟,以後要是我問你要幾樣法寶,你可千萬不要不給呀,哈哈。」軒轅澤開著玩笑,伸手朝四象煉魔燈抓去。

軒轅澤的手剛握住四象煉魔燈,四象煉魔燈上,一道青色火焰,爆燃而起,一人多高,如猙獰巨獸,張開大嘴,朝軒轅澤當頭咬落!

「小心!」秦逸反應神速,一掌拍出,嗡的一聲,漩渦盤旋,拉扯青色火焰,投入漩渦,火焰巨獸陣陣慘叫,掙扎不止,但依舊被扯入漩渦中心,瞬間撕成碎片。

「血煉呀。」軒轅澤盯著四象煉魔燈,嘿嘿一笑,「沒想到這魚人首領,竟然還學會了這一手。」

軒轅澤說話的時候,手臂真氣注入,震蕩空氣,將還在繼續噴薄的火焰,硬生生壓回了四象煉魔燈中。

「血煉?」秦逸聽到軒轅澤的話,眼中閃過一絲黯然,「這麼說的話,這四象煉魔燈,我不就沒法使用了?」

關於血煉的知識,秦逸在天聖學院分發的小冊子上,閱讀到過。

修道者可以通過自己的精血,煉化自己所持有的法寶,這就是俗稱的血煉。

經過血煉的法寶,就等於成為了修道者身體的一部分,除了修道者本身,其他人如果妄圖使用的話,都會受到法寶內部力量的反噬。

「這倒不至於。」軒轅澤望著不停掙扎,妄圖從四象煉魔燈里掙脫出來的青色火焰,冷笑道:「只是區區血煉而已,並不是精鍊,我現在就為你打散這血煉的印記。」

軒轅澤一聲大喝,長袍無風自鼓,掌心一翻,強悍真氣,如萬馬奔騰,滾滾散散,一聲巨響,轟上四象煉魔燈。

四象煉魔燈懸在半空,四周空氣,發出鋼鐵擠壓的轟鳴,震得四象煉魔燈震顫不止,發出陣陣慘烈嘶嚎,青色火焰,像是被擠壓一樣,一束一束涌了出來,隨即就被滾盪的真氣,碾成齏粉。

過了片刻,像是有什麼東西,從四象煉魔燈中涌了出來,軒轅澤抽出曦和劍,快若閃電,凌空橫掃,唰的一聲,真氣如刃,斷開空氣,將魚人首領留在四象煉魔燈中的最後一絲聯繫,徹底斬斷。

「好了,我已經把魚人首領的血煉痕迹清除了。」軒轅澤抓過四象煉魔燈,遞到秦逸手中,解釋道:「血煉其實是比較低等的煉化方法,如果遇到實力比你強的人,他可以把你煉化在裡面的精血擠壓出去。但要是你以後學會了更高級的精鍊,就是把自己的精神融入法寶,這樣一來,煉化的印記,就很難被清除掉了。」

經過軒轅澤的解釋,秦逸對煉化,又有了新的認識。

在軒轅澤的指導下,秦逸戳破中指,擠出一滴鮮血,滴在四象煉魔燈上,一股真氣,將鮮血轟入四象煉魔燈。

幾乎剎那功夫,秦逸就感覺到,四象煉魔燈,和自己有了血肉相連的聯繫,彷彿成為了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已經血煉成功了。」軒轅澤微微一笑,「以後四象煉魔燈無論在什麼地方,你都可以感應得到。不過兄弟,你擁有這樣的法寶,還是盡量不要招搖,以免給自己惹來麻煩。」

秦逸知道,修道者中,有軒轅澤這樣光明磊落的人士,但是也不乏殺人奪寶,心腸狠毒的惡人,雷天就是這一種,軒轅澤現在提醒自己,就是擔心自己的實力還不夠強,會被人欺負。

謝過軒轅澤的提醒,秦逸心中默道:「這四象煉魔燈,可以為我鍛造出厲害的法寶,至少也是天器級別,加上獸皇化血鏡,再過不久,我就擁有至少兩件天器級別的法寶防身,就算是祭魂境界二三層的人,想要我的命,也沒那麼容易。」

「只是剩下這麼多的財寶,該怎麼處理才好。」 落地一把98K ,再看看秦逸,「兄弟,你有能夠儲藏物品的法寶嗎?」

按照兩人之前的約定,這些財寶,都歸秦逸所有,不過實在沒想到,財寶數量會如此之多,恐怕買下一個小國家,都綽綽有餘,沒有空間巨大的儲物法寶,根本就不可能帶得走。

如果不帶走的話,又只會白白便宜了別人。

秦逸思考了一下,想了個折中的辦法,對軒轅澤道:「大哥,我看你剛剛那件法寶,裡面空間應該挺大,這些財寶,不如你先替我保管著,到時候再還給我就是了。」

秦逸對自己無條件的信任,讓軒轅澤感動不已,軒轅澤當即發誓道:「兄弟,既然你這麼相信我,那我推辭的話,也就說不過去了。這些財寶,都是你的,我替你保管,需要的時候,隨時問我要都可以。」

說完后,軒轅澤掌心一翻,真氣吞吐,半個巴掌大小的人形真氣,出現在他手心:「兄弟,這枚人形真氣,是我真元所化,你需要我的時候,只要捏碎它,無論我在天涯海角,都可以第一時間感應到,趕來幫你。」

秦逸如法炮製,和軒轅澤交換了人形真氣。

看到秦逸輕輕鬆鬆就凝聚了人形真氣,軒轅澤對自己這個兄弟的實力,頓時又有了新的認識!

能夠凝聚人形真氣,用作通訊,至少得達到祭體境界第九層,但是秦逸竟然在祭髓境界,就能輕鬆做到,這不得不說,他的實力,深不可測,未來更是不可限量。

等到軒轅澤拋出那四四方方的小盒,如巨龍吸水一樣,將滿滿一島嶼的財寶,全都收走之後,兩人又商量了一下細節,一切都安排妥當,便決定回到各自學院,領取獎勵。

這一次迷霧海灣之行,兩人各有所得,結果可以說皆大歡喜。

「兄弟,這次回去之後,我會一心一意衝擊炎魂大境界,到時候仙道大會,也期待你大放異彩了。」臨別時候,軒轅澤向秦逸拱拱手,隨即駕馭真氣,騰雲駕霧,眨眼功夫,化作流星,消失在了天邊。

等到軒轅澤走了,秦逸也不在島嶼上過多停留,這時候距離天聖學院懸賞任務截止的日期,也只剩下幾天了,自己好趕緊回去學院,領取獎勵。

這一次收穫,遠遠超出了秦逸的預期,秦逸心中也開始計算起來,用這次得到的功勞點,換取那些神通、材料、丹藥,可以將利益最大化。

軒轅澤飛行速度極快,眼前迷霧,被他周身滾滾氣浪,瞬間劈成兩半。

等快接近迷霧海灣外圍的時候,軒轅澤停了下來,轉身望著身後漸漸圍攏的白霧,深深感嘆:「沒想到天聖學院,竟然出了秦逸兄弟這樣的天才,他現在身份雖然是外圍弟子,但是這次回去后,地位必然大大提升,而且以他的實力,衝擊炎魂大境界,肯定也不是問題,兩年後的仙道大會,他一定會聲名鵲起,我也要加油了!回去之後立即閉關,全力衝刺!」

PS:新的一周來啦,熱情滿滿繼續衝擊新書榜,大家鮮花、收藏、點擊、貴賓、蓋章、凸票統統砸過來吧~貴賓票還差200張就加更~~~新書榜的好名次,需要大家和我一起努力!~~ 「困龍樁」在拋出的瞬間就變大,然後在幾條龍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把它們全部困住。

「大哥,『困龍樁』這寶貝的名字起得真好,估計當初煉製時,就為了用來對付龍族的吧?要不然,怎麼一出手,就把幾條龍全部困在裡面了呢!」郝仁一邊向龍淵中跌落,一邊向雷藏說道。

「我哪知道?」雷藏笑道,「咱們別下落了,再回去看看,萬一『困龍樁』困不住這幾條龍,我們可就糟了!」


於是,二人又提起真氣,先是緩解了下落之勢,然後騰空而起,向著龍淵的岸邊飛去。

「這是什麼東西?可惡的人類,快把我們放開,不然,等本龍出去,非把你們嚼碎不可!」那條公龍開始發飆。

郝仁冷笑道:「好啊,那你們現在就出來吃了我們吧!」

幾條龍先是一陣左沖右撞,卻都被「困龍樁」的羅網擋住,怎麼也沖不出去。它們各顯神通,一個母龍吐出水柱,想沖開羅網,但是水卻從無形的網眼裡漏了出去,對「困龍樁」毫無損傷。

既然吐水不行,另一個母龍則呼喚起颶風,想把「困龍樁」吹起。但是這風雖大,竟然對「困龍樁」不起作用。

還有一條母龍竟然用它頭頂的角放出雷電,想用雷電將「困龍樁」擊穿。但是「困龍樁」自身就是雷電屬性,它怎麼會傷於雷電的攻擊呢!

幾個「老婆」都用盡了手段,依然沒起到什麼作用。公龍心急,大嘴一張,竟然吐出一個火球。

那火球烈焰熊熊,看起來十分嚇人。郝仁大驚,之前如果公龍先吐出火球,就算燒不死他們,也能將他們烤得焦頭爛額。

公龍也很後悔。它剛才之所以沒有用火燒,是因為他好久沒有嘗到人肉的滋味了,很想吃一口新鮮的人肉。當時要是用火球燒死了這兩個可惡的人類,現在也不會被困在這裡了。

雷藏則十分后怕,要是公龍在他扔出「困龍樁」之前就噴出火球,他可能就成了一團焦炭。看來,在不知道對手的實力之前,還是應該先下手為強啊!

想到這裡,他手捏蘭花指,說一聲「轟」,「困龍樁」中立即現出無數的電火花,向著這幾條龍轟去。


「唉喲、好痛!」幾條龍同時慘叫起來。雷電轟擊在它們的鱗片上,先是轟開一道道小口子,然後就撕開整個鱗片,最後,鱗片下面的皮肉都開始燒焦了。

那個會放電的母龍此時顯出了偉大的母性。它突然將身子變大了數倍,把自己的「老公」和「老公的另外幾個老婆」全部護在了身下。

這條母龍因為本身具有雷電屬性,「困龍樁」對它基本不造成傷害,它就擔起保護家族的重擔,郝仁對此很有感觸。

郝仁想到,自己不在家,幾個老婆肯定也會互敬、互愛、守望相助的。想到這裡,他對雷藏說道:「大哥,把雷電收了吧,只是困著它們就行了。」

「為什麼?」雷藏對郝仁突然大發善心有點奇怪。

郝仁沒有說是因為自己老婆多而對母龍有所同情,就另外找了個理由:「『困龍樁』中的雷電對那條母龍似乎不太管用,這樣消耗下去,不出兩個時辰就沒有了!再說他們也很可憐的!」

「它們很可憐嗎?我怎麼不覺得?剛才它要是用火燒我們,該可憐的就是我們了!」雷藏苦笑反駁郝仁,最後還是把雷電收了。

郝仁又說:「現在,它們已經被困在這裡,我們下到龍淵里去看看!」

兩人從空中再次向龍淵里降落。龍淵的水面青得發黑,上面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霧。幸虧兩人都可以用神識搜索,要是換了普通人,就什麼也看到了。

水面上十分平靜,可能是這裡所有的龍也被上去,然後被「困龍樁」困住了。

「到水下看看!」雷藏說道。

「好!」郝仁自然同意。來尋找龍淵就是為了磨鍊,哪有見到龍淵卻不摸底的道理。於是兩人一頭扎進水裡。

郝仁原來是個旱鴨子,不過,現在他有了天階的修為,對於再深的水也不怕了。他跟著雷藏慢慢地向水下潛去。

隨著周身的壓力越來越大,郝仁的不經意間竟然下潛了數百米。他知道,每下潛十米,相當於增加一個大氣壓。此時,他的身上已經承受了起碼五十個大氣壓。

雷藏雖然不懂地球上的物理學,卻也知道處在這麼深的水壓下,身體肯定會有些不適的。他問郝仁:「兄弟,感覺怎麼樣?還能接著潛嗎?」

在水下他根本張不開嘴,否則這裡的水會立即壓進嘴裡。所以他是聚氣成線來和郝仁交流的。

「還好!繼續!」郝仁也用聚氣成線的方式回答道。天階武者要是連這點壓力都受不了,那以後還怎麼混。

兩人繼續下潛。突然,他們撞上了一股暗流。那道暗流竟然是向下流動的,如此一來,他們下潛的速度加快了許多。

又下潛了幾百米,他們終於到底了。因為放出了神識,他們不用睜眼,也知道這是一個神奇的水底世界,有各種各樣的水生生物,也有各種各樣的奇珍異寶。

幾條兩三米長的蛟看到了郝仁和雷藏,它們立即遊了過來。郝仁知道,這些蛟一定是上面那幾條龍的幼仔。

蛟需要經過進化,先是魔蛟,接著是靈蛟,最後才能變成龍。

幼蛟們根本不知道人類是什麼東西,它們在郝仁和雷藏的身邊游來游去,往二人的身上撞,或者從兩人的兩腿間鑽過去。

因為還遠遠沒有進化成龍,它們還沒有與人交流的本領,更沒有危機的意識。而郝仁和雷藏也不願意傷害它們,就這樣,兩個大活人和幾隻蛟竟然很快就成為朋友。

「兄弟,到處看看,這裡應該有些東西可以供我們修鍊!」雷藏和幾條幼蛟嬉鬧了一會兒,就把它們全部推開。他來這裡的目的是修鍊,可不是來馴養寵物。

「好的!」郝仁答應一聲。在和幼蛟嬉戲的時候,他竟然感受到腳下有一絲絲靈氣! 從島嶼離開后,秦逸乘風破浪,一路朝著迷霧海灣的外圍而去。

這一次迷霧海灣之行,收穫可以說,遠遠超出了秦逸的預期。

和吳鵬他們一起擊殺魚人,得到的魚人妖核,大概可以換取一百六點功勞點,斬殺極樂道人,按照學院懸賞,可得功勞點五十,地器中品武器一件,太虛仙丹一枚,自己單獨行動的這段時間,擊殺魚人獲得的妖核,品質極高,並且數量眾多,之前在島嶼周圍斬殺的,就有兩三百頭,這些魚人的妖核,回去換做功勞點,足足有一千多點!還有這些魚人使用的武器,其中不乏地器級別的法寶,都被秦逸收了過來,大約也可以換取一百五十點左右的功勞點。

粗略算了一下,回到學院之後,秦逸足足可以獲得接近一千四百點的功勞點,要不是將擊殺魚人首領的功勞讓給了軒轅澤,這個數量還會更多!

但即便如此,數額這麼大的功勞點,恐怕幾乎能夠讓所有前來做懸賞任務的弟子,統統給羨慕死了!

要知道,他們這些外圍弟子,可能在學院待了五六年了,但是功勞點,辛辛苦苦也才攢了三四點而已!

而秦逸一趟迷霧海灣之行,就超出他們三四百倍!

而且更大的收穫,是秦逸的實力,再度得到了提升!

這個提升,不僅僅是自己的修為,還有所掌握法寶的增多,伸展開來的勢力!

這一切,都讓秦逸感覺到,自己就像是一棵小樹,終於開始生根發芽了。

從迷霧海灣趕回到天聖學院,以秦逸現在的速度,大概需要四五天的時間,距離學院懸賞任務的截止日期,還有六七天,所以秦逸並不著急,一路上還在尋找,有沒有漏網的魚人,順手一掌擊殺,收取妖核。

但是從迷霧海灣腹地出來后,秦逸有種被人窺視的感覺,越發清晰了起來。

因為修習八極大法和黑蛟破宙勁,秦逸的實力和感知力,是遠遠超越自己這個等級的修道者的,甚至比他等級要高上一重境界的人,都比不上他,所以一旦感覺被人窺視,秦逸立刻就提高了警惕,將自己的真實實力隱藏了起來。

可是讓秦逸感覺奇怪的是,自己卻始終沒法找到對方的具體行蹤,往往感覺背後不遠,就有人在偷窺自己,但是真氣釋放出去,想要探尋,但是結果卻一無所獲。

又過了一天,秦逸可以肯定,自己是被人盯上了,他放慢了飛行速度,故意慢吞吞在地上走著,一邊心中琢磨:「這個人要麼實力比我高出太多,隱藏能力驚人;要麼就是有什麼特殊的法寶在手。一路跟著我卻不現身,看來沒按什麼好心。」

在天聖學院里,想要秦逸死的人,遠的有秦雨薇、秦翰宗,近的有陳昊楓、雷天,秦逸還沒有自大到,自己可以完全無視這些人的地步,迷霧海灣之行對他精神的歷練,此刻完全展現了出來效果,秦逸耐心地和對方周旋著,比拼著耐性。

又過了一天,秦逸故意在遇到幾頭實力不高的魚人的時候,讓自己顯得驚慌失措,花了好一番力氣,才將魚人擊殺,不出所料,秦逸可以清楚地感覺到,一直在跟蹤自己的人,有些迫不及待了起來。

按照秦逸的計算,大約再過不到一天工夫,就可以到達迷霧海灣的最外圍了,到時候只要按照原路返回,便可以安全地返回到學院。

能不能讓跟蹤者現身,就看今天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