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轟!」


這一拳轟在了那狂暴的風暴之上,片刻之間眾人便看見了風暴之上出現了裂縫,然後頃刻之間便看見了如此強大狂暴的風暴直接爆炸破碎掉了,一道巨大的響聲傳遍四周。

「嘶」

眾人看見了這一幕倒吸了一口冷氣,一些看不慣秦昊之人已不敢表現出來了,開始變得安靜了下來。

「哼」

冰靈看見了這一幕,只是一聲冰冷的怒吼,然後看見了冰靈手指一動,冰凰變帶著一股可怕的風暴直接殺向了下方的秦昊。

「轟啦!」

冰凰降落,一道可怕的波動在天地之地擴散開來,然後便看見了比武場居然在這股狂暴的天地玄氣作用之下,開始出現了裂縫,然後爆炸開來。

望著如此強大的破壞力,眾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一些人為秦昊擔憂了起來。

很多人怎麼想著,然後將目光再次轉移到了秦昊的身上,這一次秦昊再次不退反進,取出了背後的妖劍,因為上一次秦昊給眾人的震撼,這一次並沒有任何說秦昊不自量力,而是看著秦昊接下來的動作。

「轟!」

愛你缺了氧 一股雷霆之力從秦昊的身上擴散開來,很快狂暴的雷霆之力和玄氣快速的融合在了一起,化為了一道雷霆光束最後聚集到了秦昊的頭頂之上,這道雷霆光束散發出,狂暴,霸道的氣息,使得整個天地都在顫抖,都在受到影響。

「變」

秦昊冰冷的低吼了一聲,然後看見了空中的雷霆光束快速的變化了,最後化為了一道巨大的雷霆巨劍,巨劍懸浮在其頭頂之上,比武場上面的所有人從這道劍氣之上感覺到了一股毀滅狂暴的氣息,從氣息上面來看,秦昊這一劍同樣非常的強大,可能已只比武靈的武技弱一籌而已。

「雷帝劍」

秦昊低吼了一聲,然後一劍斬了出去,此刻秦昊可是突破到了武靈境界,這一劍可不是武將時候使用的那般,現在強大了太多,一劍斬出,空間爆炸,一股狂暴的玄氣出現然後狠狠的和冰凰碰撞到了一起。

劍氣和冰凰在空中碰撞到了一起,一股毀天滅地的風暴朝著四周擴散開來,這股毀滅的風暴,武靈七段之人在其中都可能被其斬殺,由此可知兩人的碰撞已經到了火熱的地步。

一劍和冰凰碰撞,一瞬間居然有一股分不出高低的下場。

「雷帝拳」

秦昊看見了這一幕低吼了一聲,臉色有幾分蒼白,然後看見了一股狂暴的雷霆之力再次出現,在空中化為了一道雷霆巨拳。

「破」

秦昊低吼了一聲,雷帝拳,最開始很慢,最後化為了一道流星直接沖入到了風暴之中,最後狠狠的擊打在了冰凰之上。

一瞬間,天地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雙耳一靜,緊接著,他們便是看見了那巨大的冰凰在風暴之中不斷地擴散,直接被秦昊後面的一拳,直接生生的轟碎,化為了漫天星點,爆炸開來,當然秦昊這一拳已不列外。

「彭!」

兩人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之下,同時倒飛了回去。

冰靈臉色陰沉,胸膛起伏,一口濁血從他的喉嚨之中吐了出來,冰靈陰冷的對著秦昊說道。

「你居然擋下我的攻擊」

「哼,動用你更強的實力吧,不然你會陰溝裡翻船」

秦昊聽見了冰靈的話,臉色冰冷,擦掉了嘴角的鮮血,兩人之間的戰鬥已經白熱化,此刻兩人顯然都不打算放過對方,唯有一戰,活著的人才能夠離開比武場,兩人殺意沸騰,必斬對方! 喬在水撅著紅唇,幽冷地盯著羅陽,又揮舞著小粉拳打他。

「騙人!」喬在水嬌嗔道。

「小喬姐,我還沒有說。我現在告訴你。」羅陽笑道。

可是喬在水不肯再將耳朵湊過來。

「牛仔,告訴我。」 花顏策 喬悠思感興趣道。

「好。」

正當喬悠思聚精會神要聆聽時,紅唇也被羅陽輕啄了一下。

喬悠思左手鏡子,右手拿著木梳,用木梳打過來。

就算在極狹窄的空間里,羅陽也能輕而易舉地閃避別人的攻擊。

影拳的精髓就在被動閃躲,十分有用。

「大喬姐,我是真的有話想跟你們說。」羅陽正經道。

雙喬才停止了折騰。

「你們誰想跟我一起去?」羅陽問。

此去跟王雲雄談判,主要也是為了雙喬的事。

作為當事人,若她們二人能有一個同去,那好像更好些。

還有一個,就是順便要談談美容溪水的事情。

雙喬卻不願見王雲雄。

「我不去了。」喬悠思搖頭道。

只聽喬在水也說不去。

她們還欠王雲雄的錢,彼此又翻臉了,見了面確實也沒什麼意思。

「那我去。你們在這裡等我的消息。」羅陽說道。

趁喬悠思不注意,羅陽又啄了一下她的紅唇。

喬悠思紅著臉用木梳打過來,羅陽奪下木梳,幫她梳著頭。

「你們梳頭到那邊去,別在我面前。」喬在水雙手打鼓也似的篷篷地捶羅陽的脊背。

「小喬姐,等我回來,我也幫你梳一下哈。」羅陽笑道。

「不用討好本小姐。對你無視。」喬在水冷笑道。

「你們有什麼要我跟王雲雄說的嗎?」羅陽問。

雙喬均說沒有。

喬在水接著道:「好久沒做過體檢了,下午本來想去做一次全身體檢的,現在都不敢去了。牛仔,你陪我去。」

在武館里,喬在水微微拉傷了胯,她找個借口去醫院檢查而已。

羅陽知道喬在水沒有大礙,但她想去,由她去好了。

「我回來就陪你去。」

說著,羅陽輕輕拍了拍喬悠思的大腿。

「大喬姐,你先起來。」

其實是羅陽的左手勾住了喬悠思的小蠻腰,她先前才未能站起。

婚後成大佬的掌心寵 此時羅陽的左手依然摟緊了喬悠思的腰,她數次想起來,卻是掙扎不脫他的手。

「小喬姐,看到沒,大喬姐不願意起來。」羅陽笑道。

聞言,喬悠思噗哧一聲笑了。

隨即她用木梳將羅陽的頭髮弄亂了,笑道:「你頂著個鳥窩去吧。」

羅陽對著鏡子看了看頭髮凌亂的模樣,笑道:「這個髮型不錯,有畢加索的味道。」

雙喬聽了,都笑了。

「那你就這樣出去吧。回頭率很高的。」喬在水嘻嘻笑道。

她一笑,身子便顫動起來。

羅陽倚在她身上,她一動,他也跟著動,像是坐在一個溫柔的座位上,感覺很美妙。

「要是沒話要我捎,我就去了。」羅陽言歸正傳道。

「你作主就行了。」喬悠思柔聲道:「要不我叫個人跟你一起去,有個伴也好些。」

雙喬不便跟去。

若王雲雄要設下埋伏對付羅陽,帶多一個普通人去,非但幫不上忙,反而會成為累贅。

「不用了。大喬姐,起來嘛。」羅陽催道。

可是他的左手還是勾緊喬悠思的腰。

喬悠思笑的花枝招展的,恨恨道:「你再不放手,我就不讓你去了。」

透視著喬悠思白嫩的雙峰在輕輕顫著,羅陽好想伸手過去幫她托住,減輕她的負擔。

見羅陽兩眼微微發光地望過來,喬悠思連忙用手去扯上衣。

但她的上衣不能再往上移,只得掰開羅陽的左手,站了起來。

羅陽也從辦公椅上站起,轉頭瞥向喬在水,只見她仰坐在椅子上,兩腿向外張開。

對於擁有透視能力的羅陽而言,喬在水就跟沒穿衣服一樣仰靠在那兒,只看了一眼,羅陽便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見喬在水併攏起雙腿了,羅陽才收回目光。

想起頭髮被喬悠思弄亂了,羅陽說道:「大喬姐,借梳給我弄一下。」

喬悠思看到羅陽一頭亂髮,露齒笑道:「不給。」

說著,便走開兩步。

羅陽跟過去,喬悠思嬌笑著繞辦公桌躲他。

「大喬姐,快給我。」

於是羅陽追上去,從後面摟住喬悠思,要去奪木梳。

「不給。」

喬悠思將右手伸直向前,脊背緊貼著羅陽的胸膛。

這麼一來,她的臀不時觸碰到羅陽偉岸的部位。

隨即她便蹲了下去。

只聽豁啦一聲,喬悠思的A字裙裂開了。

羅陽低頭一看,笑道:「大喬姐……」

喬悠思連忙用手抓住裙子,要求道:「不許看!」

其實羅陽什麼都看到了,肉色的,嘿嘿。

就算喬悠思的裙子沒有裂開,羅陽一樣能把她身子看個精光。

「大喬姐,我什麼也沒看到。」羅陽笑道。

分明是看了。

喬悠思脖子又紅了,轉過身來要打羅陽。

「大喬姐,你臉紅的時候也很好看。」羅陽贊道。

一面說,一面從她的手裡奪過木梳和鏡子。

「現在看你還能不能出這個門口。」喬悠思脫了高跟鞋,一手握一隻,追著羅陽打。

「小喬姐,救我。」

羅陽一面梳頭,一面繞辦公桌躲喬悠思。

「打的好!姐,快揍他。」喬在水笑道。

當羅陽從喬在水身邊經過時,喬在水雙手抱住羅陽的豹腰,不讓他走。

「小喬姐,你放開。」羅陽笑道。

「姐,快來打他。」喬在水坐在辦公椅上。

若喬悠思空手來打,羅陽可以任由她打都無所謂。

現今喬悠思兩隻手裡都拿著高跟鞋,鞋底很尖的,被打了,縱使不受傷也會很痛。

以羅陽的力氣,只要用手去掰喬在水的手,必定能掰開。

只不過此時羅陽的兩手都拿著東西,鏡子和木梳,還要梳頭,不想騰出手去掰喬在水的手。

喬悠思追過來了,嘴角噙著笑,揮舞著兩隻高跟鞋打過來。

「大喬姐,手下留情。」羅陽用手輕撥喬悠思的手。

「弄爛了我的裙子,你說怎樣算?」喬悠思揮舞著高跟鞋敲打著。

若被鞋底打在身上,定然生痛。

羅陽只得用最快的速度將喬悠思的雙臂和身子箍緊。

這樣做,除了能扼制喬悠思之外,羅陽還能氣定神閑地照鏡梳頭。

他比喬悠思高,左手拿著鏡子,對著臉面,右手梳頭。

喬悠思兩手只能作小範圍運動,便用高跟鞋輕輕地打羅陽的脊背。

距離很近,她使不上力,讓她折騰,羅陽也沒感到有多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