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手鏈真漂亮,貴重物品還是收好,這裡是家裡,下去讓下人來取就可以了,不用這樣麻煩的自己跑來。」凌遙看著洛夢櫻自己跑回來沒有看到墨昊靳。


「沒事,我自己可以的」洛夢櫻的東西也不可以隨意給別人看呀。

墨昊靳不是這樣就放過的,洛夢櫻可以不計較,不代表他可以就這樣算了,如果他不理會。

洛夢櫻還沒有離開客廳,就看到好多下人走了進來,墨昊靳也從樓上下來了。

凌遙和墨決看了都感覺奇怪,他們怎麼都回來了,他們家還是很放鬆的,那個人都各司其職,也很少聚在一起。

洛夢櫻的到來,他們都是聽說了,也差不多都見過她了,他們是下人,知道洛夢櫻的身份不一般,主人不說話,他們也不會亂傳。

楓叔是最後一個人進來的,他站在墨昊靳身邊說:「少爺,所有的人都到齊了。」

墨昊靳示意一下,楓叔站在墨決的身邊了。墨昊靳拉著洛夢櫻走到中間說:「你們都在這裡,你們給我聽著,我知道你們很多人很想知道我身邊這個女子是誰,本來我什麼也不想說的,現在你們都聽清楚了,他是我的妻子,你們的少夫人,如果讓我知道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要傷害她的,我會讓你在哪裡都活不下去,聽到了沒有。」

「是少爺,少夫人好」他們很整齊的叫著,但是還是有一些不願意的,看著洛夢櫻就是一個普通人呀,他們真的不願意。

凌遙不解,墨昊靳不會做這樣的事情的人,是出了事情事情嗎。


墨決很快就想到了,一定是家裡的這些下人,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傷害到洛夢櫻了。

他們家下人的事情,他們不會這麼理的,這樣他們安分守己的做事,他們就不管了。

如果他們真的這樣不知輕重的傷害了洛夢櫻,那就是打他們的臉:「你們誰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給我站出來,我請你們回來是照顧我們的,而不是讓你們隨意欺負我的家人,如果你們不想做了,可以直接離開,傷害我的家人那麼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給我站出來。」

洛夢櫻怕的就是這樣,她不計較,就是希望他們不要生氣,這些人都在這裡久了,這樣讓他們對她更不滿意吧。

「我沒事,就是自己不小心,燙了一下,既然他們都說了,我不怕你們,就算你們認為我配不上你們的少爺,但是你們要知道我是你們少爺的妻子,如果你們不尊重我,他們怎麼懲罰你們我可以不過問,如果你們過分了,我也不是那些心懷鬼胎的人,可以欺負的,尊重我的人,我就敬他,欺負我的人,我也不會給你們面子了,今天的是我不想計較了」洛夢櫻很清楚自己現在退讓,那些人一定認為她是可以隨他們欺負的。

墨昊靳還是第一次聽洛夢櫻說那麼多話,洛夢櫻這樣說了,他們也不好再追究了,希望他們可以收斂一下吧。

洛夢櫻也看了燙她的人一下,墨昊靳他們發現很正常,那個人就是有意的,在洛夢櫻的手上倒了一下開水,洛夢櫻當時就看了她一眼,如果是不小心的,她就不會安靜的當沒有發生,洛夢櫻不想打擾別人,她只是把手擦乾,也沒有驚動他們,只是沒有想到墨昊靳還是注意到了。

凌遙是受過委屈的,她認為她家裡的人都很好相處,不會隨意傷害別人,可是如果他們真的有人這樣做小動作傷害洛夢櫻,那她也很難保證會不會還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

凌遙拉起洛夢櫻的手看了一下,記得她們去花園的地方還沒有的,那麼只有在飯廳的時候了,她都沒有發現這些事情。

難怪洛夢櫻回把手鏈脫下來,是因為被燙到了,他們三個人都沒有發現。

楓叔聽到這些消息的時候,已經離開這裡了,很快就回來了,把燙傷膏給了洛夢櫻說:「少夫人,塗點葯吧。」

洛夢櫻還記得他,記得當時就是他開的車,如果沒有那次意外,洛夢櫻可能與這個沒有任何關係吧。 洛夢櫻還沒有接過來,墨昊靳就已經拿過了,楓叔取來的藥膏說:「謝謝楓叔,今天你們的少夫人放過你們,如果這裡容不下你這尊大佛的,那就請你們離開了,如果再有下次,就不要怪我不客氣。」

墨昊靳沒有看他們,墨昊靳還是第一次對他們這麼生氣的,他們聽著他們的話,他們知道洛夢櫻是他們得罪不起的。

洛夢櫻現在是墨昊靳親口說的身份了,那些人不想死心都沒有辦法了。

墨昊靳拉著她在客廳坐了下來,墨昊靳很溫柔的把燙傷葯給洛夢櫻敷上,洛夢櫻很不喜歡用藥的,墨昊靳這樣細心的給她處理,這樣的感覺也不錯呀。

墨昊靳看著她想笑的樣子,照顧自己都不會,受傷也不會說,就這樣不信任我們嗎。

墨昊靳出了點力,洛夢櫻也感覺到痛了,可是還是忍住不出聲,墨昊靳就是讓她出聲的,再一次加大了力度,直到洛夢櫻說:「痛」。

墨昊靳才停止這樣幼稚的行為說:「痛,你知道痛了,那為什麼剛剛也不說,不讓你再痛一點,就不長記性了」。

洛夢櫻真的無語了,洛夢櫻聽著心裡甜甜的,父母離開之後,沒有問過自己痛不痛,傷不傷心,他們一直都會逼著自己,他們都認為她是鐵打的不會痛,不會生氣,不會流淚。

洛夢櫻的手抱著他,就讓她放肆一次吧,她什麼時候都太愛偽裝了,現在就讓她任性點。

凌遙和墨決兩個人,只能讓下人們好好遵守他們的家規了,他們都尊重洛夢櫻的決定,他們也不好再處罰人了。

他們兩個也回來看一下洛夢櫻他們兩個,看到洛夢櫻這樣抱著墨昊靳,他們發現自己來錯地方了。

他們兩個打算轉身離開的,跟在他們身後的楓叔沒有看到這些呀,他們兩個一轉身,就撞在一起了。

洛夢櫻聽到聲音,就馬上放開墨昊靳了,墨昊靳感覺離開自己身體的手,就很不高興了,他們有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如果墨決他們現在離開更讓他們兩個不適應吧,墨決這些年他常年在外,都沒有理過家裡對發生這樣的事情非常抱歉的說:「夢櫻傷口怎麼樣,要不要去醫院看一下吧。」

「沒事,就一點小傷,過兩天就好了,不用擔心。」洛夢櫻並不在乎這點小傷,不過他們愧疚和擔心,洛夢櫻也不好受,他們對她這個不怎麼認識的自己,會是真的擔心嗎,洛夢櫻了解他們是因為他吧,自己是他在乎的人嗎,所以他們兩個愛屋及烏吧。

凌遙聽到洛夢櫻這樣說,就不同意說:「什麼小傷呀,如果處理不好,就會感染的,還有你這幾天不要碰水了,要學會自己照顧自己,身體是自己的,阿靳照顧好你媳婦。」

墨昊靳本來就照顧著她了,那還用凌遙提醒呀,凌遙看到墨昊靳沒有回應自己,手拍了一下墨昊靳的肩膀說:「阿靳,你聽到了沒有。」

「知道了,女王殿下」墨昊靳難得看到凌遙沒有排斥洛夢櫻了,記得那段時間他受傷的時候,凌遙有多不想看到她的。

凌遙現在開始維護她了,這樣也好,有多一些人陪著她,關心著她,她就不會這個不愛惜自己了。

洛夢櫻撒嬌的抱著他,墨昊靳還真的不習慣洛夢櫻這樣,不過他很喜歡,但是被這麼多人看著,他想拉開洛夢櫻的手說:「放開。」


洛夢櫻搖了搖頭,還是繼續抱著他,墨昊靳再一次的說:「放開,聽到了沒有。」

洛夢櫻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在她父母離開的時候,她就不知道什麼是撒嬌了,現在她就想這樣。

墨決和凌遙看了這樣,這樣的和睦他們兩個也很安心的,他們兩個對對視的笑了一下。


墨昊靳被看著不好意思了,他什麼時候會這樣了,他明明就是一個讓人不敢靠近的,現在洛夢櫻這樣他看著要推開,但是他不想推開,如果他真的想洛夢櫻真的抱不了他。

洛夢櫻不願意放手,他可不想被他們幾個這樣看著,他很不習慣這樣,他直接把洛夢櫻抱起來,洛夢櫻看著他把自己抱了起來。

他想幹什麼呀,就不願意給自己抱一下嗎,她也沒有什麼過分的要求,他也用不著和自己生氣吧。

墨昊靳一天都沒有休息好,其實也沒有什麼精力和洛夢櫻耗著,洛夢櫻看著墨昊靳把她帶回了房間,那個房間並不是剛剛那間了。

這個房間的擺設更好,不管什麼方面都不一樣了,這個房間是凌遙給他準備的,想著他那天結婚可以用的,現在都不用凌遙操心了。

這裡少了一些陽光之氣了,他的照片也是冷冷冰冰的,就和他這個人一樣,他的照片都沒有笑容。

墨昊靳把洛夢櫻放在床上,洛夢櫻沒有辦法在想其他的了,洛夢櫻想起來的,可是墨昊靳把她拉了回來說:「你不是不想放手嗎,那就陪我休息一會吧。」

墨昊靳說完,也不給洛夢櫻拒絕的機會攬著洛夢櫻的腰,很快就睡著了。

洛夢櫻看著大白天的,有什麼好睡的,開始的時候還是動一下的,發現墨昊靳好像真的睡著了,她也安靜了下來。

洛夢櫻靜靜的看著墨昊靳的眉頭都打結了,他昨天什麼時候才休息的,洛夢櫻沒有打擾他休息,她也慢慢的躺好了,就怕驚醒他。

客廳的幾個人也沒有說什麼,他們看著也就這樣,也沒有人上來打擾他們,他們也不知道時間,他們也很無聊的等著,可是看著時間慢慢的過去了。

楓叔陪著墨決,他是墨決信任的人,墨決才放心把凌遙和墨昊靳給他保護。


書房內,墨決一樣沒有來得及為楓叔關於凌遙的事情。

「楓哥,你照顧小遙很多年了吧,我放心把她交給你幫我照顧,你能告訴我小遙這些天遇到了什麼事情,她為什麼傷心。」楓叔很多時候都在凌遙什麼保護她的。 曹操拉着袁紹出了酒樓,就看到那熟悉的馬車,不等袁紹吩咐就鑽了進去。

袁紹見到這裏,也不生氣,也是進去了。

然後對着車伕講道。“去大將軍府。”

“好嘞。駕。”馬車緩緩的加速了,向着何進的府邸跑去。

“本初,怎麼去大將軍的府邸啊?難道是出了什麼大事?”曹操不解的問道。

要知道以前都是去袁紹的府邸,或者曹操的家裏商議,這次怎麼換了地方。

“唉,一言難盡,本來何進不想找你的,是我硬是在何進的面前保舉你,不然你連進去的資格都沒有。”袁紹神祕的說道。

“好你個本初,快說。”曹操好笑的看着袁紹,從小一起長大,袁紹那點小心思還不知道?不就是炫耀一番。

“好了,是關於十常侍的,原本他們以爲你是十常侍那邊的,後來是在我的勸說下,他們才認可了你,這次可是大事,不能錯過。”說道這裏,袁紹眼裏充滿了興奮。

而曹操聽到袁紹的話,有些鬱悶的想到。“看來,官宦之人的名頭是那麼的難以去除,罷了,去看看就是。”

曹操也是不說話了,閉目養身起來,袁紹見到這裏,也是不好開口,兩人就靜靜的坐在馬車裏。

。。。

“主公,剛纔那小子,你認識?”管亥聽到李易的話,趕忙拿起一罈酒,怕李易和趙雲搶去,連忙岔開話題。

“那個?是那和曹操認識的人?”聽着管亥的話,李易回過神來,望向管亥。

這一看不要緊,李易有些哭笑不得,只見管亥抱着酒缸,小心的看着他倆,那樣子,生怕他倆去搶。

“炳元,不要這麼緊張,沒人和你搶。”

“我沒緊張,只是口渴而已。。。”聽到李易如此說,趕忙喝了一口。

搖了搖頭,李易也沒有說什麼,戰將都是好酒,再說了這點錢他還是不差的。

“不過,袁紹來找曹操是什麼事情?”李易納悶了,不知袁紹和曹操有什麼事情,不過他知道肯定是大事,不然曹操不會走的。

“袁紹。曹操。如今漢靈帝重病,難道是?”李易想着附近的大事,忽然想到漢靈帝病了,不久就要駕崩,忽然想到一件事。

“哈哈,看來何進要動手了,十常侍的好日子要到頭了,不過何進的死期也是快了。”

“不行,要行動了,需要密切關注皇宮的情況,估計就在半個月內。”李易回想着前世的記憶,發現何進和十常侍發生糾紛的時機快要到了。

想到這,連忙喊道。“掌櫃的,結賬。”

“好嘞。一共是五百六七兩黃金,零的小的就不要了。”掌櫃的笑呵呵的說道。

李易則是鬱悶的拿出金票,說道。“給你。”

掌櫃的拿着手中的金票在看看桌子上的菜和酒水,連忙問道。“客官,要不要小的將飯菜和酒水送到大人的府上?”

李易聽到這,鬱悶的心情好了不少,說道。“不用了,我自己來。”

說完將桌子上的菜放到了自己的包裹裏,然後將酒水也是放了進去。

“咦,主公,我的酒哪去了?”管亥這時要苦了,正小口的喝着,酒缸突然沒了。

“咱們先回去,要出事了。子龍咱們走,回客棧”李易起身,想着外面在走去。

而趙雲和管亥連忙跟上。

。。。

“哈哈,孟德這是稀客,多日不見怪想你的。”胖胖的何進對着曹操說道。

“大將軍安好,大將軍事務繁忙。孟德不敢打攪,所以這些日子沒來拜訪,勿怪,勿怪。”曹操嘴上說的好聽,但是心裏卻不是這麼想。

“好你個何胖子,我已進來就給我小鞋穿,你個殺豬的,要不是有十常侍和你妹妹幫忙,就你這豬腦子能當上大將軍?”心裏雖然這麼想到,但是嘴上說的卻是另外一回事。

“呵呵,以後孟德要常來,常來。”聽到曹操說的滴水不漏,在看到袁紹在旁邊,而再說的基本上都和曹操認識,也就不爲難曹操了。

“本初,孟德上座,管家,將大門關上,沒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內。”

“是。大人。”得到何進的指示,管家將大門關上,安排護衛在遠處巡邏。

而袁紹和曹操相視一眼,坐上了空座上。

“好了,人都齊了,今天叫大家來是有要事商議。”何進說完一句,就聽了下來,看向在座的人。

發現他們的臉色沒有任何的變化,彷彿他說的沒人聽到一般,沒人接話,這把他尷尬的。

不過也是習慣了,本來他一個屠夫能做到大將軍那風言風語就沒斷過,再次說道。

“如今陛下應該是出事了。”說道這裏在看下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