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轟隆隆……」


就在這個時候,天地再次震動了起來,而後,所有人都見到了他們畢生難忘的一幕。

只見蒼穹之上,整片虛空突然破碎了開來,一頭大龍從破碎的虛空之中沖了出來,浩蕩出無盡的龍威。

「龍?」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天上的那頭大龍,巨大的龍身,如同一道山嶺一樣,蜿蜒十幾里,真龍氣息浩蕩於天地之間,震懾十方。

「怎麼可能,這個世間怎麼還有這種生靈的存在?」

有人驚呼,難以置信,天上的那頭生靈可不是那些蛟龍,而是真正的龍,一種已經消失了無盡歲月,只在傳說之中出現的生靈。

「難道是夏國舉國供奉的那頭荒靈?」

有老一輩的修士說出了這樣的話語。

只有姜凡知道這頭真龍的來歷,老一輩的修士說的沒錯,蒼穹之上的那頭真龍,正是夏國舉一國之力來供奉的荒靈。

這個時候,天地間的所有生靈都感覺到了一種源自於靈魂深處的戰慄,修為弱的人,早已渾身顫抖的趴在了地上。

好在,那頭真龍並沒有停留多久,便直接衝天而起,瞬間遠去,消失在了天際盡頭。

所有生靈都鬆了一口氣,那可是真正的神靈,傳說之中僅次於真神的強大存在,大荒之中沒有真神,那麼神靈便是大荒之中最強大的存在了。

夏國的祭靈離去了,蒼穹之上被真龍破開的虛空在天地法則的作用之下,快速修復。

就在破碎的虛空將要被完全修復的時候,一道靈光從那破碎的虛空之中沖了出來,那是一隻拳頭大小的火紅色的小鳥。

「那是……」

那隻小鳥的身上有神靈的氣息傳出,但是卻並沒有生命氣息傳出,這不是一隻生靈,而是一件神物。

這件神物很靈異,可以化形,似乎有了自己的意志,是一件通靈的神物。

見到這個如同一團火焰般的小鳥,所有人都眼紅不已,這件神物絕對不是一般的神物可以比擬的啊!

「唰!」

一道黑影衝天而起,黑山候出手了,他第一時間向著那隻小鳥衝去,想要將這件通靈神物收入囊中。

然而,那件通靈神物卻是直接躲避了開去。

這時,那些隱藏於暗處的劈天境界的強者也都坐不住了,有人跳了出來,一道火光從一座山谷之中沖了出來,那是一個渾身籠罩在靈火當中的中年人。

那名中年人大手一伸,火行力量凝聚成了一隻火焰大手向著那隻小鳥抓了過去。

這隻小鳥是一件火行神物,對於修鍊火行荒術的人來說,絕對是夢寐以求的至寶啊,不能錯過。

「火族,你們的手伸的太長了。」

黑山候沖了過來,直接一掌向著那名中年人拍去,掌心之中有一道黑色的符文湧現,透發出強大無比的太陰之力。

周圍的氣溫立時便快速下降。

「黑山候,你想要幹什麼。」

那中年人驚怒交集,對方修的是太陰之力,正是他的火行荒術的剋星,他連忙退避了開去。

那隻小紅鳥卻是受到了驚嚇,向著遠空衝去。

「唰!」

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人出手了,那人衝天而起,右手一揚,撒出了一張水藍色的大網向著那隻小鳥網去,一股強大無比的水行之力在那張大網之上浩蕩了開來。

「水族?」

黑山候見狀,不禁吃了一驚,出手的那個人是一個身穿水藍色衣衫的,年輕貌美的女子。


「是水族的藍凰啊!」

有人認出了這個女子,水族,與火族一樣是大荒之中的強族,但是水族的祖地並不在西疆。

「哼!」

黑山候直接在虛空之中一步邁出,瞬間便來到了那名水族強者的身後,直接向這名水族強者出手。

這一次,黑山候的掌心衝出了一頭蛟龍,一頭荒紋交織而成的黑色蛟龍向著水族的藍凰衝去。

藍凰似乎早就料到黑山候會向她出手一樣,不緊不慢的躲避了開去,大網依舊向著那隻通靈神物化成的小鳥網去。

火族的那名中年強者也沖了過來,三大劈天境界的強者大戰了起來。

「火中天,你……」

火族的強者也在向藍凰出手,這讓藍凰不得不退避開去,要知道,黑山候與那火中天可是劈天境界當中的佼佼者。

這兩人聯手,恐怕劈天境界當中的所有修士,沒有多少人敢不躲避開去的。

「藍凰,這件東西對你無用,你就不用跟我搶了。」

那火族強者火中天說道,他說著的時候,雙手揮動,打出了一道道璀璨的刀芒來,向著那張水藍色的大網劈砍而去。

然而,那張大網乃是一件荒器,刀光劈砍在大網之上的時候,便立即被大網盪了開去,難以破開這張大網。

那隻小紅鳥這一次卻是被大網網住了,然後化出了原形,只見這隻小紅鳥的本體,竟是一方火紅色,拳頭大小的火印。

那一方火印之上,烙印有無數火焰形狀的符文,那是大荒火紋,每一道火紋都在透發出火光。

火印周圍的氣溫在快速提升,這件通靈神物想要破開這張水網,然後逃出來。

水網在潰散,這一方火印可是一件神物,雖然說水克火,但是,這張水網並不是神靈荒器,只能阻擋火印一時,卻是難以將之真正束縛住。

眼見那一方火印就要衝破水網的時候,三大強者立時全都向著那一方火印沖了過去,都想要將那一方火印搶到手中。 通靈神物火印出現,引得一眾劈天境界的強者拚命爭奪。


就在這時,火印衝破了那張水網的束縛,直接衝天而起,黑山候等人連忙向著火印衝去,一起出手,都想要將通靈火印收緊囊中。

「轟!」

黑山候渾身綻放烏光,太陰之力浩蕩,在那漆黑的太陰之力當中,一條寒龍的虛影凝現而出,而後衝天而起,想要將通靈火印一口吞掉。

「哼!」

火族的火中天見狀,冷哼了一聲,也隨即施展火族荒術,無盡的神火在他的身上湧現,一頭火鳥的虛影從他的身上沖了出來,振翅高飛。

火鳥直接向著那道寒龍猛撲了過去,張口便吐出了一股神火向著寒龍燒去。

「你……」

黑山候又驚又怒,這個火中天真的太過可惡了,一直盯著自己,這讓他有一種抓狂的衝動,很不得與這火中天拚命。

火中天向黑山候出手的同時,那火族的強者藍凰卻是大喜,最好這兩個傢伙大打出手,好讓自己漁翁得利。

「轟隆隆……」

一股強大無比的水行之力從她的身上爆發了出來,化成了一頭異獸,衝天而起,瞬間便追上了那一方通靈火印,一口便叼住了那一方通靈火印,而後直接便向遠空衝去。

「留下火印!」


黑山候怒吼,自己已經錯過了一件神物,卻是不能再讓這些人搶走第二件神物了,他撇下了火中天,向著那頭異獸追了過去。

火中天也無心戀戰,也向那頭異獸追去,要知道,那通靈火印對他來說無比的重要,要是能得到這一方通靈火印,自己便可以在短時間內突破目前的修鍊瓶頸。

「哪裡走!」

就在這個時候,下方的一座山頭之上,爆發出了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波動,一道璀璨的刀光直接從山頭之上衝天而起,沖騰千丈,向著天上的那頭異獸斬去。

凌厲到了極點的刀光令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那是……」

姜凡向著那座山頭望去,只見山頭之上,戰者一個白髮青年,正是那個白髮青年劈出了這至強的一刀。

「這個人是……」

姜凡震驚無比,這個人一頭白髮,但是樣貌卻是很年輕,實在難以想象,如此年輕的一個修士,竟然有與劈天境界的強者抗衡的戰力。

「是白髮刀皇聶驚風。」

有人認出了那名白髮青年。

白髮刀皇聶驚風可是說是一個傳奇人物,年紀不大,還不到三十歲,一身修為便已經突破到了劈天境界,一人一刀縱橫西疆,卻是少有敵手。

刀皇出手,那自是不同凡響,璀璨的刀芒阻斷了那頭異獸前去之路,就是這樣阻擋了一下,異獸身後的人便追了上來。

那火中天直接動用荒術,無數符文從他的身上沖了出來,化成了一頭神凰猛撲向前,神凰之上透發出來的恐怖的火行力量的波動令所有人都震驚到了極點。

就連黑山候都不禁動容。

「可惡啊!」

水族的那名強者驚怒交集,她直接引動水行之力,那頭異獸立時便放下了那一方通靈火印,而後向著那頭猛撲而至的凶禽迎了上去。

火族的火中天與水族的藍凰以荒紋演化出神禽與凶獸來,展現至強的戰力。

「轟!」

神凰與水行異獸衝撞在了一起,同時消散在了虛空之中,兩股力量爆發了開來,化成了毀滅風暴,向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出。

虛空震蕩,火中天與藍凰都被對方的力量震得倒退了開去。

通靈火印脫離了藍凰的掌控,又化成了一道火光衝天而起,想要遁走,這件神物不願再被人掌控。

這時,白髮刀皇衝天而起,一人一刀透發出了霸道無比,直接加入了戰團當中。

「唰!」

刀光橫空,白髮刀皇出手將想要遁走的通靈火印攔截了下來,正要收走,但是,周圍的強者在這個時候卻是同時向著刀皇出手。

「吼!」

刀皇怒吼一聲,直接橫刀向著周圍衝殺而至的強者劈砍而去,刀光吞吐千萬丈,將一眾強者全部逼退,

與此同時,那一方通靈火印又沖了出去。

「追!」

沒有任何的猶豫,白髮刀皇直接便提著手中的大刀追了過去。

黑山候與火中天等人自然是不會眼看著通靈神物被對方收走,大戰再次爆發,為了爭奪通靈火印,一眾強者打了個天崩地裂。

聚神境界以上的強者都還在大荒神藏之中,大荒神藏的九處藏寶的地方,很可能又被破開了一兩處。

但是,卻是沒有人知道,為何夏國的荒靈,那頭真龍為何會在這個時候離去。

另外兩尊神靈並沒有出現,看來事情不會那麼快結束。

就算沒有聚神境界的強者出手,姜凡也知道,這種級數的大戰,自己根本插不上手,只能在一旁觀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