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小姑娘到底是誰?」


「心鈴,神行天下……心鈴……難道?!」

「是她?!」石易與賀飛同時想到了一個人。

****

我家娃才兩個半月,身體各種軟,想不抱都不行。

哎~今天又感冒了。

我發現多個娃要多好多事啊。

當了媽媽才知道媽媽們有多辛苦。(未完待續。。) 「神行天下葉心鈴,莫非是她?!」石易與賀飛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驚。

三年前葉心鈴在大魏神斗場大敗大魏第一美人宮紫凌,這事在大魏傳得沸沸揚揚,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武國與大魏毗鄰,作為神斗場的弟子石易與賀飛都聽過她的大名。

「不可能!」石易想了想又搖頭:「葉心鈴對戰宮紫凌的時候才納氣境,這才過去三年,怎麼可能就到了靈武境?」

「修行越往後越難,我在化氣境大圓滿卡八年還未找到一絲突破的跡象,短短三年從納氣境到靈武境這個速度已經堪比幾大勢力竭力培養的核心弟子,直追謝泱、王琰之流。世上又有幾個謝泱、王琰?況且,武國地處偏遠,資源匱乏,很難讓人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有這麼大的提升。」石易覺得不可能。

「這一點我不同意。我倒是覺得此人很可能就是葉心鈴。我聽聞葉心鈴和玉家丫頭關係不錯,而玉初晴最近幾年一直都在勤時府。玉家祖傳的相人秘術獨步天下,玉初晴與她親如姐妹,本身就能說明很多問題。」

講到這裡,賀飛笑了笑,望著前方清逸出塵的葉心鈴,眼中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我武國雖然貧瘠,但未必不能誕生資質妖孽的天才。既是妖孽又怎能以凡夫俗子的標準去評判。」

「賀兄?」石易發現今天的賀飛和往常不太一樣,但是哪裡不一樣又說不上來。

「哈哈。大約是前些日子被別國的人欺負狠了,才格外期望此人就是葉心鈴,我武國也生出一妖孽來,倒是讓你見笑了。」

石易疑惑地看著賀飛,真的是這樣嗎?為什麼他覺得還有別的因素。

「靈武境!」

尚軍府的人看著那直衝雲霄的精芒以及葉心鈴身上散發出地那令人窒息的威壓,一個個眼如銅鈴,徹底傻了。

他們萬萬沒想到自己口中的「小丫頭」居然是靈武境!

什麼時候靈武境成了大白菜,什麼時候世道變了,修個靈武境這麼容易了?

可是容易的話,自己為什麼還在化氣境裹足不前。

晏星峰捂住被洞穿的左手。雖然血已經止住了。但是他現在卻像是心被捅了一個窟窿,疼痛難忍。

他抿緊嘴唇,雙眼緊緊注視著葉心鈴,注視她頭頂精芒中那對金龍銀鳳。

「龍鳳和鳴。精芒異象。」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異象。龍與鳳都是神獸。演化一種已是十分驚人。而現在卻是兩種出現呈和鳴之勢。

晏星峰的嘴抿得更緊了。

尚軍府是武國三個最富庶的府城之一,作為尚軍府分部總管的公子,晏星峰從小就享受最好的資源。靈器不缺,打從娘胎起就開始用靈藥溫養身體。

他在尚軍府打遍同輩無敵手,就是萬寶樓和神斗場的人也不是其對手。

千秋一夙


他二十五歲就已經修到化氣境後期,他來京城滿懷信心,覺得以自己的實力,就是遇上京城魁首已經是精英弟子的南宮一也未必不能爭一爭。

他還在幻想一鳴驚人打敗南宮一,可誰想才剛進京城就現實打了一個大大的耳光。

這一耳光把他所有的驕傲擊碎。

勤時府那種窮鄉僻壤的地方居然會有靈武境!

同是總管公子的寒松瞑也才化氣境初期,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丫頭怎麼能是靈武境。

自己的天資怎麼可能輸給一個鄉下小丫頭!

他竟然比不過一個鄉下丫頭。

「噗!」心高氣傲的晏星峰倍受打擊,噗得一聲吐了口鮮血仰地而倒,暈了過去。

「晏少!」尚軍府的人見晏星峰口吐鮮血,昏迷不醒,一時間慌了神,連忙將他扶起來,餵了一粒護住心脈的丹藥。

他們看向袁坤向他求助,晏星峰是總管公子若真出了什麼意外,等回到尚軍府肯定沒好日子過,可是此刻袁坤的眼裡只有葉心鈴。

袁坤和胡應一樣都是從神行天谷調到武國來的,唯一不同的是胡應是皇甫植安排出來躲禍,而他則是闖了禍被下放下來。

神行天谷是神行天下的總部,那裡聚集著非常多的天才,可是天才也分三六九等,如果說他是最末的第九等的話,那麼眼前這小丫頭則能排進前三等。

袁坤額頭上滴下一滴汗,腦中不禁回想起在神行天谷修行時的一些畫面。

在進入神行天谷之前他以為自己是天才,可是到了那裡之後才發現自己原來只是個庸才。

他明明已經很努力,卻怎麼也追不上他人的步法。

他痛恨一切天才!

他要將天才扼殺在自己手中!

袁坤陰陰一笑,眼中閃過一絲瘋狂。


剛剛袁坤確實只是想廢去葉心鈴的修為,但是在葉心鈴展露出自己的實力之後,他動了殺心。

葉心鈴感覺到了袁坤的殺意,對於要殺自己的人她從來都不會客氣。

桃花劍環繞在她的身側,靈力精芒盡數收斂於體內。

她靜靜地站著,無喜無悲,雖沒有了剛剛的威勢,卻多了幾分捉摸不透的神秘。

粉色的衣裙無風自舞,四周都籠罩著一群粉色,空氣中似有幽香穿來。

「小鈴鐺揍他。」雷仁見狀雙眼放光,不由得興奮地大叫。

「對,捅他菊花!」岳小天揮舞著雙手做了一個很猥瑣的姿勢。

「滾!你以為都像你那麼猥瑣嗎?」雷仁踹了岳小天一腳。「要不要我把我的菊花插在你的『菊花』上啊?」

「那就算了,你還是留著插別人吧。」

原本拔劍弩張的氣氛被這兩個傢伙破壞殆盡,勤時府的人捂臉,紛紛表示不認識這對奇葩。

「出事了,有好戲瞧啦。」一個男子手中拿著一個傳訊器,在游廊上急急奔走,他前方的花園裡聚集著一堆年輕人,這些年輕人個個氣韻不凡,玉初玄也赫然在其中。

「靳天亂,你這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這次又是誰半夜爬牆被人逮住啦?」人群中傳來一陣鬨笑。

靳天亂偷偷地看了一眼花園一側真正與玉初玄談笑的男子一眼,欲言又止。

他一付想說又不敢說的神情吊足了大家的胃口。

「靳天亂這可不像你啊,平時有什麼料,你的嘴像放炮仗一樣,放得比誰都快。」

靳天亂又看了那男子一眼,砸了砸嘴。

「好吧,我憋不住了,被揍就被揍吧。」

「神行天下尚軍府和勤時府的人馬在心武門打起來了。」

「什麼?」玉初玄和他旁邊的男子同時轉過頭來。(未完待續。。) 「什麼?」

在男子與玉初玄轉頭的同時,花園中的人也紛紛向他望來。

這男子年紀和玉初玄相仿,一襲灰衫,風度翩翩。

灰色原本是很寡淡的顏色,可是穿在他身上卻說不出得風流倜儻,光彩奪目。在場的都是人中翹楚,氣度上卻還要弱他一分,也只有玉初玄能與之平分秋色。


此人是誰?

靳天亂說八卦的時候為何會懼怕他?

此刻眾人又為何齊齊向他看來。



「怎麼回事?」男子的聲音低沉,彷彿有一種魔力讓人無法拒絕他的問題。

目光又轉回到了靳天亂身上,他見男子沒有生氣,清了清喉嚨,舉著手中的傳訊器說:「我得到的情報是這樣的。」

「一個小姑娘不小心撞到了尚軍府的總管公子晏星峰,那小姑娘道歉,尚軍府的人不依不饒便起了衝突。 兄內,為弟欲為 。」

「據說是為小姑娘出頭的那個傢伙長得太嘲諷,矛盾再次升級。」說到這裡靳天亂歪了一下。

「我以為的名字靳天亂(凈添亂)已經夠奇葩了,沒想到還有叫雷仁的。哈,我倒是想見見這個雷仁,看看是他嘲諷,還是我嘲諷。」

玉初玄聽到「雷仁」兩個子眉頭一跳,已經猜到靳天亂口中的小姑娘是誰。

「說正題。」玉初玄皺了皺眉,他很想快點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靳天亂納悶了。玉初玄這修鍊狂不是一向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知道修鍊嗎?今天怎麼對八卦感興趣了?太陽沒從西邊出來啊。

他納悶歸納悶,還是老老實實得接著往下說:「尚軍府的人出手,結果這雷仁沒動一分靈力就將對方打趴下了。尚軍府的人不是拿神行天下的名頭壓對方嗎?結果你們猜怎麼著?這雷仁打了人後,將自己的徽章拿了出來,他也是神行天下的。」

「這可是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己人打……」 千金不嫁:總裁步步欺心

靳天亂摸了摸鼻子,思考這用什麼樣的措辭,才不會讓灰衣男子生氣。

「諸位。按理說都是同門。方才不知曉也罷,現在知道了也該和解散了吧,那小姑娘也不願多做糾纏,帶著朋友打算離開。那晏星峰卻不知道發什麼神經。居然從背後突然偷襲。」從靳天亂的語氣中聽出他對晏星峰的行為很少不齒。

「那雷仁雖然長得嘲諷。為人卻很仗義。挺身為小姑娘當槍,左手被晏星峰洞穿。」

「啊!」聽到雷仁受傷,玉初玄不禁叫了一聲。

靳天亂覺得玉初玄今天確實有些反常。

「玉兄難道認識此人?」靳天亂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玉初玄點頭:「確實認得。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口中的小姑娘就是初晴的好姐妹葉心鈴。」

「什麼!」靳天亂聽了玉初玄的話,抓住他的肩膀激動地問:「她就是葉心鈴,那個神行天下葉心鈴!!!」

眾人不明白靳天亂為什麼一下子這麼激動,玉初玄卻是知道,作為八卦狂熱份子的靳天亂又怎麼會不知道大魏第一美人在神斗場比斗死亡的大新聞。

玉初玄點頭:「就是那個葉心鈴。」

「我靠!我說怎麼蹦出來這麼生猛個小姑娘,原來是她。」靳天亂忍不住爆粗口。

「凈添亂,你怎麼這麼激動,這葉心鈴很有名嗎?」

「太有名了。」靳天亂瞄了眾人一眼,見大家迫切想知道葉心鈴的身份,反而故作高深起來。

「她的事迹等下再說,先說眼前。晏星峰傷了雷仁,葉心鈴也怒了,她以指為劍,在晏星峰手上留下了一模一樣的傷口。諸位,晏星峰已經是化氣境後期,此次神行天下弟子前十的大熱人物,而這葉心鈴居然能傷他,你們猜葉心鈴今年有多大?」

「二十?」

「哈哈,不告訴你。」靳天亂哈哈大笑,吊人胃口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討打!」他這下可是惹了眾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