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是什麼?」


正當顧銘疑惑的時候,腦海中的神晶傳來了信息。

生命之力!

顧銘一驚。

隨即生命之力的使用方法全部烙印在顧銘的識海之中,無須領會,信手拈來。

這生命之力可不是僅僅能夠給予生命的,只要世界一切有生命的東西,都能被顧銘所利用。

想讓它生,它就生;想要它死,它得死!

然而,顧銘的實力還沒達到那個地步,否則他比閻王還要牛逼了。

「姐姐,他的實力好像又提修了!」

魔水芸瞥了一眼顧銘,傳音給龍千兒。

龍千兒點點頭,「這就是他的造化,我們也應該離開這裡了!」

三天後,顧銘三人坐著伏羲九梧鶴離開了禁地,向著中心城的方向趕去。

中心城!

這裡是嗜血域最大的城市,也是各大勢力的大本營。

相對於別的城市來講,這裡還是比較穩定的。

豪門寶貝:媽咪不負責 顧銘一路上並沒有看見一起打架鬥毆,行兇殺人的事情發生。

相反,他看到各大勢力組織的護城軍,在不斷的巡邏。

「煉獄塔在哪?」顧銘拉住一個年青修士問道。

那個青年惡狠狠的瞪了顧銘一眼,冰冷的說道:「滾!」

脾氣這麼不好嗎?

顧銘直接將手搭在那個青年肩膀上,「煉獄塔在哪?」

青年瞬間被禁錮,臉色不由大變,急忙恭敬的說道:「煉獄塔就在前面。」

「帶我過去!」顧銘淡淡的開口。

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呢,這個青年修士真是欠收拾。

不管到什麼時候,還是實力重要。

「是是是……」

那個青年連忙回答。

沒多久,顧銘遠遠的就看到了一座巨大無比的高塔。

看著煉獄塔前上千的修士,顧銘不由的疑惑起來,「為什麼會這麼多人?」

顧銘鬆開那個青年修士,隨手扔了一個乾坤袋過去。

接住乾坤袋,那個青年修士掃了一眼后,頓時激動不已,更加恭敬的回答。

「煉獄塔每天都有修士前來闖塔,特別是小世界年輕一代的爭霸賽還有不到兩年的時間了,前來闖塔的人就更比了。」

「有什麼規矩嗎?」

「只要繳納兩千中品靈石就可以了!」那個年青修士說道。

想到剛才顧銘給他的五千中品靈石,目光不由的落在了煉獄塔上。

他也想進去,只在進行他就有機會得到更大的提升,可惜他沒有靈石。

卻不想自己意外的帶個路,就有了進入煉獄塔的資格。

「必須要排隊嗎?」

顧銘發現許多化神期的竟然站在元嬰期的身後,頓時疑惑了起來。

「必須排隊!你看到那些身穿鎧甲的人了嗎?他們就是守護煉獄塔的,誰要敢插隊,他們當場斬殺,不管你實力有多強!」青年回答。

「好吧!」

顧銘無奈的搖了搖頭,只能走到隊伍後面,老老實實的排起隊來。

而那個青年則恭敬的跟在顧銘身後。

這時,煉獄塔第十層亮了起來。

全場修士爆發出一道道的驚呼聲,無不驚訝不已,隨後傳來一片歡呼聲。

似乎在替那個闖塔的人感到高興。

「這才第十層,為什麼他們這麼激動呢?」顧銘扭頭問向那個青年。

「煉獄塔一共十八層,能夠闖到第十層就已經非常強大了,這已經是目前最後的成績了!」站在顧銘前面的一個化神初期的修士,回頭淡淡的瞥了一眼顧銘。

「除了雷佤外,恐怕沒有別人能夠達到第十層了!」那個青年修士說道。

雷佤?

「他是雷家人?」顧銘問道。

「嗯!他可是雷家千年不遇的人才,有著丹武之王的稱號,在嗜血域號稱十傑青年。」那個青年修士沉聲說道:「修為更是達到了化神後期。」

「你知道什麼? 絕世神皇 如果伏飛揚還活著,別說第十層就是第十一層我想都能闖進去。可惜伏飛揚死了!」站在前面的那個化神期修士低聲說道。

然而他並不知道,殺死伏飛揚的人就站在他的面前。

就在顧銘進入中心城時,守城的士兵可是拿著他的畫像在逐人檢查。

顧銘換了容貌,自然沒有人認出他。而且把龍千兒和魔水芸收入了生命空間納戒之中。

對於雷佤也好,還是伏飛揚也罷,顧銘根本不放在眼裡,他只是不明白龍千兒為什麼讓他來闖這個煉獄塔。

還他媽的十八層,聽上去跟十八層地獄似的。

就在這時,人群中猛地爆發出一道道驚呼之音。

「天呀,我的女神來了!」

「真的是白可妍,除了她還有誰這麼美麗。」

「雖然看不到她的面貌,就看那婀娜的身姿,就能讓我奮鬥一夜的了。」

「一夜怎麼夠,前兩天我近距離見到她后,我可是奮鬥了兩天一夜,差點把腎掏空了!」

「你們說白可妍過來幹什麼?是為了雷佤來的嗎?」

「說什麼呢?我的女神怎麼可能喜歡雷佤,我看她一定是要闖鍊獄塔。」

白可妍所過之處,那前修士們主動的讓出一條路來。

朝著前方走去的同時,白可妍忽然感覺到了一股非常熟悉的氣息,不由的看向遠處。

待看到那張陌生面孔和那熟悉的目光時,臉上不由的露出驚訝之色。

「她在看我!她一定在看我!」

「白可妍在看我好嗎?你能不自戀嗎?」

「天呀,我要死了!我要幸福死了!白可妍,我愛你!」

「滾!老子削死你,白可妍是我的!」

白可妍再次引起這些修士的瘋狂,竟然為了一句話,扭打在了一起。

這個時候,白可妍走了過來。

「白小姐,您是找我的嗎?」

顧銘扭頭看去,那個非常自戀的人竟然是站在顧銘前面的那個化神期修士。

白可妍皺眉,冰冷的瞪了那個修士一眼,「讓開!」

那個修士臉色頓時尷尬,急忙把路讓開了。

白可妍徑直來到顧銘面前,微笑的說道:「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這都讓你認出來了?」顧銘笑道。

「當然,你的眼神是無法改變的!」 假裝是個演員 白可妍點頭。 顧銘一怔,隨即明白了過來。

沒想到白可妍竟然觀察的這麼仔細。

「你很意外吧?」

「是的!」

白可妍再次點頭。

那可禁地,她從來沒聽過有誰能夠從裡面活著出來。

可顧銘怎麼會安然無恙的從裡面出來了呢?

「你也來闖鍊獄塔嗎?」

「嗯!」

「那就一起吧!」

「可以!」

「白可欣呢?不會又跑出去當護衛去了吧!」

「她閉關了!你放心,她的護衛任務,我會替她完成的!」白可妍抬頭看著顧銘。

「呵呵,我並不是這個意思!當初也只是想找個嚮導,既然已經來到了中心城,什麼護衛不護衛的,已經不算數了!」

「那不行!」白可妍臉色一變,嚴肅的說道:「我們白家答應的事情必須做到!」

「好吧,那就隨你意!」

兩人你一眼我一語,羨慕了全場的修士。

一道道冰冷的目光投向顧銘,恨不得吃了顧銘。

顧銘對此並不理會,依然與白可妍聊著。

「你能闖過幾層?」

白可妍扭頭看向煉獄塔,嘆了一口氣:「也就到十層吧!你呢?」

「不知道!但是闖過十層還是非常容易的!」

「狂妄!」

顧銘的話音剛落下,一道嘲諷的聲音就在顧銘的耳邊響起。

接著一道身影從虛空之中慢慢落下。

「林詩齊!」

「林家大少爺!」

「嗜血域十傑青年之一。」

「越來越有意思,越來越精彩了!」

顧銘淡淡的瞥了林詩齊一眼,「我覺著這句話非常適合你!」

「小子,你說什麼?」

林詩齊大怒,兩道凌厲的寒光射向顧銘,不過還沒等到顧銘面前時,就被一道力量給震碎,瞬間消散。

「林詩齊,你想幹什麼?」白可妍冰冷的盯著林詩齊,身上散發著刺骨的冰冷。

「不幹什麼?只是想讓有些人認清事實,不要太過囂張!」林詩齊冷聲說道。

「林詩齊?林詩詩是你妹妹吧?不如我們打個賭如何?」顧銘淡淡的說道。

林詩齊頓時皺眉,看對方的樣子,應該認識自己的妹妹,而且非常熟悉。

不由的扭頭看了一眼白可妍,隨即好像想到了什麼。

「怎麼賭?」林詩齊問道。

「就賭我能不能通過煉獄塔第十八層!」

「就憑你?好,我跟你賭了,賭注是什麼?」林詩齊藐視的看著顧銘。

一旁的白可妍一聽,頓時急了,一把拉住顧銘,搖頭說道:「你瘋了嗎?自從這個煉獄塔出現在小世界內,就沒有人能夠通過第十一層,你竟然還想到達十八層?」

「沒關係,相信我就行了!」顧銘淡淡一笑,扭頭看向林詩齊,「賭注就是丹陽藤!我輸了給你丹陽藤!」

「我知道你是誰了!」林詩齊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隨即說道:「如果你贏了,你想要什麼?」

「那就五十萬中品靈石吧!」

五十萬中品靈石和丹陽藤相比,林詩齊還是想要丹陽藤,畢竟那是治療爺爺神識的主要藥材。

「沒問題!」林詩齊盯著顧銘沉聲說道。

「那就讓白小姐給作證吧!」

顧銘淡淡一笑。

林詩齊點頭,隨即轉身走向煉獄塔的入口。

入口處,一個身穿鎧甲的老者坐在那裡。

「前輩,可否行個方便?」林詩齊恭敬的躬身行禮。

老者自稱將軍,實力高強,在嗜血域根本無人敢惹!

老者瞥了林詩齊一眼,又看了顧銘一眼,微微點頭道:「可以!」

林詩齊手一翻將一個納戒恭敬的放在老者面前的桌子上后,轉身看向顧銘,「雷佤出來后,你進去!」

顧銘淡淡一笑,卻沒有看林詩齊,而是看向了那個老者。

合體中期!

心中暗自驚訝。

這是顧銘到目前以來,所見過最強的修士。

「你有把握嗎?」白可妍輕輕的拉了一下顧銘的衣服,有些擔憂的問道。

「沒有問題!」顧銘微微一笑。

很快,煉獄塔第十層的燈滅了,接著雷佤從煉獄塔內走了出來。

雷佤十分的狼狽,當看到白可妍時,眼前不由一亮,急忙叫道:「妍兒!」

「我叫白可妍!」白可妍厭惡的瞪了雷佤一眼。

「妍兒,你是來看我的嗎?」雷佤根本不在意,依然叫著。

白可妍不想理他,直接躍進了煉獄塔之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