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走吧。」半空之中,葉飛收起了冰劍,他的掌中已然多出一枚儲物戒指。


隨手扔給了身旁之人,同時他身上的氣勢收斂,便是隨即轉身離去。

天域門的門下弟子,他沒有絲毫的興趣,眼前之人解決之後,他無疑是需要儘快趕回江東。

「那傢伙的儲物戒指。」

「多謝葉小爺!」崔虎此刻臉上,露出興奮之色。

這可是一位隱門門主的儲物戒指,其內想必有不少的好東西,說罷他便是連忙將其收好,隨即轉身跟上了葉飛的步伐。

不多時,山腰半空之中,二人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見。

後方,待天域門人趕到之時,看到的僅僅只有齊宇軒那被凍成冰雕,生機斷絕的雕塑,見此情景,眾人的臉上均是露出迷茫之色。

「門,門主他……」

「方才到底發生了什麼?」

「究竟是誰,竟敢在我天域門內,出手斬殺本門門主?」

山峰後方,此刻趕來的眾人,在反應過來之後,頓時眼中同時露出憤怒之色,一道道磅礴的靈識,隨之向著四周橫掃開來。

只是此刻,葉飛二人早已經離去,以他的速度,此時已經離開天北山。

就在這時,半空之中,一道磅礴的靈識,隨之橫掃而來,那氣勢之強,瞬間壓制了全場,隨之一位身穿灰色長袍,長須,身形精瘦的老者,已然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是杜前輩!」

「晚輩天域門主峰峰主,在此見過前輩。」

後方天域門人群之中,只見一位氣度不凡,實力有著元嬰後期的中年男子,此刻一臉的恭謹之色,連忙上前一步,向著前方之人彎身一拜。

眼前這位老者,乃是於天域門交好的一位劫境前輩,平時深得門中弟子敬畏。

「曉峰,今後,天域門門主之位,便交與你了,如今武道界面臨異域入侵之危,你定要管理好天域門上下,準備今後的大戰。」

前方半空之中,那杜姓老者,隨即低聲開口說道。

「是,晚輩領命。」

「只是,門主他……」前方天域門峰主,此刻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變幻不定,腦中同時在不斷地思索,可見此人絕非愚笨之輩。

但天域門門主身亡,此事若是不開口詢問,怕是難以服眾。

「此事,休得再提,那齊宇軒是自尋死路,你等門下弟子聽著,今後不可在隨意離開天北山,更不可輕易得罪葉家之人,否則老夫親手廢你天域門。」

那杜姓老者,此刻不禁低哼一聲。

他臉上的表情,明顯變得嚴肅起來,那雙深邃中,帶著凌厲的目光,隨之掃向前方的眾人,在其臉上一一劃過,讓人不敢與之直視。

「晚輩領命!」

「此事,定當納入門規之中。」那位主峰峰主,反應可謂是極快,此時連忙再次抬手抱拳。

此言一出,前方的老者,臉上的表情這才緩和了許多。

隨即,只見此人不在多言,深深地看了那名叫曉峰的男子之後,便是同時轉身,身形很快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這位胡曉峰,天域門主峰峰主,除去那齊宇軒之外,便是門中最強之人。

而此時,隨著前方老者的離去,他的眼中隨即有精光閃過,沉吟少許之後,便是緩緩轉身,目光掃向後方的門中弟子。

「杜前輩所言,你等可有聽清。」

「凡觸犯門規者,本門絕不會手下留情!」胡曉峰開口的同時,身上的氣勢隨之一凝。

此刻,上一任門主因何事身亡,他心中儘管有了猜測,但此刻已然不會有半點在意,若沒有那齊宇軒的身亡,門主之位也輪不到他。

既然如此,其內緣由何必深究。

「是,弟子領命!」天域門眾弟子,此刻異口同聲。

半空之中,胡曉峰見此情景,臉上隨即露出了笑容,他在思索片刻之後,便是不再有任何猶豫,隨即閃身向著門內藏法古殿而去。

剛剛接任門主,他此刻最為重要的,無疑是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

……

如此同時,葉飛等人在一路踏空之下,同時很快回到了江東市內。

這次的雲頂大會,隨著那齊宇軒的身亡,已經葉飛的離去,隨之告一段落,但武道界的動蕩,顯然才剛剛開始。

過界冥門之事,無疑是那些站在武道頂端的強者,最為忌憚的事情,無論是華夏武道界的傅蒼天,還是西方武道界的法澤,都開始為不知何時會再度降臨的入侵做準備。

一時間,整個武道界,都沉浸在了一片緊張的氣氛之中。

而這一切,葉飛並沒有過多的在意,他在回到葉家之後,第一時間便是去查探葉靈的情況,而事情似乎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嚴重許多。

葉靈被奪走的,不光是神魂,更是還有體內的生機之力,魔魂宗的那位出手可謂狠辣。 葉家莊園,主樓房間之內,此刻葉飛臉上的表情,略顯的有些難看。

前方,房間窗前,葉靈正安靜地躺在他的眼前,其雙目緊閉,周身生機全部,唯有眉心處,閃動著淡淡的青光,保住她的身軀不滅。

那是靈器巫刀的力量,若非沒有此寶,怕是不等葉飛歸來,眼前之人的身軀都會隨之瓦解。

「魔魂宗。」房間之內,葉飛低喃一聲,眼中同時閃過一道血芒。

房間內,一股無形的殺意,在不覺中從前方之人的體內爆發而出,此刻橫掃四周,使得後方的藍菲都是忍不住身形一顫。

在葉飛的身旁,藍菲此刻臉上露出悲傷之色,靈兒在葉家出事,她心中不免有些自責。

只是看到葉飛此刻的狀態,藍菲一時間也是不知該說些什麼。

「靈兒她……」沉默許久之後,藍菲還是忍不住輕言道。

葉飛聞言,身上的氣勢隨之收斂。

「她沒事,你放心。」葉飛強忍著心中的悲痛,此刻低聲開口。

相比上一次,蓬萊仙島之時,藍菲的情況而言,葉靈無疑是要嚴重的多,神魂被奪還能尋辦法重新奪回,而生機被吸盡,後果則是非常嚴重。

就算葉飛立刻前往魔魂宗,尋得靈兒的神魂,想要將其喚醒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房間之內,葉飛思索片刻之後,他的掌中有紅芒閃過,紅仙竹笛已然落入了手中,抬手之下一道溫和的淡紅色光幕,籠罩在了前方葉靈的身上。

下一刻,眼前之人的身軀,便是已然消失不見,被其融入了竹笛之內。

有此仙寶,可保靈兒身軀不滅,待葉飛尋到她的神魂之後,便是有機會將其喚醒

「菲兒,我需要出一趟遠門。」房間之內,葉飛緩緩轉頭,他溫和的目光,凝聚在了眼前之人身上。

源界大地,他如今已經是非去不可。

這一去,怕是至少數年的時間,葉家的事情,即時便是只能由眼前之人一人扛起。

「菲兒知道,葉家你可以放心。」

「我,等你回來……」

藍菲的雙眸中,閃動著動人的微光,她此刻望著眼前之人輕聲開口。

房間內,葉飛微微點頭,二人之間已然無需過多的言語,很多時候單單一個眼神的交流便是已然足矣。

不過在此之前,他還有一件事情要做。

回到葉家之後,葉飛身上的傷勢,並未完全恢復,如今之際需要閉關幾天的時間,而在他離開之前,葉家莊園的防禦大陣,還需認真重置一番。

葉靈的事情,葉飛絕不想看到發生第二次。

……

江東,葉家莊園,轉眼五天的時間過去。

莊園后內之內,經過整整五天的恢復,葉飛此刻身上的傷勢,基本已經無礙,至於達到巔峰狀態,並非是一時半會之事。

五天後,後院密室大門打開,他緩步從其內走出。

「藍老爺子,久等了。」後院亭台之內,此刻葉飛神情沉靜,抬頭望向前方。

隨著他的視線望去,可見一位身穿長袍,長發半白,留著長須的老者,此刻臉上帶著慈祥的笑容,正緩步向著亭台內走來。

「葉飛,靈兒的事情,老夫已經知曉。」

「告訴老夫,你的打算。」藍蒼緩步上前,此刻沒有廢話,便是直接開口問道。

要說對於源界的了解,縱觀東西方武道界,除了葉飛之外,便是當屬眼前這道傅蒼天的分靈了,眼前這位老人身上的秘密,怕是不比葉飛少多少。

「我要進入源界。」葉飛目光一閃,臉上露出果斷之色。

此行,他非去不可。

而且刻不容緩,若是那魔魂宗,將葉靈的神魂毀去,即時哪怕是真仙臨世,多半也是無法在將靈兒喚醒。

亭台之內,藍蒼聞言臉上露出思索之色,神情也是變得嚴肅了幾分。

「你可知道。」

「進入源界,必須通過過界冥門,我等虛界之人,無法踏入此門之中,老夫知曉你擁有一塊過界冥石,但通過此石踏入,仍舊有著極大的風險。」

藍蒼此刻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連聲開口解釋道。

若是本身生於源界之人倒也無妨,但葉飛生於華夏,一旦踏入源界,便會遭受到極為恐怖的天地之力排斥,就算擁有過界冥石,想要適應源界的天地之力,那也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藍老爺子,此事晚輩心意已決。」

「葉家這邊,就拜託前輩了……」葉飛臉上的神情不變,隨即向著眼前之人抬手抱拳。

有藍老在,可保葉家無憂。

藍蒼聞言,不禁暗嘆一聲,他對於眼前之人,同樣是極為了解,此子決定之事,絕不是他人能夠左右的,隨即也是不在相勸。

亭台之內,藍蒼沉默片刻,隨即緩緩抬手手臂,掌中多了一塊三角形邊形的藍色符印。

「此物,乃是武道界,守護聯盟的長老令。」

「整個東西方武道界,僅僅只有不到五枚,九層荒塔一事之後,老夫與法王殿的那位,建立了武道界守護聯盟,此令好號令所有的劫境強者。」

藍蒼說罷,將手中的符印,隨即遞給了眼前之人。

「過界冥門爆發之前,你必須回來。」藍蒼臉上的表情,此刻露出了少有的凝重之色。

亭台內,葉飛接過法令,臉上同時露出思索之色。

守護聯盟一事,他在回到江東之事,便是已經略有耳聞,很顯然面對源界的入侵,這兩位武道界,站在最巔峰的強者,早已經是準備已久。

若非如此,不可能這般效率。

聯合東西方武道界之力,過界冥門之事,能夠暫時壓制,但這種壓制無疑堅持不了多久。

「藍老放心,這裡是晚輩的家。」葉飛此時也是沒有多言,隨即抬手開口道。

前方藍蒼聽到這話,頓時臉上露出笑容。

二人之間,已然無需多言,此刻隨著體內的傷勢的痊癒,葉飛在與眼前之人一番交談之下,二人隨即一同走出了後院。

莊園前院之中,葉飛身上的氣息,此刻隨之衝天而起。

「這一次,重置護園大陣,我掩蓋規則。」葉飛眼中有精光閃過,他的身形隨之踏空而起。

若是一般的防禦大陣,顯然是無法阻擋魔魂宗之人的術法,在葉飛看來,他離開葉家之前,此事一定要先將其解決才行。

半空之中,隨著葉飛的氣息爆發,他體內的古符文之力,同時傾瀉而出。

如此大的動靜,頓時引起了葉家眾人的注意,藍菲,崔虎,等人均很快踏入了前院,忍不住抬頭望向半空,目光聚焦在了葉飛身上。

「葉小爺,這是在做什麼?」

「不知道……」

崔虎等人,此刻均是一臉的疑惑之色。

半空之中,隨著葉飛身上的氣息,越發的強勢,四周的護園大陣,隨之慢慢消散,磅礴的靈力,瀰漫在半空之中,此刻翻滾不定。

「他在布陣。」前院之中,藍蒼臉上帶著笑容,抬頭望向半空之中,忍不住摸了摸嘴角的長須。

陣法之道,武道界掌握之人極少,而此刻半空之中,那漂浮的古符文印訣,更是世間少見,可見此陣定是極為不凡。

葉家眾人聞言,隨之紛紛明白過來,同時眼中露出好奇之色,頓時望向半空目不轉睛。

而此時,葉飛身上的氣息,似乎已然凝聚到了極致。

「古印之力,封一界天地。」

「凝!」

半空之中,葉飛此刻低喝一聲,掌中複雜的印訣,隨之不斷的打出,四周翻滾的靈力,開始向著他瘋狂地聚集而來。

下一瞬,一道金色的屏障,便是隨之乍然而現。

這屏障出現之後,同時瞬間擴散,將整個葉家莊園籠罩在了其內,其上的複雜的古符文之力,讓人看得有些眼花繚亂。

而此刻從外部來看,整個葉家莊園,竟是忽然離奇的消失不見,這片地區已然變成一片荒地。

「融界脈之力。」

「界脈真身,現!」半空之中,葉飛身上的氣息,隨之陡然轉變。

隱約間,有低吼聲傳來。

四道界脈真身天幕,在那些靈獸的盤旋之下,將整個葉家莊園,此刻再度包裹了四層,而那道金色的屏障,其上傳力的威勢,則是越發的恐怖。

這道古防禦大陣,可以承受的力量,顯然要遠遠超出普通的陣法。

「此陣,不凡。」下方前院之內,此刻藍蒼的眼中,忍不住有微光閃動。

整個葉家莊園,唯有他才能感受到,這座奇異大陣的恐怖之處,拋開那道古印屏障不然,單單是那四道界脈真身,便是足矣擋住三重劫境強者。

而很顯然,大陣的布置,遠遠還沒有結束。

半空之中,葉飛掌中靈光閃動,斬痕劍,蓮華劍,縛獸金圈,三件仙寶齊出,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將其全部融入了大陣之內。

如此同時,數十件靈器爆發,同時被他重儲物戒內掏出。

「三件仙寶!」

「數十件法器,這小子好大的手筆。」下方前院之內,此刻見此情景的藍蒼,臉上都是露出稍有的驚嘆之色。 仙寶固陣,那本身就極為奢侈,更別說直接拿出三件,而且還有如此多的靈器,葉飛更是連冰劍都融入陣內,可見他對葉家的在意程度。

而此時,半空之中,葉飛身上的氣勢,竟是還沒有收斂的意思。

「葉某還有一術,針對源界武修。」

「封地,禁空……神使一指!」

半空之中,葉飛體內的靈力,此刻遠轉到了極致,他的周身升起一股奇異之力,掌中印訣成型,隨之抬手一指點出。

這一式神通,無疑是除了滅神矛之外,葉飛能夠爆出來的最強之力。

神使一指,彷彿給此陣注入了靈魂,隨之葉飛周身氣息的收斂,這座遮掩規則的防禦大陣,已然是徹底成型,陣法的強度,更是讓給四周的空間都變得有些扭曲。

隨著大陣成型,半空之中葉飛只感覺腦中一陣眩暈,身形向著下方墜落而去。

「這小子,剛剛恢復,當真是不讓老夫省心。」莊園前院之內,最先反應過來的無疑是藍蒼,此刻他的身形已然踏空而起。

前院之內,葉家之人臉上,同時露出擔憂之色,此刻紛紛圍上前來。

「爺爺,他怎麼了?」

「這,葉小爺沒事吧……」

Leave a reply