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跟著一隻小花狗走了,後來在馬路邊找到了它。」盛倫倚著一旁的石凳上,睥睨著以後懷裡的可比,淡淡的回答。


「哦,那我先帶可比去洗澡了。」以後低頭牽過可比去到後院。

走到後院,看到盛倫沒有跟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好險呀,幸好自己溜得快,要不然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盛冷顏,想起他那一張要吃人的冷臉,以後就有點后怕。

洗著洗著,半個小時過去了。

「請問你還要洗多長時間,明天你不用上班嗎?」不知道什麼時候,盛倫已經來到了身後。

「就……就快好了。」以後關了沐浴頭,取過一旁的毛巾,就要給可比擦拭身體。

誰知盛倫一把搶過了以後手裡的沐浴頭,攥在自己的手中,「我來吧,你去洗澡,這裡交給我了。」

以後趕緊溜之大吉,自己正愁著不知道怎麼面對盛冷顏呢,沒想到對方竟然給了自己一個這麼大的台階下。可是轉念一想,這究竟是什麼劇情,難道不應該責問她的失職之罪嗎?

以後洗完澡出來已經是接近十一點鐘了,以後換上了上次逛街時萬倩給自己選的一套睡衣。睡衣是粉色的,蕾絲邊,說不上露,但是配上以後的豐滿的剛剛好的身材,看上去真的很性感。然而,剛踏出浴室的門,出來簡單的一幕直把自己嚇了一跳。

「咦,你……怎麼在這裡?」

聞言,抬頭,盛倫的眼神被以後所吸引,一時間愣住了,怔怔的無法言語。

以後被他這樣看的心裡有些發慌,趕緊扯過了一件襯衣擋住自己的上半身,羞澀的問,「你這樣看著我幹嘛?」

「哦。」盛倫悶了一聲,反應過來,稍微清了清喉嚨,正色道,「我想某人應該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吧。」

原以為已經躲過了這一劫,沒想到該來的還是來了。

「我就帶可比去梅湖公園轉了轉,沒想到一不留神,它……它就不見了。」以後低著頭,不敢看盛倫的眼睛,等待著隨時可能降臨的暴風雨。

「可是,可是,我真不是故意的。」在家裡,要說可比的地位比自己要高,這個以後還不得不承認。

「算了,都已經發生了,再去究竟也沒有什麼意義了,下不為例。」盛倫解開原本抱在胸前的手,拿起床邊的泡沫墊,開始主卧的床邊開始拼湊,不一會兒,就已經拼好了,於是又在上面蓋了一層床單。盛倫很滿意的欣賞著自己的傑作,然後滿意的躺起,「時間不早了,早點睡吧。」

不一會兒,以後忽然又想起了什麼似的,跑出房間去了,不一會兒,拿了枕頭和一床薄被進來。一切動作,看起來那麼隨意而又自然。

見以後仍舊站在之前的地方不動,盛倫又問道,「怎麼,你不睡嗎?我找了一晚上的狗,可是累死了。」說完身體又很自然的躺了下去,不到一會兒,床邊就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

我的天,他怎麼可以這樣,難道這才是真正的盛冷顏,怎麼可以這麼厚顏無恥,這明明就是自己的房間,他竟然就這麼自然的就躺下了?

以後湊過身去,確定了盛倫不是裝睡之後才放心的躺回到了主卧的床上。

半夜,以後被一股陌生的溫度襲醒,睜開眼睛,身體已經被另一個身體擠到了床邊,手習慣性的往回縮,卻碰到了一塊像橡皮泥硬力卻又帶點溫度的東西。 田園花香 與此同時,鼻翼有暖暖的氣息傳來,以後很清晰的感覺到那噴在自己臉上的不是來自空調的冷氣,而是來自身體均勻的呼吸聲。

以後想逃,但其實心裡很明白,已經來不及了。剛一挪動身子,就聽到了來自頭頂的聲音,「幹嘛摸我的肚子。」

以後的臉立刻燙了起來,這一次沒有被吻,卻感覺自己的臉比第一次被吻的的時候還要燙,呼吸也開始變得局促了起來。

不會吧,剛剛自己摸到的難不成是盛冷顏的腹肌?好尷尬,差一點就摸到了自己不該摸的地方。

「你怎麼了?不舒服?」盛倫顯然已經察覺到了異樣。

以後往後縮了縮身子,道,「沒……沒什麼,只是覺得這樣有些不習慣。」

「慢慢習慣就好了。」盛倫稍微挪了挪身子,卻抱的更緊了,手也慢慢移到了以後的小腹位置。

以後尬然,雖然兩人名為夫妻,但是如此親昵的動作還是頭一回,不免有些緊張起來。

「你再動信不信我的手就不止放到這裡了。」聲音和著暖暖的呼吸噴過來,以後不禁打了個寒顫。只得乖乖受降,不再敢動了。

後來怎麼睡著的,以後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一整個晚上,盛倫的手都老老實實的,並沒有往上,也沒有往下多做移動。

他太累了,以至於睡到第二天早上八點鐘仍然沒有醒過來。以後卻醒的早早的,一整個晚上都睡得不踏實,醒來之後不忍心打擾,以後偷偷的從盛倫的臂彎里溜了出來,躡步走出了主卧。

偷偷的溜到書房,以後換上了花了自己半個月工資的那件衣服。心還是撲通撲通的,深呼吸,空氣中似乎還殘留著盛倫身上略帶西柚味道的氣味。

真是奇怪,怎麼一安靜下來,滿腦袋裡都是這種味道。

不去想這些了,以後努力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想了想還是踏進主卧的門,打算叫盛倫起來吃早餐。

在床上並沒有看到盛倫的身影,反倒是聽到來自主卧浴室的水聲。嘩啦啦,嘩啦啦的。

以後轉身要走,剛轉過身,就聽到了浴室的門被推開了,浴室裡面的人穿著一條短褲走了出來。

「吃早餐了。」以後見躲閃不及,只得耷拉著頭問道。

「哦,我知道了,就來。」盛倫輕聲回答,步子已經邁向了以後。

以後羞怯走上前去,低著頭。明明知道他不可能給自己答案,還是抱著一絲絲期望,只好硬著頭皮,緩緩向前走了過去。 酒足飯飽之後,樂豪提議,「要不我們玩遊戲吧。」

「你又來?敢情在同學聚會你還沒玩夠呢。」凌凱白了樂豪一眼,並不打算給他好臉色看。

「什麼呀?聚會的時候玩的那是多人的遊戲,咱們現在五個人,就可以玩五個人的遊戲了。」

「你是玩遊戲玩上癮了。」凌凱無奈的嘆了口氣。

「什麼遊戲?」倒是沈妤欣,表現了一定的興趣。

「等會,等弟妹來了再公布,到時候一起玩。」玩神秘樂豪說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又玩遊戲?」盛倫從廚房出來,聽到聲音淡淡的回了句。

「哎,倫子,你可別扯我後腿,這次的遊戲絕對不傷腰,而且是在你家,你無論如何也得參與才行。」

「敢情我在我自己家還不能做主了。」盛倫瞥過樂豪,輕描淡寫道。

「還真的不行,你不來豈不是太掃興了,是吧,妤欣。」說完將臉暼向身旁的沈妤欣。

「啊?」沈妤欣始料不及。

「你要玩什麼遊戲?」

「遊戲很簡單,五個人玩正合適,這是我們球隊隊員跟粉絲互動時經常玩的遊戲,簡單卻又不失刺激。」樂豪悶聲說道理,此時以後正好從廚房走了出來。

「弟妹,一起來玩遊戲吧。」樂豪及時叫住了以後。

「啊?」

「一起來吧。」 棄女驚華 盛倫叫住了以後,雖然確實不太喜歡玩遊戲,雖然跟樂豪關係好的可以同穿一條褲子,但是怎麼說樂豪畢竟是客人,而且第一次來家裡做客,總不能讓客人掃興吧。

「好的,我現在簡單講解一下遊戲規則,首先,我需要一個手機,老盛,你的手機。」

「幹嘛?」

「你不管,拿過來就是了。」

盛倫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交出了自己的手機。

「密碼。」剛拿到手機,樂豪立馬交還給了盛倫,示意他解鎖。

「好好好。」盛倫拿到手機,以很快的速度輸入了數字密碼交給樂豪。

身邊的沈妤欣餘光一瞟,臉色微變。

「好了,我現在打開手機的鬧鈴,隨便設置一個時間。好了,然後我把手機放在我的手裡,開始問我身邊的人問題。等他回答了我就把手機交給他,以此類推,手機傳到誰手裡時,鬧鈴響了,誰就接受懲罰,至於懲罰是什麼,由問他問題的那個人來出。」

「回答問題的人必須按真心話的標準來回答,而不能敷衍了事,要不然就失去遊戲的趣味了。」末了,樂豪還沒忘了強調一番。

「行,來吧。」

昏事 「好,這一輪我來設置時間,好了,請大家站好位置,誰坐我後面。」

「你覺得我帥不帥?」樂豪對向身後的沈妤欣。

「帥,就這麼簡單?」

樂豪笑笑,心想妹子別急,刺激的還在後頭呢。

「那是不是還輪到我了?」沈妤欣轉過身,面對身後的盛倫。

「對。」樂豪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我想問你……到目前為止,你最遺憾的事情是什麼。」

此語一出,眾人面面相覷,不解沈妤欣問這個問題的因由。

「我記得我說過,最遺憾的從沒有見過下雪的樣子。」

問答完畢。

「該到我了吧。」

「我想問……」

「叮叮叮叮……」盛倫才將臉轉向身後的凌凱,鬧鈴就響了。

「好,時間到了,老盛,不好意思,該你受罰了。」

「怎麼這……這麼短。」

「不好意思,我只調了一分鐘。」

「既然這樣,那我願賭服輸,來吧,怎麼懲罰。」盛倫無奈,身體陷進背後的沙發里。

「好,既然是你輸了,所以理應由妤欣懲罰。」

「我嗎?要不還是你來吧。」

沈妤欣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懲罰,更何況還是懲罰盛倫。

「好,既然讓我出懲罰,那我就來個厲害的。……這樣,你跟弟妹來個豬八戒背媳婦吧,繞著餐桌三圈,我拿手機在一旁放伴奏。」

「啊?什麼。」盛倫驚出聲來。

「幹嘛,你們不是夫妻嗎,至於這麼大反應嘛,真的是。」樂豪可沒把這太當一回事。

「行,就按你說的做。樂豪,你給我記住了,待會小心我報仇。」

盛倫一步步走向身旁的以後,把腰弓起。

「上來吧。」

以後卻抿著嘴,站在那裡,半猶豫著。

「弟妹,上呀,難不成多了三個觀眾就不好意思了呀。」身邊樂豪的打趣聲傳了過來,這讓以後的臉更紅了。

就在以後還在猶豫的時候,一股巨大的力量襲擊自己的腿部,以後只覺得雙腳一軟,身子向前栽了過去。

然後,便聞到了熟悉的體味。

三圈很快結束,如果不是周圍響起的音樂提醒著自己這是在遊戲,以後真的有種盛倫背著她在草地上奔跑的感覺。

看著這一幕,一旁的沈妤欣面色沉重,在思索著甚麼東西。

「樂豪,你給我記著,待會我就整你。」

懲罰結束,盛倫直接把矛頭指向了樂豪。

「儘管放馬過來吧,倫子,玩遊戲沒在怕的。」樂豪輸什麼絕不是氣勢。

「這輪該我定時間了吧。」

說完盛倫將鬧鐘定了兩分鐘,沒想到這一輪換了位置,站在他身後的由凌凱變成了沈妤欣。

「那個……你」心裡似乎有太多的問題要問,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從哪一個問起,結果就尬在了那裡。

「老盛,你倒是問呀,你傻了呀,你再不問時間可遛完了。」凌凱和樂豪在一邊好心提醒著。

然而,盛倫愣是沒有問出問題來,就這樣,鬧鈴在盛倫自己的手中響了。

「老盛,你幹嘛,你讓我們嘗嘗遊戲的滋味好不好。」凌凱實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吐槽道。

「倫子,不是我要成心在弟妹面前揭你的短,你……你這叫什麼呀,你這遊戲黑洞可真是名不虛傳呀,說好的要我好看呢,哈哈。」一局遊戲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樂豪不開心了。

盛倫只得兩手攤攤,就讓暴風雨再來的猛烈一點吧。

「那這個怎麼算?我是第一個。」盛倫倒是實誠,突然想到,他是這局遊戲的第一個人,那該由誰來提出懲罰呢。

「既然這樣,那這個機會就留給弟妹吧,我最喜歡看別人相愛相殺了。」樂豪禁不住幸災樂禍了一把。

「可是,我不會。」樂豪的話音剛落,以後就表示自己不會。

「弟妹,這個很簡單,我給你些提示,你仔細回想這麼些日子來,他讓你受的氣,你就知道怎麼懲罰他了。……有沒有些靈感?」

「可是,他沒讓我受過氣。」以後輕抿著嘴答。

是呀,盛倫怎麼可能讓她受氣呢,雖然同住一個屋檐下,但是一天之內,兩人見面的時間都能用手指頭數的出來。

「那我能不能要求他答應我做一件事情呢。」以後試探著問。

「嗯……也可以,你要他為你做什麼事情。」

超級異能眼 「就是……就是你能不能每天在休息之前跟我說一句晚安,但是你放心,我不會一隻要求你做,只要堅持一個月就可以了。」

「這件事情太簡單了,弟妹,你這放水也放的太嚴重了吧,這能叫要求嗎,這是每個丈夫必須對妻子做的事情呀,弟妹,你放心,我替倫子答應你了。」樂豪不知所以然,心想這局白白便宜盛倫了,只想快點進行下一局遊戲了,哪還知道盛倫夫妻之間還有一些隱情。

盛倫欲言又止,樂豪都替自己答應了,自己總不能說不可以吧,更何況站在一個妻子的角度來講,以後的這個要求並不過分。以後的這個要求雖然有些奇怪,但是如果他不答應,就更讓人奇怪了。於是只好應道,「行,我答應了。」

第三局遊戲繼續,這局盛倫吸取了前兩局的經驗,調了五分鐘的時間,這樣自己就有足夠長的時間去思考問什麼問題了。

「好了,我要問問題了。」盛倫面向身後的樂豪。

「放馬過來吧,倫子。」樂豪嚴陣以待。

「請問如果有一天,我和凌凱全部掉進河裡了,你會救誰?」盛倫眯著眼望著樂豪,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

「這個……救凌凱吧,因為凌凱不會游泳,而你會,不用我救。」樂豪不假思索給了盛倫一個無可挑剔的答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