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么,女前輩為了不拖累你,寧願選擇自生自滅,香消玉殞。可見她的心中,還是很愛你的。」莫默感嘆世間多情女子,多半不能終身如意。


「是啊,老夫也是這麼想的。後來老夫又經過多方打探,聽說她得了一種有些癲狂的病,這種病在發作的時候,會六親不認,肆意殺人。稍有不慎,就會死於她的手下。知道這件事之後,我又去忘歸宮找尋了幾次,但是每次都無功而返,不得其蹤。而她也銷聲匿跡了很長一段時間。」

「真是可憐,楊老能看上的女子,一定傾國傾城,絕非凡類。」莫默跟著惋惜。

「又經過了好多年……具體有多少年我都記不清了,偶然一次機會,我在唐家的煉丹秘籍中發現了一種丹藥,叫枯骨化春丹,此丹藥的神奇之處在於,它可以讓人返璞歸真,讓人的身體回到孩童時期的樣子。」

「還有這種丹藥?這不就相當於長生不老了么?」莫默心中震驚。

「非也非也。如果真有能讓人長生不老的丹藥,那這個世界早就亂了。枯骨化春丹的製作方法,其實就是一種提煉之法,用一些輔助材料,再配合功法,去提取獸骨中的生命力。這種生命力只存在於高級妖獸的獸骨當中,當這種生命力提取到一定數量的時候,再利用某種陣法和功法,便可以煉出枯骨化春丹。」楊三元不厭其煩的解釋。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沒想到唐家這有這種丹方流傳。」

「是啊,當初老夫看到這個丹方的時候,也是滿心歡心,激動不已。於是便在最短的時間內,湊齊了製作枯骨化春丹的材料。後來經過了幾年的努力,終於煉出了一顆枯骨化春丹。為了證實這個丹藥的作用,老夫忍不住就服下了這顆丹藥,結果……」

「結果怎麼了?」莫默的好奇心也被楊三元勾起。

「結果我服下了這顆丹藥后,竟然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回了差不多一年前的樣子,甚至連修為也倒退了回去……」楊三元難以置信的說道。

「啊?這…… 褪去一身鉛華 ?」莫默有點哭笑不得。 說起這件事,楊三元也是鬱悶的吐血。

「你說的不錯,枯骨化春丹能使人逆生長,但是這種逆生長,並不是讓你完全重新活過,也不是平白增加你的壽元。而是相當於時間倒流,把你退後到以前的樣子。」

「這麼厲害!那這不就相當於傳說中的後悔葯了?」莫默的思維忽然跳躍了起來,「如果曾經有過什麼過失,吃了枯骨化春丹,是不是就可以重新來過了?」

「呵呵,怎麼可能呢,枯骨化春丹是讓一個人的身體和修為重新來過,並不是讓發生過的事重新來過,而且經過我這麼多年的反覆實驗,人類對這個丹藥也是有抗藥性的。」楊三元不厭其煩的說道。

「抗藥性?願聞其詳?」莫默越來越有興趣了。

「就是說,同樣的枯骨化春丹,你第一次吃,身體情況和修為可能會倒退一年,甚至這一年的記憶都變的模模糊糊,似乎自己就沒有活過這一年似得。但是吃了第二顆,就不會倒退一年了,或許會少個十天八天,或者會少一個月,當然具體會少多少,我也說不清楚。總之吃多了之後,效果就沒有那麼明顯了。」

「那吃到最後,豈不是就沒有任何效果了?」莫默頓時明白了楊三元的意思。

「具體能達到什麼程度,我也無法證明,但是根據我幾次服藥的經歷,基本就是這個意思。」楊三元總算把這個問題解釋明白了。

說清楚了枯骨化春丹這件事,莫默還有另外一件事沒搞清楚,「我們聊了半天丹藥的事,那這丹藥跟您心儀的女子有什麼關係呢?」

「這……這我忘記解釋了。」楊三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當初我知道任彩梅病了之後,便尋了很多有關各種病理的古書。根據我朋友對她病情的描述,我猜想她得了一種叫先天造化症的病。這種病是她先天就有的,潛伏的時間非常長。如果早些時候注意,就可以避免這種悲劇發生。所以我就想,如果有足夠的枯骨化春丹,就一定可以讓她回到年輕時候的樣子。所以——」

「所以你一直在製作枯骨化春丹是不是?」莫默徹底震驚了,「以您的年齡來看,這位女子的年齡也不應該不小了吧,這得多少丹藥才能讓她回到過去……」

楊三元悲傷的點了點頭,看著天空。他的頭髮已經花白,臉上雕刻著歲月的年輪。此時的無聲,已經代表了他的回答。這些年,他真的太苦了。

「原來天下間還有前輩這般痴情的男人,見到前輩這般痴情,晚輩著實無地自容。既然這種丹藥叫枯骨化春丹,想必你得來的獸骨,也都煉製了這種丹藥了吧?」莫默已經猜到了事情的全部。

「不錯……我一邊獵殺妖獸,一邊煉製丹藥,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但是這種方法實在太耗時間。而且獵殺妖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我之前都快放棄了。但是當你出現的時候,我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封魔,你真是老夫的救星啊!」楊三元似哭似笑的看著莫默,情緒又激動了起來。

「都說有情人終成眷屬,事實上,卻好事多磨。楊老,這件事我除非幫不上你,只要我能幫上,我肯定會幫到底的。」莫默想起自己的幾個女人,也有些感同身受,鼻子一酸,便信誓旦旦的答應了這個請求。

楊三元也是淚眼泛光,轉過頭去,故意躲避莫默視線,「那老夫就先謝謝你了,如果遇到彩梅,一定轉告我的心意。唐茵那邊你就放心吧,我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傷害。」

有了楊三元的承諾,莫默自然放心,「好,那就後會有期了。」

「後會有期。」楊老轉身欲走。

「等一下。」莫默心思一動,有些不忍,順手又拿出五個乾坤袋的獸骨遞給了楊三元,「前輩先拿去用吧。」

楊三元一怔,無限感激的看了莫默一眼,「唐權的事情,你不必放在心上,我會跟唐衍溝通。至於段風月,你一定要小心,她絕不是個簡單的女人。」

莫默點了點頭,沒有說話,開啟三個加速技能,一路朝著忘歸宮去了。

……

忘歸宮地處道天帝國的南方,落漠大陸的西南角。周圍幾乎被晴日林包圍,物產相當豐富。而蕭家也因為此地的富饒和安逸,發展的如日中天。

到了忘歸宮的地界,莫默便急忙來到晴日林附近隱藏起來。自己還有很多事情沒有理清,所以不能太過急躁。而且段風月也不知道躲在何處,這些問題,還得一點一點去攻克才行。

之前在唐偉的拍賣行,莫默已經成功的開啟了靈魂空間的四重門,也就是石門。按著萬載玄參之前的敘述,莫默應該可以嘗試著進入死神之鐮才對。只是這兩日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莫默還沒有時間研究這件事。

「此處植被茂密,地形險峻,不如就在這裡吧。」莫默看著面前的小山,心中已有主意。


「邪神,再往前走一些。這裡雜人不少,前面就是妖獸經常出沒的地方了。相比人類的險惡,你也該接觸接觸妖獸了。」冰魔鳥給了一個不錯的建議。

「說起來我還沒來過這種原始森林,一會不會從哪跳出幾個神獸把我滅了吧?」莫默笑道。

「這裡是晴日林的邊緣地帶,又不是核心區域,別說神獸了,就是高階妖獸都不見得會有一隻。」冰魔鳥嘲笑道,「何況有我在,你怕什麼?」

「也好,就聽你的。」莫默催動三個加速技能,又快速的往晴日林中深入。

此地離忘歸宮有四五十里的距離,以莫默的速度,很快就可以趕到忘歸宮的中心地帶。所以也不存在距離遠、行事不方便等問題。

而且,忘歸宮那邊一定有段風月的人潛伏,莫默也不敢貿然進城,怕中了段風月的圈套。

「邪神你看,你右前方的那座山上有一個峭壁!」冰魔鳥回頭說道。

「好,就是那裡了,趕緊帶路!」

一人一鳥飛了不一會,就飛到了這座高山腳下,莫默抬頭仰望,不免心生敬畏,「哈哈,只有這種地方,才有讓人望而卻步的氣勢啊!」

「這也不算什麼,越往裡邊,地勢越險峻,不然的話,妖獸們又怎麼隱藏自己的行蹤。」冰魔鳥對這些高山流水見怪不怪。

「那你隨我上去找個地方吧!」莫默說著彈射而起,奔著峭壁扶搖而上。

莫默和冰魔鳥沿著山崖峭壁左兜右轉,轉了半天,終於找到一個非常隱蔽的洞穴。


「邪神,看這裡,這個地方不錯,裡面沒有妖獸。」冰魔鳥幫莫默選定了一個地方。

莫默看了半天,才看出此處是個洞穴,快速落在洞口,有些喜出望外。

「哈哈,若是能把宗門建在這種地方,當真隱蔽的很啊!」


「你可算了吧,修為高點的還好,修為低點的,一出山洞就得摔死。何況這個地方也沒有你想想的那麼隱蔽,附近還隱藏了兩個散修。好在他們修為都不高,你也不必招惹。」冰魔鳥重歸森林,心情極為舒暢。


莫默款步走入洞穴,裡面錯綜複雜,竟然延伸很遠。選了一個寬敞的地方坐了下來,心中無比的安逸。

「若是在這種地方靜修,肯定可以突飛猛進。」

「那是自然,原始森林中有無盡的奇花異草,再加上靜謐祥和,絕對是修鍊的天然勝地。」冰魔鳥開心的說著。

「行,既然找到了一處安身的地方,那我也要好好的盤點一下自己的寶貝了。」莫默滿臉笑意的拿出自己的乾坤袋,心中的激動無可名狀。

……

這一趟唐家走的,真是賺的盆滿缽滿。光是乾坤袋,就足足裝了七八袋。

「快把東西拿出來吧,我幫你一起清點。」冰魔鳥的眼珠子也快冒出了光芒。

「嘿嘿,我看你是著急拿到靈草吧?」莫默白了冰魔鳥一眼。


冰魔鳥雀躍的落在莫默身邊,「還是你了解人家……」

莫默看見冰魔鳥這矯揉造作的樣子,還真是不大習慣,快速的找到乾坤袋中的靈草,一股腦的先丟了出來,「這是本座賞你的,去一邊吃去吧!」

冰魔鳥撲騰了兩下翅膀,快速的落到這大堆靈草之上,「媽呀,發啦,比之前得到的靈草多多啦!」

莫默帶著笑意,「趕緊吃你的吧,我還有點事情,別打擾我。」

冰魔鳥啄起一個靈草就吃了起來,根本沒心思跟莫默說話了……

安排完冰魔鳥,莫默便快速的盤點起自己的身家:八千多個靈珠,六百個多靈石,再算上大珍珠、中珍珠、小珍珠、大寶石、中寶石、小寶石……差不多有上萬個靈珠的財產。除了這些,還有不到兩千個丹藥,三十多噸百種叫不出名字的材料……再加上一些亂七八糟的雜物和上百個舍利,簡直是一筆富可敵國聳人聽聞的財富。

「唐家真特么有錢啊,這些錢即便抵不上封神宮的財富,也能抵上封神帝國兩個超級家族的財富了吧?」莫默的心臟怦怦直跳,看著這筆財富,幾乎要亮瞎了自己的眼珠。

「一下搞來這麼多錢,要怎麼利用才好啊,難不成都用來購買製作傀儡的材料?」 盤點完乾坤袋裡的東西,莫默便祭出了死神之鐮。

能不能好好安放這筆財富,只能看死神之鐮這邊有沒有什麼新的進展了。

如果真像萬載玄參所說,靈魂空間開啟了四重門或者五重門就可以打開死神之鐮的限制,那這筆財富完全就可以轉移到死神之鐮中。有了死神之鐮這個巨大的儲物空間,莫默就可以高枕無憂,平步青雲了!

想到這裡,莫默急忙把意識深入死神之鐮中。死神之鐮的內部還是那麼空曠,而通往死神之鐮的入口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變化。

「我怎麼能打開這個限制連人帶物的鑽進死神之鐮呢?」莫默有些苦惱。

當初莫默參加試練大賽的時候,試練之地的入口被製作成一個大門。按道理來講,死神之鐮的入口也可以開啟一個那樣的大門。只是莫默對空間的領悟還沒有達到那種程度,所以根本沒有頭緒。

莫默拿著死神之鐮折騰了半天,除了意識可以深入其中,其他一無所獲。

鬱悶之下又把死神之鐮放在邊上,開始研究起剛剛晉級的靈魂空間。

此時靈魂空間的石門內還是一片空蕩。當初開啟石門的時候,所有衝擊石門的靈魂之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而阿瑟門羅的殘魂也消耗殆盡,根本沒留下什麼痕迹。

不過好在莫默開啟石門的時候,得到了一部分阿瑟門羅的記憶和他的一套功法。這套功法叫《石族結界》,就是可以凝結出符文石甲的功法。

按著阿瑟門羅繼承給莫默的記憶推斷,石族是個古老的種族,平行於穹宇世界,跟這個世界本無瓜葛。

而影宮的試練之地本叫古石之印,與死神之鐮同出一轍,性質相近。 獨佔契約蠻妻

也就是說,九極所製造的世界,依然不是個完整的世界。只不過是溝通其他世界的橋樑。

這些世界本是并行於一個巨大的空間,彼此相安無事。但是現在死神之鐮內部已經空空如也,而古石之印也被人類寄居。可以設想一下,如果有人打開了古石之印中的八荒陣,那石族的人就會與外面其他種族碰面,到時必然是一場巨大的浩劫。

但現在論述這些,都是推測之言,莫默也不想考慮這麼龐大的世界結構。即便是宇宙空間、穹天大陸和羽凡大陸,莫默都沒有搞明白是怎麼回事。另外的平行世界,莫默就更搞不清楚了。

他現在最想弄明白的是,阿瑟門羅的記憶里到底有沒有開啟古石之印的方法。如果他的記憶中有這種方法,或許他也可以依照此法嘗試開啟死神之鐮。如果沒有這種方法,他也只能再想別的辦法。

「嘶,對了,阿瑟門羅的靈魂之力也很強大,那石族結界也應該是靈魂修鍊體系的一種,所以石族結界可能會隱藏著開啟古石之印的秘密吧?」

莫默也是靈機一動,才把思路轉到了這裡。

「既然如此,我就嘗試一下看看!」

打定主意,莫默便快速引動靈魂之力溝通靈魂空間的石門,石門中的靈魂之力微微匯聚,接著莫默只感覺皮膚一陣熨熱,身體的表面便結成了一片石甲。石甲之上有符文流轉,看起來極為神秘玄奧——

就在這時,莫默的腦海里突然浮現出阿瑟門羅的巨大身影。一串串的通俗易懂的話語回蕩在莫默的腦海之中:「石族結界,以靈魂接引天地虛浮,吸引上蒼眷顧,破碎虛空,化影成形,化形為物,化物為空,化空為己用……」

開始的時候還通俗易懂,聲音回蕩到最後,莫默的腦袋都要裂了。

「我靠,這尼瑪的是什麼玩意!跟催眠一樣!」

莫默渾渾噩噩的聽了一個時辰,一直到最後的最後,才大概明白這套功法是怎麼回事。

石族的石族結界,就是修鍊靈魂的功法。但是他們修鍊的靈魂卻不是莫默修鍊的這個靈魂。

他們的靈魂就如人類的道源之力和丹田之氣一般,不僅不分幾重門之說,也不是儲存在腦袋之中,而是隨著自身隨意流轉,不停的增強。

細細說起,倒有點像武修系統。

比如莫默身上的石甲,是石族結界中的第一層石甲,石甲上的符文顏色較淺,並不能抵禦特彆強大的攻擊,充其量也就相當於武者頂峰的樣子。

隨著符文顏色的變化,莫默身上的石甲還會繼續加強,達到頂峰之後,便會成為阿瑟門羅那樣的強者,舉手投足之間,便可用靈魂攻擊敵人,破碎虛空,劈天砍地。

也可以用靈魂凝結出任何形狀的石頭,比如凝結出一把石椅、一張石桌、一柄石劍、一個石頭造型的女人……當然,這種女人是沒有任何用處的,她畢竟不是一個生命體。

簡而言之,石族的一切都是跟靈魂與石頭有關的東西,可以想想,那個世界是非常粗暴而簡單的。

而莫默還從這段言語中得到了一個更有用的信息——結界之法。

之所以莫默得到的這套功法叫《石族結界》,那其中的內容肯定與「結界」二字有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