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點夠什麼。」趙成雙接過挎包,從裡面拿了好幾沓錢出來,全部塞在剛才尿褲子那人的手裡,笑道:「來,兄弟,買幾件新衣服穿穿。剛才的事情,實在對不住了啊!」


「不用,不用,我……我帶有衣服……」這人想要回拒。

「怎麼的?不給兄弟面子是不是?」旁邊葉青佯裝生氣。

這人嚇得一個哆嗦,連忙接過趙成雙手裡的錢,陪笑道:「沒……沒這個意思……只是不好意思,我的衣服,也……也不值這麼多錢……」

「都是自己人,客氣什麼!」趙成雙笑呵呵地退了一步,道:「來,跟葉子握個手,大家有什麼恩怨,都讓他過去算了!」

這人哪敢不聽趙成雙的話,連忙過去跟葉青握了手。旁邊趙成雙則直接拿出相機,把兩人握手的場面拍了下來。而那人手裡,還拿著一大堆錢。趙成雙這突然照相,把他嚇了一跳,連忙想要把手裡的錢塞進口袋,但都來不及了。

趙成雙拿著相機,笑道:「看,大家都是兄弟,不需要客氣。來來來,熊子,給其他幾位兄弟也拿點壓驚費,剛才的事情,實在不好意思了!」

黑熊知道趙成雙的意思,連忙把錢分給了這些人。這些人剛才被葉青和趙成雙嚇了一番,哪裡還敢拒絕,都不得不接過這些錢。而趙成雙也在旁邊,一個一個地拍照。這都是證據了,以後這些人回去,如果敢反悔的話,從葉青這裡拿錢的事情,也要被捅出去了。

黃博雄在旁邊,面色鐵青地看著這一切。這一下,他直接陷入了被動,但是,他也沒辦法改變什麼。這裡是趙成雙和葉青的地盤,強龍還不壓地頭蛇呢,如果這兩人真的要耍無賴的話,那他也只能認栽!

「黃公子,剛才說話多有得罪,你可千萬不要生氣啊!」趙成雙笑嘻嘻地走到黃博雄身邊,好話說了一番,讓黃博雄的面色稍微平緩了一些。

接著,趙成雙和葉青,帶著巡查組的人直接去了孤兒院那邊檢查。路上,趙成雙把葉青在深川市收養這些孩子們的事情說了一遍。巡查組的這些人,也都聽得感動不已。他們之前雖然想耍點官威,但當時都以為葉青是想借著這些孩子們掙錢,所以根本沒給葉青多少好臉色。現在知道葉青的所作所為,對葉青也很佩服了。

到了孤兒院那邊,他們對孤兒院的情況更是驚嘆不已。他們原以為,這私人建立的孤兒院,條件什麼的肯定不如公立孤兒院。可是,葉青這孤兒院的條件,卻遠超他們的想象,所有一切設施,都比公立孤兒院好得多,讓他們驚嘆不已,對葉青也更是佩服了不少。

檢查一番下來,孤兒院這邊的所有條件,他們都很是滿意。在孤兒院的硬體設施上,真的是無可挑剔,絕對比公立孤兒院強得多。至少,在這個方面,這次檢查的結果是很滿意的。

晚上,葉青又在市裡的酒店設宴,款待了這些巡查組的成員。一頓酒喝下來,眾人的情緒都高漲了許多,之前的不愉快彷彿全都沒了似的。幾個巡查組的人,都在拍胸脯打包票,保證回去之後,會幫葉青多說好話的。

… 酒喝得多了,巡查組這邊的事情,好像已經搞定了。但是,葉青自己心裡還是有些忐忑,他總覺得這件事有些不妥當。

不過,趙成雙卻是接連拍胸脯,告訴葉青不用為這件事擔心。吃過晚飯之後,趙成雙甚至先讓人把葉青送回去了,接下來的事情,他要親自來安排。

葉青也不知道趙成雙這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麼葯,但是,他也相信趙成雙,絕對不會坑他的。而且,趙成雙畢竟在官場摸爬滾打這麼多年,官場的事情,他也比葉青明白得多,處理官場的事情,交給趙成雙是最適合的了。

把葉青送走之後,趙成雙便直接打電話把李連山叫來了。

「搞什麼玩意啊?」李連山一過來便嘟囔道:「我那邊剛來了美女,我正在面試她呢,你都不能讓我先面試完了再說啊?再說了,我都說過,這巡查組的事情,我不想摻合了。這幫王八蛋,都是狗眼看人低。要不是葉子需要他們幫忙,我早就把這群王八蛋剁了沉海里餵魚了!」

李連山對巡查組的人可是一點好印象都沒有,昨晚就差點開打了,現在可根本就不想見這巡查組的人呢。

趙成雙笑道:「你也不要生氣了,我就是找你來報仇的呢。」

「報仇?報什麼仇?」李連山很是疑惑,不明白趙成雙這葫蘆里到底賣是什麼葯。

「嘿嘿……」趙成雙笑了笑,把早上的事情給李連山說了一遍。

聽到趙成雙毆打巡查組的人時,李連山眼睛頓時亮了,道:「我靠,早上你怎麼不叫我呢?要打他們,我親自上場多好啊,我早就想揍他們了!」

「打不關鍵,關鍵是後面的事情!」趙成雙道:「不能打怒了,關鍵還是葉子的事啊。最關鍵的是,後面他們收了咱們的錢,這樣咱們才能抓住他們的把柄啊。」

「哦。」李連山點了點頭,看著趙成雙道:「你小子主意真多,別人都是送錢,你可好,逼著人家收錢。這下好了,錢都給他們了,事情差不多了吧!」

「差不多個屁!」趙成雙搖頭,道:「他們雖然拿了錢,但這件事還不保險!」

「怎麼不保險了?」李連山奇道:「錢他們不都拿了嗎?他們要是不把葉子的事情辦好,就拿這件事舉報他們,他們都得完蛋!」

「事情不是你想的這麼簡單。」趙成雙道:「錢他們雖然拿了,照片也拍了。但是,如果他們回去之後,先去紀委那裡,把這件事彙報上去,說是咱們逼迫他們拿錢的話,那對咱們可沒有一點好處啊。就算咱們有照片又怎麼樣,也威脅不了他們。」

「那怎麼辦?」李連山頓時有些著急,道:「要不……把他們的人留下幾個當人質,讓他們其他人回去彙報這件事?」

「靠,你這個人做事,能不能不這麼土匪啊?」趙成雙撇嘴,道:「我有辦法,比你那方法好得多了!」

「什麼辦法?」李連山奇道。

趙成雙笑了笑,問道:「你場子里有美女嗎?」

「你想幹什麼?」李連山頓時警惕地看著趙成雙,道:「葉子上次說了那件事之後,場子里乾淨多了,沒有這種勾當。還有你小子,小心點兒啊,霍萍萍可不是省油的燈。你敢在外面亂搞,小心回去她閹了你!」

「我靠,你想哪去了!」趙成雙一臉黑線,道:「我的意思是,找幾個美女過來,給巡查組的那幾個人來個美人計。這種事情要是讓咱們抓住證據,他們才真的跑不掉了!」

李連山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你不早說,害我以為你又想禍害我場子里的那些姑娘們了呢!」

趙成雙道:「少廢話,趕緊找幾個美女過來。記住,一定要漂亮的。不然的話,勾引不了他們,那就白搭了!」

「no問題啊,交給我了!」李連山朝趙成雙比了個ok的手勢,道:「我這邊每個場子里都有駐場模特,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絕對能達到你的要求。實在不行,我還認識幾個二三線的明星,隨時都能叫來的那種,你看怎麼樣?」

「是嗎?」趙成雙頓時來了興趣,道:「先送來,我驗驗貨!」

「你可拉倒吧!」李連山連忙擺手,道:「給你介紹女孩子,這事要是讓霍萍萍知道,估計得連我一起宰了。你小子,想找死,別拖我下水啊!」

趙成雙一臉無奈,嘟嘴道:「我也就是這麼說說而已,沒有別的想法。」

「我管你有沒有想法,反正別拖我下水。霍萍萍那脾氣,連葉子都不敢惹,我也不敢找死啊!」李連山擺了擺手,走到旁邊,打電話去安排人選了。

自從葉青下令,讓深川市的夜場不許再出現這類涉黃的事情之後,這裡的場子也規矩多了。但是,這種事情,並不是葉青一句話就能從根本上禁止的。尤其是深川市這邊的一些電影公司,娛樂圈,裡面本來就很混亂。李連山一個電話,不到半個小時時間,便來了二十多個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的美女,絕對符合趙成雙的要求。而且,其中幾個,趙成雙還在某些電視劇或者電影當中見過,估計出場費也不低吧。

「很好,很好!」見到這些女孩子,趙成雙滿意地連連點頭,親自篩選,留下了其中的一部分,剩餘的讓李連山帶走了。


帶著這些女孩子,趙成雙又把巡查組的人帶去唱歌了。有女孩子作陪,氣氛頓時熱鬧多了。這些巡查組的人們,正值壯年,看到這些美女們,哪能按捺得住,一個個都跟餓狼似的。根本不用這些美女們挑逗,自願都上鉤了。唱了一半,大部分都已經帶著女孩子回房間了。

看到如此情況,趙成雙暗笑不已,他知道,這件事基本已經成了。趁著上廁所的時間,趙成雙溜出包間,找來李連山,讓他去拍幾張照片,徹底把這些巡查組的人拿在手裡!

「我日,陪酒吃飯的好事,你都沒說讓我去。就這些偷偷摸摸,偷拍別人的事情,倒全部交給我了!」李連山不滿地道:「你怎麼不讓葉子來做這件事啊?」

趙成雙道:「葉子那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要知道咱們干這些事,他會同意嗎?」


李連山想了想,點了點頭,道:「你說的對,這傢伙死腦筋。別人是不撞南牆不回頭,他是撞了南牆也不回頭。真要換了他,今晚這事是不用想了。不過,咱們這麼做,也未免太卑鄙了吧?」

趙成雙咬了咬牙,道:「葉子這次是要做好事,養那麼多孩子,這是大善事。我一直沒為那些孩子們做多少事,錢也沒出過一分,心裡一直過意不去。這次如果能把這些孩子們的事情安排好,我他娘的就算卑鄙了又怎麼樣?如果能讓孩子們都好好地在這裡,別說卑鄙,******齷齪老子也豁出去了!」

「說得好!」李連山一拍趙成雙的肩膀,道:「******,老子陪你一起卑鄙一次。****的,這幫王八蛋,老子下這麼大的本招待他們。他們要是再不同意孤兒院的事情,老子豁出去,也要把他們扯下馬!」

趙成雙看了李連山一眼,兩人都是一樣的心思。畢竟,孩子們的事情,才是最關鍵的。古代劫富濟貧是為俠盜,他們現在這麼做,就算卑鄙,也是大善!

葉青當然不知道,趙成雙和李連山在他背後還做了這麼齷齪的事情。他回到家裡,心裡還一直在擔心這件事。畢竟,這可關係到孤兒院能否被批複啊,讓他沒辦法平復。

在屋裡坐了一會兒,一個陌生電話打了過來。葉青接起電話,那邊傳來一個女孩溫柔的聲音:「你好,我是蘇諾言!」

葉青眼前頓時閃過那個美麗的女孩子,不由微微一笑。他沒想到,這個女孩還真的給自己打來電話了。

「蘇小姐啊,你好。」葉青淡笑回道。


蘇諾言輕笑,道:「葉大哥,你還記得我啊!」

「當然記得了。」葉青淡笑,而後奇道:「咦,你怎麼知道我姓葉呢?」

「我都來深川市好幾天了,葉大哥你這麼大的名號,我怎麼能不知道呢?」蘇諾言笑了笑,道:「葉大哥,上次的事情,一直沒來得及感謝你呢。這會兒終於有點空閑了,不知道葉大哥有沒有時間,我想請葉大哥喝杯咖啡!」

葉青看了看時間,雖然已是十點,但對深川市來說,現在還早著呢。剛好心情煩躁地擔憂孤兒院的事情,在家裡也坐不住,葉青便同意了,駕車直奔蘇諾言說的那個咖啡館。

咖啡館里,蘇諾言早就坐在裡面了。咖啡館里很溫暖,所以,蘇諾言脫了外套,現在只穿著一件職業白色襯衫,將美好的身材襯托的非常明顯。下身職業套裙,剛好在膝蓋上方,穿著黑色絲襪的細長****,在幽暗的燈光下,顯得格外的誘惑。

… 遠遠看到葉青,蘇諾言立馬站起身,朝葉青招了招手,大聲道:「葉大哥,這裡。」

蘇諾言這一起身,整個咖啡館里幾乎所有人都看了過來。美女的吸引力就是這樣的,蘇諾言這樣的女孩子,絕對屬於那種無論在哪裡都會成為焦點的人物。她的容貌雖然不如沈青衣和皇甫紫玉,但是,她身上卻有一種獨特的氣質,是那種無論在哪裡都能成為焦點的氣質。這可能與她的職業有關,葉青記得,她是省電視台的記者。


葉青走了過去,看了看放在桌上的錄音筆,笑道:「蘇記者,你這是職業病吧?出門還隨身帶這些東西啊?」

蘇諾言嬌笑,拿起桌上的錄音筆,道:「這倒不是什麼職業病,只不過,今天主要是想採訪葉大哥你一下,所以就把吃飯的傢具帶來了。怎麼樣?葉大哥,有沒有時間接受一下採訪呢?」

「蘇記者可是省電視台的記者,不去採訪那些官員富豪,跑到這裡來採訪我,這太讓在下受寵若驚了吧!」葉青淡笑回道,在深川市過了這麼長時間之後,他的性格已經改變了許多。雖然嫉惡如仇的性格沒有改變,但也不再像以前那樣的沉默寡言了。

「葉大哥,你太說笑了。」蘇諾言笑了笑,道:「我這次過來,本來是有個新聞要採訪的。可是,這邊臨時有了變動,原本的計劃沒法進行了,所以就找葉大哥你要點素材回去交差啊。」

「素材?」葉青看著蘇諾言,見她的樣子不像開玩笑,不由詫異,道:「我這裡能有什麼素材呢?」

蘇諾言笑道:「葉大哥可是深川市最大的慈善家,以一己之力開了深川市最大的孤兒院,這件事已經驚動了省里,這還不算素材啊?」

葉青心中愕然,他跟蘇諾言只見了兩次面,蘇諾言竟然知道了自己這麼多事,也真是奇怪了啊。

「你們做記者的,是不是都是特工出身的啊?」葉青笑著說道:「我這點家底,全部都被你給翻了出來了。」

「當記者的,如果消息都不靈通,那還做什麼新聞啊?」蘇諾言笑道:「葉大哥,怎麼樣,到底舍不捨得把你這個獨家新聞讓給我啊?」

「這什麼獨家新聞啊!」葉青嘆了口氣,道:「我倒是想開個孤兒院,但孤兒院能不能開下去,還很難說了。蘇記者,這件事,我看還是幫不了你。要是報導出去,我這孤兒院再被關了,豈不成了笑話了嘛!」

「哦?」蘇諾言微微詫異,道:「孤兒院為什麼開不下去了啊?是資金問題,還是別的什麼問題呢?」

「資金倒沒什麼問題,建設差不多都已經完成了,就是手續問題。」葉青道。

「手續有什麼問題?」蘇諾言連忙問道。

葉青嘆了口氣,慢慢將孤兒院這邊的事情給蘇諾言從頭到尾說了一遍。孤兒院這邊的事情,葉青一直壓在心裡,這些天一直都在為這件事犯愁呢。現在找到一個人,把所有的事說出來,葉青的心裡也好受多了。

蘇諾言坐在對面,靜靜聽完葉青說的所有話,拿出一個筆記本,也不知道在上面紀錄了什麼。仔細在那筆記本上計算了許多,蘇諾言抬頭問道:「葉大哥,你這孤兒院,整體投資大概需要多少。」

葉青不知道蘇諾言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但還是照實回道:「我想要建造一個比較全面的孤兒院,包括生活、教育、醫療、文化於一體的孤兒院。這些全配套設備都加起來的話,我找人計算了一下,大概需要兩個億的投資吧。關鍵問題是,我現在建孤兒院的那塊地還有點小,後期的配套服務根本沒有地方用。還要再開擴場地的話,買地還需要很大一筆錢。」

「兩個億。」蘇諾言看了看葉青,眼中帶著驚詫,道:「葉大哥,這麼大一筆錢,全部都是你一個人拿出來的嗎?」

「那倒不是。」葉青笑了笑,道:「主要是深川市這邊的一些朋友,大家一起出資的。比如林震南林老闆,迄今為止,他已經拿了兩千萬出來了,後續每年都會給孤兒院捐一千萬。還有我的朋友,李連山李老闆,他也出了不少錢。」

「就算有人合資,葉大哥你也要出不少錢啊。」蘇諾言道:「兩個億的話,葉大哥你至少得拿出一個億才夠吧!」

葉青想了想,緩緩點了點頭,他需要拿出來的,哪是一個億夠的呢?

「一次性拿出這麼多錢做善事,葉大哥,我見過的慈善家也不少,可沒有幾個人有你這樣的魄力啊!」蘇諾言看著葉青,眼中更多的還是欽佩,道:「而且,據我所知,葉大哥你自己家並不是多富裕。你能有今天的地位和財富,全都是你一個人奮鬥出來的。而且,你現在在深川市還是租房子住。既然你有這麼多錢,能往孤兒院投這麼多錢,為什麼就沒想過,要先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呢?」

這個問題讓葉青沉默了好一會兒,以前根本沒有人這麼問過,他也沒想過這個問題。的確,按照蘇諾言的說法,他現在的收入真的是很高了,完全可以給自己安排很多更好的生活。可是,葉青根本沒有想過這方面的事情。他住的房子是租的,開的車是李連山的,他所有的錢,除了場子運轉必須要的流動資金之外,其他的全部分給了下面那些兄弟和投到了孤兒院。至於葉青自己,他自己都沒有亂花過半分錢。甚至,他身上穿的這套衣服,還是林花雨給他買的那套呢。

「如果真的要回答這個問題的話……」葉青笑了笑,道:「只能說是習慣吧,我還是習慣這樣生活。我本身就是一個窮人,不習慣那種富裕的生活。而且,現在我這樣也很好啊。」

「葉大哥,你對生活的追求還真的不高啊!」蘇諾言微微一笑,道:「葉大哥,你說的兩個億,只是孤兒院的建設投資。可是,孤兒院想要運轉的話,後期的投資,都必須到位。你有沒有想過,孤兒院那麼多孩子,每個月的花銷要多少呢?你提供的這些配套服務,每個月需要的錢有多少呢?」

葉青道:「我算了一下,如果這些配套服務全部跟上的話,醫療教育文化和生活費用,加一起的話,每個月差不多需要五百萬左右。」

「五百萬。這麼算來的話,一年就需要六千萬了!」蘇諾言看著葉青,道:「六千萬,這麼大一筆錢,全部白白花出去。葉大哥,你不心疼嗎?」

葉青看著蘇諾言,道:「說實話,我是個很摳門的人。我上學的時候,家裡很窮,我曾經在飯堂里撿過別人吃剩下的飯菜。所以,我很心疼錢。可是,我更心疼那些在街頭討飯的孩子們。我小時候就受過餓挨過凍,我知道那種滋味,不好受。天冷了,我孤兒院里那麼多孩子,如果在街上流浪的話,有幾個能挨過這個冬天?蘇記者,可能你沒見過那些孩子們,因為病痛而死在你懷裡的感覺。我見過,那個孩子,不到五歲,我眼睜睜看著他死在我懷裡。當時,我就發誓,哪怕我拼上這條性命,去偷去搶,也要把這些孩子們照顧好!」

聽著葉青這話,蘇諾言也是微微動容。她看著因為說這話而略有些激動的葉青,輕聲道:「葉大哥,你心地真的很好!」

葉青苦笑搖了搖頭,他知道,自己根本算不上什麼好人。為了這些孩子們的生活,他手裡也沾了不少鮮血。所以,在葉青心裡,他從沒把自己當成過好人。如果真要說,他寧肯自己是古代那種劫富濟貧的強盜。

看著正在筆記本上不斷記錄的蘇諾言,葉青突然驚覺,問道:「蘇記者,你問這麼多問題,不會是在採訪我吧?」

「嘻嘻……」蘇諾言狡黠地一笑,道:「葉大哥,你才發現啊。」

「蘇記者,這件事還是不要報導了吧!」葉青搖了搖頭,道:「孤兒院如果開不了的話,這件事報導出去,就是一個笑話。如果你真的需要素材的話,改天孤兒院能開業的話,我再找你報導一下,你看怎麼樣?」

「葉大哥,這你就不懂了!」蘇諾言搖了搖頭,笑道:「你這件事一直在深川市這邊憋著,省里的人根本不知道這邊的情況。那些領導們之所以一直想讓你這孤兒院關門,就是不想背負責任。可是,如果我把這件事報導出去的話。讓全省的人都看到了,以葉大哥你做的這些事,輿-論肯定會更支持你一些的。那些領導們討論這些事的時候,或多或少都要看看民眾的意思,不可能太違背民意吧。所以,這件事真要報導出去的話,對葉大哥你還是有些好處的!」

「是嗎?」葉青面帶疑惑,道:「真……真的能有利於孤兒院批複的事情嗎?」

蘇諾言道:「當然了,葉大哥,你咋說也幫過我的忙,我會騙你嗎?」

「那太好了!」葉青大喜,現在對孤兒院有利的事情,他都想要嘗試一下。省里的會議馬上就要召開了,他只想盡自己所有努力,儘力爭取一下這件事。

… 蘇諾言後來又問了許多關於孤兒院這邊的情況,葉青都一一認真地回答了。甚至,他還邀請蘇諾言去孤兒院那邊走一趟,把孤兒院那邊的真實情況報導一下。只可惜,蘇諾言的時間有限,她第二天清早就要離開深川市了,所以這件事就只能作罷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