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幾天玩的人還挺多,我也是之前發現了那個星火電腦管家,才發現有這麼個遊戲。」


「這遊戲做的還不錯,我就直接給電腦上全部都裝了。」

「最近好多來玩這個遊戲的。」

「你們這好像有一百多台電腦?」沈益打量著這間網吧的規模。

網吧老闆笑了:「是的,我一共才花了500,一點都不貴,而且那個電腦管家的全部形象,我都給買了。」

「就是可惜沒有一件購買,這一個個我讓網管挨個買的,完事我給他們錢。」

沈益真的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網吧老闆。

自己那突然暴漲的銷量,說不定和這些網吧的老闆有關係?

「這個形象也沒有多大用嘛,買一個不就行了么。」

「嗨,你是不知道,我自己家用的電腦,經常會有流氓軟件和廣告,關都關不掉。」

「自己用的電腦,肯定不能關機就清除數據啊,所以這個軟件幫了我的大忙,我一高興,就給網吧全部電腦買了。」

「這樣啊。」沈益大概清楚了,自己的遊戲好像很受市場認可,有許多網吧感覺這個遊戲便宜,就直接給裝了。

這樣的話,很多沒有買這個遊戲的人都可以花錢來網吧玩。

這算是他虧了嗎?

並沒有,因為這些來網吧玩遊戲的大多都是自己身邊沒有電腦的,或者是沒法購買。

他們就算不來網吧玩,也不會買這款遊戲的。

只要口碑打起來,這些現在買不起遊戲,只能來網吧白嫖的,以後都是潛在用戶。

所以網吧的這種行為他管不管其實都一樣。

他和網吧老闆閑談了一會兒,在學校旁邊的幾個網吧都轉了轉,發現那些網吧也是都安裝了星火電腦管家和遊戲。

但是除了網管和老闆的電腦,都沒有買新形象。

這很正常,因為對電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作用,僅僅是好看。

不過這些網吧都安裝了《廣陵的奇妙冒險》是值得慶祝的。

沈益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他沒有選擇去上課,而在電腦上又開始了工作:翻譯遊戲。

因為精力有限,他只打算翻譯成英文,其他語言就不考慮了。

他已經聯繫了steam那邊,準備在steam上線遊戲。

steam是國外比較大的遊戲平台,一般都出售收費的遊戲和軟件。

但是沈益覺得steam在諸夏做的一塌糊塗,體驗差的很!

到了2021年還是那樣,沒有多少長進。

而且在諸夏本土的企業中,還沒有類似的平台存在,這是一個機會!

和他們合作的遊戲,一般都是三七開,steam方拿走遊戲售價的三成。

10塊錢他們拿走3塊,100塊他們拿走30。

或許在一些人眼裏它太黑心了,但這是業界常態。

所以沈益做遊戲時候,就立志要搶佔steam在國內的市場。

沈益正在工作呢,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

「請問有人么?」

沈益一陣詫異,這個聲音他從未聽過,陌生的很。

於是他帶有防備的問了一句:「有什麼事啊?」

「我想找一下沈益先生。」

他打開了門,只見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站在門口。

這人略微發胖,剃著平頭,臉上洋溢着彷彿與生俱來的笑容,看起來十分面善。

「你好,自我介紹一下,我是720的HR經理,孫曉。」

「孫先生啊,我就是你要找的沈益,有什麼事情請先坐下再說吧。」他將宿舍門打開,將杜英傑的座位搬了過來。

「早就聽說沈益先生的大名了,沒想到真人居然如此英俊瀟灑,真是少年出英雄啊。」

「謬讚了,你是從星火電腦管家知道我的吧?其實我在星火工作室只算是一個普通的員工,算不得什麼英雄。」

孫曉聽到沈益這謙虛的話,臉上的笑容更加明顯了。

「不知道孫先生此次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呢?」沈益接着問道。

「我是想來了解一下你們星火工作室的情況的,我們想要投資星火電腦管家。」

「這樣啊,那你可能要失望了,星火工作室我並不能做主。」

「那倒沒什麼,有星火工作室的聯繫方式不就行了么?我記得你們專寫代碼的古田樂先生,和你一樣是在校大學生吧?」

「對沒錯,他的確是大學生,但是早就不上學了,他編程的天賦是挺妖孽的,但是他早就被一家公司高薪聘請去了。」

「在星火工作室裏面,我只是個負責劇情規劃、素材收購和負責在網絡上發帖的小人物。」沈益臉上的表情逐漸嚴肅。

「至於這家公司叫什麼,很抱歉,我簽了保密協議,不能告訴你,也不會透露其他的消息了。」

「沒法和你們公司的高管聯繫么?」

「抱歉,我們好像是競爭對手,你的請求我會向上通報,至於高層決不決定和你們合作,那就另說了。」

孫曉聽得雲里霧裏,不過還是留下了聯繫方式,想讓沈益向上通報一下。

和老總料想的沒錯,這果然是一家神秘的公司。

否則僅憑開發者名單上的幾人,根本無法達到如此優質、快速的更新。

說不定古田樂那個代號,是一群非常優秀的程序員。

誰家程序員寫程序沒有BUG啊,好像星火工作室的程序員就沒有。

不僅沒有BUG,而且720和星火電腦管家一起打開的時候,720奪不走星火的許可權。

而且星火早就做好了被針對的應對!

但是他們藏頭藏尾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難不成在做一些違法的事情?

儘管孫曉此行準備非常充分,想要從沈益的嘴裏撬出來些什麼,但是沈益卻非常堅定的告訴自己他簽了保密協議。

看來此行是要無功而返了啊。

臨走之時,他向沈益開着的電腦瞟了一眼。

C++、Maya、unity,他一個小小的負責發帖的傢伙,用這麼多軟件幹什麼?

孫曉離去時,好像看見了沈益眼中閃過的一抹詭異的光。

送走孫曉之後,沈益靜靜的躺在椅子上。

為什麼要隱瞞?

很簡單,讓自己的競爭對手摸清楚了自己的情況,那麼自己就處於被動狀態了。

一個企業對付一個企業有難度,對付一個工作室也有難度,但是對待一個人…

保不齊那些沒道德的傢伙能幹出什麼事情來。

但沈益說星火是一個大公司研發的,並且極力塑造這個公司的神秘形象,對方就會有所忌憚。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她們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神樹是能動的嗎?那是獸人的念想,是他們敬畏的神物。

雲戰覺得他快被這兩個傢伙氣瘋了,而看著他發飆的其餘幾個翼虎族人默契的退後一步,免得被殃及池魚。

「怎麼你害怕了?你若是害怕了,可以把我綁了帶回去跟疾風邀功。」

看著氣的頭髮都炸起來的雲戰,雲溪涼涼的扯了扯嘴角。

她見到的極品實在是太多了,雲溪對人性淡漠有了深刻的了解,獸人也算是人吧!會害怕,會恐懼,會後悔在她眼裡都很正常。

一直被人算計著過來的雲溪,突然遇到這種無條件信任著她的還無法適應,她這是欠虐嗎?

在原主的記憶中,她可以算是這個家裡最不得寵卻最特殊的一個人。

因為身份的問題,家人敬著她卻也疏遠了她。

她不能像姐姐一樣在父母面前撒嬌,不能像哥哥們一樣在阿爹面前肆意歡笑,因為她是大巫,要時刻注意自己的形象,她渴望跟家人親近卻不得法。

前任大巫教會了她一個大巫必備的技能和對族群的忠誠,卻沒教過她如何跟家人相處。

每次當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向前邁出一步的時候,往往事情會被搞的更糟糕。

她躲在漆黑的斗篷下面,羨慕的看著哥哥姐姐跟阿爹之間的親近,一次又一次黯然離開。

她將所有的感恩和全部的愛意都獻給了她的族群,她盡心儘力的守護著他們每一個人,同樣的也希望能得到他們的愛護。

所以,在被神樹綁縛的那一刻,看到無動於衷的族人,那一張張熟悉的臉龐彷彿都在嘲笑她曾經的天真一般,她才會那麼崩潰,連辯解都不曾就直接放棄了抵抗被神樹吞噬。

「你,你是存心想要氣死我是不是?我若是害怕當初就不會拖家帶口的站在你身邊選擇跟你叛族了,我是擔心你以後沒安生的日子可過。」

被雲溪的話激的渾身的血液差點逆流,暴躁的雲戰不捨得對她出手,只能啪的一下揮動著爪子將身邊那棵巨樹上撓出一個大洞以發泄心中的憋悶。

「放心,沒你想的那麼嚴重,神樹現在在我手裡,現在只聽我的話,他們不敢亂來。而且我也不懼怕他們,最重要的是,即便我不帶走神樹,他們也會給我頭上扣上傷害神樹的罪名。」

看著暴躁得無以復加的雲戰,雲溪摸著小翼虎的手微頓,唇角卻是下意識的勾起。

難得的溫和了嗓音解釋她樣做的原因,不過是主動出擊,將疾風想要扣在她頭上的罪名徹底的坐實罷了。

「大巫,你是不是比疾風厲害?」

好吧!看著已經僵掉的阿爹,某個哥哥還心心念念惦記著關心雲溪的實力問題。

「是。」

這個沒什麼好隱瞞的,至於之前為什麼沒那麼厲害,反正之前又沒人見她動過手,她真正實力如何沒人知道,況且,不是還有神樹這個現成的借口在嗎?

「你想做什麼?」

雲戰看著整個都裹在黑袍中只露出一雙白皙無暇的雙手的雲溪,憤憤的收回爪子,被憤怒沖昏了的腦袋終於冷靜下來,再看雲溪時突然覺得陌生。

他的這個女兒雖然從小就被大巫抱走了撫養,一年也難得見上幾面,自然跟他們也不親近。

記憶中她總是將自己全是裹得密不透風,沉默寡言得厲害,即便是開口了也能噎死人,如今突然變得這般耀眼,讓他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